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界之无尽

第三十章 开打

收藏书签 字体:16+-

战争打响了,于无声处爆发!

这场战争不大,却关乎着一座城市的命运、两只佣兵团的存亡。

但是出乎整个城市预料的是,主动出击的竟然是比较弱势的铁鹰佣兵团一方,按照众人的思维,决胜的地点应该是在铁鹰佣兵团的城北总部,但韩铁鹰让整个城市明白,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血狼以一个常人的想法来估计韩铁鹰,韩铁鹰就告诉他你只能做一个常人!

在铁鹰佣兵团在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凌晨,或者说是当天的后半夜,血狼青色大门上的苍狼图案在韩铁鹰的双拳之下支离破碎,仿佛在预示着这个佣兵团的命运。

跨进血狼总部的韩铁鹰,霸气外露,浑身精气爆棚,佣兵团有他参战的战斗,他必在最前方,最危险的地方。

在他的脚踏在血狼训练场的第一步,几个想要逃跑的守夜人就被一柄弯刀,一只利箭杀的干干净净。

跨进训练场的第二步,所有的小队都开始执行他的命令!

“第四至第九小队,以荆棘战阵进攻血狼普通团员,以最快速度解决,不要对高端战力出手。”

“第三小队以圆桶战阵对血狼五级巅峰以上高端战力进行围捕,围而不杀,尽可能能把多的人牵制住。”

“第二小队以尖矛战阵捕杀血狼高端战力,不要贪多,一次一人,但是要快,你们是这场胜利的关键!”

“第十预备小队在外警戒,除了血狼的几个头领,其余逃离人员一律不管。”

“第一小队的三人随我杀,杀血狼!”

“在太阳高挂空中之前,我要结束这场战争!”

荆棘、圆桶、尖矛铁鹰四大战阵之三,荆棘为加攻、圆桶为围防,尖矛为聚力一点的绝杀,在加上冲杀的锋矢阵,为铁鹰立团之本的四大战阵。

韩铁鹰带着第一小队迅速的杀向了血狼后院,那个他从未踏足却清楚知道每个细节的地方。

此次韩铁鹰带来了全部的战斗部队,本部毫无设防,毕其功于一役。

其实在他的心里有一个刺,那就是女儿在不在血狼手里,若是在,为了女儿他能放弃佣兵团吗,或者是,为了佣兵团放弃自己的女儿,矛与盾在心里不断攻防。

但在其脸上看不出任何矛盾,他依然是那个霸气十足的人。

答案很快就要揭晓,他是个勇往直前的人,虽然前路不可知。

血狼手中拿着剑发疯似得向着前院冲去,他错了,他从不来就不曾了解自己这个已经打了十年的对手。

韩铁鹰你真狠!

只是他的冲势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仇人韩铁鹰,没有丝毫犹豫,或者是被突袭弄蒙了头脑,火红色的灵气瞬间从他的身上冒出,连手中的剑也变成了红色,还有血色。

“韩铁鹰,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啊!!!”

看着不顾一切冲杀过来的血狼,韩铁鹰心里略安,以其对此人的了解,血狼没有在第一时间拿自己的女儿威胁,那就是不在他的手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血狼从来没有看懂他,他看血狼确是很透彻无比。

或许,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已经注定结局。

带着玄铁手套的铁拳握的更紧,他要全力以赴!

“轰!”

赤金色的灵气从韩铁鹰的身体中迸发而出,疯狂的向着他的一双铁拳处聚集,发出耀眼的金芒。

血狼看到这金芒心中一颤,没想到韩铁鹰一上来就是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不用灵力设防的全力攻击,但自己的火属性怎能拼的过韩铁鹰的金,但是,他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从一开始就进入了韩铁鹰的陷阱之中,盛怒的自己已经和他近在咫只。

铁拳与利剑的碰撞!

“嘭!”

震耳的响声在整个财富与死的城中响起,把还在沉睡中的人们叫醒,像是在让人们来迎接这座城市的新的霸主。

冒着火的金芒在血狼佣兵团的后院爆发,掀起一股股灵气巨浪。

两道身影从响声中分开而来,韩铁鹰的身体像是烤熟一般,浑身冒着红色,看着血狼一言不发,而血狼一手拿着断剑,一手捂着胸口,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韩铁鹰,你没有想到我有地级的铠甲吧,你的计划失败了!”说完血狼把自己外套脱掉,露出了一件深青色的铠甲,除了微弱的变形,这个铠甲没有丝毫裂痕。

“噗!”

只是血狼刚刚得意完,一口鲜血就从他的口中吐出,虽然韩铁鹰的铁拳没有直接伤到他的肉体,但是金属性可是被称为最强之力的存在,他已然身受内伤。

口中吐出的鲜血还没有落地,凌厉的风声,从耳边呼啸而来,血狼飞快的转身,只是刚刚转到一半,反方向的地方又是阵冷风,血狼果断舍弃断剑,双掌向着飞身而近的两人拍出。

虽然已经身受内伤,但是自己也不是两个六级武者可以偷袭击杀的,六级和七级是两个概念,但这两人并不是要击杀他,而是要限制他一瞬,铁鹰第一队的两名六级巅峰的队员任凭血狼双掌拍打在自己身上,双手死死的钳住他拍出的双手。

不好,血狼身上的火灵气再次爆发而出,震飞了铁鹰两人,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限制住了他一瞬,血狼刚要回身看韩铁鹰的动向,一把弯刀从侧方旋转而至。

像是天边飞来的一轮皎洁的弯月,银色的弯刀旋转没有丝毫的声响,像是死神的镰刀,无声的收割者生命。

“噗!”

血狼的头颅飞了起来,看着旋转的弯刀划着完美的弧线回到他主人的手里,他看到了此人是谁铁鹰佣兵团第一队队长荆血燕,六级巅峰的武者,在他的身后还有一道身影在飞快的接近,只是他已经看不清了。

他错了,从来只是和人单打独斗、光明磊落的韩铁鹰用十年的时间来骗他,他也会在战斗中使人偷袭,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财富与死的霸主之一,血狼,死!

“嘭!”

头颅落地,在地上慢慢的滚着,停在一个邪气青年的脚边,一双不甘的眼睛看着青年的脸庞,不肯闭上。

“刺刃,没想到你已经到达了第七级别了,你就是血狼的依仗吗?可惜晚了一步。”

韩铁鹰看着赶来的邪气青年叹气的说了一句,十年的对手就此死去,他的心里出现些许悲凉。

是啊!这一步造就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而此时,邪气青年从血狼那双不甘的眼中移回视线,看向韩铁鹰,这个用了十年时间来布一个局的男人。

“你是一个枭雄!”

说完这句话,他慢慢的向后离开,在呆在此处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是因为的内奸的密保才来晚的,可笑的,为了保密他还亲手杀了那个忠心耿耿的人,我们都被骗了。

韩铁鹰看着这个被称为财富与死第一天才的刺刃,目露凶光,此人必杀!

“血燕,去结束这场战争。”

“是!”

呼!

第一小队的三人冲向了血狼佣兵团的战场,而另外两人一人在逃,一人在追。

这场战争,刚开打就已落幕。

此时在不远处的一家客栈里,二楼客房,一个浑身黑袍的人看着血狼佣兵团驻地的火光血气,露出了深深的失望。

“废物!韩铁鹰到是一个人才,不过已经是别人的了。既然布局依然被破,自己也不能出手,在留在此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到下一个点吧,希望下次能回去交差!”

黑袍人离开了。

而在这个房间相隔三个房间的地方,一个俊美青年疑惑的邹着眉头,心里想到:“我靠!这个客栈原来还有一个高手,难道就是为了看这个结局,这还没结束就走了,真他妈的没有耐心。”

“算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瞎操心!还是上**伺候伺候我的美女,以后就很少有机会了。”

说完,眼冒色光御风向着**的女郎伸出的自己的魔爪。

太阳在此时刚刚出来,向着天空正中走去,那是韩铁鹰为这场战争所定的最后结束的时间。

荆血燕在一丝不苟的完成团长的任务,这个人很冷,弯刀的每次飞出都会带走一个五级武者生命,再飞回他的手中,然后被他再掷出,像是在收割自己的麦子一样,麦子虽然有点刺芒但永远都抵挡不了镰刀的收割。

第一小队的另外两人也是六级巅峰的武者,此时也在全力追杀这血狼佣兵团的中端战力,以两级、三级的优势快速解决目标。

血狼佣兵团的六级武者却被第三小队的人以圆桶战阵围得死死的,在没有七级武者的爆发,想要突阵几乎是不肯能,圆桶战阵在此处几乎是不破的,而被围着的六级武者,在最后依然难逃被杀的命运。

严密的部署,强大的执行力,无解的战阵。这场战争如果是在魔鬼森林里面或许会有变数,但在这犹如瓮中捉鳖的庭院中一点悬念都没有。

太阳还没有走到中央的时候,战争就结束了。

“荆队长,血狼的人除了逃跑的人其他的已经尽数处决,我们要追击吗?”手握长弓的第二队队长问这荆血燕。

韩血燕提着滴血的弯刀扫视着战场,确定没有威胁之后,从怀中掏出一段白布轻轻擦拭着自己的弯刀,像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不,清点伤亡,把我们的铁鹰旗插在血狼的上方,然后,等团长回来。”

这是他的习惯,完成团长的命令后擦拭自己弯刀,等待团长下一次的命令,弯刀像他的女人,团长是他的信仰。

铁鹰不对这些逃窜分子追杀,却不代表其他人不追杀。平时在财富与死里作威作福的血狼佣兵团,现如今如丧家之犬,人人喊打。佣兵本来就是在刀口上过着舔血的生活,何况是在魔鬼森林喝血的佣兵,他们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的。

整座城市在喊打追杀中度过了这天。

魔鬼森林的边陲形成的城市,不属于任何国家,或者说没有国家可以把这些亡命之徒收于帐下。像这种城市往往易主很是频繁,除了少数几座大的城市比较固定,有些小城可能在一年内都会几易其主,其实是有一个规律,越大的城市越不容易易主,财富与死是魔鬼森林边上的一座中型偏上的城市,它的易主并不容易。

但!

天水历,三一七九年,四月十七日,财富与死的主人在这天重新确认,那就是从夕阳余晖中走回来铁血雄鹰,铁鹰佣兵团的主人——韩铁鹰。

韩铁鹰看着在城门口迎接自己的团员,或昂首挺胸,或受伤低垂,但每一个都是铮铮铁骨,傲视男儿。

再看到一些闲散佣兵或羡慕、或畏惧、或兴奋的眼神,韩铁鹰的心中生出一股天下英豪,舍我其谁豪气。

“嘶!”

荆血燕已经擦拭干净的弯刀猛然出鞘,划像天空,在夕阳余晖中闪出耀眼寒光。

“团长万岁!”

震耳整齐的喊声冲向云霄!

“团长万岁!”

“铁鹰万岁!”

“铁鹰万岁!”

……

一些闲散佣兵也跟着喊了起来,铁鹰称霸财富与死,乃民心所向,万事所趋!

韩铁鹰的右手向上一挥,呼喊声戛然而止,由此可以看出韩铁鹰治团之严,目光向着自己团员扫视一遍,每位铁鹰佣兵团员都看着自己团长,那是自己信仰。

“走!回去庆功!”

“嗷…”

夜未尽!

铁鹰佣兵团总部!

外面的庆功声还在继续,韩铁鹰独自闭目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每次战斗之后,无论成功或失败,他都会想想自己的不足,想想今后的路。

这是他的习惯!

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门前的倒影,说道:“血燕,进来吧!”

书房门打开,进来一个三十出头的人,面容素净,身材中等,腰间一柄弯刀夺目异常,正是在外等待多时的荆血燕,铁鹰佣兵团第一队的队长,韩铁鹰的左膀右臂。

“团长!”进来的荆血燕,躬身行了一礼,尊敬的叫道!

“血燕,没有人不必多礼了,坐吧!”

“是!”

“周黎最近不在,辛苦你了!”

“为团长分忧,是我的分内之事!”

看着和自己出生入死多年兄弟,韩铁鹰很多事都是和他商量!

“这次战斗你怎么看?”

像是知道团长会这么问自己,荆血燕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维,慢慢的说道:“虽然这次我们取得胜利,但是自己也伤亡不小,毕竟和血狼的团员数量相差差不多一倍有余。财富与死的整体实力也因此此战下降了很多,外来势力可能从中牟利,或取而代之。最后就是刺刃的逃走,他可能会集结血狼残留势力和我们作对。”

“你说的不错,刺刃身受重伤,五年之内不会对我们产生威胁,外来的大势力知道我们和天鹰的关系,也不会摆到明面上,当务之急就是要我们快速回复元气,这次得到资源可以让我们扩展到三千人左右,明天就开始招收新团员吧!”

“是!”

而正在此时,离财富与死近百公里外的魔鬼森林的一处隐蔽处,十几个身穿血狼佣兵团服饰的人正聚集在一个邪气青年的身边,这个邪气青年脸色惨白,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此人正是从韩铁鹰手里逃出升天的刺刃,财富与死第一天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