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约定在白桦林

约定在白桦林

收藏书签 字体:16+-

72

这日晚课,吕良没有留下来,周锋来到了陈晗座同她说话。志兴却没有到周锋座陪可莹,而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学习。

第二节晚课铃一响,可莹便再也按耐不住了,她拿着一个本子来到了吕良座和志兴坐到了一起。

“听过这首歌嘛?”一坐下,可莹便柔声问道。

“没有”志兴转过本子,见标题上写着《白桦林》,摇了摇头道。

“你看一下歌词写得还不好。”

“好!我看看。”志兴从可莹手中接过了本子……

“写的挺好!”志兴看了良久,静静地道。

“那你不把它抄下来吗?”

“好!我把它抄在日记本上吧!”可莹的声音仿佛轻柔的晚风,令志兴无法拒绝。

志兴展开日记本,在上面写道:

“《白桦林》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在飞翔。白桦林刻着她俩的名字,他(她)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子拿起枪远赴边疆,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

志兴抄得极其认真,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痛。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小伙子,而可莹就是那个姑娘。

“怎么了?”见志兴愣在哪里不动,可莹柔声问道

“累了。”志兴淡淡地道

“那我给你抄吧!”

“好哇!”志兴一笑道。

于是,可莹从志兴手中接过笔记本,接着写道:

“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小伙子战死在远方战场,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望眼欲穿的每天守候在那里,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来吧!亲爱的,来这片白桦林

在死的时候,她喃喃的说,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

“写完了。”可莹一边揉着胳膊,一边道。

“这首歌能唱给我听吗?”

“啊!”可莹一脸为难地道,“我还没有学会呢,等我学会了,第一个唱给你听。”

“如果能有一个像歌词当中的姑娘那样的红颜知己,我愿意像小伙子那样……”

“不许胡说!”

不待志兴说完,可莹便迅速地用右手堵住了志兴的嘴唇。

在可莹那纤细的柔软的手触到志兴嘴唇这一刻,仿佛一江春水流过志兴的心扉。抚平了他的一切烦恼,一切痛苦,整个身体为之融化了,整个灵魂都为之升华了……

在可莹的手触到志兴那厚厚的绵韧的嘴唇这一刻,仿佛一朵彩云浮上可莹的心田,眼前是一片祥和,一片宁静,手变软了,心变软了,仿佛风中起舞的柳絮。

志兴的两眼发出月光一样柔和的目光,可莹的双眼挂着晶莹的泪珠,仿佛两股清澈的泉眼,两人的目光,透过彼此的眼睛,流入彼此的心扉,洞穿了彼此的整个世界……

73

这日晌午,志兴正在埋头做着英语题,突然周军从后排走了过来,他拍了一下志兴的肩膀,示意志兴同他出去一下。

提到这周军,人长得虎背熊腰,四方脸,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面若重枣,跟关云长关二爷相似。

志兴和周军两人交厚是因为一次周军向志兴借钱,当时志兴身上没有那么多,他便从赵大千身上窜了一百元钱借给周军,这让周军十分感念志兴。通过进一步交往两人发现彼此意气相投,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志兴同周军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偏僻处,见周军停了下来看着自己,志兴也停下来笑道:“怎么了?”

“最近怎么感觉你和穆可莹走得越来越近了。”周军一皱眉,面色凝重道。

志兴忽然想到周军上次将自己叫出来谈话的情景,也是在这个地方,当时周军劝自己和可莹不要走得太近,但问他为什么,周军却笑而不答。

志兴愣在那里笑了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本来有些话我是不想说的,换了别人我也不会说这些话,但是我和你关系这么好,我不想看着你受骗。”

“什么话呀?”志兴困惑地道。

“穆可莹这个人不怎么地,看过《天龙八部》吧?”

“看过。”志兴点了点头道。

“她就是女人版的段正淳,见一个爱一个的。男生对她好点,她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张兵、刘士奇都跟她处过。开始还有一个田涛,后来那小子跟人打架,被人捅了一刀,出院后好像进监狱了是怎么一回事的……反正,她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真的假的?”志兴眨了眨眼睛仿佛在听神鬼故事。

“我能骗你吗?初中我和她在七中学习了三年,我还不了解她吗?你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了,如果你不信的话,你问她田涛是谁,张病是谁,看她什么反应?”

……

志兴从外面回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周军的话,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些话是真的,更不敢相信可莹就是那种人。

正在志兴迷惑之际,可莹和陈晗从外面笑着走了进来。

“怎么了?”见志兴一脸的愁苦,可莹关切地问。

“啊……没什么”志兴欲言又止。

“什么事呀,说呀!”此时吕良还没有来,可莹不觉坐了过来。

“一定是周军弄错了,误会了可莹,还是把事情弄清的好。”想到这儿,志兴笑着问道:“田涛是谁呀?”

“你说……什么……”可莹的脸色登时大变,声音低沉地道。

“田……田涛……是谁呀?”志兴一惊直视着可莹,声音颤抖地道。

“你……提他干嘛?”可莹的眼里咽满了泪水,沉默良久,淡淡地道。

“这么说……周军说得……是真的了?”到此时志兴也顾不得替好友隐瞒身份了。

可莹动了两下嘴唇,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头低得很平。

沉默!良久的沉默!班级里同学的吵闹声似乎一下变小了,志兴的心仿佛裂开了,鲜血正一滴一滴地流出来。

“说呀!田涛是谁?”志兴突然撕心裂肺地道。

“你……我……”

“告诉我,周军说的不是真的。”志兴的眼球都红了,显然是极度悲痛的结果,甚而忘却了可莹还不知道周军到底说了什么。

可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代替的是两行泪水。

“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志兴苦笑了一下,喃喃地道。

梦里与梦醒原来只在一念之间,喜悦与痛苦原来也只有一层纸之间的距离……

(上部完)

序曲

起风了,天上的乌云渐渐密集起来,一层叠着这一层,是下雨前的征兆。山间的树木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响声,似在诉说着什么……

周锋不觉将外套裹了裹,看了看前边的吕良静静地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他还在该多好啊!”吕良一指坟头,凄苦地道。

“是啊!”周锋的声音显得有些哽咽。

“据我所知当时你也喜欢穆可莹的。”吕良苦笑一下道。

“是啊,但穆可莹并不喜欢我,她只是把我当成她的哥哥。”

“这两年,你们联系了吗?”

“没有。其实当年她拒绝我过后,我就知道我们的关系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所幸我没有失去林志兴这个朋友。”

“能有他这样的朋友真是一种荣幸。”

“你和王玲怎么样了?”沉默良久,周锋突然问道。

“还行,毕业之后,我们准备一起到广东发展。”

“没想到你们两个最终走到了一起,难得。”

“我也想不到,高考过后,王玲打电话约我出来玩,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她早就感觉到我对她有好感。只不过没想到我会以那样一种方式表达出来,让她感到无比尴尬,况且,当时我们又处于高中那种特殊的环境……”

“想想那个时侯,真的挺傻。”周锋笑着感叹道……

正在两人闲谈之际,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人一惊,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手里拿着花篮的高大青年正呆呆地看着两人。

待看清了对方的面孔,三人不觉一愣……

下部

74

一个漫长的假期无声无息地结束了,宁静的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欢腾景象,久后别离的同学重新欢聚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重逢的喜悦。

人群中,志兴终于见到了可莹的身影。依旧穿着一件粉色衣服,依旧疏着马尾辫,依旧是那么清纯……不同的是人显得消瘦了许多,成熟了许多。

可莹也看到了人群中的志兴,衣着还是那样简朴,面容还是那样恰静,头发还是那样精短……但却显得更加沉郁,更加沧桑。

志兴和可莹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那一刹那又各自反弹了回来。两人低着头,沉默不语,从对方的眼神中,两人看到了那份期许,那份赤诚,那份火热……同时也多了几分幽怨,几分苍凉。

自上学期期末“田涛事件”以来,志兴和可莹已近两个月没有说过话了。

当‘白胖子’走进教室那一刻,班级里刹时恢复了平静,大家几乎从未如此关注过‘白胖子’的讲话,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白胖子’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扫视了一遍在座的同学,提高嗓门道:“下面,我把分班情况讲一下,选择文科的仍然留在三班,我还是你们的班主任,选择文科的有胡敏、吴世仁、陈晗、吴世仁、周锋、高丹……”

同学们发出一片议论之声,‘白胖子’向讲台下看了一眼,又立即安静了下来。

顿了一下,‘白胖子’接着道:“选择理科的分两个班,下面我念到的是一班,有赵大千、林志兴、许天权、吴晶、周军……其它的分到二班,有吕良、张英、穆可莹、王玲、王然……”

讲台下,同学们发出一片惊叹和议论声,每个人的感情都是极其复杂的,有离别的伤感,有对三班的留恋,有对新班级的僮憬和忧虑……

志兴的心中有失望,然而更多的是窃喜。窃喜他终于可以离开深深地伤害了自己的可莹了。不知为什么,自上学期“田涛事件”以来,志兴对可莹的感情里面夹杂了很复杂的一种元素,志兴会莫名的心痛,会对可莹感到憎恶,这或许就是恨吧!

可莹一直低头沉默不语,心中有一种深深地失落感,很难想像志兴不在身边的日子该怎样度过。她一直想寻求一个机会向志兴解释清楚,然而每次看到志兴冷漠的眼神她都退却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吗?难道两人的缘分就这样尽了吗?可莹不得而知……

一楼的一班,志兴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他习惯地向旁边看了看,发现周围大都是陌生的面孔。志兴的心中仿佛倒了五味瓶,有着言不尽的酸甜苦辣。

志兴怅然地向头顶看了看,不知上面的可莹此时会是怎么样一种景象?

二楼的二班,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陌生的面孔,可莹仿佛一个迷失方向之人。她惊慌失措地焦灼地向四下张望,渴望见到那熟悉的忧郁的眼神,熟知这眼神即使在上学期期末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可莹。可莹失望了,她的心里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她知道那种眼神再也不能常伴自己左右了……

正在可莹愁苦万状之际,可莹的肩头突然被人触了一下,可莹扭头一看,见吕良正对着自己点头微笑。可莹的心头一喜,眼神中拂过一丝希望……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