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六章 天骄驾到(1)

收藏书签 字体:16+-

那张嘴唇贴得太近,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际,熏香的味道沉浮暧昧,令她一双粉白的耳廓迅速变得嫣红。

那双手就这么箍在她的腰间,她心跳如雷,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身后这人发出轻笑声:

“呵……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尉迟采轻咬红唇,蹙眉叱道:“放开我!我可是……”

“尉迟家的长千金,对不对?”这人一语道破,随即又笑了:“……你的身份,我怎么会不知,嗯?”

闻言,她心中大震:难道……他就是自己一直不曾见到的——天骄帝?!

“你、你是……”

“嗯……?”这人的气息又贴上来,“不认识我了么?我可是一直期待着和你见面的呐……”

那双手慢慢松开了,她腿脚发软,顺势滑坐在地上。眼前掠过金红的下摆,她惶惶然抬头,正对上一双墨玉般的凤目,眸底光华璀璨,隐隐有流霓轻虹。

黑发随意披散在肩头,发梢噙着一星幽暗的光晕,质如丝缎;修眉微挑,连同唇角边的轻慢弧度,曳起一抹邪魅笑意,恍惚间似有魔影来袭,摄人心魄。羽睫扇动间,他缓缓向她倾下身子,发丝滑落,金红艳丽的衣襟敞开少许,现出他胸前略带性感意味的锁骨。

货真价实的极品美男。

一根长指将她的下颔悠然挑起,耳边是他戏谑的嗓音:“……怎么,看呆了?”

诶?她眨眨眼,脸上轰地一下烧了起来,口中支吾道:“对、对不起!我……我不该……”

“尉迟采。”他唤出她的名字,精致的薄唇轻柔翕动,“……你这样瞧着我,是不是不太妥呢?”

“抱歉,小女子失礼了……”她慌忙低下头。总之,就是没来由的慌忙。

她压根就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天骄帝。

“如此深夜,你为何会在此地?”他微笑。

总不能说是密道探险吧?

她咬了下唇,轻声道:“我、我睡不着……起来走走而已。”

“哦?到这天枢阁里来走走?”他的笑脸上显然写满了“我不相信”。

……唔,死定了。她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来这密道了。自己一把年纪了,还玩什么探险游戏?看看,这就是下场……

他勾唇,似乎很满意她的不良反应:“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不可穿帮,穿帮者死。

她深吸一口气,非常狗腿地伏地认错:“小女子有眼无珠,冲撞了陛下,请陛下责罚。”

头顶上静默了好半会,这才传来噗嗤一声。

她知道他在笑。讪笑也好,嘲笑也好,只要别再吓她就成。

一只白皙的手伸来,托起她的脸庞,令她正视他。

“你到这儿许多天了,也没来得及见你,是我的疏忽。”指腹摩挲着她的细嫩脸颊,他笑道。“采儿这样可爱,我怎么舍得责罚呢……?”

采采采儿?!这么快就换称谓了?她睨着他的诡笑,觉得浑身发麻:这副怜香惜玉的表情又是啥?他不是那个嗯哼才对么?

“呀,别用这么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啊。”他凑近她的耳边,笑得分外邪气:“小心被就地临幸哦……”

她无声惨叫:我才不想被嗯哼临幸!

所以在他的唇压来前一秒,她不要命地抬手——扇出去了!

啪!

好清脆好华丽的响声喔……

“你……竟然敢打我?”天骄帝捂了半张脸,鸦黑的发丝簌簌散开,兜了满襟。极浓郁的黑衬着极妖冶的金红,咄咄逼人的艳色与杀机当头迫来。

她呆愣愣地跪坐在原地,手心里跳痛发麻。

……唔。刚才,她做了什么?扇耳光?

天骄帝慢慢移开捂脸的手,顺带将长发拢去耳后,长指翻转间,慢条斯理,优雅雍容。

“好一个尉迟采……”他恨恨道:“来人!”

“我……”她还来不及认错,就听到身后传来的重靴声,以及响亮的“在”。

天骄帝指着她的鼻尖,嘴角残留着一丝傲慢的弧度:“这个女人是刺客,拖下去送交刑部!”

她又惊又急:“我不是刺客!”

“哦?你说你不是刺客,可有凭证?”天骄帝下颔微扬。

“您说我是刺客,又有何凭证?”她不甘示弱、抑或是不要命地反问。

天骄帝冷哼:“深夜潜伏天枢阁内,不肯道出真实来意,这不是刺客还能是什么?——拖下去!”

几只手不由分说将她缚住,她正要挣扎,却感到一只温凉的手覆上她的颈窝,连同头发一并拽住,痛楚从发根直抵血肉。他的脸贴上来,仿佛亲昵无间的模样:

“……在大牢里要乖哦,采儿。”

***

皎洁银辉被小窗上的道道铁栏割裂成块,沁凉森寒。入宫第五日,尉迟采第一次享受到了刑部大牢的待遇。

“……这个穿越真牛叉。”她伏在稻草上,肠子都悔青了。“开辟了多少个我人生的‘首次’啊……”

看样子,一觉醒来她就能见到秦鉴气急败坏的黑脸……抑或是尉迟尚漳寒气缭绕的冰块脸。

翻了个身,稻草扎得她脸颊生疼。

天骄帝那阴晴莫测的模样……被逮着了小辫子,就别指望他会善罢甘休。

呜,还是想想要如何解释眼下这情形吧。

提心吊胆的一夜龟速爬过。

卯时,她被狱卒惊醒。“还睡什么睡!”一人咚咚咚踢着牢门,“给老子起来!”

“嚷嚷什么?陛下面前,谁敢造次!”

是秦鉴的声音!她一个激灵翻身爬起,胡乱拍掉头发和衣服上的稻草杆,正见两个狱卒纳头便拜,口中恭敬道:“小人拜见陛下!”

脑子里嗡地炸开了——天骄帝也来了?!她捏紧袖边:他就这么着急要弄死我?

“尉迟家长千金”这名头虽远不及赤帝来得尊贵,可也绝非想杀就能杀的人物吧?若杀了她,那秦鉴强行令她扮作长千金进宫之举,岂不都白费力气了?

“……起来。都给朕退下。”

淡淡的嗓音飘来,带着三分稚气。尉迟采一愣:这和昨晚听到的声音……不太一样?

待牢中诸人退走,牢门前出现了一幅绣着粲金五爪龙纹的赤红下摆,以及一双明红的……小靴子?

尉迟采悻悻地抬起脑袋,发觉面前立着一个粉团似的小男孩。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眸如沉星,眉如刀裁,肤色极为白皙。嘴角向下撇着,努力扮出严肃的表情却不得要领,因而显得生硬。

是有那么点面熟……不过,他身上穿的虾米?

她眨眨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龙袍?

“女人,你在看什么?”小男孩眉心微皱,显然对她上下打量自己的眼神感到不爽。

“你……”尉迟采嘴角一抽,“……才是天骄帝?”

想不到啊,能在赤国呼风唤雨的天骄帝,竟然是个小正太?

小男孩冷哼:“依你看来,朕是不像了?”

尉迟采抚额暗恨:果真认错人了……既然这孩子是天骄帝,那昨晚天枢阁里的男人又是谁?

“女人,朕在和你说话。”天骄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嗓音陡然提高。

“是。”尉迟采苦笑着扬起脸来:“您很像……不对,您就是天骄帝。”

“哼,还算识相。”天骄负起双手,似模似样地走近了些,轻咳一声压低嗓音:“朕问你,你是不是用了那条密道进入天枢阁?”

尉迟采愣了愣,脑中忽地一片豁亮:“原来你就是那次从地下钻出来的小孩!”

此话甫出,天骄的脸就黑了一半:“……你、你胡说!朕怎么可能从地下钻出来!”

“可是……”的确是你没错呀。

“女人,你听好了,此事绝对不许声张。”天骄再近前些,抓着牢门的栏杆作狰狞一笑状,“否则……哼哼。”

“啊哈哈哈……小女子明白了。”尉迟采笑眯眯点头,“那么,陛下请赶快放小女子出去吧?”

天骄眉梢一挑:“朕如何能信你?”

“陛下想必已经知道小女子的身份了。有尉迟家这块金字招牌,您还怕小女子出尔反尔么?”她继续狗腿。

小正太扁了扁嘴,默然半晌,终于道:“放你可以,但你得答应朕,对密道之事守口如瓶。”

“小女子答应您,请您放心。”她正色道。

天骄又盯了她一阵,侧头向外面唤道:“秦鉴,你进来。”

“末将在。”一身银灰常服的秦鉴走进来,向天骄抱拳礼道:“陛下有何吩咐?”

“送她回馥宫,不可惊动任何人。”天骄说着,小身板一拧,径自往大牢外去了。

“末将遵旨。”秦鉴领命,慢腾腾回过头来睨着她,浓眉纠结,黑脸更黑:“……想必长千金也得了教训,日后定不会再犯了。末将这就送您回去。”

她只得讪讪赔笑:“将军所言极是,小女子省得了。”

***

秦鉴在前头引路,尉迟采乖乖跟在后面,不敢言语,仿佛已经看见秦鉴身上盘旋着的黑色怨气。

走了一阵,秦鉴忽然停下步子,转过身来。她见他满脸沮丧,心里大致猜到他要说什么了,便抢先一步低头道歉:“对不起将军,我让您失望了。”

秦鉴叹了口气:“罢了,事情总算还在控制之内。要记得,宫中远不及你所见的这般安宁,而是险象环生。你是长千金,知道这周围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么?……所以,你行事务必小心谨慎,切莫再如今日这般乱来。”

“是,我记下了。”

她想了一阵,半晌,又问道:“当初您为何不告诉我,陛下是个小孩?”

“咳……”秦鉴登时一脸尴尬:“这个嘛……若告诉你了,万一你不愿意怎么办?所以就只好……嗯。”

所以就瞒着她,给她来个骑虎难下?

秦鉴不得不转移话题:“倒是这事……我真奇怪了,你究竟是怎么被丢进大牢的?”

想到方才与天骄的约定,她只好道:“昨儿个夜里睡不着,起来随便走走,就被人当做刺客关进大牢里了。”

“原来如此。”秦鉴点头道,“这么说来,果真是那恶霸诬陷于你了。哼,真是是可忍孰不……”

“等等,”尉迟采打断他,一双杏目瞪得溜圆:“您刚才说什么?恶霸?”

秦鉴恨恨一笑:“当然,除了那个恶霸,还会是谁?”

天,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尉迟采惊得捂住嘴:她竟然打了楚相一耳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