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绝代商娇

9 史上最美钉子户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不就是耍无赖吗,谁不会呀,她缇娜从一线销售摸爬滚打当上公司里销售总监,什么刁钻讨厌的客户没对付过,还怕她一个身板宽得跟大门似的中年妇女。

她本来打算与房东太太讲道理,现在看她准备赖账,心中也打定主意。

缇娜垂下头,装作很受伤状,走过去拿钥匙插在门锁里,说道:“你是留给缇娜四枚钥匙吗,我先试试,是不是都能开,再找给你。”

房东太太喜上眉梢,以为缇娜就此服软,站起来走到门前,看着她试钥匙,说道:“你这就对了欧,要不然,我把住这附近的亲戚叫来,把门打开,将你东西都扔出去,你不是更惨吗,这样吧,你现在先出去避避,过半个小时回来。我给你一晚上时间收拾东西。”

还真把她当软柿子里捏了。

偏巧,她就不怕别人七大姑八大姨姑父姨夫小舅子的一起来,哭天抹泪,耍横使诈,已经准备好做个史上最美的钉子户。

缇娜点点头,突然用手拔拔钥匙,着急地说道:“怎么拔不出来了,不会是锁坏了吧。”

“我看看,”房东太太也着急起来,那盼盼防盗门也要两千多块啊。

缇娜将钥匙递给她,房东太太聚精会神的研究门锁,正要说没事啊。

缇娜迅速闪进屋里,用屁股将胖房东向外面一拱,将房门砰地一声关上,给她吃个大大的闭门羹。

有些人以占别人便宜为己任,房东太太就是这种人,缇娜交完一年房租就死了,房东太太自然觉得白赚一年房钱,这是她该得的便宜,该得的便宜没占着,她就会认为自己吃了天大的亏。

缇娜暗自打定主意,只要房东太太敢不经她允许私自进屋,她就立刻报警,说有财物失窃,让警察来处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有时候就得看谁表现的更死硬。

————————————————

房东太太被缇娜反锁在屋外,砰砰砰地砸门,缇娜不为所动,倒是邻居打开房门,用一种防备厌恶的眼神看看房东太太,毕竟这种高楼大厦邻里间本就不熟悉,何况还是自己不住将房子租给别人的房东。

房东太太电话响起,她听着电话的声音,一脸抱歉,连连说道:“骆先生吗,那个能不能改天看房子,呃,房子今天不方便。”

电话那边略迟才响起一个悦耳的回答:“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到了。”

声音从电话和身后略微有一点差异传来,房东太太慢慢回头,电梯旁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深邃有神的眼睛似笑非笑,小麦色修长漂亮的手扬扬手机,说道:“没错,就是我要来看房。”

房东太太脸色通红,低下头去,早日今日能遇见帅哥,何不精心打扮一下呢,站在他身边太容易自惭形秽了。

————————————————

缇娜高兴地靠在门上,少顷,顺着猫眼向外面看看,没有人声,楼道里的感应灯自动熄灭。隔了这么久,看来房东太太已经走了。

座机震天地响起,缇娜接起电话:“你好,是**层**户住户吗,你楼下的住户投诉你管道漏水,我们已经派水电工到你那里检查了。”

缇娜一愣,说道:“我这里好好的,一定不是我漏水。”

电话那端客气地说道:“是不是检查才知道,检查不是,我们也好给您楼下的住户解释。”

门铃适时响起,缇娜趴着猫眼望望,确实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应该没问题吧,她定定神,把门打开。

门一下子被推开,房东太太肥壮的身躯挤了进来,转头向身后高大英俊的男人说道:“谢谢骆先生,你真是长得帅又聪明。”

缇娜一愣,一个高大英俊充满贵族气的男子缓缓走进来,漂亮的眼睛玩味地看着她满脸惨绿面膜。缇娜更加不敢洗掉面膜,因为她已认出来者不善的人正是骆群航。

这家伙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房东太太已经冲到屋子里,高声地赞扬着这个屋子,多么美好,多么适宜人类尤其是大帅哥居住云云。

缇娜不认为以骆群航的条件,会和人同租或者租房。

她顿一顿,说道:“这位先生,这是地地道道的凶宅,前几天刚刚死过人。”

“奥,”骆群航转过头,看着满脸不自在的房东太太,笑着说道:“房主告诉我,原来的房客出国了。”

缇娜冷笑,房东太太好幽默,她的确是出国了,天国。

骆群航不以为意,四下看着,缇娜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骆群航在客厅墙上一幅缇娜的大型写真前,慢慢地停了下来,看着那里,眉头渐渐纠结。

碧海金沙,蔚蓝的海岸线,夕阳落日,金黄色的光线,海风扬起女子海藻般淡棕色的长发和吊带裙的裙角,女子拾起海螺放在耳边,灿烂明亮的笑容,笑得张扬且肆无忌惮。

缇娜向那里看去,也静静地怔住。

她有很久都不去看自己以前的照片了,那样心中的疼就会少一些。

——————————

骆群航安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安静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缓缓说道:“按照你说的价格,这个房子我买下了,现在交订金,明天就可以过户。”

房东太太还没有反应过来,缇娜一时按捺不住,冲到了骆群航的身边,问道:“你为什么买这里,你不怕缇娜晚上回来找你吗?”

他为什么买下她曾经住过的房子,为了炫耀吗,还是为了别的用途。

他为什么总是跟她过不去,连她住过的房子,他也要抢。

骆群航抬眼看她,墨黑的眼睛一抹利光,问道:“你怎么认识我?”

缇娜心蓦地一紧,讷讷说道:“我既然是缇娜的同租好友,缇娜的冤家对头,我又怎么能不认得?”

骆群航挑挑浓眉,心中感慨万千,她曾经和别人提起过他吗,在她眼中,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