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傲立苍穹

第二十章 倒打一耙,必遭报应(求收)

收藏书签 字体:16+-

“心幻!”

二字被风羽轻喝出来,正在前冲的几人身体还在前冲,可是脑海中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曾经美好的,痛苦的,敢做的,不敢做的等等一幅幅画面在几人的脑海中闪过,前冲的速度正在一点点缓慢,最后三人静立在了原地。

此刻三人的脸上开心,猥琐,大怒的表情来回的变化,显然在经历着曾经的一幕幕。

风羽站在原地,微微闭目,调息体内的即将要耗竭的真气。右手探出,召唤拜将台回到自己的体内。

现在的风羽如那油灯枯尽般,就算三人都不能行动,风羽那难以对他们造成伤害。万一一击不死,这几人便能从幻境中走出来,到时候风羽才是最危险的时刻!

感知散开,风羽发现了小鱼儿正在后院的一处房间安静的躺在那里,稍微安心后,风羽便直接盘膝而坐。

半盏茶后,三人脑海中的场景渐渐消失,终于回到现实。

猛的摇摇头,三人大骇,互相看了一眼,这才看向正在调息的风羽。

“这小子邪乎的很,公子你在原地别动,我去看看,说不定此时他到了油灯枯竭的地步了!”

穆鸿飞点点头,示意这个六阶武士前去查看。

可能风羽给几人种下了阴影,所以这个六阶武士也失去了自信,蹑手蹑脚,神情专注的走向风羽。

突然间,风羽睁开双眼,如鹰隼般的目光看的这个六阶武士暮然一惊。

“心神幻之剥夺!”

风羽嘴角扯动,声音极轻,以至于六阶武士根本就没听出他说的是什么。

可是接下来这个六阶武士却惊惧的喊道:“我怎么看不见了!”

“什么?”穆鸿飞在后面失声叫道。

可是接下来,他的遭遇如那六阶武士一样,虽双眼圆睁,但却看不见一切。

“啊,我的眼睛,你对我做了什么!”穆鸿飞悲吼着蹲下了身子,捂着眼睛像是失去了一切。

“什么人什么报应,你父亲重创我父,你抓我妹妹。我现在结果了你,在去大黎王都,找王上要一个说法,现在,你先走吧!”

说完后,风羽食指在点,伴随着风羽的喝道:“神灭!”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波纹向着前方扩散而去,无形无影。

此刻,正在挣扎的穆鸿飞与剩下的护卫都在波纹掠过的时候安静下来。

每个人的眼里都是呆滞,迷茫,嘴角挂着傻傻的笑容。

神灭,顾名思义。精神熄灭。

穆鸿飞等人的境地,就算是一个皇级武者在此也绝对救不活,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思想,宛如一个行尸走肉,痴痴傻傻!

风羽没来得及去结束穆鸿飞的生命,转身向着后院奔去。当走到一个房间时,风羽一脚把房门踹开,看到了安静躺在**的小鱼儿。

巨大的撞击声,把小鱼儿从睡梦中惊醒,睁开朦胧的双眼,小鱼儿看到前方一人正在向着自己走来。

惊恐之下,小鱼儿翻身,躲在床头的一角,哭泣着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风羽心疼之余轻轻的呼喊道:“鱼儿,是我啊,风羽哥哥!”

“啊!”

小鱼儿擦了一下朦胧的双眼,仔细一看,果然是风羽,委屈的泪水如泄洪的大坝一般,顺着脸颊成线一样流淌下来。

风羽走过去,抱起小鱼儿,柔声道:“跟哥回家!”

小鱼儿哭的梨花带雨,泣不成声,根本就无法回答风羽,只是紧紧的抱着他,就怕这是一场梦境,万一自己醒来,风羽便不再自己的眼前。

走出穆家的豪宅,风羽与秦胖子会和后,并没有言语豪宅里的惊险战斗,抱着小鱼儿翻身上马,一抽马尾,宝马疾驰而去。

秦胖子站在原地突然干吼一声道:“风羽,你个王八蛋,重色轻友,老子怎么走?”

而风羽早已奔出去老远,对胖子的话置若未闻。

——————

风府,一片沉寂,风羽抱着小鱼儿进了风府,便直接向着母亲的居所走去。小鱼儿依然的在抽泣,泣不成声。

当走到母亲院落的时候,风羽就听到了蒋素凝那一声声咆哮,眼光一丝愤恨闪过,风羽便进了母亲的房间。

此时的夏熙然掩面哭泣,根本就不曾说话,对面站着蒋素凝与二哥风云。

不理睬两人,风羽抱着小鱼儿走向母亲,拍拍母亲的肩膀轻声道:“娘亲,小鱼儿回来了,放心吧!”

此时站在一边的风云眼底闪过一些讶异,随即就是一丝丝紧张。

夏熙然抬头看向小鱼儿,眼中的担忧少了一分,抱着小鱼儿痛哭起来。母女两人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鱼儿,吓死娘了,你是怎么回事?”

痛哭之中的小鱼儿从进房间到现在一直没有发现还有外人,只是一个劲的哭,此时在夏熙然的怀里得到了短暂的安定,她才抬起头看向房间,当目光落到风云身上的时候,小鱼儿大大的眼睛瞪得溜圆。

“你..你..”

风云干咳一声,道:“娘,我先走了,去想想救父亲的对策!”

蒋素凝点点头道:“去吧!”随后便转身看向小鱼儿,严厉呵斥道:“一个下人,见了不喊少爷,什么你,你的,反了天了!”

风云没说话转身就要走,小鱼儿不理蒋素凝的呵斥,对着风羽叫道:“风羽哥,就是他把我叫出去的,说你在外面出事了,我才火急火燎的跑出去,没想到被穆鸿飞给抓住了!”

此时风云已经走到了门口,突然感到身体一紧,只觉得一双狠辣的目光盯住了自己。这还是其次,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何他这一刹觉得一股冷风吹过,从头凉到脚。

“站住!”

风羽冷喝一声,风云便站在了原地。

夏熙然惊讶的问道:“小鱼儿你说的是真的?你可别乱说话!”

“千真万确,我平时都不出府的,就是他让胡伯找的我,然后他告诉我风羽哥出事了,所以我才跑出去的。”

小鱼儿嘴里的胡伯正是风府的管家,世世代代在为风府服务的一个老实巴交的老者。

“小鱼儿,你胡说什么,你个卑贱的下人,敢侮辱风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蒋素凝欺身上前,扬手就打。不过却被夏熙然用身体护住了她。

“夏熙然,你纵容一个下人?”蒋素凝始终没有把手落下去,毕竟夏熙然还是风羿的四夫人。

这时的风羽才开口,道:“二哥是真的吗?”

风云一狠心,转过身来,而且还做了一个大气凛然的样子,道:“是我怎么了?一个下人而已,既然穆鸿飞喜欢,何不结交一下?”

“哈哈哈!结交?穆柏泽害了我们的父亲,你竟然说去结交?而且拿我妹妹去结交?”风羽突然感到这个家比以前更为陌生。一幅幅嘴脸看的他眼花缭乱。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父亲害了我们的父亲,这也怨不得我,也许就是穆鸿飞喜欢小鱼儿你不愿意,这才让他心怀憎恨,才报复父亲,如果是这样的话,害父亲的不是我,是你!”

大气凛然的风云此刻一转语气,把这个大盆子给风羽扣到了头上,表情由刚才的紧张变成现在的质问。

倒打一耙,搅乱是非,这些一直都是母子两人最愿意干的事情。

果不其然..

蒋素凝冷笑一声道:“怪不得穆柏泽会对付老爷,原来是你为了一个下人,风羽你该当何罪?”

母子两人齐上阵,质问风羽,让风羽的脸色越来越冷,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也越来越浓。

“住嘴,蒋素凝,你平常欺负与我也就罢了,到了现在还倒打一耙,你真的如那蛇蝎之心肠吗?”夏熙然看着儿子被扣了那么大一定帽子,顿时埋没在内心最深处的火气被点燃,站起来质问道蒋素凝。

“你算什么东西,你儿子是废物,你同样是废物,在家里除了吃喝什么也帮不上忙,还间接的让老爷出事,我这就去告诉大姐!”

“滚!”

看着母子两人的嘴脸,风羽感到悲哀的同时,便大喝一声,全屋子一下静了下来。

沉寂片刻,风云眯着眼睛踏出一步,道:“连个武士都算不上的废物,竟敢让我母亲滚?今天当哥哥的就教育教育你什么是尊敬长辈!”

话落,风云挥拳直上,不给风羽一点喘息的机会,速度,力道堪称最巅峰的状态,向着风羽的胸口处砸落过去。

只要这一下落实,以风云对于风羽的了解,这个不是武士的四弟就算不死,也必会对于武学止步于此。

就像老三,风离!

风离就是因为被长刀断了经脉,真气不能贯通自然,所以才止步于武士。风云这一拳也能让风羽永远不能成为一个武者!

可是,自认为极快的速度,自认为这至刚猛的一拳,却被无情的卡在了半空。刚刚还在自得自己是武士的风云一下愣在原地,看着一动未动却两根手指夹住自己手腕的风羽。

“你...”风云瞪大了眼睛,蒋素凝也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

“你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蒋素凝惊讶的问着自己,问着风羽。

“哼!我说滚!”

风羽夹着风云手腕的双指一用力,风云便被甩出门口,向着院落栽倒下去。

“风羽你竟敢对付你的哥哥,真是反了!”

蒋素凝在一边大呼小叫奔向了坐地不起的风云。

“你,,三阶武士,不可能,不可能!”

风云并没有受伤,只是心理的打击却让他两眼失神般的喃喃自语。

“武士?”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