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五章 陛下神出鬼没(3)

收藏书签 字体:16+-

翌日晨,尉迟采起了个大早,这让烟渚和暮舟很是惊讶。

“长千金,可是昨夜睡得不好么?”暮舟关切道,“依婢子看来,您今晚还是回黛阁住吧。”

尉迟采却笑道:“不,我在这儿睡得很踏实。一觉醒来时觉着浑身神清气爽,这才起得早了些。”她用完了面前这盅百合莲子粥,取过丝巾擦擦嘴,“我看,日后我就住在暖阁好了。”

“咦?可是这么一来,婢子二人就无法就近服侍您了啊。”烟渚与暮舟的宿处连着黛阁,以方便伺候长千金的起居。

尉迟采淡淡扫来一眼:就近服侍?恐怕是就近监视吧。她口中道:“我已经决定了。”

“……是。”闻言,暮舟垂下眼眸,不再多话。

午后,某位活地图亲自送上门来了。

“王爷?”迈入正堂,便见寿王负手立在堂中,一袭明紫底银线滚边锦袍,直衬得他身量英伟,卓尔不群。尉迟采敛裾欲拜,被他扶住了。

“长千金不必如此多礼,”他微微一笑,眉眼间如生出了春风来,“前几日本王曾允诺长千金,要领你在皇宫里转转。然朝事纷杂,无从脱身,直到今日才得了闲……耽搁数日,还望长千金原宥。”

鼻端拂过清淡香气,想来是寿王衣上的熏香。尉迟采垂眸浅笑:“王爷言重了,既是朝事纷杂,小女子又怎敢托大,怪罪于王爷?”

“本王既已允诺,怎可言而无信。”寿王笑道,“若长千金现下无事,不如咱们这就出发?”

侍立在侧的暮舟与烟渚对了个眼色,向二位主子恭身一礼:“请王爷和长千金稍后片刻,婢子们这就去准备……”

“免了罢,只是在宫里走走,用不着那些个麻烦的物事。”不等侍女说完,寿王摆摆手,剑眉微蹙,语意凉薄:“……还是说,你们害怕本王弄丢了长千金?”

暮舟面色一白,立刻垂首:“婢子不敢。”

唔,为什么会有暮舟逆来顺受的错觉呢?尉迟采眨眨眼。

寿王转过脸来,换上温文笑容:“那,咱们走吧。”

***

其实就算寿王来不了,她也打算出去走走。一来熟悉下环境,二来也能听到点什么消息。一连四日待在馥宫里,耳朵眼睛仿佛都给堵上了,外界的风声全然不知。这对一个来自信息爆炸时代的穿越者而言,实在是别扭得很。

寿王伴行身侧,未束的长发随风轻扬。见尉迟采垂眸不语,便柔声问:“长千金可是累了?”

她一愣,随即笑道:“……不,还好。”

从馥宫出来,沿途经过裁云湖、摇光宫、端福宫,乾坤二楼,见朝仁宫。偌大宫城,虽说禁苑才走了一角,但若换作古代的娇弱千金,早就叫苦不迭了。不过……对比起她在练功房里的训练量,这点路程,的确算不了什么。

寿王的眸光扫来,见她双腮轻红,绯色如霞,光洁的额际有沁薄汗,面上却并无疲色,心下便轻笑起来。

这位长千金当真是有趣得紧。原以为会是个娇滴滴一碰就碎的瓷人儿,谁料到……莫不是自己低估了尉迟家的决心?

思及此,他不禁弯唇一笑:“前头是天枢阁,咱们可以在那里休息一阵,长千金觉着如何?”

尉迟采点头笑道:“就照王爷的意思罢。走了这么一段,还真是有些渴了。”

天枢阁位在永熙宫南,与端福宫隔紫麟门两相遥望,为赤国历代君王藏书重地。阁中所纳书册,大多是讲治国经略与帝王之术的内容,也有少量的诗词曲赋。

阁中侍丞见是寿王驾到,忙不迭迎了出来,又是一番告罪之词。尉迟采听得无聊,抬眸望向阁内,只觉重檐精致,回廊纵深,门楣下悬有玲珑玉铃,随风作泠泠脆响,别有一派清贵气质。

“小人不知长千金到来,有失远迎,望长千金恕罪!”

侍丞的粗嗓唤回她的视线,她扯动嘴角算是笑了:“不知者不为过,你且起来吧。”

“多谢长千金。”侍丞个子矮小,生得一张团脸,笑脸讨喜,“日后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长千金尽管开口……”

“门下省的侍中大人也在此处么?”寿王忽然横来一句。

侍丞立刻奉承道:“王爷您真是神了,这么一看就知道侍中大人在此!”

门下侍中?尉迟采心底暗忖,若未记错,门下侍中不该是……

“侍中大人的惊虹宝剑不还搁在那儿么?惊虹在,自然他也在。”寿王笑道,“今儿个倒是巧了……长千金一到翡城便进了宫,想来还没见着侍中大人吧?”

对了,是尉迟尚漳!尉迟家的现任宗主,长千金和尉迟骁的二叔!

照秦鉴所述,尉迟尚漳虽说与长千金并不亲厚,却也是她在此地唯一的监护人,更是尉迟家的权力核心。想要在宫中站稳脚跟,尉迟尚漳是她必须倚靠的人物。

可……他到底是长千金的家人,纵是再不亲厚,也比别人更熟悉她吧?

她不禁心口一紧:要骗过尉迟尚漳,只怕很难。

“哦,是王爷来了。”正想着,便听见阁内传来一道陌生嗓音。她扬眸,迎面走来的这人着一身墨色广袖袍衫,衣上作鹤衔灵芝,腰间扣有翠色雕玉,精致绝伦。再看脸……

——老、老爸?!她嘴角冷不丁地一抽:为什么老爸会在这里?难道他也穿越了?

“臣叩见王爷。”尉迟尚漳不急不缓地整了整衣衫,拱手拜礼。

“大人不必多礼。”寿王虚扶一把,微笑道:“方才一见惊虹宝剑,便知大人又来天枢阁了,大人可真是爱书得紧啊。”

“王爷谬赞,只是前几日借了陛下的两本书,今儿个还回来罢了。”尉迟尚漳语间温文,面上带笑,只一双鹰眸向尉迟采淡淡扫来,却于柔和下隐含凌厉之势。

长着老爸的脸……还真是囧得要死的亲切啊!

她不避不闪,笑吟吟地与尉迟尚漳对峙:“侄女给二叔问安了。”说着,倾身一福。

尉迟尚漳的视线如冰晶般附着在脸上,令她觉着莫名的阴冷与刺疼。

半晌,他缓缓道:“……几年不见,阿采都长成大姑娘了,真是叫人……欣慰啊。”

“长千金蕙质兰心,冰雪聪明,着实让人喜爱。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得陛下钦点迎入宫中呢?”寿王的目光倒是有几分诚意。

尉迟采抿唇浅笑。又听尉迟尚漳道:“阿骁听说你来了,一直吵着要见见你。只是眼下昱州水患未平,朝廷里给闹得人仰马翻,我也难于脱身……要见阿骁,恐怕还得等上几日。”

呀,阿骁也在这里!她的脸色一亮:“那,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阿骁呢?”

尉迟尚漳眼底有精光掠过,转瞬便恢复如常,“这就难说了。”又对寿王道:“王爷,阿采住在宫中,我等鞭长莫及,难以护她周全。一切……便有赖王爷照拂了。”

“大人放心。”寿王拱手回礼,“那么昱州的抚恤之事……”

尉迟尚漳嘴角不着痕迹地一牵:“我已向陛下请旨,全权交由中书令大人督办。如此一来,王爷也能清静几天了。”

寿王苦笑起来:“那可真是多谢大人了。然而这么一来,只怕又要苦了陛下。”

“陛下还年轻,多些历练也是好的。臣倒是担心他压不过楚相和中书省,那才是大麻烦。”尉迟尚漳说着,又向尉迟采看来,眼波冰冷。“……不知什么时候,陛下才会宣阿采觐见呢?”

她别开眼眸,装作没听见两人的话。

***

回到馥宫时,已近酉时。天边泛着轻软靡丽的霞色,一如美人芙颜醉红。

“王爷他不进来坐坐么?”暮舟望着宫门外离去的那抹明紫身影,轻声问。

尉迟采随口应了:“嗯。”

她累得不行,只想脱了衣鞋躺在地上摆大字,可转念又不得不顾虑起处境来,稍稍收敛了姿势。

烟渚端来茶水点心,“长千金别吃太多,待会就得用晚膳了。”

尉迟采才懒得理她,径自抓过糕饼塞进嘴里,碎渣掉了满袖满襟也不管。

这豪放的吃相直把烟渚暮舟二人看得目瞪口呆:“……长、长千金……”

“唔?”她转过头来,见两个婢子面有异色,这才惊觉自己的举止似乎太出格了些,只好赔笑:“我是太饿了……不如咱们早些开饭吧?”

烟渚得令:“是,婢子这就去准备。”

“你们都退下吧,让我一个人歇会。”她摆摆手,屏退那两人,靠在椅背上合起双眼。

脑中盘算起先前走过的那些个宫殿和御道,再与昨晚进入密道的方向两相对照。

往西……往北……再往西……特意避开了裁云湖,大约是怕渗水吧。

看样子,密道的入口在摇光宫或端福宫附近么?

她的眼眸慢慢睁开,黑瞳中有暗光潋滟。

亥时末。待烟渚和暮舟入寝后,她用烛台撬开石板,钻进密道。

脑子里已有了禁苑的大致格局,底气也就足了许多。她举着火烛,小心翼翼地前行。

半个时辰后,前方现出一扇石门。门上有一只拳头大小的石质虎头,口中衔一枚金环。

这里就是尽头了吧?

她走上前去,试探着握住金环,往下拉动。

锵!

是机括的声音。她手中一松,金环上连接着虎口内的金链哗啦啦吞了回去,便见石门一震,果然缓缓打开来。

有朦胧的光亮从门后透出,却无半点声音。

难道是通向宫外的?不像,若是宫外,怎么会如此安静?

她伸出一根指头,戳……

咦?是纸?她歪着脑袋看了片刻,将手指继续戳出去。

那张纸竟然被顶了起来,外头的光线漏进密道内。她赶紧熄灭烛火,将烛台放在脚下。

没错,这就是洞口。她掀起那张纸时才发现,这是一幅挂式卷轴。卷轴的宽窄刚好能将洞口完全遮掩住。

她提着裙摆,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

视野所及处全是书架,上头挤挤挨挨摆满了书册,看样子都是些老旧的古本了。她看了一圈,除了书还是书。

——原来,这里是天枢阁。

她将洞口藏好,蹑手蹑脚地往书架尽头走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味,四周寂静无声。

真像个书的坟墓。她暗想。

“《襄州图志》,《驭民经要》,《雍和起居录》……”指着书名一册册看过去,轻念出声。

墙头的琉璃灯盏光晕柔和,玉色指尖依次拂过书册的封背,独余纤嗓的低吟浮动于耳边。

背影昏暗中,一双指节修长的大手悄无声息地伸向她。

突地,她感到腰间骤紧,背脊贴上一片温暖的东西,一双金红丝缎的广袖从后将她搂住。醇厚的嗓音落在耳畔,带着清幽的沉水暗香:

“……瞧瞧,我捉到了什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