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最强法宝

第二十五章 破烂收购计划2

收藏书签 字体:16+-

听到张三年还想继续购买,墨白凝来了兴趣,好奇的问道。

“哦,张先生想买什么?不是我自夸,凡是古玩,如果我们这里买不到你称心如意的,那别的地方怕是也满足不了你。”

斟酌了一下,张三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贵重的古玩,我就是想买一些破损的,不怎么值钱的古董。”

最后张三年更是强调了一下。

“越破越不值钱越好!”

墨白凝一愣,有些诧异张三年奇怪的想法。

“当然有,不过这些东西并没有摆在这里,而是放在仓库了。”

张三年的要求,确实挺让墨白凝奇怪的,不过顾客是上帝,加上她更看重张三年身后的林婉儿,所以对张三年这个奇怪的要求,依然是热情的招待。

墨白凝将两人带到仓库,然后让张三年自己尽情的挑选。

这间仓库很大,不过里面却有点杂乱,因为里面摆放的都是一些破损严重的古玩。

张三年相信,福源古玩店肯定还有其他的仓库,保存着其他贵重的古董。

墨白凝指着偌大的仓库,介绍道:“这里面的古董都是残破品,其价值已经大打折扣,可以这么说吧,这里面的东西如果是完整的话,其价值就会增加上百倍,上千倍,甚至上万倍。”

张三年观察着里面残破的古玩,大部分都是瓷器,而且都残破不堪,基本上损失都在百分之五十以上,有的甚至只剩下一个碗底儿,瓶底儿。

此外还有很多木雕、石雕,漆器雕刻、陶器,也都是破损的严重,基本上失去了收藏的价值。

除此之外,张三年他们还发现了一小部分破碎,破损的宝石饰品,多是一些玉器,翡翠,鸡血,田黄等材质的小件物品。

即便是普通人都清楚,这类宝石饰品一但破损严重,也几乎没有了收藏价值。

不过在普通人眼里,如同垃圾一样随处乱放的破损古董,此刻在张三年看来,简直就是一座金山。

因为激动,张三年甚至都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脸上堆满了类似中彩票后的惊喜表情。

墨白凝一直注意着张三你的表情,虽然不清楚张三年为什么如此高兴,但她还是尽职尽责的介绍道。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从各地搜集到的,当然,为此也付出了一定的价值。其实你来我们福源古玩店算是来对了。”

林婉儿纳闷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墨白凝笑着解释道:“因为别的古玩店,并不会花精力去收集这些几乎失去价值的古玩,更不要说为此付钱了。我想整个华夏,除了官方考古需要外,也只有我们福源拍卖行会做这些傻事。”

张三年朝着墨白凝伸出大拇指,真心称赞的说道。

“墨小姐说笑了,我想你们才是真正热爱古董,热爱历史的人。”

“这些东西看上去没多少价值,可却也是我们民族,国家的历史积淀,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听完你的话,我真心佩服你们,你们比那些唯利是图的古董商强太多了。”

墨白凝感激的笑了笑,但话锋一转,自嘲道:“张先生不要给我们戴高帽了,我们也没有这么伟大。我们也是要挣钱的,所以待会你要是看重什么,我也会收取合理的价格的。”

“这是当然!”张三年不以为意道。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有意见,福源拍卖行保存下这么多破损的古玩,可谓是帮了他大忙了。为此他就算多付一些钱,也是心甘情愿的。

三人在仓库了逛了一大圈,墨白凝问道:“怎么样?你们可选中了想要买的东西?”

张三年点了点头,先是指着一个有脸盆大小的青花瓷瓶的瓶底,这个瓷瓶只剩下一个白色瓶底了,几乎看不到一点青花的花纹。

不过张三年之所以看上它,首先就是因为它的大小,拥有这么大的瓶底,想来它之前的瓶身很大。

他对青花瓷不了解,想当然的认为,青花瓷越大应该越值钱。

除此之外,他刚才也翻看过,那瓶底的落款写着宣德,这要是明朝宣德官窑的青花瓷,即便是张三年这个不懂行的人也明白,肯定值不少钱。

看到张三年上来就选个瓷罐底子,即便只是个不值钱的罐底,似乎是出于职业习惯,墨白凝称赞道。

“张先生好眼力啊,这款青花瓷罐的落款,乃是明朝宣德年间的官窑,据我估计很有可能是宫廷使用的器物。而且从这罐底的尺寸也不难想象,这青花瓷罐怕是小不了。”

“只是可惜啊,如此稀世珍宝,如今只剩下一个底子,如果能够保存百分之五十以上,价值都能翻上几百倍。”

张三年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是个瓷罐底子啊,我还以为是个瓶底子呢。不过听墨小姐的意思,这个瓷罐要是完好无损,肯定价值连城了。”

这才是张三年最关心的问题,他可不想费了半天劲修复的古董,最后却值不了几个钱。

墨白凝无限风情的递给了张三年一个白眼,对于张三年这个古董小白,她还真是无话可说。

这样的古董小白居然都敢来逛古玩市场,要不是碰到她,又有林婉儿陪着,还不被人骗的血本无归。

就连一旁的林婉儿都看不下去了,然后小声的说道。

“三年,你真是一点也不懂啊。如果真如墨小姐说的,这是宣德官窑,还是皇宫里流出来的,那么就真的是稀世珍宝了。”

“我记得前两年我跟爷爷去参加一个拍卖会,其中就有一个青花瓷罐,也是宣德年间的,最后成交价高达一亿多。”

张三年目瞪口呆的说道:“靠,这么值钱吗?”

他都明显感觉到心跳加快了。毕竟眼前的罐底,一旦被他修复完成,真的价值过亿也不是不可能,他不激动才怪。

“当然,如果我猜测的没错,价格只高不低,所以我才会如此惋惜的,如果是完整的,肯定能当作镇店之宝。”墨白凝肯定的说道。

张三年当即拍板说道:“好,就先买下它!墨小姐开个价吧。”

墨白凝却好心的提醒道:“张先生,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我要提醒你,我说的价值连城只是指它没有损坏前。现在这个罐底根本不值钱,也就有点研究价值。”

嘿,它现在值钱,少爷我还真不买呢。这没准可是条大鱼,他自然不会放过。

“当然,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意思吗?”

墨白凝点了点头,报价道:“既如此,你就随便给个一万吧!”

点没被墨白凝的话噎死,张三年纳闷的说道:“墨小姐,你不是说它不值钱吗?”

墨白凝好笑的说道:“确实不值钱,你不觉得,跟它本来可能价值几亿元相比,这一万块算得了什么?”

“另外,我们当初收购的价格也支付了几千块,加上这么长时间的保存费,我给出的真是友情价!”

虽然觉得一万块有点贵,可是跟可能存在的巨大价值相比,这点钱确实不算什么。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那些花费几百万赌石的都不怕,眼前的几率更大,甚至稳赚不赔的买卖,他怕个什么劲。

“好,一万就一万,我再选几件,到时候一块付钱。”

说着,张三年将这个罐底搬到了一边。

接着张三年又挑选了起来,虽然他很想将这里面的东西都买完,可他清楚,即便这些都是破烂,可他卡里那点钱显然不够。

更何况,刚才的事情告诉他,破烂只是相对于墨白凝跟林婉儿这样的人说的,对于他张三年这样的小老百姓,那些破烂依然很贵。

又逛了一圈,张三年手里多了一块,只有拇指大小的翡翠,那翡翠像是从一块正方体上切下来的一角。

如果不是墨白凝告诉他那是一枚印章的一部分,他根本就看不出来。

他之所以会选,是因为墨白凝告诉他,这印章所使用的翡翠料子极佳。

如此好的翡翠料子,张三年猜测,这印章怕也是出自名家之手,甚至是名人用过的。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除此之外,他手里还拿着一副已经快被烧没了的古画,古画只剩下极小一部分画布,内容基本上是看不到了。

据墨白凝介绍,这古画的碳十四检测表明,这画已经有快两千年的历史了,应该属于东晋时代的古画。

这么悠久的历史,即便不是名人的画,也有着不菲的价值。

本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张三年同样买了下来。

不过这两件看似更加不值钱的破烂,张三年反倒又为此付出了五万块。

现在张三年终于明白了,这破烂一词,还真是不能随便用。

张三年卡了最多只有十万块,一会儿的功夫就花出去六万多块,剩下的一点钱他也没准备省了,又买了几块碎裂严重的玉器、翡翠。

这些东西只要修复好,完全是稳赚不赔,他毕竟不能把宝完全压在前三样东西上。

东西都买完了,张三年就一心想着回家赶紧修复这些古董,这样急切的心情,怕是不比那些彩票中了几亿大奖的人,想要去领奖的心情还要来的心急。

福源古玩店外,张三年对着墨白凝感激道:“墨小姐,真是太感谢你今天的招待了,有机会我还会光顾的。”

墨白凝却开玩笑道:“真要是如此,我可就有的忙了,张先生,你如果回回都来买这些破损的古董,小女子可要恢复势利的本色了,不能一直陪着你们了。”

林婉儿捂嘴笑道:“墨小姐果然是真性情,你放心,说不定下次我们会有大生意要跟你谈呢。”

说着,张三年与林婉儿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墨白凝笑了笑,只以为这是林婉儿在开玩笑。不过她终究是没忍住好奇,不好意思的问道。

“张先生,希望你能满足一下小女子的好奇心,我想知道,你买这些破损的古董,你准备怎么用呢?”

张三年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卖关子道:“这是个秘密,不过相信墨小姐不久后会知道的。”

在墨白凝不解的目光下,张三年与林婉儿快速的消失在了街口。

两人现在可都是急着回去“挖掘”巨大的宝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