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血灭轮回

第四十七章 乱脉残尸

收藏书签 字体:16+-

“吼!”漫天的白骨像是被莫名的力量点燃了魂力一样,张牙舞爪的向着龙扬与多清儿抓来,漫天的尸水被搅动出无尽的风云,像是一条天河般从天压落。

龙扬大惊失色,大劈天手迎空而上,刹那间将前排的几具骷髅打飞了出去,而后登天步一闪,拉着多清儿飞速后退。但是那些骷髅与黄泉之水好像锁定了他们一样,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儿后,再次向着他们冲来。

“卡擦,卡擦!”在涌动的黄泉之水中,成千上万具白骨发出凄厉的吼叫,巨大的白骨爪拍碎了一座座高山,无数的古木被抛到了天空之上,而后在死气爆发的瞬间,整条黄泉笼罩而下,刹那间将龙扬与多清儿吞噬了进去。

“吼!”白骨咆哮,一只只巨爪缭绕着黄色的尸水,不断的将龙扬与多清儿拉响河底。龙扬屏住呼吸,大劈天手不断打出,将那些冲过来的白骨全部打碎。同时,在他的周身闪烁出一片淡蓝色的星辉,阻止着黄泉之水的侵蚀。

但是这里的白骨实在是太多了,龙扬打退了一波,另一波马上就扑了上来,而且在黄泉之中,一股莫名的力量生生禁锢了龙扬的实力,是他无法发挥出自己的战力。

“啊!”

龙扬大喝一声,将帝王剑抽了出来,灿烂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黄泉,无数的白骨似乎看见了最为恐怖的事情一样,开始疯狂的后退,但是帝王剑却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整个帝王剑在黄泉之水中再次变成了那种血色的鲜红,一尊尊伟岸的身影在帝王剑上浮现出来,他们挥动着巨大的手掌,铺天盖地的拍向那些白骨,将其抓到自己的口中,嚼碎。发出咔咔的响声。

与此同时,帝王剑的四周竟然显现出了无数神魔的影子,他们像是来自遥远的神话时代的神魔一样,搅动着漫天的魔云与神煞,将那些白骨大军冲击得七零八落。

成千上万具白骨在一刹那间化为了灰烬,翻滚的黄泉也暂时平静了下来,但是那股禁锢龙扬的力量却并没有消失,无形之中却越来越强烈。

龙扬心头一颤,他感觉到一种恐怖的力量锁定了自己,而且那股力量正从黄泉的深处逐渐涌上来。飘荡的神魔影子似乎也对这股力量有所畏惧,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龙扬震惊无比,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竟然使得帝王剑都自主退避,这股力量的拥有者,到底有多么恐怖。他用尽一切力量想要从黄泉中跳出来,但是周身的力量却仿佛消失了一样,黄泉之水涌现出一种特殊的气息,生生将他禁锢在了这里。

“咕咚、咕咚!”暂时平静下来的黄泉,突然冒出了巨大的气泡,而后泛起了滚滚的浪花,一具身穿古老服饰的尸体缓缓的从黄泉低浮现上来。

尸体浮现上来的刹那,龙扬的体内忽然涌动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一层碧蓝色的光幕刹那间出现在他的周身,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涌现而出。被禁锢的力量竟然自主复原了,而且进行了自主的防御。

看见这具尸体的刹那,龙扬的瞳孔急剧收缩,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同时也蕴含了一种无法理解的痛苦。

尸体的周围同样缭绕着一层碧蓝色的光芒,他的服饰无比的古老,也不知道是多么久远的岁月以前的人物。他的躯体是残破的,整条右臂都已经失去,在断臂的伤口处,还有一层黑色的光芒在缭绕,像是久远岁月以前遗留下来的剑气。而在尸体周身闪烁的光芒中,则是一片碧蓝色的海洋,海洋之上还伴随着阵阵的雷电,虽然已经快要干涸了,但是透发出的恐怖气息,绝对可以横扫整个世界。

龙扬惊愕无比,乱脉,这具尸体,竟然是一具乱脉!

确切的说,这应该是一具大成的乱脉,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而且看这种样子,似乎是被人杀死的,他肩上的伤口就是最好的证明。

龙扬不禁震惊,这究竟是什么人做的,大成的乱脉竟然被杀死了,而且尸体还被扔在了黄泉中,难道说杀死大成乱脉的人,就是黄泉的制造者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龙扬的心底不禁又出现了一丝疑惑,这具大成的乱脉究竟是历史上的哪一名。按照历史传说,神话时代与冥古时代的天蝎座斗神都是乱脉之体,他们曾经都是俯视整片宇宙星空的人物,横扫整个世界无敌手,虽然不知道这两名斗神最终是怎样逝去的,但是一定不会是这种死法。他不禁又想到了冥古后期的一批乱脉,在冥古后期可谓是乱脉最辉煌也是最悲哀的时代,在那个时代,曾经涌现出了不少的乱脉,但是却没有一人走上证道的路。天地大道剧变,这个世界完全的摒弃了乱脉,使得他们受天地大道所诅咒,无法成为斗神。

但是惊才绝艳者从来不缺乏,很多的乱脉都走出了自己的路,成为了一代强者,虽然不能证道,但是也足以震慑十方,但是真正在冥古后期修到大成境界的乱脉,似乎只有一名。

鼎金皇朝的开创者,楚天曾经说过,鼎金皇朝的开创者就是乱脉之体,虽然他无法证道,但是也修到了大成境界,成为一代战帝,傲视万古。

按照这样来猜测的话,眼前这具断臂的尸体,一定就是鼎金皇朝的始祖,毕竟历史上的大成乱脉就只有这三人。看着这具尸体,龙扬的心弦绷紧到了极点,大成的乱脉,这可以说是自己一脉的祖先人物,可是他究竟是被谁杀死的呢?天上地下无敌的大成乱脉,究竟是被谁杀死的呢?

那道恐怖的伤口,即便是过去了万古的岁月,还在散发着一种不可磨灭的煞气,看来这个杀死乱脉的人,一定强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难道说在战帝与斗神之上,还有着更为强大的存在吗?

“吼!”就在这时,漂浮在龙扬眼前的残尸,突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叫,而后他的双眼竟然睁开了。

“唰!”两道碧蓝色的光芒直冲霄汉,刹那间击碎了茫茫虚空,而后这具乱脉的尸体居然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缓缓的看向龙扬,而后伸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噗!”巨大的手掌横亘长空,像是一面天碑般向着龙扬拍去,那种恐怖的气息,几乎在刹那间就蒸干了整条黄泉。

龙扬大惊失色,这乱脉的残尸未免太恐怖了一些,竟然在一刹那间就将整个黄泉水蒸发干净了,虽然他已经死去了无尽的岁月,但是此刻还不是龙扬能够对抗的。

龙扬运转登天步,想要逃离出去,但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周身竟然又布满了黄泉水,而且两道碧蓝色的光芒正在凝视着自己。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眼前的乱脉,差点惊叫出声。

他竟然出现在了乱脉的手中,并非是乱脉蒸干了整条黄泉,而是他将整条黄泉都抓在了手里,那两道死气沉沉的眼睛放射出两道光芒,落在龙扬的脸上。

这一刻,龙扬的潜海之中噼叭作响,一大片碧蓝色的汪洋从中涌现而出,无尽的雷电缭绕在海洋的上空,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乱脉的残尸微微已经,竟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干瘪的嘴唇忽然冒出了几个清晰的字。

“乱……脉……你是……”

龙扬用力的点了点头,同时疯狂的调动体内的力量,不断壮大自己的异象。

乱脉的残尸似乎忆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他喃喃说道:“乱……脉……我……也是……”他忽然低下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但是片刻之后,他忽然狂暴起来,他猛地一用力,将龙扬摔了出去,而后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他疯狂的叫喊着,在黄泉中搅动起滔天的浪花,他不断的向着高空冲去,但是黄泉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禁锢着他,即便是他也无法冲出去。

趁着这难得的机会,龙扬飞快的从黄泉中跳了出去,他站在岸边,静静的观望着乱脉的残尸。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活过来!”他疯狂的叫喊着,打出一道道狂暴的能量,附近的圣山在刹那间化成了飞灰,这片山脉几乎在一瞬间就被他抹平了。

他疯狂的叫喊了片刻,而后一头扎进了黄泉中,就此消失不见。

龙扬呆立当场,他完全的被惊住了。乱脉的残尸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死去无尽岁月之后又活了过来,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极为痛苦,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年的他到底是怎样被杀死的,而今为何又会离奇的复活呢?这一切,与黄泉会不会有什么关系。那种禁锢着乱脉的残尸离开此地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力量,是当年杀死他的人留下的,还是黄泉的主人所留下的呢?

谜,一切都是谜!

这一切,太令人匪夷所思。

就在这时,黄泉底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而后大量的鲜血从水底涌了上来。鲜血鲜红无比,很明显不是乱脉的鲜血,但这却让龙扬更加惊愕,难道说在黄泉底还有活着的人吗?

“轰!”整条黄泉突然发生了天崩地裂的大爆炸,黄色的尸水被炸开,四分五裂,到处飞溅,同时,整条涌动的黄泉突然断成两截,一大片鲜红色的花朵从中浮现出来。

鲜艳的花朵妖艳无比,而且他们生长的极为迅速,几乎在刹那间就覆盖了整片黄泉。

妖艳鲜红的花瓣不断的生长开,向着无尽远处延伸而去,竟然生生吞没了黄泉。这些花全部是一个形态,硕大的花朵不断摇曳着,鲜红的血光从中爆发而出,但是在那妖艳的花朵下面,却没有一片绿叶,一片都没有。

龙扬眼角青筋一颤,他想到了一种花,一种只存在于冥界的妖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