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吾本纯洁

第三十二章 相忘江湖

收藏书签 字体:16+-

柳晓雯看着若雪的那抹笑意,虽然面容越来越苍白,血色渐渐退去,却掩不住眉间的欣慰……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若雪对冷月的情意。

柳晓雯的身上忽然传出一股雄厚的灵力,自她为中心荡漾开去,笼罩了整个寒潭。

身在其中的淳杰感受到阵阵若有若无的暖意,如同初春的旭日亲切地照耀在脸上,如同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不由自主联想起一个词语——善良。

这就是柳晓雯的执念——或者说天性么?

没有什么为国为民,没有什么舍己为人,只是站在别人的角度懂得理解,懂得支持,懂得关怀,懂得祝福……平淡而简单。然而谁也不能否认,这也是一种真挚的善意。

柳晓雯望着冷月和若雪,这一人一狐,原本都有着自己喜欢的生活,此刻却重伤在地。想到这里,悲从心起,提起“比翼”双剑,直奔濮阳正而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虽然力道和速度都比先前有了质的提高,几乎和濮阳正不分上下,可是濮阳正还是轻松接了下来。

“晋升又如何?即使同样是开识期,在我眼里还是没有区别!”

濮阳正面对柳晓雯的猛烈剑势,一双肉掌依然抵挡的游刃有余。柳晓雯的剑势,只是力道和速度的改变,可技巧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提高的,这就是战斗经验的差距!

—————————————————————————

两人的战斗愈演愈烈。濮阳正明白这个事情不可能善终,而在大成期修士神识底下所谓的逃跑只是个笑话。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能拖下四人和自己陪葬,才能一泻胸中的怨气,故而招式越来越拼命,全然不惧“比翼”双剑之利。

在这种疯狂的攻击下,柳晓雯抵挡的越来越艰难。淳杰持剑的右手被濮阳正折断了,痛的他满头冷汗,却不得不咬紧牙关强自忍耐。状态不佳的他,在两位都比自己高两阶的修士的战斗中,根本插不上手。

剑气掌力纵横交织。柳晓雯一招用错,不小心露出一个巨大的破绽。半个身子被罩进濮阳正的掌势里。得了这个机会,濮阳正狂笑道:“去死吧!等下他们都去给你做伴!”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停结了,濮阳正的狂笑,柳晓雯的惊慌,不远处生死不知的冷月和若雪……看到这一幕幕的场景,淳杰眼眶欲裂,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以就这么的在自己面前香消玉殒?

这种情况,决不能发生!

识海。

茫茫灰气间,一朵金芒生出,灌入经脉之中。顿时从身体的某个角落冒出了一股气力,淳洁不顾伤损的经脉和折断的右手,强行将所有的灵力灌入“倾心”中,血色与灵力交织在一起,连人带剑扑向正要对柳晓雯下毒手的濮阳正。

骨骼的摩擦声和飞剑划破空气的长啸声同样令人闻之止步。淳杰已经完全忘却了生死,这一刻,他的眼里心里,只有这一剑。

拼命?谁怕谁?

我便以死的勇气,来博生的希望!看看到底是谁,先死吧!

—————————————————————————

身后一阵凉意直刺脊椎。濮阳正意识里还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身体就已经闪开。这就是在朝天城多年摸爬滚打积累下的危机感。

孤注一掷的淳杰扑了个空,濮阳正回头看到淳杰这玩命的架势,暗道好险。从开始到现在,就算柳晓雯和淳杰加上无数符咒干扰的情况下,濮阳正也只是觉得麻烦难缠而已,但这次淳杰飙血的一剑,第一次叫他感觉到有危及生命的危险。

然而总算避过去了。淳杰去势已尽,颓然而止,柳晓雯也气喘吁吁,灵力不济。濮阳正不相信淳杰韩能挥出那种身与行,神与意融合的可遇不可求的一剑,那么,这些人都是砧板上的鱼肉,人自己宰割了吧!

远远的将插在地上的巨剑招来,濮阳正张狂大笑,对着两人横腰斩去。死之前能有四人垫背,其中两人还是排的上数的大派弟子,想来也不亏吧!

可惜他这个愿望不能达成了……

一剑西来。

剑若长虹,直贯天际。那一头还在目不可及的山外,这一端已然落在濮阳正的脖子上!

上个弹指间,还是一颗好端端的六阳魁首;下个刹那里,地上多了个满是不可思议的头颅。

剑上没有沾上一丝血迹,柳才华收了飞剑。止住淳杰血流不住的右臂,一手抚在淳杰背后,为其疗伤。

柳晓雯指着不知生死的冷月还有若雪,“还有他们……”

—————————————————————————

服了些疗伤的丹药,冷月和若雪先后醒来。柳晓雯见他们脸色依旧惨白,忙向柳才华问道:“爹,他们俩没事吧!”

“男子伤势虽重,但费些灵药也能恢复。只是这小狐妖……”

“若雪怎么了?”

柳才华捏着胡子,对着若雪摇摇头。后者苦涩一笑:“我知道……”

“到底怎么呢?师傅你快说啊!”

刚刚稳定下右臂伤势的淳杰也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叹了口气。柳才华低落道:“她内丹已碎,只能投胎转世了……”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若雪为冷月挡下的那一拳,代价竟然是自己的内丹!

冷月五脏六腑都受了不轻的伤,吐了不少血,声音也有些嘶哑。他望着若雪,一如若雪不请自来时问了句相同的话:“你,何必如此?”

“我愿意做是我的事,你放心上了?”

若雪的回答也和那天如出一辙,只是声音里透着虚弱。

冷月低头不言。

若雪有些恼怒:“你这个木头,平时孤言寡语,现在我只想知道这个,你说不说?”

“无聊。”

“真是讨厌!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也没好好回答过我一个问题,现在我时间不多了,你就回答一句吧!”

“是。”

得到心满意足答案的若雪终于笑了,像一朵盛开的白色桃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抬头间,脸上竟有些圣洁的光彩。

“淳公子,你说真的有来世么?”

“恩?”

淳杰被这句无头无尾的问题弄的摸不着头脑。

“就是佛曰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世的一次擦肩。我想既然有前生,必然有来世了?”

“不错。”

前世无神论的淳杰自然不知道真假,但看着若雪这个样子,也就顺着她的意思回答了。

“真好。”

若雪转向冷月,把自己的手塞到他的手掌中:“来世或为一普通女子,伴君清风明月间。”

她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好容易攒起身体里剩下的所有

力气,向冷月许了个最后的愿望:

“来生——

渡我——

可愿?”

这一次,不等冷月回答,若雪已经没了气息。一缕香魂自

天灵冒出,飘向西方的天际。

狐死首丘。

西面是妖兽的发源地,若雪出生的地方。在她刚化形的时候好奇溜到修真界玩耍,一年之后,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一颗流星滑落。淳杰默然祝福,这个心若琉璃的女子,一定会达成自己的愿望……

—————————————————————————

若雪的尸身就埋在冷月的小屋旁,这个她一直喜欢的地方。冷月守在旁边,已经三天三夜。

在他终于明白感情是什么滋味的时候,那个女子却已经不在了。悲伤至此,满山碧树,黯然失色……

柳才华听完淳杰和柳晓雯讲清楚前因后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怪也只能怪,缘分浅薄。

冷月三天里,滴水未进。三人也能理解他的感受,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想来若雪也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变成这个样子。

柳才华走出去,掐了个法诀印在冷月额头。中了这一下,冷月倒在地上,陷入了熟睡。

淳杰不解:“师傅,这是为何?”

柳才华将冷月抱进屋里放下,“我消除了他那一晚后的记忆,也许这样人会好过点。”

—————————————————————————

冷月再次醒来的时候,不记得自己为何躺在**。他上一刻的记忆还停留在寒潭练体的那个时候,询问床边的淳杰是怎么回事。

“你伤势还没好,在寒潭边上晕了过去,我们没见到你人,找到你后就带了回来。”

果然身上各个部位都隐隐作痛,估计是这么回事。不见若雪的身影,倒是有些不习惯:“若雪呢?”

“你昏迷的时候,她的家人来找她,把她带了回去。恩,她还要我带她向你告别呢!”

淳杰强颜欢笑地拿出这副事先商量好的说辞对付冷月,冷月不疑有他,“恩”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门外柳晓雯拉着柳才华进来,向冷月介绍同时也是告别:“这是我爹爹,我们也要走了。”

……

炼心一程,终于结束。淳杰和柳晓雯跟着柳才华回到了天衍宗。

冷月屋后,若雪的香坟上柳晓雯移植了些花草,冷月看不出来。他的生活又恢复到以前一个人的样子,简单而充实。

然而在山林间偶尔遇到一两只狐狸的时候,冷月的脑子里不进浮现起那个一袭白衣的女子。摇摇头,笑笑,也就忘了。

相忘江湖,大抵如此。有时候,忘却也是种幸福,真的。

(本章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