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神器

第十章:偷学

收藏书签 字体:16+-

少年们练习的这套武技有八十个招式,不到一会儿全部演练完了一次,莫羽也是一招不忘地记在脑中,如副副卷画,清楚可见。

“好了,还是差了点,不过想来,凭你们的资质也只能达到凡动中层而已,再想进一步就难了”中年人叫停少年们,缓缓地站起,仔细地看了一眼急喘着气的少年。

“守教大人为何这样说,你教给我们的这套精深武技,我们不过用一年时间就融合贯通了,对付十个大汉轻而易举,难道世间还有更加难的武技异术?如果真有,我们就用十年时间练习,相信也会熟练无比”一名少年听到守教的语气,心有不服,大胆开声疑问道。

“精深的武技只是玄灵门最初级的练体之术,是用来激发身体潜力之用,也是众多的入门试练之一,不过关者,将会被退出玄灵门外,而且你们所练的武技还不到众多试练的百分之一,你说说,你何来的自信,通常像你这种人都会在不到一半的试练中被强退出玄灵门,至于那种存在于听闻中的玄术就更不用说了”中年守教大人轻声笑道,对这名不服气的少年轻轻训话。

带有十足自信的少年听完守教的训话之后,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是的,一套试练的精深武技,自然能够百练至熟,但上百个同样级别的试练呢!谁能通过,中年人见到信心少年不回应,苦笑一声,其他少年也纷纷交头接耳,面露恐色,显然他们是今天才知道这百次试练的事情。

“想不到这些少年还不是玄灵门的弟子,都是还没通过试练的人,而且玄灵门有上百个像这样的试练,练武场上站着的弟子在莫羽看来资质已算不错了,毕竟如此年轻就有这般实力了”莫羽暗暗吃惊,思量自己到底要用多少时间才能练到这步境地。

“我教给你们的这套精深武技,如果拿给内门的弟子修习,别人只要一个月不到就能领会精通,胜过你们修习一年,甚至二年,天资不同不能相比啊!”守教柔声说道。

“我们普通凡人的修为有凡动境界之说,凡动境界分十品,你们也不过是凡动二品而已,内门的弟子,个个能有五品以上,虽进阶艰难,但他们都有进阶的希望,而你们只能止步在四品以内,不过你们也可以成为外门弟子,以后得到不少好处”守教慢步轻说,绕过练武场。

场内的弟子都不过二品,莫羽敢肯定他们个个都比师傅明祝的修为高,如此说来,自己连一品修为也没有?莫羽震动不已,十分苦闷,他想到重重的凡动境界十品说法,一时之间,抬不起头,他从守教的话中得知凡动每过一品都艰难异常,对天资的要求极为重要。

“只要能到达凡动十品,就有机会突破能够感悟天地至理的窥悟境界,远非凡品可比,我现在只是凡动五品罢了,可能终生难进一阶”守教叹息。

“守教大人那窥悟境界之上又是何种境界”一名少年犹豫了几下,开口问道,他实在有点不甘心,苦练了多年,充满憧景,今天才知道自己只不过区区五品,更重要的是以后再难有进阶的机会,这对他的信心打击,不可不大。

“未接触到那种境界,怎能知道,这种修为在内门弟子之中也是没

有,嗯!今天的练习是最后一次了,从明天开始你们进入外门府殿,那里是外门弟子的地方,以后能有突破就看你们的机缘了”守教脸色一正,摆手让少年们退下。

窥悟境界莫羽不止听过一次,在刚刚踏入这玄灵门他就在一群经过的玄灵门弟子口中得知凡动和窥悟之境,这一次不过更为详细。

虽然修炼境界,难于上天,但莫羽总算有了一个目标,如若能突破到那凡动五品以上,应该也可在遇到劫难时自保,免受欺凌。

莫羽自小跟随爷爷流浪,深知弱肉强吃的道理,如果能进阶到窥悟境界那就不可想像了,再遇到村落劫匪,相信一定可击杀之。

但幻想只是幻想,莫羽收拾好心情,细细回想那套精深武技的一招一式,这些招式虽不是攻击招式,但招招妙绝。

莫羽完全能够将它们融合到明祝教给他的粗糙武技,使之变成一招招必杀的招式,这放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经历过那冰白世界里面的符文洗礼后,自然可以。

莫羽在玄灵门外河地带停留了一段时间,终于回到传送他来此地的地方。

在草地上面有着一座假山,莫羽就是从假山上掉落下的,说明假山上有蓝光隧道的入口,玄灵门应该不知道这处入口的存在,要是知道,恐怕早就派人守着了,而莫羽也相信蓝光隧道一定会再次出现。

果然,当莫羽潜近假山的时候,尖刺绽放冰白光芒,紧跟着,假山之上嗡地一声,立刻出现一条深远闪烁着蓝色光辉的隧道。

莫羽不再迟凝,急忙跳入蓝光隧道,蓝彩跃动,光芒回流,蓝光隧道和来之时的表现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时间过得很快,蓝光隧道那神奇的力量浮起莫羽回到了蓝镜山,熟识的环境令他欢喜不已,回望蓝光隧道,心中想到,以后要多多加已利用。

玄灵门的外河地带有许多行殿和练武场,肯定有不少玄灵外门弟子练武,到时可进入去偷学,虽有未知风险,但一旦避过去,就能有无数好处,这个要详细考虑好,莫羽打定主意,忍住激动的心情,快速回到值守的塔楼。

“莫羽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整个晚上,你去哪里了?你不是说只在周围走动吗?最近蓝镜山一带不安宁,少出去一点为妙,蓝镜村弃置我们,我们也不要卖命尽力”明祝在塔楼外面跺来跺去,远远见到莫羽返回,急忙走了上去,看得出他焦急的心情。

“蓝镜山地形复杂,我迷路了,不过也好熟识一下周围的地型,对日后有所帮助”莫羽微笑地说道。

此时,天色早已大亮,他并没有说出他去过玄灵门的事情,一切能掩盖的就掩盖掉,谁也不知道说出来,对师傅明祝会有所影响,不过可以肯定以后莫羽再想找机会单独出去就难了。

在蓝镜山下面的蓝镜村此刻正在忙碌着,蓝镜村的守卫者,圣武堂派来的高手聚集在一起商量近段时间蓝镜山发生的怪事。

说起蓝镜山这些怪事,无不令人毛孔放大,后背发寒,整个蓝镜村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几乎无法正常运作。

“刚才我们大略搜探一遍,发现并没异常,现在你们说说出现了什么种

情况,竟惊恐到这种地步,嗯!难道跟那些事情有关?”一间宽大的客厅内,坐着大群青年武者,为首一名青年皱着眉头,仿佛在回想曾经发生的往事,抬头对蓝镜村的掌权者问道。

“在七个月前,我们有几位守卫外出,去前哨塔楼值守,原本按规定,他们在第二天会回来,然后换过另外守卫轮值的,但到了第二天,我们一直等不到他们返回,于是派人过去,但去到之后,发现他们全部都死了,而且死像恐怖,几个人头颈不见了,只留下身躯,地上无半点血迹,现场也没打斗过的痕迹,并不像山中野兽所为,从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同样的怪事,遇害者都是守卫,我们根本调查不出”卫长大人抢先回道。

“如此说来,跟多年前另外一些巨型村落发生的怪事一样,许多深山巨村多年也是经常发生这种怪事,死者的都是守卫,发生时无声无息,踪迹全无,然而其他普通人却没有半点事,实在太奇怪了”为首的青年武者沉思地说道。

“那事情是否调查清楚,查出了背后真凶?”一名蓝镜村老人轻声问道。

“迷雾重重,难已追寻,往往当找到半丝真像时,又消失不见”青年武者摇头。

“这可如何是好,还请各位大人多多想下办法,我们蓝镜村的守卫不能再有损失,七个月来我们足足失去了五十名守卫,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正常运作,要不这样,我们向你们圣武堂多进供一部分珍稀山药和矿石”旁听的一名辈份最高的蓝村镜老者哀求道。

其他蓝镜村的长者们个个站起,请求这群青年武者施手救助,一边满脸计算的守卫大人眼珠转动,很快也跟着站起。

他本是圣武堂的弟子,如今又被蓝镜村请做守卫之长,怪事发生后,他自己常常推辞进入深山调查,现在到了这般地步,也不到他不装模作样。

“你们尽管放心好了,此事我们会尽力调查清楚,就算到最后查找不到,我们也会派高手日夜看守蓝镜村的,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青年武者安抚蓝镜村众老者。

蓝镜村本来就是相当于他们圣武堂的属地,为他们提供炼器矿石和药草,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把你们所有守卫全部退回来,外面就不要值守了,避免再次损失守卫,好了!你们出去吧,我们有要事要商量,不便了”青年武者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蓝镜村众人应该出去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众人无奈地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出门外,各自散去了。

“卫长大人要不要叫塔楼那二个新来的退回来,毕竟圣武堂的大人刚刚要求。。。。。”出到外面之后,卫长大人身边的亲信守卫问道。

“这个就不必了,叫上我们的人退回就可以了”卫长打断亲信的话。

蓝镜村的众人一散出去,圣武堂纷纷集在一起谈论,个个脸色凝重。

“雨师兄,我看此事重大,应该向师门请告才好”客厅内圣武堂的一个师弟向为首的师兄请道。

“当然,黑龙你立刻快马回师门,请掌门再调派一些高手来,这一次,这件事怎么也应该有个结果了”这位雨师兄点头同意。

(本章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