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绝代商娇

8 金色麦田,白衣少年

收藏书签 字体:16+-

8金色麦田,白衣少年

幸亏缇娜以前担心钥匙丢失,藏了一把备用钥匙在防盗门框上,否则今天还真是难以进门。

泡了一个舒服的玫瑰香薰浴后,她看着镜子中的歆恬。

在医院灰蒙蒙的环境里,她并没有格外注意歆恬的长相身材,但是从歆恬妈妈不俗的气质外表,加上那副掩藏容貌的大黑框眼镜,她已经不用担心歆恬的长相。

尽管如此,雾气氤氲的镜子中出现的美女,还是让她眼前一亮。

她生前也算漂亮,但是由于174的个子偏高,气场很强很御姐,是那种男人们一般敬而远之,女人们也拿不出多少友谊来的职场冰山。

而歆恬吗,她打量着镜子里介乎女人和少女之间的青春美女,清纯秀丽的脸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海水一样清亮妩媚。

窈窕白皙的身段,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纤秾适度,**细腰长腿很像游戏里精心设计出来的角色,同为女人的她也禁不住有点面色绯红,赶快扯过一条浴巾包裹住了身子。

褪下装扮,歆恬原来这样令人惊艳,有着一副男人爱慕女人唾弃的身材长相。

缇娜试着用以前恐吓员工百试不爽的那种带着杀气的眼神,嗖嗖地射了两箭,镜子里一个如花似玉楚楚可怜的清纯女孩,含嗔带怨的瞥了两眼,哪里是威胁,分明是勾引。

缇娜华丽丽地打了个冷战,暗自提醒自己,以后绝对不能用这种眼神看人。

她转念又想起一件事,既然歆恬这么漂亮,为什么故意打扮的又土又俗。

随即也就明白,有那么个倒霉惹祸的哥哥在,歆恬露出真容,还不被卖到火坑以肉抵债。这么一想,心里也就明白了。

老天眷顾,她不是歆恬,一定不会暴殄天物,可是这么漂亮的容貌她现在还不能秀出去,至少要先离开博盈公司再说。

————————————————————

拉开卧室床前的床头柜,宾果,里面除了一堆维他命药丸、减肥药,果然还静静地躺着八张百元大钞,缇娜这个人,只要有钱立刻就充满安全感。

将钱装好,她打开电脑,速度飞快地打开网上银行,将上面还剩的几万块钱转到了歆恬的银行账户。

幸亏她是享受型月光族,一边赚钱一边就支持国家经济发展直接消费了。

车子贷款没还完,房子是租的,股票被深深套牢,卡里只有不到五万元,其余别无财产,否则真是白辛苦,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家当,重生后没一样能落到自己手里。

屏幕显示银行转账成功。

她坐在电脑前面没有离开,下意识地打开了电子邮件。

刚一打开,未读邮件旁显示出一个红色数字,短短几天居然收到几十封邮件。

她的眼睛掠过几封公务电邮,广告,其他邮件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潘朗。

那个名字辗转在唇舌间,她深吸一口气,压住那股刺心的疼痛。

所有的主题都是千篇一律:姐姐,你还好吗,怎么不看我发的邮件。

她点开显示发送时间最近的一封,一如既往蔚蓝天际朵朵白云的素淡信纸,内容简短却格外揪心。

姐姐:

你还好吗,我想你快想疯了,担心你快担心疯了。

你怎么不看我的邮件,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如果我再看不到你的答复,就放下一切去找你。绝不食言。

潘朗

信后照例附带着一张天高云淡的照片,金色麦田一望无际,一个白色衬衣的清秀少年向着天空张开怀抱,衣袂飞扬,整个人的轮廓泛着一层柔光。

照片的意境纯美浪漫,拍摄的好像民谣乐队的CD封面。

那是潘朗高考前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下,费了半天时间照出来,又是他自学了PS加工的,不过却是一张背面图。用潘朗的话来说,就是不给你看到我的正面,等有一天修成绝世武功横空出世,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才让你知道什么是惊艳少年。

这个臭屁小孩,他怎么知道她不知道他的长相呢。

要不是大一那年和别人一起去贫困山区献爱心,看见一个蕴含山水灵气的眉清目秀的小正太坐在麦田边为不能上学发愁,她这个外貌协会资深会员会苦哈哈地从每个月的生活费里挤出钱来寄给他,真是想也别想。

想起往事,她不由得会心一笑。

…………………………………………

对方在邮件里设置了已读回复,她沉吟一下,长痛不如短痛,该知道的事情必须让潘朗知道,她点击确认。

确认指令发出,潘朗就知道已经有人看过他发出的邮件。

她正在筹措回信的内容,电脑显示又有新邮件。

潘朗的。他怎么会这么快,难道他什么都不做,就一直守在网上等她的回复。

姐姐:

太好了,你终于上线了,能把手机号码告诉我吗,我想给你打电话。在线等你。

潘朗

彷佛可以见到遥远的一台电脑前,一个焦急的少年在等着她的回复,她咬住嘴唇,忍住心里酸涩的感觉,一字一字地写道:

潘朗: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的姐姐已经因为意外去世了。不过你不必担心,她已经把资助你的钱托付给我,我仍然会定期打给你,希望你不要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安心学习。

姐姐的朋友

点击鼠标,邮件发送出去。

如石沉大海,对方久久没有回应。

她心中怅然若失,潘朗也知道了。

很快所有和林缇娜相关的人都会知道她已经死了,而没人会知道她其实以另一种方式还活着,她将彻底的失去他们。

她猛地靠坐在椅背上,发现自己已经心痛如绞,不愿继续失落在这种怪异悲伤的情绪之中,她打开网游,沉浸在杀怪练级的疯狂发泄里。

——————————————————————————

缇娜听到钥匙在门锁里转动时,心中一动,从椅子里站起来,不慌不忙地走向房门。

门外的人就没有这么好运气,本来屋子里刚死过人就有点心虚害怕,猛然见到一张涂满黑漆漆稀泥的脸,冲着自己嘿嘿一笑,啊地一声尖叫,放声道:“鬼啊!鬼!”

房东太太一声惊呼掉头就跑,缇娜一把拽住她,柔声问道:“房东太太,缇娜说你已经把房门钥匙全部都交给她了,怎么还能开门进来呢。”

房东太太大口喘着气,惊魂甫定,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住在这里?”

缇娜轻笑一声,顶着面膜没有洗下去的意思,这种青惨惨的脸更能占据现在谈判的主动。

她触电前刚给房东太太交过一年房租,若是就此不住,也太吃亏了。何况歆恬那房子又是不能住的,她自然要以现在的面貌想办法住下去。

她将房东太太按在沙发上,房东太太提防地看着她,双手紧握包包,一只手放在电话上,随时准备拨110报警。

缇娜从老板桌抽屉里拿出一张A4纸向茶几上一拍,说道:“你看,这是我和缇娜签订的合租协议。”

房东太太看了几眼,的确是白纸黑字,可是她摇头说:“不行,你不能住在这里,我和缇娜说过的,和别人合租要与我打声招呼,你们这个合租协议我不承认。”

缇娜晃晃手指,又拿出一张协议,说道:“我看过她的租房合同,没有规定不能与人合租,我才和她同租的,房租也是我们来共同分担的,我手里还有缇娜的收据。”

她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方法才能继续在房子中住下来,于是提前准备好合租协议和收据,心安理得等房东太太来收房。

房东太太老脸一垮,说道:“谁知道你拿出来的合租协议和收据是真是假,缇娜人都不在了,死无对证的。”

缇娜镇静地说道:“可以做笔迹鉴定,伪造的话,我出鉴定费用,不是伪造的,你出鉴定费用。”

“谁理你那么多,房子是缇娜和我租的,合同是缇娜和我签的,现在她不在,我就来收房,天经地义的,你赶快搬走。”房东太太老羞成怒,她一眼看见那笔迹有点熟悉,她的房租价格不便宜,若是缇娜找人一起分担,也不是出奇的事情,但是她不想承认。

她这是想要耍无赖吗,缇娜不悦地挑了挑秀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