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极品魂爵

正文_第四十章 枷狱宫危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两位魂爵沉默了很久,似乎都在思考着什么。

“我知道你恨我杀死了奈尔,你想杀了我为他报仇,但是你想找到一个放过我的理由。”程骏镇定地说道,“如果你想杀了我,我不会有丝毫的怨言。如果这样能让你释怀,那么我心甘情愿。只是不要为难馨馨,帮我编造一个离开的理由。”

“杀了你哥哥也不会活过来,我也不能释怀,”西瓦•薛西斯看了一眼熟睡的苏馨缘,“你死了,只会多一个伤心的人。”

“那谢谢你还能留给我一段很长的时间去坚持我的信念。”程骏微微一笑,说道。

“我不杀你,但是不代表我原谅了你,”西瓦说道,“我要你为奈尔讨回一个公道,一定是有人蒙蔽了人皇,才会有诛杀黑暗魂爵的神谕。”

“能蒙蔽人皇的,只有埃库里•所罗门一人。”程骏意味深长地说道。

“埃库里•所罗门,”西瓦眉头一挑,“你怎么会怀疑这个人。”

顿时,程骏的目光犀利了起来,说道:“很多次违反常规的神谕都出自他口:诛杀黑暗魂爵,抓捕月陨王侯的女儿。埃库里•所罗门,作为神谕魂爵,要么是他蒙蔽了人皇,要么就是他假传了人皇的神谕。一万年前,人皇圣•洛斯图克为了天下人的安康幸福,与魔王乌奥托大战,人皇虽胜,但是他也失去了很多——朋友、家人、自己的肉身。人皇成神,不能再存于世间,但是他的仁慈、他的博爱、他的无私却在人世间传承,千秋万载。埃库里•所罗门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背离了人皇的意志。等我伤好了,我一定要和他算清这笔账!”

西瓦沉默了一会儿,坚定地说道:“如果真是如你所说,算我一个。”

程骏微微一笑,说道:“也许这会是十分危险的,你可想好了?”

“你能为你爱的女孩与众魂爵为敌,我为什么不能为了我爱的哥哥走在荆棘的路上

?”西瓦回了程骏一个自信的笑容。

从前,在程骏刚入门魂爵的时候,很多神谕都是黑暗魂爵、光明魂爵、灵渡魂爵三人一起执行的。那时候,三人并肩作战。但是后来,随着程骏的成长、随着黑暗魂爵的孤立,不知道多久三人没有再并肩战斗过了。但是这一次,仿佛三人又站在了一起。虽然黑暗魂爵已经死了,但是他的意志贯彻在灵渡魂爵和光明魂爵的心中,他仿佛就站在程骏和西瓦身边。

就在这时程骏和西瓦都感觉到一丝异样。

“你感觉到了?”程骏眉头一皱。

西瓦点了点头。

这是一种不祥的感觉,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

几乎同时,两个人影分别出现在两位魂爵身边,单膝跪地。在程骏床边的是方片之灵渡者玛莉亚,而在西瓦边上的是她的一个光明者。

没等两位魂爵问发生了什么,两个跟班就一口同声的说道:“大人,枷狱宫危,请速回。”

其实光明魂爵和灵渡魂爵之前已经有感觉了,因为魂爵是与枷狱宫联系在一起的,枷狱宫如果出了什么情况,魂爵们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程骏听了之后,立马想翻身下床,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上千疮百孔,无法自由活动。程骏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玛莉亚见状,赶忙把程骏扶了起来,让他靠坐在床边。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也要赶回去吗?”西瓦问道。

“枷狱宫里封印的是魔王的灵魂,如果能不能在枷狱宫崩坏之前修复好,那么一旦魔王的灵魂挣脱出来,世间恐怕会再经历一次劫难。”程骏咬着牙说道,“这次枷狱宫出现情况,一定是因为十一魂爵已缺三人,魂爵之力被大幅削弱。枷狱宫十一重,都是封印魔王灵魂必不可少的。现在新的继任魂爵还没有出现,这便是最危险的时刻,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而且,如果是因为魂爵之力的缺失使得魔王复活,那么我的灵魂永远都不会安息,因为三位

魂爵都是因我而死。”程骏的心情十分复杂。

“好吧,我知道了,看来我能帮你一把。”光明魂爵走到程骏身边,一只手放在程骏的胸口,一道金色的光芒从西瓦的手心中绽放了出来。程骏感觉到这道金色的光芒一点一点进入自己的身体,全身暖暖的。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半分钟,金光消退之后,程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异常的轻松——身体上的外伤已经痊愈,一些内伤也大部分好了。程骏站了起来,活动活动了胫骨,只感觉到一股微微的疼痛,并无大碍。

“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这种治疗了。”程骏说道。

“因为我们的距离随着自身的不断成长而变大。”西瓦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我只是治好了你的外伤和部分内伤,短期内不要过度使用魂力,尤其不要使用璀璨,不然伤势会恶化。”

“恩,知道了,每一次你都这么说。”程骏说道。他想起,曾经西瓦每一次给自己治好伤后都会这么说。现在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一样,只是谁都知道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现在可以走了吧?”西瓦问道。

程骏没有回答,径自走到熟睡的苏馨缘边上,抚摸着苏馨缘的脸颊,解开了催眠,温柔地说道:“催眠我已经解开了,但是你还得过十分钟才能醒来,不过你现在应该能够听到我说的话吧。我不想离开你身边,但是这一次我非走不可。枷狱宫的安危与天下苍生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作为继承人皇意志的我,不能置天下苍生与不顾。这一次也许会困难重重,也许要耗上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请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

程骏说完,在苏馨缘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程骏走回光明魂爵边上,依依不舍地看着趴在**的苏馨缘,但还是念出了回去的口令:

“枷狱宫危,吾等魂爵以命相守;人皇意志,仁者心系天下苍生。”

说完,四人所处的空间仿佛扭曲了,螺旋成一个奇点消失了。

馨馨,等我……

(本章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