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约定在白桦林

约定在白桦林

收藏书签 字体:16+-

108

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空气中,到处充满着紧张而沉闷的气息。每天的课程就是考试总结,再考试再总结。同学们彼此见面的时候,只是有气无力地点下头或者交换一下木讷的眼神,算是打招呼了,仿佛被禁锢牢里多年的囚徒一样。

正当大家积聚力量,准备这最后阶段冲刺的时候,志兴却心有旁骛,尽管他一再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到学习中去,但刚一进去,又被反弹回来。如同弹簧一样,压迫越紧反弹越烈。

班级里,杜浩的情绪变得更加躁动,整天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看谁不爽,破口即骂,甚至抬手便打,以此来警示志兴。

想到父母的期望,想到自己的理想,想到多年的付出……志兴一再忍让,杜浩却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地找志兴麻烦,志兴已退无可退。两人的关系仿佛二战前的战场一样,似乎一触即发。

这些天,有一个念头时而在志兴脑海中闪现——杀人。这一念头乍一出现时,志兴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惊恐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然而这些念头确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频。

“忍让”与“还击”在志兴心里发生了强烈的碰撞,两者反复的争夺着空间。一会“忍让”占领了高地,一会儿“还击”又重新夺了回来。开始的时候,“忍让”还占据着绝对优势,渐渐的两者已势均力敌,最后“还击”几乎占据了志兴的整个心灵。为此,志兴甚至已反复地设计了几十种杀人的方式……

志兴手持两把菜刀,分立左右,显得威风凛凛。杜浩跪在志兴面前,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志兴右手一招“力劈华山”,迎头砍去,如同切西瓜一般切下了杜浩的半拉脑袋,杜浩脑浆崩裂;紧接着志兴左手一招“横断秋岭”,横着挥去,杜浩剩下的半拉脑袋被齐脖切下,滚在地上像皮球一般,血流如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志兴仰天长啸……

“林志兴!林志兴!”蒙蒙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喊着志兴的名字。志兴试图睁开眼,强烈的灯光刺激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志兴才看到眼前坐着两个模糊的身影,身影渐渐清晰,原来是周锋和吕良。

志兴的心中凭添了几分失落,原来这是一场梦。

“你——没事吧?”周锋惶恐的问道。

“还好!”志兴擦了一把额头上涔出的汗水。

“做梦了吗?”吕良睁大眼睛问。

志兴微微点了点头。

“你刚才的笑声特别渗人。”周锋道。

“还有你的表情也……非常恐怖。”吕良道。

志兴笑了一下,笑得有些勉强……

夜深了,志兴迟迟不能入睡,想到梦中的情景,志兴竟从未有过的惬意。志兴似乎再也无法控制内心深处涌动的潮水般的念头了……

109

这日课间,志兴像平常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杜浩和他的同桌马珊在班级里打闹,杜浩站在讲台上,马珊倚着教室后面的墙,两人抛着粉笔头砸向对方。

志兴不经意的一抬头,只见杜浩抡圆了胳膊,狠狠地将一大截粉笔头砸向了志兴。粉笔头恰好击打在志兴的左脸的颧骨上,反弹到书桌上,跳了几跳……

一瞬间,有一股力量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志兴脚底涌向全身。他的血管在瞬间膨胀了,身体几乎要炸烈。头发、眉毛当即全都立了起来,两眼似乎要从眼眶里冲出,如同两颗炮弹一样射向杜浩。积蓄了千年的力量,蕴藏了万年的火山,在这一瞬间要爆发了,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里,有一个阴暗的幽灵再呼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志兴的两手迅速地伸向书桌里。书桌的底部,志兴早已从街上买了两把菜刀藏在里面……

“等等我”,就在志兴的两手摸出菜刀来这千钧一发之际,走廊里传来一个声音仿佛一把利剑一样划过长空,劈死了幽灵,冲开志兴阻塞的耳朵,直击他混沌的心胸。仿佛一块巨大的寒冰投入到火山之中一样,志兴的内心开始强烈的撞击着。他的脸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青,由青转白……烈火被寒冰熄灭了,志兴的脸恢复了往日的淡定,不觉一笑……

在粉笔头砸向志兴那一刹那,杜浩的目光中先是得意之色,进而变成挑衅,转而变成疑惑,最后变成恐惧……他感到一股阴森的力量从志兴处迎面扑来,使他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他甚至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死亡即将来临的预兆……

当杜浩看见志兴嘴角处那深邃的,令他此刻无法理解的微笑时,杜浩的目光中露出的不是得意之色,而是一种侥幸之色。

走廊里传来的正是可莹的声音。此时,她和王玲正有说有笑的向厕所走去……

至此,直到志兴离开的日子里,杜浩再也没敢招惹过志兴。

现实中的一些人之所以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并非因为他们天性使然,而是因为一种不良情绪在心中积压了太久,无法得到正常的排解,这个时候,就要我们周围的人对他们进行因势利导。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可莹的出现,志兴和杜浩的名运将是怎样的一种结局。

110

枯败的蒿草从根部向上泛着新绿,杨柳的枝头上长出了新嫩的芽儿,一群鸟儿在枝头上欢呼着,雀跃着……空气中飘散着新鲜泥土和芳草的气息。

远处传来了黄牛“哞——哞——”的几声长嗷,在空旷的原野上传得很远很远。沉寂了一个冬天过后,北方的原野上到处都是忙碌的农民。

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了,长长的路就要走到了尽头。这段时间里,同学们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有欣喜,有企盼,有留恋,有迷茫,有恐惧……高中的生活是痛苦的,也是美好的。

在距离高考还有几天的一个日子里,可莹竟主动邀志兴共登红旗山,志兴欣然应约了……

一群雪白的鸽子在蔚蓝的天空上划过,落在远处的田野上,泛着新绿的红旗山如同一个醒来的婴儿,焕发着盎然的生机。山脚下,一对青年男女沐浴着阳光,迎着春风悠闲的漫着步,一切显得是如此的清新自然。

“你在想什么?”可莹见志兴低头思索着什么不觉一笑道。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中高中就要毕业了,每个人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志兴淡淡一笑道。

“是呀!想想高一开学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一样。”

可莹的话仿佛又将两人带回高一那段美丽的岁月,两人长久的沉默。

“你笑什么?”志兴见可莹忽然笑了一下,不觉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高一我坐到你身边时你的样子。”

“那个时候太单纯了,当时你是不是很生我的气?”

“有一点,不过我更好奇。”

“好奇什么?”

“好奇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呆头呆脑的人呢?”

志兴默默一笑不语。

“你知道你让我最感动的一件事是什么吗?”可莹泪光点点地看着志兴道。

志兴看了可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就是那次我生病了,一个人呆在寝室,你……翻墙到我寝室看我。我知道你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现在想起来还不可理解。当时……”志兴欲言又止。

“当时什么?”可莹追问道。

“当时我翻墙出去的时候,还被我们学校的保卫常大头给……逮到了。”志兴犹豫了一下道。

“怎么没听你说过,他……他没有为难你吧?”

志兴苦笑了一下,仿佛又回到了那天的尴尬时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