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欢喜佛

第16章 胆敢叫猴子为畜生的秃驴!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六章 胆敢叫猴子为畜生的秃驴!

“你为什么没有昏倒?”少年和尚瞪大了双眼,张了嘴巴,显得很是难以相信。

小和尚奇怪的皱了皱眉,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年纪看起来要比自己大上个两三岁的少年和尚:“我为什么会昏倒?”

少年的表情还是很难以置信:“难道你竟没有吃罗汉豆?”

“罗汉豆?”小和尚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顺着少年和尚的视线,才笑着指了指桌上那一叠已经快要被自己吃完的豆子:“这豆子味道不错,还有没有?可以的话,麻烦再给我点。”

“这不可能!”少年和尚忽然大叫了一声。

这声音太大,以至于小和尚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耳朵。

中年和尚一巴掌拍在少年和尚溜圆的脑袋上,怒斥:“空色,不得无礼!”

空色回头很无辜的看了看中年和尚,依旧不住的指着小和尚说道:“可这不可能啊,他既然已经吃了罗汉豆,为什么却没有昏迷啊?”

中年和尚瞪了空色一眼:“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吃下罗汉果而不昏迷也有可能,赶紧滚出去,莫留在这丢人现眼!”

“师傅!”空色还是很无辜。

中年和尚冷冷瞪着他:“还不滚?”

此时少年和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禅房,却是一步三回头,极为依依不舍,临走之前还狠狠瞪了小和尚两眼,似乎觉得小和尚就是罪魁祸首。

眼见空色走远,中年和尚表情才缓和下来:“小徒顽劣,让小师傅见笑了。”

小和尚表示不介意的摆摆手:“没事,没事,年纪小,情有可原。”

中年和尚顿时嘴角抽了抽,说到年纪小,空色起码比你这个小和尚还要大上几岁吧,你倒真好意思说这种话。

中年和尚走到小和尚对面座位坐下,看向小和尚,脸上带着微笑:“小师傅,想必你已经知道我这禅院和别处禅院的不同了吧!”

“知道!”小和尚点点头:“别家禅院如主持你这禅院华丽的的确少见。”

中年和尚看了小和尚一眼:“小师傅又作何这般顾左右而其他?我既然坐在这里,便是想和小师傅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小和尚似笑非笑:“谈什么?谈你是将我清蒸的好?还是红烧的好?”

“你果然已经知道!”中年和尚:“不过我要你谈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你在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之后,你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好奇而已,你不愿说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小和尚:“你为什么会想知道这个?”

中年和尚:“因为在你之前的人都是处于昏迷当中便已死去,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们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心情,难得遇上一个吃了罗汉果却不会昏迷的,所以我很好奇。”

小和尚点点头:“这样说来的话,想必已经有很多人葬身在这间禅院里了!”

中年和尚皱了皱眉:“这种时候你竟然还会对这个感兴趣?不过没关系,告诉你也无妨,仔细算算,算上你,至今已有一百零八个了。”

“一百零八!”小和尚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观音禅院,以观音之名,行的却是那种人肉黑店般的事情,真是可悲啊!”

中年和尚有些不屑:“能为我成仙之道贡献性命,他们应当感到荣幸才是。”

小和尚嗤笑:“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们将我一锅烹了?”

中年和尚表情不变:“如果这就是你的心情,那我便更心安理得了!”

小和尚:“……”

小和尚顿了许久,才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那头猪的脸皮就已经够厚了,但是我现在却发现你的脸皮比那头猪还要厚上十倍。”

中年和尚冷冷的看着小和尚:“拿我和一头猪作比较,这是你在向我表达愤怒的方式?”

“愤怒?”小和尚脸色有点疑惑:“我为什么要愤怒?”

中年和尚深深的看了小和尚一眼:“小师傅,做人呢,会说假话是必须的,但此刻你都已经将死,又何必再这般呢?”

“知晓自己即将被杀死,你会不愤怒?”

小和尚点了点头:“如果我真的会被你杀死,那我的确会很愤怒,因为我还没有活够,这天下还有太多的东西等着我,老和尚也不希望看见我死。”

“临死之际,我一定会愤怒的瞪着你,咬牙切齿,将你祖上十八代都诅咒个干净!但,那是在我知道自己会被你杀死的情况下。现在么,我可不认为自己会死!”

中年和尚冷笑:“不过吃了几颗罗汉豆而未昏迷罢了,真当自己有了不起的本事?”

小和尚抬头看了看中年和尚:“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吃了大半碟罗汉豆都未曾昏迷么?”

中年和尚:“天下之大,遇上一种恰好对罗汉豆效用免疫的体质也不足为奇。”

小和尚摇了摇头:“我只是普通人的体质,之所以能够免疫罗汉豆的作用,只是因为我自小就将这东西当成零嘴一般吃着。”

中年和尚:“那又怎样?”

小和尚:“不怎样,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不仅罗汉豆,这天下间但凡叫得出名字的毒物我都接触过不少,所以类似引魂香、夜招鬼这种东西对我其实是没用的。”

听到这里,中年和尚顿时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我下了引魂香和夜招鬼?”

小和尚冷笑一声:“切莫以为只有自己一个聪明人,其他人都是傻子!一个真正想杀人的人是不会浪费时间却了解被杀之人心情的,除非他别有目的。”

“当然啦,如果这个杀人者脑子有问题,又或者是实在无聊到透顶,才会如此。”

中年和尚:“单凭这个你便猜出我会下毒?”

“不是!”小和尚摇了摇头:“你对于我来说其实很是无关紧要,我根本不会花任何心思去猜测你的行为和想法,我之所以知道,只是因为我对这两种毒很熟悉而已。”

听到小和尚语中对自己的不屑,中年和尚顿时冷哼一声:“就算你知道这两种毒而避免中毒又怎么样?莫非我还解决不了你?死到临头还大放厥词,当真不知所谓!”

小和尚忽然看向房门:“你可知道那只猴子的身份吗?”

中年和尚不明白小和尚为什么话题转换如此之快,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回答:“只不过区区一只野生猴子罢了,就算学得人言,可终究是个畜生!”

正当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猴子大大咧咧的推门进来:“小和尚,你那可曾还有些虎肉龙肉?且给俺老孙填填肚子。

这禅院当真名不副实,偌大一个禅院,装饰华丽,却找不到半点能吃的东西……”

猴子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因为他听见了畜生二字。猴子将实现转向中年和尚,神色开始变得不善:“你这秃驴刚说什么?”

听见秃驴二字,中年和尚也生气了,怒道:“当真是个畜生,敢叫你佛爷爷为秃驴,莫非活得不耐烦了?无论空心再喜欢你,贫僧也要将你活刮……”

中年和尚话说到一半,猴子就已经一爪子狠狠的拍在了中年和尚光秃的脑袋上。

一个是肉体凡胎,一个是天生地养,一个不如石头,一个在太上老君八卦炉中精炼过七七四十九天,两者之间的硬度压根不在一耳光水平线上。

所以当猴子一爪子拍在中年和尚脑袋上时,中年和尚那光秃脑袋立刻就像是被一个重锤给重重砸中,只如高空落地的西瓜一般。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