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召唤灵兽

第二十章 各自的命运

收藏书签 字体:16+-

施天佑带着亚提曼给他的那本“斗气实体分身”,急匆匆的回到宿舍,关上门,独自一个人开始研究起来。

其实这本书也没什么特别,说句夸张的话,满大街都能随便捡到,只不过就算丢到地上,估计除了废品收购站的人,也没几个人会弯下腰去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别人拿来当草的东西,他会拿来当宝。

这种人往往大多数知道真相后,会有种失望或者被人愚弄的感觉。

但是也有少部分人,会从这种日常生活中,人们见到的最普遍的事物中,发觉它的不同之处,又或者发觉它能有另外的用途,从而一夜成名。

这,就是千史留名的人,于默默无闻的人,最根本的区别。

施天佑研究了一个晚上,就完全掌握了诀窍。书上大多数是理论方面的,述说着这个技能的优劣之处。

看着眼前自己的斗气实体分身,施天佑无语的苦笑了一下。

累了一个晚上,施天佑打着哈哈,倒在**直接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施天佑松了松筋骨,到学校饭堂匆匆吃了一顿,就去校长办公室找到了亚提曼。

“一个晚上就好了?”亚提曼惊愕了,不过看施天佑的样子和昨天离去时判若两人,昨天还兴高采烈,现在居然无精打采,但是亚提曼也没想太多,“不错,年轻人,比我预计的要早,一般人都是用两天的时间才能达到这个程度,而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能学会的人,据我所知,还没几个呢。”

这是实话,没任何夸张的成分。看来这个施天佑,确实是个人才。

而施天佑却一脸的苦笑,“我还以为这个技能很厉害呢,原来一点用都没,怪不得他只用了一次就不用第二次了。”

施天佑指的是教导主任当时和他那场生死较量。还以为可以无限分出和自己一样的分身呢,最多就有点时间限制什么的,想不到是这个结果。

施天佑自言自语的,亚提曼一直没明白过来。也难怪,亚提曼刚回来,再说,虽然学院很多暗藏的高手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但是没人愿意做出这种没好处却又得罪人的事情,说以没人会告诉亚提曼。至于施天佑,事情过去了,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跟我来。”亚提曼还是那样,丢下一句话,虽然像命令,但是那充满亲和力的声音,让人并不会觉得这是一句命令的话,而像是一句很亲切的话语。

神风学院北校区,战士实习大厅。

北校区所有职业的实习大厅很特别,一般都是高级班的学生经常去的地方,其他中级班、低级班和见习班的学生,是不会来到这里的。

因为这里各职业的实习大厅,是由很多单独的房间一个个构成的,除了魔法师的实习大厅的各个房间稍微宽敞一点外,其他的职业实习大厅的房间,只有接近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大小。这样是方便两人比试时,不被其他人打搅,因为各个职业到了高级这个水平,大多都是需要经过生死磨砺,才能不断突破自我,无限接近或者达到下一个阶段(例如剑圣、魔导士等)的实力。

而其他校区的的实习大厅,都是两千平米左右的大厅,宽敞的很,能同时容纳多个班级一起上课,相互学习,每场战斗都能让每个学生观看,探讨,学习,从而提升自身的能力等,中级和中级以下的各个职业,这种做法算是很稳妥的提升能力的方式。

但是北校区的房间有限,虽然各个职业高级班的学生少,但是北校区的房间却也有限。假如需要使用房间,都要向老师申请,得到校领导的安排和批准之后,才能借用这些房间。

“剩下的这十一天,你就在这各房间里,使用斗气实体分身,自己和自己对战,”带着施天佑来到了一个战士实习大厅的房间,亚提曼说道,“这十一天里,你尽量不要出来,每天的饭菜,我会让人送来给你,累了就到休息室里去休息,知道了吗?”

这倒是一个独特的自我修炼方式。不过亚提曼那么强(施天佑不知道他是武尊级别的),他教的修炼方式应该很厉害。当下施天佑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啊,对了,忘记说了,你每次都要分出六成的斗气给你的斗气分身,而且必须是生死较量,明白了吗?”亚提曼看着施天佑,眼睛里露出了一种残忍的笑容,让施天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过他倒是想的周到,空间之戒一闪,掉出了几百张魔法卷轴,“这里有五百多张治疗系的魔法卷轴,够你用的了。当然,假如用完了,你就祈祷上天保佑你吧。”

说完,亚提曼狡黠的笑了笑,看的施天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人一闪,亚提曼就消失在施天佑的眼前,那速度,丝毫不亚于施天佑的瞬移。

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敌人,最了解你自己的,就是你自己。一样的招数,但是却分了六成实力给自己的分身,4:6的实力,打起来非常吃力。

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动作,一样的攻击,对方的实力却高出自己两成。同是李元霸锤法,但是每一次巨锤的碰撞,却让施天佑觉得血气翻涌,总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

一个瞬移,闪到分身后面,一锤下去,对方也消失不见,同样出现在施天佑后面,也是一个巨锤砸下。

施天佑瞬间再次移动到分身身后,结果对方也再次消失,出现在远处。

真身和分身心意相通,相互笑了笑,再次冲上去缠斗在一起。

施天佑所在的战士实习房间里,不断传来惊天巨响。毕竟实力不如分身,偶尔还会被锤中几下,即使有极品铠甲防护,但是还是会被打的吐血。

假如有外人在场,一定会觉得很恐怖,两个一摸一样的人,经常突然消失不见,然后出现在对方的身后,那速度之快,让人匪夷所思。甚至会让人有种错觉,觉得不是两个高级战士在决斗,而是两个武尊实力的人在决战一样。

就这样,瞬移术被施天佑连的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三天过去了。

通过这几天不停的生死较量,施天佑虽然还在不断中招,但是他感觉自身的防御力和抵抗力有很大的提升,他悟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套防御方式,就是在中招的一刹那,该如何提取斗气护身,卸去对手攻击的大部分力道。

又过了两天,施天佑已经不会再中招了,他总能在危急关头堪堪躲过自己的分身的攻击,虽然有点狼狈,但是他的速度、反应和躲避能力却大大提高了。

又过了两天,他已经能反击了。他总能在刁钻古怪的角度,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给予对手意想不到的攻击。即使与他心意相通的分身,有时候也能被他打的措手不及。施天佑现在对于李元霸的那套锤法,开始有了更深刻的领悟和理解,并且能从中创新,在完善那套锤法的同时,开发出了更多的招式,配合着原来的锤法,自创出了后续很多连招。

原本施天佑在对敌的时候,总是感觉原先那套锤法后续连招不足。也难怪,以前李元霸几乎就是一锤定胜负的,哪来那么多后续连招。

现在不同了,施天佑在和自己的分身对打时,等于是两个人在同时研究一套锤法。现在李元霸的锤法后续连招,施天佑已经能根据实际情况,随心所欲变化攻击,让对手防不胜防。

其中磨砺有多苦,自不必说了,单是看那五百多张治疗魔法卷轴,才七天,就剩下不到一百张了。究竟中了多少锤,吐了多少血,受了多少苦,也许,只有施天佑自己清楚吧。

就这样,伤了就医,医好了继续战斗。一幕幕的生死战斗,不断在施天佑所在的战士实习房间里上演着。

到了第十一天,当最后一张治疗卷轴用完后,施天佑缓缓打开了他所在房间的大门,从他疲惫不堪的样子里,不难看出他经历过什么样的磨砺。

身后,是被他打躺在地,渐渐消失的斗气分身。

那天他在校长办公室见到的那个学生会模样的学生早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他是校长安排今天来这里找施天佑,带他去见校长的。

看见施天佑和之前判若两人。虽然看起来还是原先那个施天佑,但是他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强者的气势,只有实力强横,并且经历过无数生死大战,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人,才会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一股强者气势。

“这股气势,丝毫不逊于奥拉夫身上的那种气势。校长真是眼光独到。”那个学生会模样的人看见施天佑现在这个样子,心里面这么想着。

“你是施天佑吧?校长叫我带你去找他。跟我来吧。”

“嗯,有劳你了。”虽然疲惫不堪,但是自身的实力总感觉突破了很多,不过现在好像遇到了瓶颈一样。

但是不管怎样,自己能有今天,还是多亏了校长。所以亲自去感谢亚提曼那个老头还是必须要去做的,再说,自己也答应今天不管有没结果,都会去找他的。

神风学院禁地:别墅区。

那个学生会模样的学生在和别墅区的保安嘀咕了一阵之后,那些保安一挥手,算是放行了。

来到一个普通的别墅里,那学生会模样的学生说道,“到了,就是这里了,你进去吧。不打搅你们了,我先忙去了。”

借故走开,看来他可能不能进去,只有施天佑可以吧。

想到这里,施天佑点了点头,看着他离去后,自己过去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安娜。安娜看见施天佑之后,一阵惊喜,“你来啦?等你好久了。”

施天佑惊讶的跟着她进去,里面的情景更让他惊讶。

伊登、鲁达、哈利、肯特、霍尔还有奥拉夫等人早就在此等候多时了。还有两个人以前见过,但是却不知道名字的。

伊登他们这几天也没闲着,他和奥拉夫以及那两个没见过的人这几天也是不停的在切磋,看样子,实力也提升了不少。

更让施天佑惊讶的,是他居然和奥拉夫称兄道弟起来。虽然他不知道伊登和奥拉夫那次战斗,但是之前听伊登的口气,对奥拉夫可是恨之入骨的,怎么今天称兄道弟起来。

原来伊登他们这几天刚和奥拉夫接触的时候,确实很讨厌他。但是后来他们在无意中听到一些奥拉夫说的话之后,才知道,原来奥拉夫什么事情都不知情,全是特尔格在搞的鬼。

当奥拉夫知道真相之后,也是气愤不已。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为好朋友,他也当下决定,从此和特尔格绝交。要是特尔格再败坏他的名声,定将他活活打死。

就这样,原本一场误会,现在冰释前嫌,双方相互道歉之后,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有时候,一些事情,双方搁在心里,不说出来,不沟通,很容易就闹矛盾,也容易产生误会。

“其实这个结果挺好。”施天佑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也和奥拉夫成为好朋友了。

“都到齐了?”正在大家聊着起劲的时候,亚提曼带着几个老师来到了他们面前,这些老师就是他们每个人的班主任。

纪元大陆所有学院,每个班级都只有一个老师,那个老师就是那个班的班主任。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亚提曼给大家相互介绍了一下,“这位是施天佑,高级战士班的一员……”

“这位是马利加,高级弓箭手一班的学员。”

“这位是贝里,高级刺客一班的班长。”

……

原来是其他职业班的高手。那个叫马利加的,可能和伊登一样,不喜欢出名,所以才没争那个班长的职位吧。

经过卢瓦尔城的战争,鲁达、霍尔和肯特的实力分别晋升到高级战士、高级刺客和高级弓箭手的实力,所以作为这次比赛的候补人员,也跟着去。加上奥菲帝国的国王有意培养新人,让他们去交流交流也好。

不过主力还是奥拉夫、施天佑、伊登、贝里、马利加这五个人。

“好了,”亚提曼给大家介绍完毕后,接着说,“你们回去收拾一下,一个小时后我们启程,这次比赛的场地是亚特兰帝国的苍炎学院。”

“好耶!”一听到可以回到亚特兰帝国,安娜忍不住内心的喜悦。

伊登却是一脸的苦笑——要见老丈人了,咋办?对方是国王,他这个平民家出生的孩子,心里可没底呢。

——————

此时,维吉亚王国境内。

一支一万多人的骑兵队正在官道上走着。

他们穿着维吉亚王国士兵的衣服,但是此时已经衣衫褴褛,看样子疲惫不堪,很多人还在相互搀扶着走着。

这支军队,就是索尔顿的苍狼骑兵。

此刻,这群骑兵有一半的人失去了战马,正在步行。

自从脱离了危险,钻进群山之中后,为了躲避奥菲帝国可能派的追击军队,加上又是地形不熟,所以他们在群山里转了整整二十一天,才转了出来。由于缺乏食物,即使打猎野生动物,也不足以支付一万多人的口粮。无奈,索尔顿只好下令宰杀战马而食。

就这样,苍狼军团就是靠着沿途打猎和宰杀战马,才熬到今日。

当看见维吉亚王国的城市时,他们终于有种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最后终于回到家的感觉。

亚力卜城。

这是维吉亚王国的一个大型商业城市,其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卢瓦尔城。

城主罗德拉与索尔顿以前还有一点交情,所以索尔顿找到了距离他们比较近的亚力卜城,想给军队补充一点补给,好能加快速度回到维吉亚城,向国王复命,故而来投靠罗德拉。

在客厅整整等了两个多小时,罗德拉才姗姗来迟。

“噢,这不是索尔顿将军嘛?几年不见,近来可好?”罗德拉客套起来。

索尔顿也回了话,并把当前的情况说了出来,想让罗德拉帮个忙,给他的军队一点资助,好能尽快回去复命。

听到索尔顿道明来意后,罗德拉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

“索尔顿将军,您有所不知,”罗德拉大倒苦水,“其实我现在的情况和你比也好不到哪去。而库府里的财物,您也知道,没有国王的批准,不能随便动用的……”

“这我也清楚,但是我想国王他一定会答应的。”索尔顿有点着急道。

“我看不一定吧。”罗德拉似笑非笑的看着索尔顿。

……

从城主府出来,索尔顿一脸气愤。

好说歹说,说了半天,差点磨破嘴皮子,罗德拉就是不肯借一分钱,并且还让他的军队早点离开,不要在亚力卜城附近驻扎。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怎能不让他气愤。

今天,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世态炎凉。想以前自己得势的时候,谁不来巴结自己?想不到一场败仗,一时失势,这些人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还怎么会和他套近乎?

而且他还从罗德拉那里听说,国王因为失去了卢瓦尔城而极为震怒,他这次回去恐怕凶多吉少。遇到这种事情,国王到时候杀了索尔顿也许还算是小事,说不定国王还会杀了与索尔顿有关的人来泄愤。这也是罗德拉想和他撇清关系的重要原因之一。

“将军,情况如何?”一回到军营,他副将们都在问起他这次有没收获。

索尔顿无奈的摇了摇头,众人沉默不语。

无奈,只好去别的城市看看吧。

……

一路走来,已经三天了,几乎每个城市的城主都和罗德拉一个态度。就算脾气再好的人,此时也会愤怒不已。

这时,一个商队慢慢从他们对面行进过来。

这是一支运送粮食的商队。

索尔顿看见了,二话不说,带着副将朝着商队走来。

商队的护队佣兵一看有支队伍朝他们过来,全神戒备。在索尔顿道出来意后,才勉强帮他通报了自己的雇主。

不管索尔顿怎么说,雇主怎样都不同意卖掉他的货物。索尔顿最后心一横,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五阶风系魔核出来,提出用来交换。

这可是价值几百金币的东西,而自己的货物加起来还不到五十金币呢。于是二话不说,笑颜逐开的答应了。接过索尔顿的五阶风系魔核,手一挥,带领他的人走了,留下了一堆粮食给了索尔顿。

副将们看了都不忍心。唉,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虎落平阳了。

而索尔顿却无所谓,这次回去,说不定就要人头落地了。到时候人都死了,还要这些东西干嘛呢?虽然明知道是死,但是,他不想让这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军队,有家归不得。

士兵们不知道,但是副将们都清楚。

看着索尔顿面对士兵时,还是那种和蔼可亲的笑容,丝毫看不出他对即将到来的宣判,对他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

军队吃饱喝足后,索尔顿继续带领着他的军队,继续朝着维吉亚城进发。

看着索尔顿将军走在前面那孤独的身影,那双承受了千斤重担的双肩。此时,他的副将都觉得,他们的将军,是如此的让人敬佩与尊敬。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