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绝代商娇

23 哪怕失败一千次 下

收藏书签 字体:16+-

潘朗接过篮球在地上拍了几下,柔软的发丝垂落下来,被路灯映得近乎金黄,嘴角轻勾,露出笑意和雪白整齐的牙齿,偏头问道:“在哪里投,三分线还是罚球线。”

缇娜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嗫嚅道:“罚球线就行。”

潘朗点点头,在介于罚球线和三分线之间的地方原地起跳,双手持球举过头顶投出,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篮球在众人的注目下,划过一道弧度优美的曲线,到了篮筐上空,唰地落下准确无误穿过球框。

众人被他娴熟漂亮的球技惊呆,潘朗却在篮球投出的瞬间,加速跑到篮下,雪白的身影疾行如风,接住落地又弹起的篮球,转身运球再到罚球线,利落地又是一下,唰地又是一声,空心入篮。

那群玩篮球的少年也和缇娜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潘朗表演,矫健有力的身体充满了爆发力,随着投篮的动作快速地移动,看的人眼花缭乱,目眩神迷,在哪里接球便在哪里的罚球线外原地起跳,180度没有死角,篮球唰唰地落入篮球框内。

缇娜不可思议地捂住嘴,潘朗已经停止下来,说道:“该你了,接球。”

篮球划过精准的弧线,传给缇娜,潘朗弯下腰,双手扶住膝盖,亮晶晶的汗顺着英俊的脸庞滴落下来,他胸口微微起伏,漂亮的眼睛里却闪动着耀眼的神采,缇娜心头一窒,问道:“你怎么,你怎么?”

潘朗看向她,璀璨的眸子中有说不出的神采,慢慢地说道:“难道缇娜告诉你,我投篮不行,你才想到要赌这个,可是我早就苦苦练习过了,是专门准备让她吃惊的。”

他抬头望天,若是她化成天上繁星中的一颗,想必刚才已经看到了。

她的确很吃惊。

缇娜以手捧心,安慰它那受惊的小节奏。

缇娜苦着脸,却不能就此服输,不顾她自己的脸面,也得顾全她曾经效力的H大女篮校队的脸面,她熟练地运球到正对篮筐的罚球线下,看到旁边抱着胳膊观战的一群少年,满脸的同情,十进十啊,把NBA的大仙们请来,也不一定随时有这个水准的。

不管她赌的是什么,只怕都是没指望了。

缇娜站在罚球线上,轻轻地拍了几下篮球,转手将篮球持在手中,随即鼻观眼,眼观心,凝神静气,郑重地举起那个篮球,向远处的篮筐投掷出去。

扬手一道光滑的弧线,缇娜松了口气,随即看到篮球在离篮筐有些距离的地方没了力道,软塌塌地落了下来。

缇娜一捂眼,三不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群少年惨不忍睹地捂住眼睛,缇娜心中哀嚎一声,只能硬撑着走过去,捡回篮球。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校园里叱咤风云的女篮赛场上,却忘了那已经是N多年前的事情,而且她现在已经不是缇娜,从身高到臂长是大大的缩水。

缇娜苦苦脸,静下心,不敢要求像潘朗那样各个都是空心刷篮那样帅气,只求稳妥的打板入篮,她试着找回很久以前投篮的感觉,碰地一声,篮球击在篮板上长方框上,弹进篮筐。

缇娜定定神,按照刚才的状态开始投球。

十个球很快投完,十进四,潘朗看着她,墨黑的眸子不带情绪,平静地说道:“你输了。”

他提起地上的小牛仔包,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修长,他径直向篮球场外走去。

“还没有”,缇娜跑过去,一下拉住他的胳膊,说道:“我还没输,我是说赌投篮,没有说每个人有几次机会。我刚才只是在练球。”

说出这么无赖的话,她自己也觉得相当无颜,可是她决不能就这么放走他,她失去了属于缇娜的一切也无所谓,但是她要留住潘朗,留住这么多年一直相依为命的潘朗。不能相认也无所谓,只要能天天看着他,确定他能拥有一个灿烂成功的未来。

潘朗愣了一下,俊逸的眉眼似乎流露出一丝无奈和困扰,缇娜轻轻拉住他的胳膊,晃了晃,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他,不断恳求道:“给我几次机会,就再给我几次机会。”

——————————————————

在一边观战的那群少年,一开始抱着玩笑的态度观看,渐渐地面色却都严肃起来。

橙黄的路灯下,街上早已没有了行人,篮球场中仍然不断传来啪啪啪地球声,那个一身华贵礼服蹬着高跟鞋的女子,不间断地投篮着,说不准投了几百次篮球。

最后她已经无力跑来跑去捡球,于是脱下了高跟鞋,赤着脚在球场上跑去捡球,那群少年心中一软,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将她拦住,问她愿不愿意换上球鞋,只是她看着那一双双船一样大的篮球鞋,还是摇摇头笑着拒绝了。

缇娜双臂举起,勉力再投出一球,两只胳膊酸的抬不起来,十进八,莫非这已是她的极限吗,关键是她越来越没有力气,投出一个十进八后,数据节节下降,似乎又回到了最初。

她无暇去观看潘朗的表情,只知道他还笔直地站在那里就够了。

她担心一旦她回头去看潘朗,他便会要求她停止比赛。

她继续投出一个球,却是身子向前一抢,跪倒在地上。

汗不断从身上涌出来,似乎在洗桑拿,缇娜想用双手撑住地面站起来,发现两只胳膊已经软得像面条,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那些少年看着她跪倒在那里的单薄身影,暗自握了握拳头,靠,那个男的也太不是东西,女孩子都这么努力,就算让着她,哄哄她又怎么了?万一一会儿,急哭了怎么办?

他们看向潘朗的目光已经充满不善,那名俊逸出尘的白衣少年,却站在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是否受到同样的冲击。

他安静地看了一眼那跪倒在篮球场的女子,心中充满一些涩味,提着牛仔包连声招呼也不打,转身要走出篮球场。

那群少年却看不过眼去,一个少年跑向潘朗,挡在他面前,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横声说道:“你是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个男人,人家女孩子都那样子了,你让一让又能怎么样。”

其他的少年也跑了过来,拦在他面前,七嘴八舌地说道:“她是喜欢你吗,这么好的女孩子多么难得,你怎么不安慰安慰她。”

潘朗一怔,英俊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窘迫。

他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她只是想要帮助他,不是吗,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惨烈。

她和他两个只是陌生人,不是吗,何必将自己留在身边,多一份拖累。

少一个人在身边不是多一份轻松自由,她到底在坚持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群少年看见潘朗沉默不语,却更加义愤填膺,最先说话的少年,心情极为不爽,咬咬牙,一拳向潘朗脸上挥去。

潘朗向后一撤步闪开他的攻击,神情却变得狠厉起来,那群少年呼啦一下将他包围住。

潘朗咬咬牙,捏紧牛仔包,做好应付群殴的准备。

“够了,谢谢你们。”缇娜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不是她不想起来,而是确实已经虚脱无力,她费力地转回头,晶莹如玉的脸上满是拼搏过的汗迹,骄傲自信的眼神不曾有一丝泪意,她大声向人群聚集的地方喊着:“谢谢你们,但是我从来不用这种方式留人,让他走。”

众人一震,他们以为她跪在那里哭泣,想不到强韧如此,还能够露出如此璀璨的笑颜。

他们挑挑眉,狠狠地瞪着潘朗,却是渐渐散开。

潘朗顿了一下,毫不停留地继续向前走。

缇娜的脸上满是不服输的坚持,继续叫道:“潘朗你走吧,但是我要你记住,这个赌约还算数,不就是投篮吗,我会好好练习的。我会再把你找到,和你比赛,就算我失败了一千次,第一千零一次我也一定赢你。”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