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绝代商娇

22 哪怕失败一千次 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傅斯年轻轻转动着方向盘,车子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歆恬在副驾驶位渐渐沉入了梦乡。

傅斯年眼光柔和起来,现在的歆恬只有睡着后才像从前的样子,卷翘的长睫毛蝴蝶一样安静地停在洁白如雪的小脸上,嘴唇红润,嘴角边带着甜蜜沉静的笑意,像个幸福可爱的公主,而不是醒来后的样子,不管她的表面多么平静谦和,都掩饰不住骨子里住着一个骄傲勇敢的女王。

歆恬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梦见了什么,眉头也蹙了起来。

傅斯年的眼前浮现出一道画面,歆恬扬起娇美的小脸,趴在他的肩上,说:“傅大哥,看我给你做了什么?”

想起以前的歆恬,傅斯年脸色有些苍白,随即看见她安然无恙的躺在那里,心情平静下来。歆恬似乎有些不安,傅斯年轻轻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光滑的脸庞,拍拍她的身上。

缇娜却突然惊醒,猛地睁开眼睛,看见傅斯年凝视着她的温柔目光,犹豫着问道:“斯年,我说梦话了吗?”

傅斯年一愣,轻轻摇头,缇娜松了一口气,坐正身子,略带歉意地说道:“抱歉,确实有些累。”

傅斯年略微有些失落,看着路前方问道:“怎么了?工作压力很大吗。”

“还好,只是有些繁琐,”由于她白天的时间都在外面联系客户,敲定供货价格,所以整理和计算的工作,她都放在了晚上,因此颇有些睡眠不足。

缇娜想想,突然想到地铁项目的事情,正色道:“斯年,你和丁总工很熟吗?”

傅斯年点点头,问道:“地铁项目招标已经结束,莫非你们还有新的想法。”

缇娜点点头,正要把他们的想法详细和骆群航介绍一遍,骆群航绝对是她能够联系上地铁那些负责人的桥梁,她需要他的帮助,便不能隐瞒。

她正说着,无意中向着窗前一看。

汽车行过十字路口,明亮暖黄色的路灯下,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干净清透的容颜,如山林中的清泉一般,在午夜的城市也有让人惊为天人的惊艳,他身子一闪,向着右面的路口拐去了。

潘朗,缇娜心中狂跳,葬礼第二天她去初次相遇的地方没有找到他,她发了好多封邮件他也没有回复,她给潘朗学校打电话,知道他并没有回去上课,她找了一些地方,也没有找到他,一直担心着,想不到他在这里出现了。

“停车,斯年,停车。”缇娜焦急地叫道,傅斯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车子哧的一声靠着路边猛地停下来。

缇娜向着他交待一声:“斯年,我有点急事,稍后我给你打电话解释,你先走吧。”

她握住手袋就冲下了傅斯年的汽车,向着右面的路口快步跑去。

城市的夜晚,陌生的街道对于单身女子来说充满危险,以往歆恬绝对不会乱跑,至少会爱娇地趴在他身上,“傅大哥,我害怕,我要去哪里,你都要陪我。”

他看着歆恬毫不犹豫地跑下去,皱皱眉头,眼神里泛起一丝涟漪。

——————————————————

缇娜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潘朗,虽然是惊鸿一瞥,但是她一定没有看错,她踩着高跟鞋,加快速度想要撵上去。

走着走着,前面那道白色的人影一闪就消失了,那是个三岔路口,缇娜赶快跑过去。刚到路口,一阵风声,缇娜一惊,来不及躲闪,一只精瘦结实的胳膊就勒住了她的脖子,头顶上有道清冷悦耳的声音喝问道:“你是谁,跟着我干什么。”

与此同时,那人却将缇娜放开了,潘朗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以为是深夜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流浪,被坏人盯上,才有此一举,见到是个年轻的女子,便放松了气力。

缇娜捂住脖子,那里被勒得发疼,咳嗽了几声,看着潘朗说道:“我是缇娜的朋友,已经找了你好几天了。”

潘朗看着她穿着参加宴会的小礼服裙,想来是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从哪里跟出来,琉璃似明澈的眼睛里有点动容,轻声说道:“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已过十八岁,不需要别人继续资助,也不需要别人继续过问我的生活。”

他转身就走,缇娜紧跟着亦步亦趋,说道:“你大学还没毕业,你得回去上课,否则以后你会后悔的。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会负责你读大学的费用。”

潘朗猛地站住,背脊挺得笔直,说道:“谢谢你,除了缇娜,我不准备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

这个混小子,有人捧着钱来找他,还这么高姿态,平时通信没觉得他这么难搞定,向来是她说什么,他都好好好的。

缇娜哽了一下,看着潘朗清秀的侧脸,说道:“这就是她留给你的钱,让我定期转交给你而已。”

潘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向前走,说道:“我不需要,你拿去给别人吧,这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还很多。”

缇娜心中也涌起怒气,说道:“不要也行,你必须回去上课。你不是不想拂逆缇娜的意思吗,她希望你读法律,你就把法律读完,当个律师再说。”

潘朗挑了挑眉,他记得这个女人,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上次他给她和骆群航拍照,这个女人就盯着他看。葬礼上,这个女人又冲上来阻止他和骆群航的纷争,原来她竟然是缇娜的朋友。

他转过身子,琉璃似的眸子,深刻的哀伤,险些打碎了缇娜的心,潘朗认真地看着她,认真地说:“我告诉你,我的愿望从来都不是当律师,我喜欢摄影,我想当一个摄影师。可是缇娜希望我做什么我都会做,现在她死了,我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知道,我不会再为任何人改变我的想法,除非缇娜能活过来。你明白吗?”

“除非缇娜能活过来,你明白吗?”橙黄的灯光投射在潘朗俊逸干净的脸孔上,缇娜一时有些眩惑,随即想到她活生生地站起他面前,只是他既认不出来,她也无法点破。

既然潘朗这么不喜欢学法律,她的确不应该逼迫他,她顿顿,柔声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呢。如果你喜欢学摄影,要不要报考个摄影类的学校。”

潘朗顿顿,想不到面前女子的态度会突然软化,他说道:“我不去上学了,我要找个地方打工,慢慢找机会学习。”

“是钱的原因吗,我可以帮你。”缇娜再一次提到了钱,潘朗点点头,却坚定地说道:“是钱的关系,但是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资助,除了缇娜,我谁的帮助也不需要。”

“那你打算去哪个城市?”缇娜关切地问。

“我留在这里。”潘朗抬头看天上的星空,数不清的星子在天空中闪耀,这座城市是离缇娜最近的地方。

“那你打算住在哪里?”缇娜私心里也希望潘朗留在身边,能够方便照看他,她照顾他这么久,已经说不清是谁更依赖谁。

潘朗略一低头,说道:“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地方住。”

有地方住,网吧还是街边的小旅馆,她看着他深更半夜还背着个小小的牛仔包在街头流浪,已经知道他实际并无合适的去处,她看看他,不容分辩地说道:“你去我那里住吧,我和缇娜一起租的地方。等你赚钱,可以算你的房租,不是让你白住的。”

潘朗神情一变,说道:“我不去。”

除了缇娜,他不想和其他人过于接近,尤其是女人。

缇娜面色一变,潘朗神情坚持,继续说道:“我不去,多谢你费心了。”

潘朗一次次的拒绝,终于让缇娜恼火,她一抬眼看到路边一座露天的灯光篮球场,一群年轻人在里面嬉笑的玩着投篮,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你不能一直拒绝我,看在我是缇娜多年好友的面子,你也该给我一次机会。我们赌球,投篮十次,谁进的球多,谁就赢,就听谁的。”

她穿着高高的高跟鞋,拉住潘朗的手,用力扯着他向篮球场跑去,这次她必胜,潘朗曾经写信告诉她,篮球投篮极差,被其他同学笑话的事情,而她则是大学篮球校队的主力。

潘朗看着她伸过来拉他的手,神情微微一动,听到她要赌投篮,俊逸的脸上却现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

“嗨,能借个篮球用用吗?”深更半夜,向来没有女性出没的篮球场,突然出现一个美女,一个身材惹火容貌绝色的绝世大美女,一个笑容甜甜穿着华丽暴露的小礼服的绝世大美女,一群打篮球的少年齐齐怔住失语,隔了一会儿,才拿起地上一个多余的篮球扔了过去。

扔篮球的少年,被缇娜的笑容催眠中,甩手一抛,球掷的有点高有点远,缇娜轻松一笑,后退几步,向上伸手将篮球抄在手中,在地上轻松地运了几下球,把篮球掷给站在不远处的潘朗,笑着说道:“十球定胜负,你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