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轮回龙空山

 第四十三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正当彩凤不忿于柳回风之际,黑衣死神今痕也正一脸怒气朝着寄傲剑发泄着:

“瞧瞧你干的好事,现在好了,青鸾和彩凤没有抓到,玄天部重新控制了妖都,我和白衣都受了伤……这些都不算,最可气的就是你还给我们惹上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敌人,那个叫柳回风的现在把所有的帐都算在我头上!”

今痕一幅恨不得从地上跳起来的模样,毫无平时翩翩公子的形象,他的手指几乎要点到了寄傲剑的鼻子上。他的身后站着的则是无比尴尬的白衣死神,这时候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显得好生为难。

“我说老黑啊,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那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奔出来的野小子竟然和五毒兽有关系?这种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嘛,你生气也没用。你看你看,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急,小白,快让你哥哥把手拿开。”

看着今痕的手马上就要点到了自己的鼻子上,原本显得很淡定的他也连忙站了起来,不敢再大刺刺地坐在那儿。

“大哥,你冷静一下,寄傲剑前辈也不是有心的……”

“念尘,我现在要是不冷静,早就让你把这混蛋赶出去了!就是因为这个家伙总是在关键时刻说一些废话,事情才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有,你别忘了,就是他口中的野小子把你打伤的,这笔帐还是要记在这个老家伙的头上!”

听到野小子这三个字,白衣死神微微一怔,随即马上恢复了常态,他使劲的拉开今痕好给寄傲剑时间逃脱。谁知他发现自己竟是根本拉不动自己这个铁了心要揍寄傲剑一顿的哥哥,正头痛时,却听到三人所处这间房子的门口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哎哟,好热闹啊,黑衣死神和寄傲剑前辈好亲热啊!”

听到这个声音,白衣死神身子一颤,连忙停下来向门口望去。与此同时,今痕和寄傲剑也以惊人一致的动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阿肆,你来这里干什么?”

今痕端坐在房间正中央,看到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没好气的问道。被一个女人看到自己刚才这幅模样真是失败,看来回去又要叮嘱弟弟,让他想办法不要让这个女人把这件事情传出去,不然的话那可真是丢大脸了。

“黑衣死神,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吧,我想知道为什么在今天我整合玄天部的关键时刻,青鸾姐姐会突然回来,你不是保证过一定能拖住她的吗?”

今痕听到这事就来气,眉头一挑,“这可不是我保证的,和青鸾动手的是寄傲剑,你问他去吧。”

寄傲剑看到阿肆的目光示意,干咳两声,“这个嘛……”

看到寄傲剑那尴尬的模样,阿肆噗哧一笑,原本就妩媚动人的面容显得更加诱人,“咯咯,寄傲剑前辈原来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有像我这样的小女子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态呢。”

阿肆一双美目轻轻一转,停留在了白衣死神的身上,“白衣哥哥,我在来的时候已经听过外边的议论了,那个人是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肆在称呼黑夜死神时便直呼其名,但是在面对同样有着白衣死神称号的弟弟却显得极为亲昵,一声“白衣哥哥”叫得又甜又腻,让人心中不免浮想翩翩。

“阿肆,我也是后来才见到那个人的,还是让大哥说比较好,毕竟大哥才算是我们当中真正和他打过交道的人。”

白衣死神说到这里朝今痕偷偷递了个眼色,今痕看得明白,心底暗自叹了口气,却故意装作不知,在那儿自斟自饮,一杯接着一杯。

白衣死神看到他的模样就知道他在装蒜,却也不好说破,只好又转过头来看着阿肆。

阿肆斜着眼睛看了今痕一眼,走到白衣死神身前,一抱他的胳膊,作出对他耳语的样子说道:

“白衣哥哥,你大哥一定是在那个人面前丢了大面子,说不定已经身受重伤,这会正在这里硬撑呢,我们还是不要难为他了。走,我有些悄悄话要和你说。”

阿肆虽是对着白衣死神低语,但声音却一字不差地钻进了寄傲剑和今痕的耳朵里,二人对望一眼。寄傲剑对今痕说道:

“老黑,说说吧,我也想听听那个野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这件事情的始末我们到现在还并不清楚。”

看到寄傲剑也开了口,今痕长叹一口气,便将今日的事情又仔细说了一遍。

当时彩凤失去了意识,今痕就和柳回风讨论起五毒兽的事情来,今痕看出柳回风的不凡,存心结交,两人也相谈甚欢,直到两人谈到小雨的问题上。

“什么?你说五毒兽现在就和你在一起?”

“正是,所以我想和李兄商量商量,看李兄能不能放弃这个打算。”

柳回风所指的打算自然就是今痕寻找五毒兽这件事情,今痕的心中极快地打着算盘,“没有想到他竟然和五毒兽有这种关系,这样看来五毒兽的事情要先放一放了。”

今痕只是考虑了短短的一瞬间就答应了柳回风,反正有柳回风在,自己就是想打五毒兽的主意也要掂量掂量。倒不如就这样答应下来,卖柳回风一个人情,既不为难自己,又能结交一个朋友,何乐而不为?

“既是柳兄弟你开了口,那当然没有问题,说起来,五毒兽既能修成人形,还继续待在你身旁,想来一定是很信任你吧?”

两人在这个问题答成共识之后,就又开始闲聊起来,而柳回风也接受了今痕的邀请和他一同前往玄玑部,于是今痕就带上了昏迷中的彩凤和柳回风一起回去。

“这不是很好吗?怎么后来会变成那样?”

听到这里,阿肆有些纳闷,整个过程中柳回风听起来一直都表现的极其文雅,而今痕本来就不是一个性格焦躁的人,这样的话,事情怎么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