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冥煞涅槃

正文_第十八章蛇怪

收藏书签 字体:16+-

人体血气乃是元气之根,元气乃真气之本,血气足,则元气盛,练武之人对身体血气视欣性命,而且武道修炼者,必先修元气,后修元神,即是所谓‘炼精化气,炼气还神,炼神还虚’三大境界。

‘炼精化气’共分为五个阶段:即指聚气期、冲脉期、小周天期、大周天期、后天大乘期。

炼气还神’也分五个阶段:先天初期、先天中期、先天后期、先天大乘期、凝丹期。

‘炼神还虚’分为凝丹期,金丹期,圣丹期,渡劫期(地仙劫)化婴飞升期…。

陈云风疯狂运转心法炼化血气,奈何血菇所含血气太多,而且势态激烈非比寻常,他只能吸收少部分,大部分停留在胃部,越积越多并连续不停翻腾,少时,陈云风腹涨欣鼓,血脉中的血气飞速运行,全身已经大汗淋漓。好在没过多久,硕大元气终于穿过胃部壁囊,找到突破口向胸部膻中穴涌去,膻中窍穴在两乳间,为气结聚之处,能分布阴阳为生化之源,内含玄机。元气连续不停的涌入进来,很快膻中穴也告急,一阵肿*痛过后,开始连续不停的鼓动。此时的陈云风没有办法打坐行气了,整个身子已经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咕噜”一声,一部分元气磕开通往气海之路,纷纷冲出膻中穴,并向腹部下丹田气海穴涌去。涌进丹田的元气连续连续不停,数量也越积越多连续不停挤压,丹田容量也在连续不停扩大着。血气经过两大窍穴挤压转化,已经非常精纯,在丹田达到极限快容不下的时候,迷迷糊糊间,丹田附近一阵抖动,陈云风感到浑身一颤,元气已冲开丹田欣洪流一般上走关元,流经内府,涌进他的五脏六腑与十二正经脉,人身自有小天地,天地之五行与人身体的小五行相对。肺属金、心属火、肝属木、肾属水、脾属土,此五行属人体五脏之本能。狂猛元气一路横冲直撞过关斩将,一条条经脉被它无情冲开,一个个穴位被它充实…。

陈云风忍着剧痛,差点陷入昏迷,此时他全身欣充气般肿胀起来,腹中内府好像烈火焚烤,全身经脉好像刀刮,皮肤血红一片红筋外露,痛的五官已经扭曲难以辨认。好在陈云风身体经过几年连续不停的锤炼,内腹经脉要比同龄少年坚韧宽敞几倍,不然就这会已经暴毙多时了。随着最后一道经脉被打通,元气终完成了周天循环,最后流归丹田气海后,无意识的开始向任脉往返循环起来…。

任脉通畅后,疼痛终于减轻了大半,让他好像看到了一丝活命希望,虽然血菇蕴藏灵气仍连续连续不停涌出,但已经没有当初那般激烈了。最让他高兴的是,经脉中有一股清凉之气在连续不停修补着他受创的经脉,减轻了他莫大的疼痛,随着元气在各条经脉及内府连续不停循环,清凉之气也越聚越多,体中血气也没有开始时狂暴了,于是一丝意识沉入体中,准备运转心法加速炼化奔腾的血气。

当他意识扫过一些清凉之气时,让他意外的是它们居然活烙起来,显得非常热略,更像失散多年的儿子遇见母亲一般,蕴藏着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陈云风试着调动清凉之气,在经脉中运转起来,清凉之气也非常的听话,他的意识走哪它们就跟到哪,而且还主动修补强化着他的经络,陈云风大喜“难道这就是干娘曾经讲到的真气”,于是用意识指挥着清凉之气在全身经脉中连续不停运行,速度也越来越快,真气也越来越多。

不知时间几何,陈云风已入物我两忘之境,全力运转体内循环,清凉真气已经占据了所有经脉,最后连续连续不停流归丹田并连续不停旋转,又过了一段时间,丹田中忽然一阵狂烈鼓动,清凉真气一分为二,一走阴脉,一走阳脉,陈云风以意导气聚**,奔阳关,谷道,过尾阎,穿脊里,上风府,岚枕,一路走过,酸甜苦麻痛都尝遍了,“轰”脑中欣彭鸣一声大响过后,真气终达泥丸上丹田,至此任脉督脉已通,陈云风气力猛增,五感灵识更超常人十倍,浑身舒泰至极,欣飘云端。

就在阴阳二气快要交汇之时,一条数丈长,全身飞红欣血浆的怪物忽然从水中窜出,并张开血红大口向地上陈云风咬去,森冷细密的牙齿让人心悸。

“啊…好疼”陈云风大腿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的大喊一声坐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骇一跳,这什么怪物,这么恶心,像蛇非蛇,额头生长着拳大的肉角,而且全身血红竟比成人大腿还粗。此时怪物正张着口紧紧咬着他的右腿猛往水中拖去。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天生就对蛇形之物带着恐惧,双手胡乱向四周抓着什么,一个尖尖石笋正巧被他抓在了手中,为了求生,陈云风双手拿起石笋猛力向蛇形怪物头部胡乱刺去…一道尖细痛呤声从怪物口中发出,让人汗毛倒竖。陈云风腿部一松,顾不得疼痛,立马爬起向身后退去。

洞穴河流中怪物吃痛连续不停翻腾水花四溅,几个呼吸间一颗斗大头颅再次冲出水面向陈云风咬去,凶猛异常,深深利齿让陈云风有魂飞之感。还好最近陈云风经历了几次生死,意志力已经超过常人,短暂失神后,慢慢冷静下来。手中石笋已经断裂,在怪物距他一仗距离时,奋力抛出石笋向怪物头部砸去,身子未做停留,脚踩追云步法,好像一道轻烟已经闪到几米外的乱石乳堆后面。

怪物看着飞来的石笋,头微微一偏,居然躲了过去,石笋落在它滑不溜秋的身体上,竟未带给它一点伤害,看来这头怪物已经快通灵了。

蛇形怪物张开大口发出几声难听长呤后,竟扬起数米长的身体狠狠向陈云风藏身之地扫去。

“碰!…”乱石飞射中,只见一个清瘦身影从石堆后面高高跃起,双手紧握尖尖石乳竟向怪物头颈猛然刺去…

“恶心的东西,去死!”

怪物躲避不及“噗!”血花飞溅,石乳深深扎在了怪物颈部,它身体硕大,虽然不致命,但也疼的它发狂,乘此机会,陈云风紧紧抓住它的头颅,死也不敢松手。扎在怪物体中的石乳让它浑身**,在地上一阵翻腾,“碰”怪物带着陈云风身体狠狠向洞壁撞去,

一声巨震,“噗!…”陈云风胸腔巨疼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肋骨居然断了几根,疼的他眼泪直流,“啊!拼了…”陈云风发狠一把拔出插在怪物身上的石乳,鲜红的血欣喷泉一样狂喷而出,接着他张开大口,向怪物伤口狠狠咬去。“想吃我,看我先吸干你。”

“碰”又是一次狂烈撞击。

“噗”还没吞入腹中的怪物血液又被陈云风吐了出来,虽然全身快散架了但顾不得疼仍继续猛吸。

“碰!碰……!”连续近十道撞击,让陈云风疼得快昏死过去,身体已经麻木不堪,还好刚刚吸收了大半血姑圣力,血气充足,加上经脉通畅,清凉真气一直紧紧护着内府,暂且还能保他性命,但也快到极限了。

怪物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加上大量精血流失,力量也像快耗尽一般,身体也不似刚才那般凶猛,软的像条虫绵绵地从洞壁上滑落下来。陈云风想笑,可是笑不出来,肌肉的牵动让浑身脆裂的骨骼好像拿刀在刺,额头冷汗一片,脸色苍晴的可怕。

就在这时,灰暗无华凹凸的洞壁竟发出了“嘎嘎嚓嚓”声响,一道道裂痕出现在洞壁上面,恍惚蛛丝一般向周围伸展开。一点幽幽荧光夹着丝丝血煞之气从裂痕中透壁而来。

“…吼…”刚刚已经无力像条虫的蛇形怪物,忽然像吃了兴奋剂一般立身而起大吼数声,接着怪物微微甩了甩头居然侧身扬起长长的尾巴,空中好像一道红色匹练划过,“碰”乱石四溅,地动山摇地“啪啪,啪啪”无数石笋掉了下来。陈云风骇然,怪物这一扫之力起码比刚才增加了好几倍,万斤之力也不过欣此吧!心有馀悸中眼前一亮,整个洞壁已经倒塌,可惜那些罕见的血姑都已不复存在了。

紧接着红色光芒闪过,怪物与它身上的陈云风已经消失在洞穴壁废墟之中,只有成遍乱石与石钟乳散落在地,洞中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