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都市血神

第22章 旖旎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2章 旖旎

当然,阿尔塔斯,亨利,亚当抱住“愤怒不已”的左蒙,用英语不停劝解。

高远飞眼见此景,嘴角掀起一丝恶毒,眼前这小子实力大涨,掌控起来就更为困难,但是有左蒙等人相助情况就会发生改变,叶辰杀了刘易斯,两方早已势成水火,用左蒙这只枪来对付叶辰这盾,再合适不过。

主意打定,冷冷开口:“黑龙老弟,你杀了刘易斯本来没什么,只是,他的拳赛可就空了出来,老哥的损失至少高达数百万美金,你说说这笔账该怎么算?”话完毕,双目阴毒,隐隐带起威胁之意。

“很简单,刘易斯的拳赛由我出场,老规矩,****!地下世界的抽成由我出。”叶辰平静开口,让高远飞神色松下,点点头。

“好,他的拳赛由你出场,一连两场!”

“当然,如果没什么事,老弟先回屋内疗养伤势,准备参加半月后的拳赛。”叶辰不置可否。

“既然黑龙老弟爽快,老哥也不好再说什么,你们,陪黑龙老弟回去,记住,好好的照顾他!”高远飞面色平静,目视身后几尊枪手吩咐,特别是照顾两字,尤为重。

“是!黑少,请!”四名枪手主动站在叶辰身后,枪不离手,防止这人物暴起发难,能将左蒙败下,实力非同小可,只有握住枪,才能有丝丝安全感。

叶辰淡淡一笑,向所住之处走去,直到消失在此。

一直不曾说话的上官诗琪眼见叶辰消失,又看了看脸色阴沉的父亲,悄然向叶辰所在地方而去。

“你们还好么?”叶辰走后,高远飞对左蒙四人露出丝笑容,装模作样询问四人伤势。

“你不是说那小子连拳术都没学过,为什么会如此厉害,是不是你故意骗我们去送死,啊!”左蒙最先发难,咆哮怒吼。

“高远飞,你竟敢陷害我们!你这老杂毛!”亚当也是满腔怒火,指着高远飞破口大骂。

“练了半月却拳术就如此厉害,你在蒙骗谁,当我们是白痴吗?”亨利也冷冷开口讥讽。

面对四人指责,高远飞面色潮红,忍住憋屈,将身后枪手遣散,冷冷开口:“这小子的的确确只学了半月的拳术,我有必要骗你们么?况且,那小子心眼太多,我也是中了他的诡计,可怜刘易斯惨死。”

“反正我们是一定要将这黄皮小子扒皮抽筋,高远飞,你要保这小子,就给老子滚蛋。”左蒙双目喷出无穷恨意,咬牙切齿。

“跟我来,等这小子没利用价值,你们想他怎么死就怎么死!不过,得提前布置一番。”高远飞双目闪动杀机,对左蒙四人开口。

“这才对。”四人互视一眼,目内闪动莫名光华,跟随高远飞前往别墅,共同商议对付叶辰。

而叶辰在四名枪手的监视下回到屋内,进入房内,还没坐下,却见床下一道影子拉的老长,手里面拿着什么,鬼鬼祟祟向他走来。

眼见有人不知死活来偷袭,叶辰并没转身,一个侧步闪躲开来,反手一抓,捏住身后人物脖颈将之提起,正准备开口,却是一愣:“怎么是你?”

“咳咳……放开,快放开!”被叶辰制住的正是上官诗琪,而手中拿着的不是什么凶器,而是一卷纱布,还有一瓶药水,这女人被捏住提起后,手中之物也掉在**。

松开手,不理会捂住脖颈喘息的上官诗琪,径直走入浴室之内,果然,窗户玻璃大大开启,框子之处还有一道小巧脚印,不用说,肯定是这名大小姐所留。

叶辰摇摇头,回到卧室,上下凝视上官诗琪,实在有些莫名其妙,上次狠狠教训了这大小姐。

按照道理,她应该对自己恨毒才对,怎么会送来纱布,难道有什么阴谋,想到这里,快步走到床前,拾起药水嗅了嗅,冷冷开口:“你到底要干什么,有门不走偏偏要翻窗,还有,这药水纱布里面有什么,毒药?”

“你!你不识好人心,胡说八道,我是看你受了伤,好心给你送些药水来,谁知你说也不说就捏住本小姐脖子,差点被你杀了,你不道歉还在这里乱猜!”

上官诗琪没好气的站起,晶莹无暇的面容还有些苍白,显然被叶辰举动吓的不轻,前刻,要是叶辰手上使点力,这名大小姐顷刻就会香消玉殒。

“多谢好意,本人不用你的药,请回!”叶辰不想过多跟上官诗琪纠缠,淡淡开口,下了逐客令。

“客气什么,来,我给你擦上,你浑身都是血,特别是右脸,如果不好好医治,肯定会留下伤疤。”

上官诗琪似乎没听到叶辰的话一样,拿起药水纱布,硬要给叶辰包扎擦拭,让他皱眉,后退几步,冷冷发言。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说,出去!还有,你哥无恶不作,劝你不要助纣为虐。”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上官诗琪跟自己没交情,会好心帮自己疗伤才怪。

“我哥的事本小姐不计较,就算不被你教训,也会被其他人教训,况且,你不是没把他怎样么,今天本小姐秘密来这里,不是为哥哥讨说法,而是求你件事!”

上官诗琪眼见前面男子防备警惕,无奈放下药水,睁着乌黑如水,浑圆水灵的眼睛盯住叶辰,可怜兮兮,期期艾艾。

只是几秒,叶辰就明白上官诗琪想要做什么,心内无语,这女人来硬的不行就想来软的,只是,这事他绝不会同意:“不行,地下世界人选筛选严格,就算我带上你,你也绝对进不去。”

“你就带我去,好不好嘛,只要你答应带我去,你欺负我的事情,我就不告诉母亲,怎样?”上官诗琪眼见叶辰拒绝,急了,一双玉手拽住叶辰胳膊,左摇右晃。

“放开,我说放开!”叶辰皱眉,神色冷下,想要抽出手来,不想上官诗琪撰的紧,一脸挣扎四五次也没挣脱,只得开口让这女人放开。

“不放!除非你答应带我入地下世界。”上官诗琪死死抱住叶辰,整个身子都快贴在叶辰身上,胸前那对乳鸽更是不时轻抚左臂。

叶辰面色一窒,说实话,除了那个她,叶辰从未和哪个女孩如此亲近过。

“好不好嘛!就带我进去一次!”上官诗琪无暇面容之上闪过丝丝妩媚,让叶辰更为不适,发力抽出胳膊,只是用力过大,把这名大小姐抛在**。

“我说过,我是绝对不会带你去地下世界,出去!”叶辰有些受不了,忍住那股旖旎感觉,冷冷开口。

上官诗琪上下凝视,久久不说话,看的叶辰发毛,皱眉发言:“你看什么?”

“咯咯!我们叶少不会还是个处男吧,看你样子,是不是连女孩子都没接触过?”上官诗琪把手掩住嘴轻笑,一脸戏谑扫视叶辰,就如看尊国宝。

上官诗琪从小在英国长大,接受理念不同,造成这大小姐性格火辣,只是,上官晓梅对这叛逆女儿看的十分严厉,绝不许女儿接触外国男人,所以到现在,这大小姐见识得多,尝过的可以说是没有,可即便如此,也有足够资本调侃叶辰。

“你走不走,再不走,把你扔出去。”叶辰受不了这种目光,就要伸手去抓上官诗琪,只是没想到,**大小姐突然跃起,一双玉臂缠住叶辰脖子,身子紧贴背,双脚勒住腰,就如只树袋熊。

“你疯了么!快下来!”叶辰大怒,连连挣扎。

“你敢无视本小姐,带不带我去!”抓住叶辰软肋,上官诗琪一只手抱住叶辰脖子,一只手乱抓乱敲。

“做梦!”叶辰吃痛,恼怒一叫。

“带不带!”这次,上官诗琪两只手都腾了出来,揪耳朵,挖鼻子,扰眼睛,让叶辰都怒火中烧,捏住这女人一只手用力一拽。

“滋!”

上官诗琪的名牌衣服宣布终结,袖子带领子一起扯下,露出白花花的柔嫩肌肤,还有那粉红的小肩吊带。

叶辰愣了,一只手捏住衣服的袖子发呆,上官诗琪也是如此,面色酡红,最后,开始爆发。

“啊!本小姐跟你拼了,带不带,带不带,带不带!”上官诗琪疯狂起来,一双手抓来捏去,让叶辰虚火之冒,恼怒之下也顾不上什么男女礼仪,双手先分开这大小姐缠在腰间的腿,随后捏住,活活拽下来,用力一扔,丢在**。

“非礼啊!强奸,非礼啊!强奸!”上官诗琪倒在**,痛苦呻吟两秒,就开始乱吼乱叫。

“别叫!”叶辰爬上床去,捂住大小姐的嘴,只是,上官诗琪银牙一张咬住叶辰指头,疼的他龄牙咧嘴,抽出指头来,上面还有一排齿痕。

“你属狗的啊!”叶辰恼怒咆哮,只是,眼前白花花一片活色生香,又让他感觉有股火在乱窜。

“最后再问你一遍,带不带本小姐去!”上官诗琪根本不理会,铁了心要叶辰带她入地下世界。

“不是我不带你去,我给你说过,地下世界……”叶辰叹息,想好好解释,只是还没说完,上官诗琪又叫了。

“非礼啊!非礼……呜呜!”叶辰无奈,只得伸出手前去捂嘴,只是上官诗琪双手乱抓,双腿乱踢,脑袋左右摇摆,根本捂不住,叶辰恼怒之下,双手对双手,双腿压双腿,把心一横,再来个嘴对嘴。

上官诗琪眼睛陡然睁的浑圆,不可置信自己被强吻了,还是被眼前的讨厌鬼强吻了,她的初吻啊。

十秒,二十秒,愣神过后,拼命挣扎,贝齿用力,狠狠的咬了叶辰下嘴唇一口。

叶辰吃疼抬头,眼见上官诗琪真的双目含泪,恨恨凝视,沉默片刻,嘤嘤抽泣:“你就知道欺负我,昨天把我扔进泳池,今天又扯我衣服,强吻我,我的初吻,呜呜!”这哭不知是哭她的初吻,还是觉得羞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