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官场潜规

第24章 规范管理(6)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规范管理(6)

龚仲刚刚一进办公室,洪继宗副局长就生气地责问道:“你是怎么搞的?那个招标方案里尽是差错!” 果然不错,接到洪副局长的电话后,龚仲就估计问题出在这里。他立即认错道:“对不起,洪局长,请您谅解!是我工作不仔细。我马上检查,请您退回给我!”

原来,这个招标方案是诸葛伟他们从网络上下载下来的格式文件。他们根据这个材料框架,修改了一些关键性的因素,如时间、地点、项目、价格等,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将我们自己的要求、条件、说明等加了进去。但在操作过程中,由于材料多,内容多,有些地方改了,有些地方却没有改过来,就是联系电话都少了一个数字,被洪继宗副局长发现了。

见到龚仲立即认错,没有找任何借口推脱自己,洪继宗副局长的态度也慢慢好了起来。“小龚啊,工作要认真点,不能马虎大意。这是对外的文件,出现差错会影响单位的形象。以后一定认真点,要吸取教训,绝对不能再犯了。”洪继宗副局长语重心长地说道。

“知道了,洪局,这次是我不对,我报给您前没有仔细检查,其中有些差错没有发现。洪局,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请您放心,我会吸取教训的。请您把这个文件退回给我,我晚上加班仔细检查一下,明天早上上班之前给你,保证再不会有差错了。”最后在离开时,龚仲保证道。

在洪继宗副局长办公里,龚仲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这个请示出台的经过,将所有责任都自己承担了。其实,这个材料是诸葛伟科长草拟的,只是根据董昕的管理思路,以龚仲的名义上报的。严格来说,这个材料完全与龚仲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上报前,龚仲也提醒了诸葛伟,还请示了董昕副主任。

由于已经到了下班时间,龚仲回到办公室后,立即给老婆打一个电话,说是晚上要加班,不要等他回来吃饭了。然后就立即进入自动化办公系统,开始仔细检查洪继宗副局长退回来的招标方案。龚仲的性格就是这样,心中不能有任何事。刚刚被洪继宗副局长批评了,如果不把这个方案检查完,他是没有心思下班回家吃饭的。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认真检查,龚仲共发现了十多处错误,不但有错别字、掉字等现象,还有最关键的投标时间,接受投标的地点,领取标书的房间号错误,这些最具体的东西,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的。但诸葛伟从网上下载后,这些关键的地方都没有改掉。就这样,龚仲一直搞到晚上九点多才搞完,然后再按规定的流程,从自动化办公系统上提交给了洪继宗副局长审批。

第二天上午,龚仲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办公自动化系统,看那呈批件审批得怎么样了。他进入办公自动化系统一看,发现洪继宗副局长已审批完毕,并指示立即按方案启动招标工作。显然,洪继宗副局长是早上提前上班,将方案审批完毕的。龚仲立即将情况告诉了诸葛伟科长:“那个车辆维修定点厂招标方案,洪局已审批完了。他指示我们立即按照上报的方案,启动招标工作。”

龚仲将洪继宗副局长的批示精神转告给诸葛伟后,就没有再关注这项工作。因这些工作都是他的工作,按方案规定的程序,里面没有办公室的工作。过了二天,龚仲在董昕副主任办公室汇报工作。突然,董昕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董昕接过电话,龚仲听到里面传来洪继宗副局长的声音:“董主任,车辆维修定点厂招标工作,具体走到哪一步了?”

“老板,请您放心,我们正在抓紧进行!”董昕副主任说话的语气非常亲切,态度非常恭敬,表情就象电视剧宋江招安后见皇帝时的那副奴才相。非正常程序办理正常工作,必然产生非正常结果。董昕副主任不敢报告真实情况,对洪继宗副局长说得模棱两可。

放下电话后,董昕的气势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完全是另外一幅面孔,比川剧中的那些大师的变脸还要炉火纯青,从低三下四的奴才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领导。他立即将车辆管理科长诸葛伟叫了进来,问道:“刚刚洪局打来电话,问我那招标方案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诸葛伟科长回答道:“没有看到局领导是怎么批示的。”董昕立即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了龚仲。龚仲见到如此,立即解释道:“我不是二天前就告诉你了吗?洪副局长已审批了,并要求我们立即按上报的方案正式启动招标工作。”

“二天前你是告诉我局领导已批示了,并要求我们立即按上报的方案正式启动招标工作。但我没有看到正式批复文件,不知道局领导具体是怎么批的,我不敢擅自行动。”诸葛伟说道。

“龚主任,你不知道这次招标工作时间紧,洪局非常关心吗?你怎么不将局领导的批示转交给诸葛伟?你作为办公室主任,难道这起码的规矩都不知道?今后由你统一办理的文件,局领导批示后涉及哪个的就转发给哪个。不然会影响工作的,龚主任。”董昕副主任听了诸葛伟的解释后,立即开始指责起龚仲来。

“董主任,请示、报告类文件可以转发,但内部呈批件却没有办法转发,这是自动化办公系统上设定的;局领导的具体批示,只有拟稿人、审批人和公文管理员可以看到,这也是自动办公系统设定的。那个呈批件我是晚上加班改好的,洪局是第二天早上提前上班审批的。我原封不动的将洪局的指示口头转告给了诸葛伟科长,并告诉他按上报的方案立即启动招标工作。诸葛伟科长当时也没有说要看局领导的指示嘛。再说,如果你想看局领导的具体指示,可以找我或公文管理员。”龚仲解释道。

龚仲明的是解释情况,实质上是在申诉。首先,车辆维修定点厂招标工作是车辆管理科诸葛伟科长负责,这项工作应该是他为主进行。但现在因为董昕的工作思路问题,方案的上报工作由龚仲负责,才造成了这种被动局面,这是根本原因所在。其次,诸葛伟科长想看局领导的具体批示,应该主动找龚仲或公文管理员要,而不是坐等生意上门。龚仲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知道他诸葛伟想要什么东西?

“我认为我的工作都是按程序做的,我没有任何问题。现在这项工作没有按时启动,不是我们车辆管理科的责任。”诸葛伟不同意龚仲的意见,向董昕副主任申诉道。但他也没有明确指责龚仲,只是强调自己是按程序做的,自己没有任何问题。龚仲没有再申诉什么,事情明显摆在那里,谁对谁错明明白白,根本不需要自己再说什么了。

董昕副主任思考了一下,说道:“现在没有追究哪个的责任,你们就不要争执了。现在的问题是要立即行动起来,根据洪局的指示正式启动招标工作。龚主任,你立即将洪局批示的呈批件打印出来交给诸葛伟科长,作为他们正式启动招标工作的依据。以后局领导的具体指示,你要及时转发给有关人员;不能转发的,就打印出来交给对方。”董昕副主任表面没有批评哪个,但从他的说话中还是指责龚仲有不到位的地方。

不管是哪个单位哪个部门,每个干部职工,都有自己的工作职责。在职责范围内的事,他们都应当按单位的规定积极主动努力完成。如果因为特殊情况,可由别人帮忙完成,但这毕竟只能是特例。江南局五百多位干部职工,都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在自动化办公系统上草拟文件,然后由本人所在单位负责人审批上报或发布。这是自动化办公系统设置好的,也是正常的工作程序。

但在机关后勤保障中心,董昕副主任却以保障公文质量为由,以手上的权力强迫龚仲承担了全中心三十多位干部职工的发文工作。这不仅剥夺了全中心三十多位干部职工在局自动化办公系统中办理公文的权力,影响了机关后勤保障中心正常的工作,更增加了龚仲个人的工作量,还对龚仲个人带来了负面影响。这次车辆招标方案的呈批件,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

因此,我们的领导干部,在凭借手中的权力开展工作时,一定要能听得见不同的意见,一定要按规定的程序开展工作,一定要按正常的程序开展工作。如果出于某种目的,违反常规强迫下属做一些不符合常规的工作,这不仅会影响单位正常的工作,也会对相对人造成较大的伤害。

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利用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力,对上一幅奴才相,低三下四;对下却趾高气扬,高高在上。他们听不见不同的意见,容不得不同的意见。凡不符合自己意愿的,或与自己对着来的,不管对错,不管原则规定,一律凭借手上的权力进行打压。

老百姓说的“在机关里,没有对错,只有成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党的民主政策是好的,但在执行的过程中却走了样。“家长制”作风,是几千年封建思想的余毒,也是国人的劣根。在权力失去监督的情况下,那些手中紧握大权的领导们,他们大搞“一言堂”,完全忘记了民主集中制原则的真正含义,断章取义,只知道集中,忘记了民主,个人说了算。

有高高在上的领导,就有低三下四的部属;有低三下四的部属,就有高高在上的领导。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也符合辩证法的原理。因此,我们不能单方面责怪那些逢迎拍马之辈,因为有喜欢他们这样的领导。同理,我们也不要单独责怪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因我们有这样低三下四的奴才,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某些利益,愿意去充当这样的奴才,将那些领导捧得高高在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