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踏界

第九章 殇离别

收藏书签 字体:16+-

“莫离神引仪式完毕,无天赋,无念力!下一个!”

这话仿佛是一柄巨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了莫离的心上。让莫离如轮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莫离在走上祭坛的时候曾告诉自己,哪怕是只有念力一级,自己也会通过努力争取在十六岁的时候达到十级。可是现在的结果却是没有念力、没有天赋,这从根本上就断绝了莫离的希望!

此时莫离的脸色苍白的好似尸体一样,没有一丝的血色。嘴唇也因为过于激动被牙齿咬破了,冒出一滴滴鲜红的血珠。苍白与血红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

“不可能!你们一定搞错了!要不就是这个破石头坏掉了!”莫离突然疯狂的喊喊叫起来。

是的!现在的莫离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心里充满的只有仇恨、愤怒!他恨老天为什么连一个机会都不给自己,他恨自己无能!注定要当一名普通人!

看到莫离疯狂的样子,乌兰不禁微微皱起眉头。但是乌兰能理解眼前这个孩子的感受,乌兰正想上前安慰安慰莫离,没想到族长却抢先跑到莫离身边,抬手重重的给了莫离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打得非常的重,打得莫离鼻口窜血。鲜血顺着莫离的下巴流下,瞬间就打湿了整个前襟。

“你敢和乌兰大人这样说话?赶快下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族长说完又卑躬屈膝的对着乌兰院长施了一礼,然后拎着莫离走下了祭坛。

走下祭坛,族长把莫离重重的丢在了地上,然后狠狠的对着莫离吼道:“你一个废物居然敢那样和乌兰大人说话?你想死的话也去死远点,别再这里给我们丢人现眼!”

此时的莫离象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呆呆的坐在地上。那双充满灵气的双眼也没有了一丝的光彩。小雯蹲下身来想要替莫离擦掉脸上的血迹,可是却被族长拦住了。“别去理会那个废物!你以后就是乌兰院长的亲传弟子了,怎么能和这样的废物在一起!”

是啊!现在的小雯已经是整个神引殿的焦点了,而莫离的存在也只不过是一个最佳的陪衬,所有来参加神引仪式的人都会记住,这次神引仪式出现了一位先天九级的绝世的奇才,同时也会想起还出现一位无天赋、无念力的废物。正是这样的废物,才能衬托出先天九级的不凡,所有人都会把今天的事情当成茶余饭后的趣谈传遍整个大陆。

族长以及所有的孩子都围在小雯的身边,而莫离好似已经被人给遗忘了。所有人都忘记了,当初在没有金币住店的时候是谁挺身而出!又是谁用自己单薄的身体勤苦的干了一个月,给大家凑够了足够的金币!如果今天测试念力九级的是莫离的话,那可能又是另一幅景象吧,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现实的!

所有的人都已经参加完测试了,所以大家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乌斯城了。毕竟这么多人,每天的花费是不少的,所以族长决定马上出发反回莫家村。

临走之前,乌兰院长又来见过族长一次,并且告诉族长两个月后就是乌斯学院新生入学的时间,让族长早做准备。最后还特意留下两个乌斯学院的导师护送小雯回莫家村。毕竟小雯是先天九级的奇才,而且这件事已经人人皆知了。乌兰也怕小雯在路上有什么闪失,所以嘱咐两个导师一定要保护好小雯的安全。

小雯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族长在操什么心了,族长一切都听从乌兰院长的安排。而莫小虎因为达到先天三级,并且当初已经答应了支持莫小虎去学院学习。所以族长决定给莫小虎挑选一家魂学院。可是当族长知道了去学院每年所需的费用后,脸色变得相当难看。最后左挑右选终于给莫小虎找了一家收费相对较低的学院。

做完了这一切,所有人就坐着乌斯学院派来的大车离开了乌斯城,而这一切都和莫离没有丝毫的关系,莫离自从在神引仪式之后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而所有的人也当做莫离不存在一样,偶尔小雯想要过来和莫离说说话,却都被族长拦住了。

在回去的路上,乌斯学院派来保护小雯的两位导师都非常随和,不时的和孩子们说笑着,而且在小雯的央求之下还教给了这些孩子一些粗浅的念力修炼方法,这让那些没有机会进入学院学习的孩子兴奋不已。

方法很简单,就是准备一小块石头,然后运用念力让石头漂浮在空中。一般念力一级的人能让大约一斤重的石头漂浮在空中,而要是能控制两斤的石头就说明念力已经达到了二级了。这些孩子得到这个方法后都玩得不亦乐乎,人人都在怀里抱着一块石头,不停的实验着。

这些天的旅途是愉快、轻松的,唯一的例外就是莫离。莫离每天除了睡觉就是没有焦距的看着远方的天空。旅途上欢乐的气氛对莫离来说就是一种煎熬,莫离现在只想马上回到莫家村,回到家里扑进妈妈的怀里痛哭一场。因为只有妈妈的怀里才会让莫离感觉到温暖和安心。

一行人在第十五天的清晨终于回到了莫家村,刚进村口就有很多人围了上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族长在快到莫家村的时候就派遣了一位伯伯先行赶回莫家村,把这次的好消息先一步通知了村里人。还因为有乌斯学院的两位导师同行,所以先让村里做好安排和准备,毕竟是大人物,可千万不能怠慢了人家。

莫离在人群里没有发现妈妈的身影,看着被村里人高高抬起的小雯和莫小虎,莫离黯然的向自己家走去

终于回家了,莫离无力的靠在门上慢慢的蹲在了地上,呜呜的哭泣起来。家是莫离的避风港湾,在这里莫离终于放下了这十几天的伪装,也只有在这里莫离才能放开心扉展释放出自己内心最脆弱一面。

哭泣了一会莫离觉才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妈妈一直没有出现。莫离顾不上擦掉脸上的泪痕,站起身来向妈妈的房间跑去。进到房间后莫离呆住了,因为莫离发现屋子里面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这说明屋子里面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而且莫离十分清楚自己的妈妈是一个非常喜爱干净的人,就是以前生病的时候也会坚持每天打扫一遍的。

妈妈去哪里了?莫离的心理有些慌张,不知道妈妈会去哪里。就在莫离焦急万分不知所措的时候,莫离的舅舅莫言推门走了进来。

“昨天就听说你们今天到家,刚才去村口没找到你。问他们,他们说你回家了,我就到这里来找你了。”舅舅进门就对着莫离说道。

“妈妈呢?我妈妈去那里了?”莫离焦急的问着舅舅,莫离现在只关心妈妈的消息。

听到这话莫言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沉默了好久才沉痛对莫离说道:“你妈妈在你去乌斯城的第二天就……就死了!”

“不可能!你骗我的!我走的时候亲眼看到妈妈的病已经好了!妈妈还给我做了一顿晚饭!你骗我的……”莫离状似疯狂的对着舅舅吼着。

舅舅看到莫离现在的样子,眼里闪出一丝晶莹,毕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从小没见过父亲,现在又失去了母亲。以后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在世界上,任谁看了都会心酸落泪的。

“你妈妈在你走的时候已经病得很严重了,你看见她病好的事情医师说是回光返照的表现。不光你看见了,村里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在你走的那天,你妈妈穿戴一新、满面红光的到村里走了一圈。把所有欠人家的钱都还清了。然后……然后就……”莫言说到这里也呜咽的说不下去了。

“哇!”的一声莫离喷出一口鲜血,然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在神引仪式上成为废人的事实已经让莫离脆弱的心灵破碎不堪了,而妈妈的故去无异于雪上加霜。莫离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的万丈深渊。失落、绝望、悲痛一下子涌了上来,在这双重的打击下莫离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