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约定在白桦林

约定在白桦林

收藏书签 字体:16+-

75

彼此不在身边的日子,明白了一种情愫——思念。思念是漫长的,又是短暂的,是痛苦的,又是快乐的。

志兴还是习惯性地早来,并不时地向操场上张望,这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迷离;很长一段时间的课上,志兴会左顾右盼,怅然若失;下课的时候,志兴时常会发疯似的跑到操场上,然后茫然四顾,接着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一时之间,志兴只觉得处处是可莹的影子,处处又不见可莹的影子。想哭,哭不出来,想喊,喊不出声,志兴分明感到可莹就在自己的心中,仿佛只要把自己的心脏劈开,就可以把可莹从里面取出来……

在思念不得的时候,开始用不厌其烦的回忆来冲淡这份思念。

可莹时常会矗立在二楼的窗口,注视着操场上的每一个身影,注视操场上的一举一动,偶尔眼神中会惊过几分窃喜,然而更多的却是苍凉之色。志兴送自己苹果,到教室探视自己,抄写《白桦林》,向自己表白……时常像放电影一样,在可莹眼前浮现。不知不觉中,可莹才发现自己的泪水已冰凉……

渐渐地,彼此摸透了对方的生活规律,于是,开始祈求间操能够按时做,吃饭的时候快点到来,渴望在路上不经意的相遇,然后彼此飘去一个眼神,尽管那眼神里或幽怨、或苍凉、或含情、或愤恨、或叮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可莹班级前面的窗口成了两人感情传递的“信使”,可莹通过这个窗口寻觅操场上的志兴,志兴经意或不经意地抬头看去,大都会看到一张迷离而又清晰的面孔,望眼欲穿!

这或许就是青春、懵懂、苦涩的情愫吧!

76

光阴荏苒,在岁月的长河里,一中已走过了三十年,三十年里,一中走出了多少的学生呢?而三十年后,又将有多少的学生从一中走出呢?

为了庆祝建校三十周年,校方决定举行一次文艺汇演。为此,每个班级都精心编排了两三个节目。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讲台下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前排是校方请的嘉宾,二三排是学校里的老师,后面则是各个班的学生。他们以班为单位,分成若干个小区。

讲台上,巨大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一中建校三十周年”。横幅下,谢了顶的校长蒋大明已滔滔不绝地讲了近半个小时,在他的回忆过去,笑看现在,展望未来中,同学们或打着哈欠,或东张西望,或窃窃私语……

志兴伸了一个懒腰,向二班的区域看去,并没有看到可莹的身影,听说可莹出演了二班的节目,这倒令志兴很是期待!

在同学们雷鸣般的掌声的“拥护”下,蒋大明终于下了台,节目开始上演了,第一个节目是由学校老师集体送上的《黄河大合唱》中的《保卫黄河》。

讲台上,一中的几十个老师站了整整四排,前两排是女老师,后两排是男老师,他(她)们一个个穿着白色衬衫,让人耳目一新,精神为之一振。

此时只听语文老师铿锵有力义愤填膺地朗诵道:

“但是,

中华名族的儿女啊!

谁愿意像猪羊一般

任人宰割?

我们抱定必死的决心,

保卫黄河;

保卫华北;

保卫全中国!”

紧接着,所有老师便一起唱了起来:

“风在吼,

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

黄河在咆哮。

河西山冈万丈高。

河东河北,

高梁熟了,

万山丛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青纱帐里,

游击健儿逞英豪,

端起了土枪洋枪,

挥动着大刀长矛,

保卫家乡!

保卫黄河!

保卫华北!

保卫全中国!

……”

老师们**澎湃的歌声点燃了同学们赤诚火热的心,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股力量在流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硝烟的年代,那个国将破,家要亡的危难时刻……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种《保卫黄河》的精神在当时激励着老一辈华夏儿女舍生取义,奋勇杀敌。在今天将激励着我们不畏艰险,奋勇向前!

第二个节目是由初一学弟学、学妹们送上的童话剧《渔夫和金鱼的故事》,看着他们那纯真的面孔,质朴的表演,大家仿佛进入了那天真浪漫的童话世界,仿佛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紧接着,街舞、相声、小品、民族舞蹈、歌曲……一个个同学们自编自演的节目纷纷登场,在充分展示同学们多才多艺,多彩多姿的同时,也很好的诠释了青春的活力,青春的气息。

正当志兴尽情地欣赏着每一个节目,如痴如醉的时候,只见主持人走上前台道:“高一、二班的武术表演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下面请欣赏由高二.二班选送的节目——歌伴舞《约定》,表演者,穆可莹等。”

一听到可莹的名字,志兴放松的心态旋即紧张了起来。

伴着那悠扬舒缓的前奏,高二.二班的六个白衣少女翩翩起舞,宛若朵朵梨花迎着春风绽放。人丛开出,可莹身着粉色长裙缓缓走来,仿佛驾着白云从天而降的仙女,面容显得淡定而从容。

“远处的钟声回荡在里面,我们在屋檐底下牵手听,幻想教堂里面那场婚礼是为祝福我俩而举行。”

歌声婉转而悠扬,在每个人的耳边和心底荡漾,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花丛里,一朵朵鲜艳的鸡冠花,红的、黄的、紫的……在秋风中浮动,似在为可莹而起舞。校园的上空,几只鸽子盘旋着不忍离去,仿佛陶醉在可莹美妙的歌声里……

“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喜欢在彼此眼中找勇气,爱到无力总会想吻你,才能忘了情路艰辛。

你我约定,难过的往事不许提,也答应永远都不让对方担心,我会好好地爱你,傻傻爱你,就算某天一个人孤寂。”

可莹的嗓音本来极其纯美,更何况她还是用心在歌唱。世上最感人,最动听的歌声就是心中的歌声了。志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可莹,可莹一边唱着歌,一边盯着人群中的志兴。

渐渐地,可莹竟已泪流满面,志兴隐隐感到,可莹的这首歌似在为自己一个人而唱,可莹的眼泪似在为自己而流。不知不觉中,志兴仿佛又回到了高一与可莹相处的岁月里。可莹的微笑,可莹的眼神,可莹的动作……仿佛幻灯片一样在志兴眼前闪过,由清晰到渐渐模糊……

“你我约定,一个吵很快要喊停,也答应永远都不让对方担心。我会好好地爱你,傻傻爱你,不去计较公平不公平。

我会好好地爱你傻傻爱你,不去计较公平不公平。”

可莹和她的六位同学缓缓地向观众施了一个谢幕礼,良久的沉默过后,校园上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77

晚饭后,志兴来到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出神。这两天,无论是上课看书,还是吃饭睡觉,可莹泪流满面的情景总是在志兴眼前浮现。志兴一直在想“田涛事件”会不会又是一个误会?

正在志兴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忽然被人触了一下,志兴抬头一看是前桌的吴晶,不觉一脸的茫然。

吴晶向窗外指了指,一笑道:“陈晗找你。”

窗外陈晗透过玻璃向志兴招了招手……

操场上,陈晗矗立在花坛前,清风吹拂起她的头发,显得成熟端庄。

“好久没和你聊天了,最近过得怎样?”志兴走上前一笑道。

“还说呢,你也不过来看看我。”

“时间挺紧的,虽然我没有回三班看你们,但却经常向周锋打听你。”志兴不好意思地一笑道。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还行”志兴苦笑一下道。

“得了吧!我可听周锋说你过得不太开心。”陈晗直言不讳道。

志兴苦笑一下,不知道说些什么。

“穆可莹过得也不开心”见志兴不语,陈晗又接着道

“是吗?”志兴眼里流露出关切之情,嘴里却轻描淡写地道。

“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说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而且穆可莹也不让。看到你们两个这么痛苦,我感觉应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了。”

“什么真相?”

“其实……关于田涛的事你误会穆可莹了。”

“什么,真的假的?”志兴的心紧张地跳了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也是最近听王玲说的,后来问穆可莹,她说的和王玲说的一样,但她不让我告诉你。”

“为什么?”

“这她倒没有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志兴急切地问道。

紧接着,陈晗便将事情的整个经过向志兴讲述了一遍……

原来在初三的时候,可莹和田涛合到了一个班级。很快,田涛便向可莹表白,说喜欢上了可莹,可莹当然是拒绝了。可莹拒绝之后,田涛并不死心,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可莹。可莹在万般无奈之下唯有向老师诉说了自己的苦恼,老师便批评教育了田涛,谁知道这小子恼羞成怒,开始到处散播可莹的谣言,只要可莹和那个男生多接触一下,甚至说上几句话,他便说些关于可莹和这个男生的坏话,并威胁这个男生离可莹远一点。与此同时和田涛整日在一起鬼混的几个学生也跟着附和了起来,一时之间,关于可莹的种种不伦不类的谣言在整个七中便传开了……

对于这些,可莹自是百口难辨了,所有的苦只能往肚子里面咽。这件事对可莹的伤害极大,若不是因为田涛,可莹的中考成绩也不会只与五中差几分了……好在快要中考的时候,田涛一伙与社会上的一伙小混混打架,被人捅了几刀后住了院。后来听说他出院后又把人捅了,现在还在监狱里蹲着呢,也算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听了陈晗的陈述,志兴的心仿佛被雷劈开了一般,痛楚难以形容。这痛楚里有对田涛的愤恨,有对可莹的怜惜,有对自己的自责和懊悔,甚至还有对可莹的怨,怨她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

“你要去哪?”见志兴转身要走,陈晗随即叫住了他。

“我……我要去找穆可莹把话说清楚,我感觉……我……又一次伤害了她。”志兴的表情显得焦急而痛苦,自责地道。

“你这么激动能把话说清楚吗?说不定会把事情变得更糟。再说现在也快上课了。”

“那我该怎么做?”志兴稍稍平静了一下似是自言自语地道。

“回去好好冷静一下,等想清楚了,找个机会和穆可莹好好谈谈。”陈晗想了想道。

“也只有如此了。”志兴沉思了一下,转而又诚挚地道:“谢谢”

“谢什么呀!你是我哥嘛!再说看着你俩难受,我心里也不好过”陈晗淡淡一笑道。

陈晗的话让志兴感动不已,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