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君临神座

第三十七章 玄丹阶高手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玄丹阶高手

白云鹤是玄丹阶高手,玄丹阶是武者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跨入这个级别,液态玄气凝聚成玄丹,拥有自己的武道感悟,能够自制玄诀,跟玄凝阶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

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碾压一切的霸气。

这如果是寻常玄凝阶武者,早就被这股威压压碎丹田。

但林超有荒古霸王熊淬炼肉身,有青龙淬炼魂魄,魂体双修,势力远超一般的武者。

在这种危机关头,更能保持冷静的心智,脚踩滑靴,施展鬼影迷踪步躲闪。

谁知,在这关键时刻,脚下传来一阵呲呲的异响声。

一只脚的滑靴凹槽破裂,四个轮子骨碌碌滚落出来。

林超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在地上。

此时,他的脑海中,又回响起落黄泉的那句。

“品质你放心!”

我放心个毛线啊!

林超有种要暴扁落黄泉一阵的冲动。

耽搁了这瞬间功夫,巨石已经到了头顶,巨大的威压,把地面上的青石砖都掀飞起来,周围的人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住手!”

一阵少女的清脆声响起,珠圆玉润一般悦耳动听。

大片金光闪过,在空中化成一张大网,网住了巨石。

不过,巨石冲击力太强悍,稍微一阻滞,就冲破巨网。

擂台下面的苏琳琅一招失利,脚尖一点地面,好像一只轻盈的蝴蝶一般飞上擂台。

然而,她的速度终究是慢了半拍,巨石一路呼啸朝着林超砸落过去。

局面十分危急!

林贤大怒,长剑脱手飞出,在空中凝聚成一个锋利的大轮子,一路斩杀过去。

凌厉的剑风,在周围一些人的脸上划下血痕。

一些距离较近的白城侍卫,手脚胳膊被剑风齐齐割了下来,轮子所过之处,溅起一蓬蓬血雾。

这正是林家的剑诀,轮皇剑,长剑一出,带着一股帝皇般的威势,所向披靡。

他之所以没有传授给林超,是因为这种剑诀,需要用玄丹之气催动剑身凝聚成轮。

换句话说,只有达到玄丹阶,才能修炼。

不过,他终究比白云鹤慢了半个节拍,轮子滚动的速度,不及巨石碾压的速度。

这倒不是说,林贤势力不如白云鹤。

相反,两人都是玄丹阶中品势力,旗鼓相当。

只是因为,方才林贤沉浸儿子所带来的惊喜当中。

以他的阅历,当然一眼就能看出,那戚山是一名玄幻师,在对儿子施展幻术。

玄幻师极为厉害,让人防不胜防。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反而被儿子给震散魂魄,林超已经跨入二魄阶玄魂师境界,玄体师晋升到玄凝阶级别。

没有什么,比看到儿子进步,更能让一个做父亲所高兴的。

就这么,他稍微一不留神,白云鹤抢先一步出手。

轰隆隆~~~

巨石好像一座小山一般,朝着林超碾压下去,周围大地塌陷龟裂,来不及躲闪的低阶武者,很多掉进地缝里面。

林超一只滑靴损坏,他索性把另外一只滑靴甩掉,赤着脚发了疯一样的狂奔,巨石就悬在他头顶上,死神的大手死死扼住了他的脖子。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致,求生的欲望大于一切。

众人就看少年身形越来越快,脚下仿佛踩着风火轮,闪电疾驰。

这一刻,林超将肉体跟灵魂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腿上肌肉伸缩之间,产生强大爆发力,给身体源源不断地提供力量。

不仅如此,头顶、眉心之处的魂场,滚滚涌出大量灵魂力量,形成一股强有力的龙卷风暴,凭空一声怒吼,震得不少人当场失聪。

林超脚踩龙卷风暴,身形快到一个极致,似乎能扼制闪电的出现。

这一刻,林超的鬼影迷踪步由原先的入门巅峰,踏入精通级别。

随心所欲,穿梭丛林当中,片叶不沾身,从容出入千军万马之中。

“这小子,居然临阵突破鬼影迷踪步,到了精通级别。”

林贤喃喃自语,眼中掩饰不住的喜悦。

在场众人一眨不眨地看着少年,身形飘逸潇洒。

巨石根本就追赶不上,嘭地一声砸落下来,在地面留下一个大坑,足有十几米深。

白云鹤还想追杀,林贤的轮皇剑已经杀到,巨轮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碎石四溅。

呛地一声,插在他面前,大地开裂。

距离近的人被当场震成血雾,杀气四溢,让人不敢正视,仿佛只要动一下,就会被剑轮当场斩杀。

林贤身形挡住白云鹤去路,拔出长剑,哂笑一声。

“白云鹤,愿赌服输。你儿子的棺材钱,我来出!”

白云鹤脸色极其难看,鼻孔中喷出两道白气,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他就像是一头公牛一样,随时都能暴走,紧张的气氛,让四周的空气为之凝固。

周围一些势力低的武者,被压迫的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冷汗直下。

眼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祭河大典的主持,也就是今天的裁判吴老发话了。

“比赛之前,双方就已经签订了生死状,生死有命,不追究对方的任何责任。白城主,难道你要反悔。不要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祭河大典庄严隆重,任何人都当心怀虔诚,任何无辜挑衅闹事,都是对大典的亵渎,与全郡七大城池为敌。

白云鹤现在还没有这个胆量。

他收回岩霸不败玄诀,看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儿子,强压心头怒火,朝着四周一拱手,森然道。

“诸位城主,我与林贤迟早有一战。但不是今日,我奉劝各位站队的时候,掂量掂量,我林城的玄圈大阵,可不是摆设。”

说完,他纵身一跃,抓起儿子就走,身形好像弹丸朝着逍遥河对面弹射过去,瞬间隐入对面的白城之中。

剩下六大城池,雷城本来就依附白城,还有一个势力比较弱小的罗城,在前几天也投靠白城。

其余四座城池,林城一直独立的存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剩下的三座城池,也没有形成同盟关系。

虽然林超搞残了白雪衣,但是从整个局面来看,仍旧是白城占据主动。

无他,就是因为城中建造了一座玄圈大阵。

这座玄圈大阵,好像紧箍咒一般,越缩越紧。

林超并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

他深知,只有破除玄圈大阵,才能彻底解除林城的危机。

所以,接下来的选拔大赛,他只关心苏琳琅,待对方胜出之后,就没有心思观看了。

比赛整整举行了一天,一直到下午才结束。

最有意思的是,苏琳琅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

最后,只剩下跟林超一战,决一胜负。

上次关门弟子选拔大赛,两人曾经有过精彩一战,惊心动魄的情景,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那一次,林超输了半招,让苏琳琅拔得头筹。

所以,这一次,两人的一战,地蕴学院的上千名学员都万分期待。

擂台下面,传来一阵阵狂热的尖叫声。

擂台上,林超无奈地望着对面的苏琳琅,摇头苦笑。

苏琳琅巧笑倩兮,锵地一声,金剑归于剑鞘,脆生生地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是你故意让我的。这次权当我还了你的人情。”

说完,苏琳琅转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轻移莲步,婀娜的娇躯仿佛扶柳摇摆一般,飘然下了擂台。

底下嘘声一片....

最终,经裁判一致认定,林超第一,苏琳琅自动放弃比赛,名列第二,齐如新第三名。

这次,总共有七十八名学员入选七大学院,两个月之后,他们将启程前往天云州。

林超已经决定,在离开之前,一定要解决掉白家的玄圈大阵。

只是,他刚要走下擂台,就见一个人影飞身上了擂台,正是地蕴学院院长莫洛。

“莫院长有事情么?”林超问道。

莫洛背略微有点驼,跟背着一个乌龟壳一样,走到林超身边。

“这个...我的确找你有点事情...”

莫洛上下打量林超,眯缝着的小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神色。

林超警惕地问道,“到底什么事情啊?”他深知,这小老头不但为人吝啬,而且精于算计,一不小心就要着他的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