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三十八章 朕是来瞎搅和的(3)

收藏书签 字体:16+-

坐在马背上,尉迟采表情僵硬,总觉着这趟出行会招惹点什么麻烦——看样子今日返回驿馆时,又少不得挨楚逢君的一顿数落。不论是私自前往左营,还是擅作决定查察民间异象,楚逢君大概都不会放她离开驿馆才是。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是替天骄办事,为何要看他脸色?奇怪诶。

谢忠骑一头枣红大马,蹄口又圆又宽,落步时很是稳健。他走在尉迟采之前,不时回头瞟上她一眼。

这位昭仪与他想象中娇滴滴的富家千金完全不同。莫说没有女儿家的媚态(这是褒还是贬=_=?),就连往常见惯的、自家丫头的小脾气也无,言辞礼数也极妥帖,最令他惊奇的是,她居然会骑马!

在赤国,女子大多认为骑马是不守妇道的表现,想不到这位名门闺秀还能有如此骑术。

谢忠暗暗叹服:不愧是尉迟家的长千金,日后若有机会,定要向尉迟家的人讨教几招教女的法子。

武丑跟在尉迟采身侧,注意到她突然扯动嘴角,露出狰狞笑意,不由得脖子一缩。

昭仪是不是在想什么恐怖的事?

离开前,三人在左营里换过了衣裳,没带一个侍卫就上路了。

“若是骑着高头大马,前呼后拥,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站在百姓面前,表面上他们或许会很恭顺,可背地里就难说了。”尉迟采这样说,“所以,咱们还是换掉这身招眼的衣服,轻装上阵罢。”

于是霜州师的左营将军摇身一变,做了一名普通的商户老板,赤帝的昭仪变成了老板的女儿,而武丑则扮作了二人随侍的小厮。三人俱是布衣打扮,若只看扮相还真能蒙混过关。

“谢将……呃,父亲大人。”称谓在嘴边打了个转,尉迟采总算是没穿帮,她悻悻然望着谢忠:“不知那些个异象,究竟何处能得见?”

“据营中搜集到的消息,离丰川最近的一处是在驻马村,不过,去那儿也得走上一个多时辰呢。”

一个多时辰啊……算起来,到达驻马村也就该在午时左右了。尉迟采眨眨眼,“土偶流泪之类的异象,无论摆在哪个年代,都是奇之又奇的事。虽说异象出现在驻马村,然住在这附近的居民,不会一点也不知晓吧?”

“这……”谢忠想了半晌,苦笑道:“还是昭……女儿想得周道,这附近必定也有人知晓天降异象之事才对。要不要下去问问?”

尉迟采环顾四周。道路两侧是各色小摊贩的铺子,人流量不大,可也算热闹了。

“这附近有没有茶馆?”尉迟采一边张望一边问,“最好有说书人什么的……”

武丑眼中一亮,知晓她是要找一处人多口杂的地方探听消息。“昭仪,我知道!前面拐角的地方就是!”

话音一落,只见四下众人齐刷刷地朝武丑看来,一片狐疑的眼光。

尉迟采不由得嘴角抽搐,把脑袋垂得更低。

街道拐角处果然有一家茶馆。铺面不算大,收拾得倒还干净。武丑领着尉迟采和谢忠挑了一处靠窗的位子坐下,立时就有小二笑嘻嘻地迎上来:

“三位客观看着面生,是第一次光顾本店吧?嘿嘿,本店的雾珠茶可是一绝,听说啊,就连翡城里的皇帝也爱喝雾珠茶,三位要不要来一壶尝尝?”

“……雾珠?”尉迟采愣了愣,这里也有雾珠?这假冒伪劣的招牌也打得太张扬了吧?

谢忠咳嗽一声,苦笑道:“那就来一壶雾珠茶,还要点心。女儿,你想吃什么?”

“随便,什么都成。”眼下她比较关注的是哪儿能搜集到关于异象的消息。

“哎呀呀,这位姑娘要不要来一碗本店特制的青瓜百合粥?保管您吃过后神清气爽,一点也不油腻!”小二说得唾沫横飞亢奋不已,“还有南瓜饼和金绣球,您……”

话音未落,只听“磅”的一声巨响,小二登时噤了口。

“有什么好东西都拿来罢,别在爷爷跟前罗嗦!”

武丑的嗓音本就粗犷,这下拍桌子瞪眼睛,小二给吓得变了脸色,两腿还直哆嗦:“是是是,小的这就去……”于是赶紧溜人。

尉迟采二度抚额:“……武丑,你这是故意要告诉别人要盯着你么?”低调啊低调,她在出门前就强调过好几遍了,这人怎么就记不住呢?

嗯,肯定是武丑跟着楚逢君那厮的日子太久,不知不觉中就学起他那套做派来……(相爷:T_T不,你这是污蔑!)

不过武丑认错的速度也快,掉头就向尉迟采道歉:“对不起昭……呃小姐。”

待小二送上茶水来,武丑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过失——他一把扣住小二的手臂,硬生生将人家从两步开外拖过来。

“是!客官有什么吩咐!”小二紧紧闭着眼,表情相当悲壮。

武丑勉强止住面部肌肉的扭曲,“我家老爷要听说书,你们这里有没有说书先生啊?”

小二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本店只喝茶,不说书……”就算有也不告诉你!

“哦,没有啊。”尉迟采托着雪腮,纤指点点店堂里的一条长案,案头上摆了一把戒尺、一把折扇,后面还置了一张凳子,不是说书人专用席位还能是什么?于是她抬头:“小二哥,那些是作何之用的?”

小二涨红了脸,看出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不好糊弄,只得哈腰赔笑:“实在对不住啊姑娘,本店的说书先生昨儿个还在,可今天一大早却忽然托人来,说是要告假。咱们这儿也没法子,现下也找不到人,您看……”

谢忠与尉迟采对了个眼色,谢忠会意,从袍袖里摸出一块碎银来,掷在小二跟前。

“若是不嫌麻烦,能再帮我们找一位来吗?”谢忠微笑得很有杀气。

小二抓耳挠腮犹豫了好一阵,最后只得将碎银推开:“对不住,小的真是找不到说书先生啊!”

“找不到也无妨,”尉迟采勾唇笑道,“小二哥,这丰川县里,最近可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么?”

所幸这位姑娘还不算太难伺候,小二松了口气:“姑娘,要说咱们丰川最近的事,那可只能用俩字来形容——‘邪门’!”

“哦?怎么个邪门法?”

小二略微沉下嗓音,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前些日子里,一连好几天的早晨,可都是母鸡把大家给叫起床的呀。”

尉迟采与武丑皆是一愣,只听谢忠叫道:“果然是牡鸡司晨!”

不错,天骄的圣旨上也这么写着。

“您想想,打鸣报晓那都是公鸡的事呀,它母鸡来瞎参合啥呢?”小二两眼一瞪,很是为公鸡抱不平,“所以那几天,大家伙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会害什么事来!”

谢忠皱眉,余光停在尉迟采的指尖。后者只是垂着脑袋,径自将伪雾珠给自己斟上。

“那后来呢?”武丑追问。

“后来?”小二见黑脸大汉发话,又是一个哆嗦,赔笑道:“没有后来了嘛,公鸡都死得差不多了呀……”

尉迟采扬起羽睫:“死了?几时死的?死了多少?”

“这个嘛……”小二抓抓脑袋,欲言又止。

铛。武丑掷来一块碎银,面上一沉:“让你说你就说!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

“是是是,大爷息怒……”小二不敢接银子,只得退开一小步。“其实吧,公鸡死了多少,小的也不清楚,不过……咱们这儿已经有好久没听到公鸡叫了吧。”

也就是死了不少,而且还有一阵子了。尉迟采摩挲着茶杯:“你们店里有公鸡么?”

“本来还剩两只,不过前几天也死了。”

谢忠心领神会,赶紧对小二道:“这镇子上可还有活着的公鸡?”

“这……三位可就得自己去问问了,咱也不晓得谁家还有公鸡呀。”小二抓抓脑袋,“对不住,小的得去伺候那几位客人了,您三位慢用!”说着便哈腰退开了。

武丑骂骂咧咧地收起那块碎银,嘀咕了两句,又听尉迟采问:“谢将军,武丑,左营或是卫队中可有熟悉家禽的人?”

“养过鸡的人就成吧?”谢忠估摸着要怎样把镇子上的鸡都检查一遍。

“昭仪、呃,小姐是怀疑公鸡有毛病?”武丑觉得不可思议,“那还不如直接捉住那些个蛊民来得快……”

“现在很难说啦,我只是觉着蹊跷罢了。”放过这样一条线索,她很亏的。

谢忠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是了,牡鸡司晨本就是异象,咱们来此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昭仪,”他侧过脸来,“要不要末将派人在驻马村和这儿收拾些死鸡回去?营里貌似有几个懂行的,能帮着看看。”

“好得很。”尉迟采红唇轻勾,“我也正有此意。”

她才不信这世上真有牡鸡司晨的事。所谓的异象大抵不过是蛊惑人心的手段,加上九王的骚乱正需谶语造势,也就难免让人怀疑起异象的真实性来。

那么……要怎样拆穿这些把戏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