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邪皇

第三章 残酷矿洞

收藏书签 字体:16+-

火莲圣母这个修炼者大族,占据了雾灵山脉一个极好的据点,好几个山头发现了火属性的灵石矿脉,正是借这些丰富的灵石资源,百年来迅速发展为雾灵山脉第一修炼大族,现在更是号称雾灵山脉以南,火莲圣母第一!

像梅如月、厉天狼他们这样的矿洞,不过是灵石开采空后,遗留下来的空洞。

但是由于原来是地火灵石矿脉所在地,所以即便是矿洞深处的石头,也带有一些灵气,加上坚硬异常,那是非常适合作为地母神塔的材料。

梅如月和钟远山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进矿洞十来天,就发现极有可能蕴藏比地火灵石还高上一个品质等级的火髓的地火原石。

前几天一些矿工奴隶深入洞窟底部勘探矿脉时,被阴暗地坑中飞出的几只腐食大蝙蝠攻击,有好几个当场被咬死,毒发身亡,沦为了腐食大蝙蝠的食物。

一般的矿工奴隶哪里是这些几乎相当于一阶凶兽实力的腐食大蝙蝠的对手,侥幸逃生归来的矿工,顿时屁滚尿流地跑到梅如月这里汇报,说矿洞深处有凶恶之极的蝙蝠怪物出现。

这个消息一散播出去,顿时在梅如月这个大矿洞的奴隶矿工群中引起莫名的慌乱,本来就饿着肚皮超负荷工作,现在既是工作场所又是居住之地的矿洞出现凶兽出没,奴隶们哪里还能安定,使得这几天梅如月这个大矿洞开采的火纹石材大幅度减少,被火莲监工好一顿恶骂,提供的食物变得更加稀少。

火莲监工可没有心思去上报高层,要上面特意派人来清剿几只小蝙蝠,火莲族现在面临青木族的逼压正是人手紧缺的当头,监工自然是要梅如月他们自行解决了。

反正火莲监工握着矿工奴隶的生存根本的食物供应,矿洞周围有界灵士守卫不怕奴隶们造反翻天,他们根本不管奴隶矿工对付腐食蝙蝠会怎么的伤亡惨重,他们只需要压榨再压榨奴隶的体力出石头就可以了,没石材就没食物,不用担心奴隶们不去解决几只小蝙蝠。

事实上,几个监工自己也不过修为很低的灵力修士,他们在奴隶矿工中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上位者,但在整个火莲圣母寨城中却也不过是最底层的小人物而已,以前火莲族大肆开采地火灵石,他们就是和现在奴隶们一样的劳工。

他们以前挖采地火灵石的时候,早就见识过了这些专门生存在地底深处地坑缝隙、以地底虫兽灵草和灵气为生的腐食蝙蝠的厉害,他们自己哪里会以身犯险,去猎杀驱赶腐食蝙蝠呢。

梅如月、钟远山他们正是试探过了那些监工的反应,知道他们在里面折腾一些小动作也不会惊动火莲监工们。

只要操作得当,避开人多嘴杂的奴隶矿工,十几个灵力修为在一到四层之间的奴隶管事和洞主合作,再加上厉天狼这个具有奇特体质的强悍少年,还是很有可能从腐食蝙蝠的剧毒爪牙中夺得那那块地火原石的。

事实上,除了每十天天有火莲监工进洞巡视擦看一遍外,矿工奴隶在洞窟中的开采工作基本不受外来干扰,而梅如月和钟远山他们基本上可以把持整个大洞窟的奴隶情况。

听着梅如月他们殷勤耐心的解释,病体初愈的厉天狼也不由慢慢的心热起来。

厉天狼以前在风魔族部落时,也曾经跟随风灵儿等族人到邻近的城市去交换买卖兽皮财物,那时风灵儿用一百张上好的兽皮换一块下品灵石时,他还觉得心痛不舍,觉得亏大了。

但看到风灵儿和雪儿他们得到一些灵石后,修炼速度变得更快,实力快速增强后,他也就明白这种地母灵石的好处和价值了。

他也试过,即便他学着吸收灵石里面的能量,体内也衍生不出地母界域中的所谓的本源灵力来。而且,被他碰过的灵石,还灵力大大丧失,也不知道流失到哪里去了。

这种现象,自然是被风灵儿她们归结为他奇特体质上面去了,后来是有了灵石,她们也万万不会给好奇和不甘的厉天狼把玩的。

“要不,现在我们再去探探洞底那地坑缝隙腐食蝙蝠群的情况,如果差不多可以的话,我们干脆今晚就动手,省得又其他冒冒失失的奴隶闯进去,泄露里面的情况!”厉天狼提议。

他虽然修炼不出灵力,但那火髓乃是地肺之火慢慢冷却形成的精华,蕴含的灵气远非下品灵石可以相比,那可是极品灵石,留着找机会给风灵儿和雪儿修炼用也是可以的。

厉天狼说完,能够感觉到梅如月钟远山他们立刻被自己提议调动的兴奋和激动情绪,他把目光移到梅如月纤细腰肢间悬挂的一把微微有水光气息波动的长剑上,心中又是微微一动,想起了之前手握灵剑那种奇妙的感觉。

“就是缺少一把趁手的武器,我可是没有灵力修为的,此去恐怕十分危险啊~~~~~”他看着梅如月腰间的长剑,故意沉吟地慢慢说道。

“你~~~~”梅如月的精明,哪里会看不出这个看起来年轻冷漠沉默寡言实际上狡诈如狼王一般的少年心思,她玉脸浮现一层怒色,但随即马上叹了一声,“哎,天狼你没有灵力基础,用这把残次灵剑防身还是不错的!”

十分不舍地解下还没有怎么捂热的灵剑,梅如月一脸惋惜地把长剑递给了眼中精芒大盛的厉天狼。

“那些火莲弟子不愿进来剿灭腐食蝙蝠,还是我以火纹石开采的借口,从他们手中磨来的灵剑,我这还没有用过呢,倒是便宜了你这狼崽子!”梅如月语气中还是透露一些内心的不满的。

不过厉天狼是无所谓的了,他被梅如月带回来,不过是风灵儿以多关照阴鬼族族人的条件才达成的,而并不是梅如月这位阴鬼族族长大发慈悲良心发现主动施以援手的。并且他被带进这大矿洞以来,也没有收到什么照顾和医疗,甚至可能昏死的日子里基本没有怎么被喂吃食物,以致一清醒感觉自己饥饿异常,身体十分虚弱。

他天性淡漠,除了对朋友很在意外,对外人一般都是十分冷漠生硬的。

没有利益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出手,火髓灵石虽然属于稀罕之物,但他不是灵力修炼者又用不着,眼前这梅如月的灵剑无疑就是他要拿到手的东西。

“好剑啊,比我以前用的尖矛和钝刀好使多了!这火莲圣母族不愧是强势大族,随便一件削铁如泥的灵剑都可以送人!”

厉天狼手指轻轻抚摸过长剑光滑而冰凉的表面,灵剑在他手中发出一层水濛濛的豪光,一种仿佛熟悉的感觉从剑身上轻轻地散逸出来,他的感叹引来了梅如月的白眼,和钟远山等管事的羡慕。

这把灵剑,应该是某位炼制技术还相当生疏的界灵士的作品,只能算是残次品,但剑身里面用特殊阵法封存的水灵力还是挺充沛的。

灵力达到了九层,就是和一般修炼者又天差地别的界灵士级别了,界灵士炼制的铠甲武器称作灵器;像烈如煌、姬轻雾他们这种玄霸级别的更强者炼制的东西,却是另一个称呼,修炼者们称为“霸器”,远非灵器所能相比;而领主、人王、地尊等等更强存在炼制的强大器物,则被称作是“法宝”和“圣器”等。

火莲圣母族的强大也是由此可见,像厉天狼以前所在的风魔族部落,整个部落拥有的也就一把残次品灵器,属于风灵儿这个族长的专属武器,风魔族用了一千张上等兽皮从一个界灵士手中换来的。

而在这火莲族中,这样差次的灵器,也就那些火莲族外事弟子在使用,更高级别的火莲族人和核心弟子,基本人人手中有一样或者几样杀伤力惊人的灵器,甚至是霸器、法宝等。

“好啦,我们矿洞近千人中唯一的一把灵剑都给你了,等下可看你的了,得不到那地火火髓你可是还给我的!哦,我刚才还忘了说了,那地坑缝隙除了有五六百之多的腐食大蝙蝠,好像还有一只火红色的蝙蝠王!”梅如月语气有些酸溜溜的,忍不住打击一下看起来开始不太顺眼的厉天狼。

她心里在想:姑奶奶救了你小命,你这冷面狼还动我这好不容易磨来的灵剑的心思,你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一时间,梅如月似乎忘了她之前之所以要下厉天狼,不过是和风灵儿达成某种交易默契来的了。否则,她当初可是宁愿把厉天狼丢在外面,被火莲弟子们抛尸野外的。

“有天狼兄加入,那火髓灵石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了!哈哈,只要我们修炼到灵力六层以上,马上就可以脱离这该死的奴隶劳工身份,成为火莲族待遇好了不知多少的外事弟子!”

钟远山、莫太极精神一振显得十分高兴,他们倒是没有看不起厉天狼的心思,反倒觉得这个少年虽然冷漠精明,但极明白这利益来往的潜规则,有了利益捆绑,不怕厉天狼不出大力。

火莲族在将奴隶们赶进各大矿洞时,那名艳丽又冰冷的秋红叶主母就说过,奴隶中凡是灵力修为六层以上的,只要以后忠于火莲圣母族,都可以脱离奴隶身份,成为火莲族的一员。

有几名灵力修为六层左右的奴隶大喜下立即表示忠心归附,当时就被那火莲族十二主母之一秋红叶提拔为外事弟子,分派在几个矿洞充当火莲监工,让无数奴隶眼红嫉妒得很。

一想到脱离奴隶身份和那足够提升他们一些修为的火髓晶石,当下梅如月和钟远山他们心中一片火热,再按耐不住了,一行人由梅如月带领,悄悄地又钻进了幽深黑暗的矿洞深处,朝那腐食蝙蝠栖息的洞底巢穴赶去。

矿洞内部黑漆漆,弯曲而幽深,每隔二十米左右才有一盏陷进岩壁高处的灵宝灯,那是以前的火莲弟子挖矿后遗留下来的。

矿洞分支岔道也多,到处是随便垒围点平整石头当做睡觉地方的矿工奴隶,低语声、病痛声、哭泣声和恶骂声从黑暗各处传来,其中还有一些女奴隶那惹人遐想的软滑呻吟声,和粗重的男人的喘息。

地母界域是个女人比较强势的世界,这主要是在修炼上女性的速度普遍比男的要快上不少,据说这跟大地守护神地火圣母有关系,这种情况导致的结果,就是人类密集的地方,最高权力拥有者往往是某个修为高深的主母,像火莲族甚至有十二个主母构成绝对的权力中枢!

看起来女性是占优势了,但那只针对修炼者而言,世俗凡人之中女的依然处于弱势。比如火莲族的数百洞窟中几万个女的,深陷矿洞这种难以见天日的阴森之地,一般都免不了沦为男奴隶宣泄欲望的对象。

毕竟她们的体质决定了她们不能像强壮的男奴隶一样,承受得住超负荷的开采搬运工作,在矿洞这种阴暗幽深的罪孽滋生的绝地,唯有强颜欢笑,讨好、依附男的,才能避免自己的食物被抢夺,勉强生存下去!

洞窟各角落,借着微弱的光亮,也不时能看到一些强壮的奴隶,殴打、欺凌一些软弱窝囊的或者是女人,白天繁重的劳作体力所剩不多,但强壮的奴隶们还是以此为娱乐消遣。

怪不得有人说,卑微的地方罪恶以卑微的方式衍生,越是卑贱可悲的地方,卑贱者越是以欺凌更弱者为乐,心理更为扭曲变态!

不过,对于这些惨叫,这些哭泣这些绝望,梅如月、钟远山他们一律选择故意不知,只是冷漠地悄然经过。

抬头望了一眼岩壁高处一盏仿佛不会熄灭的灵宝灯,清亮的灯光映照的附近的石壁一片冷色,厉天狼暗地里摇了摇头,对梅如月他们这些矿洞主和管事不免有些失望,即使他知道这种情况根本无法避免和镇压。

这种悲惨的矿工奴隶生涯,人人自顾不暇,自保都难,谁又顾得去同情和帮助别人?

转身而去,一脸淡漠装作视为不见,只能如此!

通道中石块胡乱堆放,还有不少已经裁切好的火纹石凌乱地摆在洞窟中,奴隶们的饥饿难耐的咳嗽叹息声不时搅乱黑暗中的寂静。

地形很复杂,高低不平,巨大的石块和尖锐的石柱随处可见,迷惑影响视线,总体是缓缓下降的地势。

要不是有梅如月和钟远山他们带路,厉天狼还真担心会迷失在九曲八弯岔洞很多的矿洞深处。

不久梅如月他们将厉天狼带到矿洞黑暗深处,厉天狼能看到这里的空间比外面宽大得多,一阵阵闷热的火气和泥土碎石气息,从前面潮浪一般波波冲荡而来,让人感觉呼吸都很不畅快。

一条微微隆起的淡红色的巨大火纹石矿地带,像深邃黑暗中低伏的大火龙,鲜明地出现在厉天狼的眼前,巨龙脊背一般的它从凌乱一片的奴隶矿工开场蜿蜒滑降下去,直到最后延伸沉没在百米外一道地火气焰不时直冲而起的凹陷大地坑!

这深深凹陷的巨大地坑,犹如一个深藏在地底深处的大峡谷,两三百米深的地坑底部,烈焰火焰和狼烟一般的黑雾肆虐张扬,入目赤红熏炙一片,让人触目惊心!

这里显然已经被火莲族挖到了地火岩浆喷发的地带,那些赤艳艳的地火宛如具有灵性的活物一般,蕴含的毁灭高温,连界灵士,甚至玄霸、领主级别的强者也不敢去挑衅以身炼火!

在乱糟糟一片的大型开采场中,厉天狼一眼扫去,不由讶异地咦了一声,他看到这等深夜奴隶们大多沉沉入睡的寂静时分,竟然还有奴隶矿工在挥汗如雨、奋力挖采。

“怎么有这么积极和勤奋的奴隶?”他心中感觉很是奇怪。

不过,在他看清楚那大约有二十多个的勤奋矿工基本上是女性时,其中夹杂三四个低眉顺眼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欺凌惯了年轻男子后,他又一下子相通了。

在和牢笼一样的矿洞里面,弱者要生存,总是会在困境中爆发出惊人的智慧和动力的,那些大都是十六到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女子,正当青春水灵的诱人年纪,一进入罪恶矿洞这种黑暗地狱,很自然就容易遭到强壮男奴隶的欺凌和摧残,如果不团结起来,很难生存下去。

此时,那些女奴隶虽然衣衫破烂,露出大片雪白中又带有不少污迹的肌肤,有的更是半截圆润白嫩的胸部或者臀部都暴露了出来,春光大泄了,但却毫不为意地挥动锄镐,开采火纹石,锄镐和坚硬无比的火纹石剧烈碰撞下,反弹之力震得她们虎口鲜血直流,染红了工具和手臂。

她们充满另一种妩媚的脸上,有一种坚毅、执着和让人羡慕的欢悦!

这些开采工具显然是火莲族特殊炼制过了,还是能打穿挖洞坚硬的火纹石的。

在她们专注而欢悦的脸容上,厉天狼似乎感觉一种只有在风魔族部落自由快乐日子才有的动人东西,他的心中微微地动了一动。

“这些女子,由于都年轻漂亮,白天根本不敢出来在大开采场露面,怕被强壮男奴隶欺凌。她们利用晚上奴隶们都深深睡去的时候,才一起溜出藏身洞眼,抓紧时间挖采火纹石,换取食物!”梅如月看到厉天狼比较关注那群漂亮女奴隶,眼眸中异光闪了闪,在旁边给他简单解释了下。

以厉天狼的能力,在这充满暴力黑暗、绝望和悲惨、无视人性仁善的奴隶矿洞之中,如果他对那些水灵的女奴隶感兴趣,去强行霸占那是容易的事情。

梅如月感觉厉天狼这个少年,一清醒过来后,浑身便散发一种生人莫近的危险气息,暗地里已经把他列为极难对付的人物之中。作为这个奴隶矿工上千的大矿洞的奴隶矿洞主,她不可能让有人威胁她目前看起来已经待遇非常不错的矿洞之主的位置。

前面她就感觉厉天狼这看起来十分年轻的风魔族人浑身是刺,虽然貌似沉默冷淡,但那修长精赤充满野性爆发力量的身体下面,却似乎藏着一种让人无形感到忌畏的恐怖意志,一旦咆哮,将是危险疯狂无比的!

这个少年,表面上沉默寡言,善良无害一般,但实际上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厉天狼,天生就像一条凄厉啸傲的天狼,桀骜不驯,任性冷漠,又充满浓烈的霸道戾气!

连界灵士都敢反逆击杀的人,梅如月不得不在潜意识里将他列为对手,对深深忌惮。只是表面,她阴鬼族女性特殊的阴柔气质,和爽朗友好的笑容谈吐,遮盖了一切,甚至在厉天狼索要灵剑时,也没有表现出来。

这样的对手,就怕不知道他有弱点,只有有弱点,梅如月这个曾经统管数千族人的阴鬼族族长,就有办法将对手瓦解。

现在,她看到厉天狼关注那群她也觉得长得十分出众漂亮的女奴隶,以为他好女色,心中不由是窃窃心喜:嘿,毕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精力充沛,哪有男人真正能抗拒美色诱惑的!

“如果天狼看上了她们,姐姐可以为你安排,也许她们依附你,将是她们最大的幸运!”远远地望着那些气质和容貌都非常不错的女奴隶,梅如月故作语气平淡地说,但语气中又带有某种强烈的引诱。

“哦不,我只是觉得她们生存艰难,有些怜悯而已。我们还是去解决腐食蝙蝠吧,不过她们在这里,确实眼多嘴杂!”厉天狼连忙拒绝,他自认为这种自身难保的处境,还有什么能力负担一大群美貌姑娘的生活!

他心中同时也划过一些疑惑:自己被梅如月处理一件无关物品一样,扔在洞中不理不问任由我自生自灭,而当自己一清醒后,这个梅如月对自己的态度又是极其热情友好,这里面有些问题啊!

“也许她是看中了自己的能力,能帮她保住这大矿洞的洞主之位吧!”

厉天狼的眼光不着痕迹地在钟远山等十几个灵力修为一到五层不等的矿洞管事掠过,他自然很清楚,这些矿洞管事表面上虽然很听从梅如月的指挥,但说他们暗地里没有觊觎矿洞洞主的位置是不可能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