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绝代商娇

21 不怕出丑你就叫

收藏书签 字体:16+-

冥冥中自有天注定,缇娜手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傅斯年等待不及打来的,手机若是早响一分钟,骆群航和缇娜两个人紧贴在帘幕中偷听的事情,就会被丁总工等人抓个现行。

缇娜松了一口气,接起电话,美丽温柔的侧颜听着傅斯年在电话里的声音,生动柔和起来,轻声回道:“斯年,恩,我遇到点事情,马上便过去找你。”

她挂下电话,抬头看着骆群航,说道:“骆总,我先走一步,有什么事明天到公司和你汇报。”

骆群航挑挑眉,英俊的脸上神情不悦,她和傅斯年说话的语气不是一般的熟稔亲昵。

他还有很多疑问,可她已经转身要走了,一曲既歇,音乐声再次响起,骆群航眼中划过一丝笑意,走过去,用力将缇娜挽在怀中,在她没反应过来时,带着她几个大步舞到了场中。

欢快活泼的西班牙响板由慢及快地逐渐响起,是铿锵有力的斗牛舞,热情奔放的节奏像一个红裙女郎姿态妖娆的甩动着长裙大摆舞动起来。

缇娜心中一惊,努力地追随着骆群航的脚步,若不是她曾经学过一段时间拉丁舞,此时此刻就要当场出丑,她瞪着骆群航,不满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炫丽的灯光洒落下来,歆恬俏丽清纯的容貌美得如梦如幻,一袭修身礼服勾勒出令人心动的轮廓,漂亮的眼睛却不悦地眯起,红艳的小嘴不自觉地嘟着。

骆群航心中一动,表面平静地说道:“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不如边跳边说。”

“我还有急事。”缇娜想到傅斯年正在等她,转身便要挣脱。

骆群航两只大手用力地扶住她的腰间,眯起眼睛轻笑着威胁道:“不怕出丑你就用力挣扎。”

西班牙斗牛舞有一定的难度,此刻场中只剩下他们两人,众人的目光追随着两人娴熟热情的舞步,欣赏的如痴如醉。缇娜看着骆群航眼中**裸的威胁,实在没勇气用力挣扎,让各位在场观众美梦破灭,欣赏一场闹剧,而她则担任闹剧中的女主角。

她皱着眉头,身子却跟着音乐舞动,一刻不停。

骆群航将缇娜向外面甩开,秀丽的身段如挥舞的蝴蝶,也像斗牛士手中飘扬的红巾,随着他的力道向外面转了一个大圈,虽然不是穿着长摆裙,小礼服后面的鱼尾设计轻轻飘摆,让人目眩神迷。

骆群航一用力,将缇娜拉回,她窈窕秀致的身段转动着步子,被揽回他的怀中,缇娜一仰脸,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骆群航被她如冰雪初融的笑容震动了一下,微微一怔。

接下来是两个原地踏步的动作,缇娜漂亮的眼中露出一抹狡猾,高高的高跟鞋微微偏离方向,对着骆群航的脚背踩了下去。

高跟鞋女士必备杀手锏,李小龙速成防狼招式高跟鞋跺脚背,经过缇娜使出来,骆群航疼得痛彻心扉,豆大的汗珠唰地滚落下来,眼神中都带出一丝狠意。

缇娜看着他,不带丝毫歉意,学着他的口气说:“不怕出丑你就叫。”

这么快就还回来了,骆群航忍住疼痛,双手用力一揽,两个人的身子紧贴了一下,摆了一个旖旎造型,他贴在缇娜耳边说:“这个话不是随便说的,容易引起男人误会。”

——————————————

傅斯年的目光追着灯光下舞动的歆恬,神情专注,如果说原来的歆恬是细雨中不胜娇羞的粉荷,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照顾垂怜,现在的歆恬就是晨光中兀自怒放的野蔷薇,某些时刻那种毫无遮掩的艳丽锋芒,让人沉沦迷醉。

他将歆恬和骆群航两人之间短暂的交锋收入眼底,轻轻地一笑,向着那里走去。

灯光亮起来,周围的人们为两人鼓掌,缇娜胸口微微起伏,抬眼看着骆群航,他虽然体力充沛,此刻也有些气喘,眼神灼热的看着她。她刚才踩住他脚,抬头一笑的刹那,蓦然间让他想起一个人,那个人已经被他藏在记忆深处,如今却不时被歆恬激起,前尘往事回到现实的世界中。

缇娜跳完和骆群航的这支舞后,全场轰动,接连有很多人来邀舞,有些是不便推却的人,譬如丁总工和那个曾明全,缇娜向着傅斯年歉意地笑笑,打起精神在舞场中旋动。

可怜她虽然和丁总工跳舞,却也不方便此刻提地铁工程的事,只能边跳边和丁总工说了几个关于跳舞的笑话,以期给他留个深刻而良好的印象便罢。

缇娜香汗淋漓地回到傅斯年身边,她并不想出风头跳来跳去地不停,但是有些人真的很难推,傅斯年看着她,递过来一个带着药气的手帕,说道:“擦擦汗。”

缇娜怔了一下,手帕貌似很私人的物品,傅斯年见她不接,自行拿起手帕轻轻按掉她额头上晶亮的小汗珠,说道:“怎么你还嫌我脏吗?这是新的。”

“当然不是。”傅斯年虽然是个男子,但是他干净清透的气质似乎只有他嫌弃别人的份。只是这种动作似乎过于亲昵,他抬头给她轻轻拭汗的动作让她脸色微红了一下,漂亮澄澈的眼珠中涌上少见的羞意。

“那就好,”傅斯年笑笑,温文的脸庞转向旁边向歆恬来邀舞的男士,客气地说道:“你好,我妹妹累了。”

缇娜松下一口气,再跳下去,她真的要腿抽筋了,她想起一晚上傅斯年似乎都是站在这里等她,并拒绝了几名来邀舞的女子,不禁问道:“斯年,你怎么不跳舞。”

傅斯年淡淡一愣,琥珀色的眼眸一丝窘意,说道:“我不会。”

缇娜微微一愣,睁大漂亮的眼睛,问道:“你不会跳舞,那你还来参加晚宴。”他们H市的晚宴差不多用餐后就开始跳舞,改成舞会想来也算恰当。

傅斯年深深地看着歆恬,并不解释,只是轻轻地说道:“你说的对,所以我下次再也不来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