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绝代商娇

15 悠然见南山

收藏书签 字体:16+-

傅先生的衣服随身且从容,重磅真丝的米灰色衬衫远处看不出端倪,近看是一种低调的奢华,不动声色的设计感,完全衬托出穿着者的细致沉稳。

这种衣服市面上很少见到,可能是高级定制,缇娜心中一动,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拉开路边一辆波光银的辉腾,停住脚步。

这款号称和奔腾S级同档次的豪华车,外形和帕萨特有些相似,尾灯设计又被国产捷达借鉴,远远看去经常被人错认,除非喜欢享受,贪图流畅的驾驶感觉和稳定的安全性,又极度低调的人一般不会想要选择它。

傅斯年扶住车门,笑着偏过头,说道:“刚才在车上见你魂不守舍,便停下来叫你,怎么样去哪里我送你过去。”随后却不等她回答,笑着继续说道:“自从你出院后,便没有给蓝阿姨打过电话,也没有去看她,她天天念叨着你呢。”

提到歆恬的母亲,缇娜略有些歉意,她的确很久没与她联络,在她心目中,歆恬妈妈不过是个略亲近些的阿姨。

傅斯年看着她迟疑神情,径自拨打了电话,柔声道:“蓝阿姨吗,我是斯年,在街上见到歆恬了,你跟她说话吧。”

缇娜愣了一下,只能接过他递来的手机,这个男人的操控技巧相当之好,不动声色地便引导别人向着他的方向走。她接过手机,电话那端传来歆恬妈妈一叠连声的问候责备,却让她心中涌出一股温暖,连连点头,最后说道:“抱歉,好的,我今天就过去看您。”

她将手机还给傅斯年,问道:“傅先生,我能去你家里探望吗,方不方便把地址写给我,我忘记了。”

傅斯年走过去拉开右面的车门,说道:“我本来也要回家,顺路载你。”

车子平稳的行驶,班得瑞的轻音乐缓缓流淌在车厢内,如同聆听一首轻柔纯净空灵浩淼的自然情诗,在车厢内的空间,缇娜敏锐地捕捉到一股宛若松麝的香气,又混有令人醒神的微苦,她侧颜看专注开车的傅斯年,莫非是他身上传过来的。

难道他是中医师,才会染上这种淡淡的药香。

傅斯年察觉到她观察的目光,嘴角向上微翘,问道:“看什么?”

缇娜掩饰住自己的好奇心,玩笑道:“我是在惊讶,醒来后听见妈妈提过两次傅先生,我以为是个老先生,想不到原来是个年轻先生。”

傅斯年轻轻一笑,眼神里似乎有点失落,让缇娜看不透端倪。

缇娜收回视线,一眼看到车内挂着一个平安符,用一道红丝线挂着垂下来,小小的菱角外面用五彩丝线纠结缠绕出菱形的图案。看起来是手工做的,虽然稚拙可爱,却和车内豪华精致的装饰格格不入。

傅斯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视线在那可爱的小东西上停留了一下,偏头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是过去一个朋友送的。”

简单一句话,缇娜轻笑一声,已经判断出,第一是女性朋友送的,绝少有男人会送朋友这种玩意。第二傅斯年显然很重视这个女性朋友,否则不会把这道有点不太相配的符一直挂在这里。

————————————————————————

一幢独栋的二层砖红色小楼,矗立在出城二十里清风山下,青山绿水,心旷神怡。

一道开满紫色花朵的篱笆墙围出一个大院,院外栽种着几十株粗壮的杨柳,飘逸的柳条垂在碧绿的池塘水面,几只野鸭子在上面凫游,拖出一道道逶迤的水波,已经带出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味道。

缇娜跟着傅斯年走进院子,压抑不住艳羡之意。踏着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小路两边是小小的菜地,郁郁葱葱的大叶子行列整齐地长在地面上,缇娜不知道那是什么,却一眼看见,一面的藤架上,攀缠着碧绿的枝叶,一条条细长的豇豆角垂挂下来,藤架边上结着一个巨大的冬瓜,连着细细的冬瓜蔓,因为怕它坠断了,下面用个小板凳支撑起来。

缇娜抬头看看不远处,一片片色彩明艳的商业别墅拔地而起,现在寸土寸金,虽然出城,傅家的这个地方因为靠近青山绿水的自然资源,反而更稀缺。

所以他能在此处落户而居,逍遥似神仙,更让人难以猜测,若他只是一个中医师,哪里有如此大的能量占住此处,她搜肠刮肚地想在H市可曾听说过一个姓傅的有名人物。

傅斯年看着缇娜盯着青翠欲滴的冬瓜移不开视线,哑然失笑,说道:“想吃吗,一会儿让蓝阿姨给做,还有才腌好的咸鸭蛋。”

缇娜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到了这生机勃勃的地方,容不得人不快乐。

缇娜的笑眼如春风拂过柳枝,忒是柔情妩媚,傅斯年看在眼中,压住心中难言的情绪,正准备推开门。

突然听见里面传出来剧烈的争吵声,夹杂是女人的哭音和男子劝慰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都不见了笑容,缇娜眼前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厌恶地挑了挑眉。

——————————————————————

古色古香的紫檀家具,搭配中国风设计元素,风格古雅却不会显得过于厚重,缇娜踩着青灰色的水磨石地面,推门进屋,却又和室外感觉完全不同,似乎到了一个弥漫着书香古乐的世家大院。

她定定神,已经听到争吵的声音从里面屋子里传来。

“妈,不就是一个笔筒吗,你就让我拿走,我现在真的真的很缺钱,难道你要让我被人砍死。”一个恳求中带着威胁无赖的声音传来,是歆康。

缇娜挑挑眉毛,果然是他,不知道又惹了什么乱子。

歆恬妈妈看着歆康,强忍着伤心的眼泪,她自认为对歆康歆恬都已经悉心教导,想不到歆康会变成今天这样,难道真的是当年他们父亲的事情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歆康手里紧紧握住一支陶瓷笔筒,歆恬妈妈也双手握了上去,想要从他手中抢下来,坚持地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偷东西。”

“什么偷东西,”歆康的脸红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继续说道:“他家里那么多好东西,就算少两样,他也不一定能发现,就算他发现了,你也可以说是不小心打碎了,你也说他一直对你很好,难道他还会要你赔。”

歆恬妈双手一颤,捂住胸口,额头现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却指着他骂道:“你,你不是我儿子,……我没生过你,你把笔筒放下……”

歆康看见妈妈脸色不对,不由得也有些担心,却舍不得放下,犹豫道:“你别难过,我换了钱,就买东西来看你。”

歆恬妈妈心疼如绞,已经气得没有力气拉他,歆康犹豫一下,掉头便走,却险些撞到迎面进来的两人。

傅斯年看他一眼,已经急步走到歆恬妈身边,拉开抽屉,找出几粒药丸递给她吞下去,柔声安慰道:“蓝阿姨,你不要太激动,慢慢地平复心情。”

歆康看着傅斯年先去照顾歆恬妈,没有顾上他,咬咬牙,拿着笔筒就要出去,却被歆恬在面前一闪拦住,一双莹白玉手也去抢那陶瓷笔筒。

歆康一晃,躲过歆恬,满脸庆幸,正要向外跑,歆恬的声音冷冷自后面传来:“那是清雍正粉彩蝠桃纹笔筒,你小心捧好,可千万别摔破了,坐一辈子牢也赔不起。”

歆康一顿,嬉皮笑脸地问道:“恬恬,古董你也懂了!”

缇娜冷冷看着他,秀美的小脸带着讽刺,眼神中一股嫌恶,说道:“几年前,一件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在香港拍了4100多万,这件说不定是他同门兄弟,价值连城,你小心拿稳了,万一摔破,准备用愚公移山的方法来赔吧。”

为了和形形色色的客户打交道,产生共同语言,她的确是学习了很多东西,虽然不算精深,随便胡诌几句出来哄人还是没问题的。

玩古董正是她曾经一个大客户的爱好,因此她也略懂皮毛,即使这样,也一眼看出那粉彩笔筒上有一层淡淡莹润的光泽,美丽的桃纹图案立体细致,线条用色造型都十分讲究。即使不是真品也是工艺十分精美的高仿,所以便说出来吓唬歆康。

傅斯年将歆恬妈按在紫檀雕刻喜鹊登枝的扶手椅上,吃了药,抬起头看了歆恬一眼,他不玩古董,但是这件瓷器确实是有来历的。几年前,他治好了一个身患绝症的大富翁,没有取他的酬劳,那富翁便执意送他这一支官窑粉彩笔筒,想来是有几分珍贵的。

只是歆恬怎么会知道,她向来对这些不懂。

他心中微微起疑,不动声色抬头看歆恬,却见她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睛,眼光柔媚入骨,做出一副好像蒙骗歆康的模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