首页 书架

至尊神武

第十一章 发现

收藏书签 字体:16+-

十五天假期一晃而过,陈恒回到了八号矿洞,不是为了复工,而是找刘管事辞工的。

对于这一份工作,如今他早就看不上了。

掌握了《无空剑煞诀》,又会《炼气功》,干什么不好,何必要卖苦力挖矿,浪费时间精力?

不踏出这个矿洞,他的梦想永远不会实现,也永远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妹妹。

以前望之无法企及,他只是想先学会《炼气功》或者《五行种植术》,有一门手艺,做个技术工。

至少比挖矿轻松,收入也高了不少。

但就是做梦的时候,他也未曾想到会在短短时间内进入到后天体境十重天,距离修者门槛仅仅一步之遥。

机缘造化,总是这般神奇,比做梦还神奇。

随着修为际遇的改变,陈恒的心境也水涨船高,目光早超过生活技能者这一目标,而放到了更高更远的位置之上。

“什么,你要辞工?”

刘管事一怔,随即苦口婆心劝道:“陈恒,你可不要一时冲动,现在讨生活不容易。你要知道,辞工者会上黑名单的,日后想再在孟家镇做事,只怕就难了……眼看孟少爷就返回家族,不会再为难大家……”

他以为陈恒是为了躲孟安虎才要辞工的。

作为东家,孟家有权解雇工人,但要是工人主动辞工的话,那东家就不高兴了,所以制定了个黑名单程序,藉此表明:你辞工可以,但以后在孟家镇范围内就会沦落为无业游民,甭想再上岗。

“多谢刘管事一直以来对我的照拂,不过我已决定了。”

劝说无效,刘管事只得叹息一声:“好吧,那你好之为之。”

离开矿洞,返回自家峡谷内的木屋。此地环境清幽,虽然灵气稀薄,几等于无,但毕竟住惯,没必要搬走,反正不会长住。

在这段时间内,除了主修《无空剑煞诀》外,对于《炼气功》同样不能松懈。

作为一门提炼剥离灵气的生活技能,《炼气功》要升级得快,就必须通过大量的提取实践,才能把功法境界练上去。

多日以来,他实验性地提炼了不少小物品。今天,陈恒决意亲自提炼心血石,看它到底是不是不含半点灵气的废物。

之前两宗莫名奇事的发生,让他产生了极大的怀疑,眼下自己《炼气功》有所成就,正好可以一探究竟,看能否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说干就干,大手罩住心血石,功法运起。

手掌罩住心血石,运起炼气功法,丝丝法术意念仿佛小针般往血石体内钻去,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这些法术意念,一旦遇到灵气,便会变成鞭子,驱赶灵气出来。

陈恒蓦然面露古怪之色。

原来在功法意念感应之下,心血石内竟有如皮肤表层的血管,其中密密麻麻分布着无数细长通道,迷宫一般,四通八达。

这些如血管般的细长通道,分布细密,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均匀规范,井然有序,绝非外力造成的,倒像是一种阵法构造。

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造物品都会被刻印上阵法。阵法类型数量视物而定,非法宝类设置的阵法相对简单,功效单一。

一般都是为了吸纳灵气,维持该物品经久不坏,不被腐蚀朽烂。

陈恒查过资料,知道心血石这种材质非常坚固,就算没有阵法维持,正常存放的话也可毫无损伤地历经漫长岁月。

当然,心血石本身就极为难得,再雕琢加工成饰物,体内不可能不设置吸灵阵法。

问题在于,如果阵法没有被破坏,体内怎么会没有储纳到灵气?

陈恒感到疑惑不已。

心血石被古物斋的掌柜亲手检验过,对方是提炼灵气的老手,按道理说不可能出错。难道说这些细长通道,并非阵法构造,而是物质的天然缝隙?

大有可能。

要知道大凡物品,体内都会存在繁多缝隙,只是太过细小,肉眼无法看到,唯有通过法术意念来感应。

现在陈恒法术意念感应到的,很可能就是心血石内部天然的缝隙。又或者,是经历的时间太长,内部出现了损伤。

天下间材料有无数种,心血石的存世量十分稀罕,但它的应用性很是狭隘,因为亲和力不足,无法用来制造法宝。

一言以蔽之,除了“坚耐”的特性外,就只是好看而已。

一部份贵族女子被它的外貌吸引,用来打造成饰物,佩戴身上为装饰品。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用途。

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众多贵族女子的追捧,心血石被炒成了天价。但时过境迁,只要有了其它替代品,“物以稀为贵”这一规律就得不到体现了。

据说,经过古时候的一番开采搜刮,现如今心血石早断了出产,然而,谁在乎?

任何不切实际的装饰物,流行一段时间之后,终究会被其它更加耀眼的东西所掩埋,最终退出历史舞台。只有极少数质地好的才能保存至今,流传下来。

陈恒挖矿,就无意挖出了其中一颗。

关于古人如何煅造打磨心血石的具体方法及手段早无从稽考,也没有了探究的意义。当前陈恒要做的,便是亲身搜索一番。

于是他定住心神,开始驱动丝丝法术意念,向条条细长通道的深处探去。

嗡!

异变突生,刹那间好像有什么阵法禁制被触发,生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法术意念不由自主地疯狂地旋转起来。

陈恒的意识一阵迷糊,似乎被卷入了另一个模糊未知的世界内。

“咦?你竟然还没有灵识?”

“哎,你回去吧,修炼出灵识再来,我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了~~~”

一个飘渺恍惚的声音骤然在脑海响起。

“谁,什么人!谁在说话?”

陈恒大吃一惊。

“等你修出灵识,自然能看到我……”

“你到底是谁?你藏在哪里?”

“快点修炼吧,我又得睡一会儿了,我讨厌沉睡……”

迷糊间,陈恒眼前猛地掠过一尊太古巨猿的影像,高不知几百丈,一身金毛,火眼金睛,眼皮开阖之际,无穷的霸道气势激射出来……

“啊!”

陈恒忍不住失声惊叫,弹跳而起,摔倒在地,《炼气功》的法术意念当即和心血石中断了联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