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拳道永生

040 鲁莽

收藏书签 字体:16+-

姬无量微笑点头,他不是鲁莽之人,既然会应下这等测验,那么自然也是有着一些把握,九星巅峰强者固然强大,但姬无量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不敢说能够直接将之击杀,但若说将其击败的话,姬无量还是很有自信的。

“嘿嘿,副寨主放心,老夫知道他父亲,他父亲也是一个天赋了得的人物,姬霸先,当年便是我姬家寨年轻一辈的最强者,虽然他本身对大周皇室的血脉有恋爱之情,可是对于他的为人我还是甚为佩服的,再加上当年姬霸先在大战之中救过我,也救过我血屠军之中很多人的性命,对血屠军有着一些恩情,所以他的儿子吗?念在姬家霸先公的份上,我也并不会出手狠狠地伤他,不过,他如果实力太逊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烂泥扶不上墙,对于烂泥,我是不会怎么给面子的,此次若非是伏魔三拳乃是血屠军顶尖秘法,本身有着极度的保密价值,非我血屠军精英子弟不传,老夫也不会出来干扰,所以还望副寨主见谅。”

那三执事姬天尘缓缓站起身来,点头对着姬霸天道。

姬霸天身体微微一震,瞥了他一眼,然后唱中吐出无数个字耒:“生命本身就是场战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战争。迂腐顽固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言下之意,这三执事姬天尘给你他姬霸天这个面子,就是知道情况的,姬霸天可是知道,对于这姬无量,他的那双胞胎哥哥姬金还是很为看中的。

姬金有的时候甚至将他当做姬家寨下一代的接班人来看待,虽然姬霸天不是很赞同姬金的决定,可是,就是如此,他也才知晓这姬无量在姬金,这个现在的姬家第一人身上的地位。

姬霸天虽然还没有把这小家伙姬无量太当回事,可是就是冲着姬金的面子,姬霸天也不会无视姬金的存在,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无视姬无量的存在了。

对于姬霸天的评价,三执事姬天尘倒是不置可否。

如果把人比作一道门,那么,无论什么样的门,都能推得开的,也看你肯不肯去推,人就是那道没有变化的门,如果你的态度改变了,这门自然就是可以变化的,低贱之门,高雅之人,只是因为人不同,对于这一点,姬天尘也是朦朦胧胧有些清楚。

这姬天尘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成为姬家寨之中的第三执事,血屠军之中少有的最强者,本身的战斗意识,战斗力,个人心态都很过关,所以,他如果跟姬无量对战的话,是不会因为姬无量太过年轻而小视他的,他从来就不会小视任何一个人,这是他多年战斗获得的经验之一。

所以,虽然还不是很赞同二号人物姬霸天的决定,这三执事姬天尘还是有些同意了。

只要能够不让这等秘诀落入外人手中,迂腐也就迂腐吧,不过,这还需要证明,证明这姬无量是不是草包,他从来就不相信传言,传言之中这姬无量已经有了相当于姬破军的实力,而现在已经超越他,成为了当今姬家寨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可是,传言自古以来都有其不可靠之处,姬天尘还想动手来考验考验一番。

“这里场地太小,在殿外开始考验吧,而且我想姬内侍从对这应该也有一些兴趣,便让他们也来观摩观摩吧,对他们有些好处。”三执事环顾一图阁楼,然后笑了一声,率先抬脚对着阁楼之外行去,在路过姬无量身旁时,道:“看在你帮助副寨主编写了《血屠军必杀之技》的份上,即便你未曾通过考验,也会允许你重新选择一种不在顶尖之列的血屠军功法或者武技。

“不必了,而且这种话,也请三执事在考验结束后,再说吧,不然若是出了什么变故,面子收不回来…”

狂!真狂!

姬无量淡淡一笑,也不理会因此一怔的姬天尘,转身便是行出殿外。

宫殿之外,便是姬家寨标志性的演武场了,此时此刻,演武场之中可谓是人山人海,无数的围观之人蜂拥而至。

一个是姬家寨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一个是姬家寨的高层,三执事大人,此外,这三执事大人本身还是血屠军的最强者之一,九星巅峰的实力,而姬无量却也有不下八星的实力!

很明显,这不是一场实力相当的较量。

实力在某些人眼中甚至是天与地的差别!!!!!!

可是,这没有打消任何人的兴趣,要知道,武者世界,等级严明,就算是两个实力相差不大的武者,也是不会轻易地较量,因为,其中必定有一方没有足够的战意,所以,如果不是生死关头,等级差别很大的话,另一方人是不会轻易爆发的。

这姬无量能够与姬家寨,血屠军的老牌强者较量,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气的表现,试问,姬家寨,年轻一辈的强者多少,可是有一个有胆量敢跟这等老牌强者较量。

没有!一个也没有!虽然年轻一辈之中有天赋的人不少,可是没有谁有勇气敢跟老牌强者较量,这其中不仅是实力的问题,也是态度的问题。

跟老牌强者较量?明知是必死?还会有人去?那是傻子的行为。

所以,姬无量虽然不会被包括姬霸天在内的任何一个人看好,可是,这也不妨碍他们对这场比赛叫好。

其中,有很多是亲眼见过姬无量五招之内解决姬无命的,可是,他们对于姬无量的具体深度也不了解,所以,为了知己知彼,他们都是睁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目光有的更是死死的盯住姬无量,想要从他的招式,气质之中寻找从废物变为天才的蛛丝马迹。

望着姬无量的背影,姬天尘也是回过神来,当下嗤笑了一声,道:“现在的年轻人,果然都是这般自大啊,也好,老家伙今日倒是想要瞧瞧,你如何让老家伙面子收不回来。“

阁楼之外,是一片宽敞的空地,视线极佳,一眼望去,视线便是延伸到了空地的尽头,那里有着一些葱郁树林,呈圆形状,将阁楼包围而进。

这演武场的神奇,很多人都很是佩服,也很是

独特。

姬无量站于阁楼之外,脸色平静,无悲无喜,体内天地元气却是缓缓的开始涌动,一道道充盈的力量之感,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在阁楼门口处,是鱼贯而出的众多血屠军执事,领先者,自然便是姬霸天以及姬思春,还有那名二执事,而且由于这处阁楼平日也算是血屠军侍从来得比较勤的地方,因此他们这些人刚刚出现,便是被不少血屠军的侍从瞧见,这般阵仗,即便不用明娱,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一道道窃窃私语顿时犹如水浪一般,四面八方的扩散而出,短短不到十分钟左右时间,那阁楼周围,便是被密密麻麻的红影所充斥。

对于那迅速变得热闹起来的周围,姬无量却是未曾理会,目光只是紧盯着对面的一名白发红袍老者,正是姬天尘。

此刻的姬天尘,双手负于身后,苍老脸庞上有着一抹淡淡笑容「姬无量与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宛如天壤之别,虽然他也听说过一点点有关姬无量的事迹,但这也并未令得他过多的担心,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歪门邪道,都是毫无作用。

演武场上的姬霸天,微皱着眉头看了姬天尘一眼,然后目光有些无奈的转向姬无量,道:“人生并不是永远都像想象中那般美好的:生命中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悲哀和痛苦,生命本来就是无可奈何的,生不由己,死也不能由己。人在江湖,就好像花开枝头一样,要开要落,要聚要散,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你真的决定了?”

姬霸天的面色有些严肃,话语之中也是没有了丝毫的含蓄。

对于姬霸天的话,姬无量也是冲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姬天尘的确很强,老牌强者,血屠杀、军如今的这一辈之中的最强者之一,声名赫赫,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并非是强得犹如洪荒猛兽般难以匹敌,十回合,不就是十多分钟的事情,对于此,他姬无量还是有着信心得,自忖能够坚持到十分钟。

“真是个倔强的小子,好。”

见状,姬霸天也只能叹了一声,不过这姬霸天的心里还是比较佩服,如今,像这般大胆,这般倔强,还这么的有天赋的年轻人可是不多见了。

就凭姬无量的这种性格,不出什么以外的话,今后想不成为有所作为的人物都是难题。

见到姬无量未曾中途变卦,姬天尘脸庞的笑容也是多了一点,他望向姬无量,淡笑道:

“别的话也不用再多说,若是你能在老夫手中坚持十回合,便算你嬴,伏魔三拳,也是你的,但若是未曾坚持下来,那么便只能说明你与伏魔三拳没什么缘分,但血屠军其他的一些高价功法,武技,还是能够任你选择一样。”

伏魔三拳,之所以那般神秘,那般强大,便是她集中了三才之本,这才会威力无双,何谓三才,便是五大流派之中的三大流派,法,术,势。

法,术,势,乃是天地之根,帝王之本,不为圣贤,便为禽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法,便是功法,拳法,乃是修炼之根本,指导方针。

术,乃是修炼之秘诀,修炼有术,必定能够修为精进,速度提升,而术拿来战斗,也是诡道的不二法门,战斗有术,必定大大的增加胜算。

势,乃是气势,在修炼的时候不多见,可是在战场之上就颇为了得了,气势超强,气势凌人,最强大的武者,单单凭借气势都可以打趴下笔自己差很多的人,而同等级别之中,气势强大一点的人物,本身的胜算也是会大大的增加。

如今的情形之下,法,姬无量本身乃是七星级别的拳法大宗师,对于功法的研究绝对不会比他老牌强者姬天尘差,而术,姬无量根本就比不上老奸巨猾的姬天尘,姬天尘作为血屠军的精英人物,大大小小也是经历过三百多场战争,诡道,阴谋都是玩腻了的人物,这一点,姬无量自愧不如。

而势,姬天尘虽然是老牌强者,,大战无数,气势超强,可是姬无量的气势更强,上一个世界,他便是绝顶的杀手,总统府,天安门,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神奇的东西没见过,胆子可谓是大得很,气势之强根本就不是本土的姬天尘所能够比拟的,尽管,这姬天尘比他还要老个那么十几岁。

法拳,可降妖伏魔。

术拳,可降妖伏魔。

势拳,可降妖伏魔。

所有的人身体都微微的躬了起来。

离骚!

天问!

九歌!

上古的礼仪,三抱拳,敬无声屈原,这个世界的屈原不仅是伟大的诗人,更是伟大的强大的不可思议的武圣强者,人们大比之前往往都会三抱拳,以表达对死去的武圣强者屈原的怀念。

因为,武圣强者屈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武道有礼仪理论的强者。

《战国武圣录》记载:武圣屈原是一个好人,乃是战国时期的绝世强者。

可惜好人不长命,一次大战之中,他被三十万敌人包围,身死人灭为天下笑,最后独唱古来圣贤皆寂寞。

姬无量自认为不是一个好人,而杀人无数的姬天尘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都只相信,能够强大才能够活命。

他们的最终目的,便是逆天改命,而那些狗屁的天变不足恤!都是垃圾,都是文化人的说法,文化人的思想,观他们这些刀口舔血的武者毛事,不过有句话这么说的,但人言可畏,而且武圣屈原本身也是一个强大的武者,弱者尊敬强者,服从强者制定的法规,所以,他们对武圣屈原的规则顺从。

所以——

《强者风云录》记载:强者为王。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听得姬天尘的话,空地上的一些血屠军侍从顿时哗然而起,一道道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姬无量,虽说对于姬无量的拳术,不少人都是略有知晓,但编写术高明不一定便是代表其实力也够强,姬天尘乃是血屠军的三执事,实力比他强的人,几乎是寥寥可数,如今面前这位看起来年龄跟他们相差不多的少年,居然是想与其动手?

这姬无量也实在是太狂了一点,太过的嚣张了一点。

可是,现场的人却没有谁不屑?谁反对?毕竟,现在的姬无量的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

你可以谩骂,可以不屑,可是,那只能够在心里,如果表现出来的话,那就是傻子的行为了,真的是不值得!!!!!!

“执事大人的好意我是心里明白了,不知道执事大人知道不知道?这世上只有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的。现在,你的对面就有这种人,这种人乃是不可理喻的,说的好听一点叫做坚强,有自己的思想,不好听的就是顽固腐朽。我现在认为,执事大人就是这种人,最起码,在对待伏魔三拳这件事情之上是如此,所以,不劳执事大人提醒,若是坚持不下来,是十个回合是吧?小子自会立刻走人,其他的功法武技,包括最神秘的喋血秘技伏魔三拳在内,小子也不会再去奢望。”

姬无量不咸不淡的道,对于这不到三十,却看上去像个老头的家伙,他着实有些不太感冒。

这个世界有着这样的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将对方当做仇人,总之,就是看不对眼。

这姬天尘因为修炼看上去像老人,可是,其心性还是年轻人的心性呀!认死道理,好斗。姬无量在心中如此认为。

听说此话,姬天尘也是不介意姬无量的语气,笑着点了点头,只要能够不让伏魔三拳落入外人手中,他即便是名声差点,也无所谓了,反正这恶人,总是得有人来做不是。

不然的话,谁都会以为他血屠军的顶尖功法,随随便便就能让人给弄走,那也实在是太儿戏了点。

这话还是有点激烈的,虽然这姬无量怎么都算不上姬家寨血屠军的核心人物,可是当年他的父亲姬霸先那可是姬家寨血土军的核心人物呀!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姬无量怎么都不能够算是外人吧。

脚步轻轻朝前踏看一步,一股异常磅礴的碧玉天地元气,猛的自姬天尘体内暴涌而出,这一刻,白发飘散,红袍猎猎作响,声势极端的骇人。

纯正的天地元气犹如渔网一般,将半空尽数笼罩,姬天尘那原本平淡无奇的双眼之中,也是迸发出刺人精芒,目光直视姬无量,声音之中噙着许些令人震慑的雄浑之音:“准备好了?”

姬无量脚步轻腿两步,体内天地元气流转的速度陡然加快,而其面色也是逐渐凝重,旋即右手”

引,道:“出手吧!”

听说此话,那姬天尘也是一声大笑,大声叫好,笑声在磅礴天地元气的渲染下,犹如闷雷般的在半空响彻,而其脚掌却是朝前一踏,身形瞬间消失!

这是武者的世界,武者世界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便是战斗!所以,在这一片人世间最珍贵的最垃圾的东西莫过于一样东西,那就是和平,和平就是没有矛盾,就是没有战争,这就是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尤其是在战争时期。

那些所谓的和平,见鬼去吧!在姬无量,姬天尘这些猛人眼中,实力,战斗力才是关键。

有了这些东西,你才能够获得你想要的东西。

尽管——

姬无量常常都会想。

这是一个不需要考虑房子车子票子的世界,多么美好的世界,多么单纯的世界。

尽管有太多的危险!

在寻常的血屠军侍从的眼中,那姬天尘就犹如诡异消失了一般,但以姬无量等人的眼力,却是能够隐约看见一道红影正带着刺耳的破风声,骤然而至。眼眸微微一眯,姬无量脚掌之上迅速涌上银芒,旋即身体一颤!

“砰!”碧玉的拳头,诡异浮现,旋即重重的轰击在姬无量胸膛之上,旋即便是带起一道低沉声响,直接穿过姬无量胸膛。”

“残影?山河飘渺?嘿,想必这便是武藏阁的最强身法了吧?果然有些门道。”

一拳无果,姬天尘脸色却是未有丝毫变化,一声冷笑,震碎残影,双掌之上杀招萦绕,而在这等杀招萦绕间,其手掌居然都是逐渐变得大了几分,远远看去,就犹如_昝蒲扇般。

在姬天尘左右几十米外,姬无量的身形也是闪掠而出,低头看了一眼略微有些焦黑的衣衫,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凝重,这姬天尘不愧是血屠军的三执事,这等实力,当真是惊人。_但经过先前的那一击,姬无量却是能够隐约探知这姬天尘的速度,似乎并比不上费天,但攻击的强悍程度,却是比费天强了不止一筹,这种程度的攻击,只要姬无量被击中一下,便是得立刻失去战-斗力。身形刚刚浮现,姬无量心头却是闪过一抹警戒,脚步闪电般的朝左横跨一步。“噗!

身形刚动,无泪英雄法印,便是陡然自姬无量腹部衣衫处搽飞而过,其上法印蕴含的炽热天地元气,令得姬无量皮肤略微有些泛疼。“无泪英雄法印!”

无泪英雄法印,哈哈,求票票,求打赏。

险险的避开这无泪英雄法印,还不待姬无量速退,一道冷喝便是陡然想起,旋即便是见到那无泪英雄法印居然诡异的延长了半戬,手腕一拐,便是斜拍在姬无量腰部之上。

“嘭!”

低沉声音响起,姬无量的身形在周围众多惊哗声中,倒飞而出,然后脚掌一踏虚空,身体凌空翻滚,然后单臆着地,猛的抬头,嘴角隐隐有着一丝殷红血迹,姬天尘那诡异的武技,令得他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几十米之外,姬天尘的身形也是显露而出,那对碧玉大手握了握,望向姬无量,淡淡的道:“拳法的最高境界,乃是心怀宇宙苍生,前锤百炼,留下无限正气在这个广袤的人间,无泪英雄法印,血屠军的高阶武技之一,英雄无泪,可是这无泪英雄法印一出,便是铁胆英雄,也是会大声哭泣。”

这无泪英雄法印,便是无尽落日山脉附近的姬家寨的绝学之一,也是姬天尘掌握的最好决志之一。

“姬家寨归来,天下无山寨,西城紫都,人文,生态,旅游,充满贵气灵气的山寨。不愧是血屠军的三执事,这般手段,在下佩服…”姬无量抹去嘴角的那抹血迹,体内意气拳髓急速涌动,将那侵入体内的一股狂暴炽热暗劲直接以最蛮横的方式吞噬而去,然后盯着姬天尘,大笑道:“再来!”

望着并未因此而倒下的姬无量,姬天尘也是一愣,旋即眉头一皱,这纯阳绵手不仅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攻击中白带一分狂暴的正气暗劲,能够侵入人体内大肆破坏,即便人反映得快不受伤,但与这股暗劲纠缠,也是会令得对方分不少的心神,但眼下看来,为何这姬无量居然没半点事?

这小子能够在姬家寨有着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名声,果然也并非是浪得虚名啊,不过,也只是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老家伙我可是老一辈前二十的高手,难道会比不上你这个小家伙…”

心中掠过这道念头,姬天尘脸色也是逐渐的变得严肃,那对无泪英雄法印的泪光也是越来越明亮,而与此同时,一股宛如正气般的天地元气,却是缓缓的自其双脚处涌现。

“越是平常的东西,有些人却越是觉得珍贵,这只怕也就是那些天演贵胃们的悲哀。对于武藏阁的最强身法,老夫早就想见识一番,也想看看究竟是我血屠军的这无泪英雄法印和天罡碎石步厉害,还是他们的最强身法“一叶山河动”更胜一筹!

姬天尘嘿嘿一笑,泛着正气的右脚,猛然一跺地面!

“嘭!”

一道闷声响起,姬天尘落脚之处的那块坚硬青石,居然是直接生生爆裂而开,而其身形,也是嗤的一声,诡异消失原地!

在姬天尘消失的那一霎,姬无量脸庞之上的凝重之色也是越来越浓,瞬间后,浑身汗毛猛的倒竖,近乎是条件反射般,最强身法直接被施展到极致,一道残影浮现,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做我真国,有一个美人叫做我真美,有一个庙叫做我真庙,有一个英雄叫做我真英雄,有一个和尚叫做我真和尚,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一句话,有一把剑,叫做我真贱。

“爆!”

“爆!剑胆琴心,人格伟大,人心如刀,如铁,如光,我只要爆!”

无泪人影带着低沉的气爆之声,犹如一俩人形坦克般,狠狠的撞击在那道战影上,后者直接瞬间崩裂。

一撞而空,碧玉无泪人影利马生生稳住身形,旋即其面前直接爆发开一道气爆,在地面上震裂开一道裂缝,然而还不待这道气爆声传出,碧玉人影又是狠狠一跺地面,身体如火箭般的拔升天际,一瞬间便走出现在姬无量面前!“好快的速度!”

望着那在眼中一闪便逝的红影,姬无量脸色也是一变,姬天尘所施展的武技虽然不如最强身法那般灵活多变,但冲击力与破坏力却是极端恐怖“

手中拳头杀招瞬间浮现,姬无量手臂之上青筋跳动,心头一声冷喝:“八极拳,八极杀!”

一出手,便是八极拳攻击力最强的拓式,没有丝毫的保留,因为姬无量非常清楚的知道,与一名九星巅峰强者强者相战,局面是何等的险峻。

而姬无量的这八极拳自然不是他在地球之上的那种普通货色,而是真正强大的武功技法,姬无量对拳法领悟到了目前的极限才创造出来的一招。

加上上一世,这一招八极杀姬无量酝酿了整整九年,领悟了三个月,是姬无量最强大的攻击功法之一。

“八极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