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师叔,何弃疗?

第31章 嗯……白师兄

收藏书签 字体:16+-

31嗯……白师兄

莘乐与孙皓睿买通了一个杀手,要暗杀夙云汐是确有其事,不过,风笑之所以会知道,不是因为碰巧躲在树后看到了,而是因为他便是那个被买通的杀手。

风笑只是一个散修,路过青梧山时正好缺灵石,便打算给人当一阵临时雇工,赚上一笔路费,然后便碰上了莘乐与孙皓睿他们。

莘乐本来还不愿意用他,但因上回已经折损了一位凌烟峰的筑基修士,这回若是再折损一个,她回到门中恐怕不好向家中老祖交代,只好退而求次之用了散修。

得知只需混进碧灵秘境杀掉一个练气二层的女修便可获得大量灵石,风笑很爽快地接受了这桩交易,但是进入秘境之后他才发现,这个看似修为低下的女修并不好对付——清淡描写地便解决掉一波高阶练气修士,就是应对筑基修士亦能全身而退。

看到夙云汐用雷火符炸死顾云明后,风笑就歇了那份正面冲上去刺杀夙云汐的心,另寻对策。

第一次,他故意引出乱石之地中的食人花,并装作落难的样子,意图将她引入食人花丛中,不料她竟谨慎地避了过去,简单粗暴地破了他的局。

第二次,他将她引入了美女蛇的蛇窟,料想以美女蛇的习性,她这回肯定逃不掉,偏偏这女修气运好极,头上顶着的丑陋木鸟居然能吓得美女蛇失魂落魄,非但逃过一劫,还叫他陷入了危境。为此,他还郁结了许久。

但是,在他看来,夙云汐到底是个是蠢笨之人,若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相信他,叫他寻到下手的机会。

离开蛇窟后,他便开始调息身体,但他并没有像夙云汐那般调息完全,而是只恢复了七八分便中止,之后就暗暗地往手中输送灵力,准备给她致命一击。

夙云汐睁眼之时,他的灵力也输送完毕,于是他浅笑着看着她,然后趁她不注意之时,一举进攻。

“呵……你这女人,真是蠢透了!”风笑轻蔑地笑道,手还停留在她腹部,维持着攻击的动作。在他看来,夙云汐吃了这一招,必死无疑。

“呵……是么?”意外的是,夙云汐并没有如他想象般瞪着难以置信的双目死去,反而不以为然地回了他一笑。

风笑一诧,这才惊觉,自己的拳头与夙云汐的腹部之间还横隔着一支手臂,手臂上戴着一只白玉护身镯子,白光萦绕,悄无声息地化解了他的攻击。

“这镯子……你认识我师父?”他惊讶地问道。

夙云汐却不理会他,冷冷一笑,趁他错愕之际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双手快速结印,催长了落在风笑脚旁的数颗雷光藤种子。

藤条疯长,片刻间便将风笑紧紧缠绕束缚,藤条上雷光闪烁,实打实地雷了他一把。

“啊——”他嚎叫了一声。

雷光渐消,原本那个还算有风度,长相也还不错的男修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惨不忍睹的“黑炭”。

发丝焦卷,面色炭黑,道袍上残留着嗞嗞作响的微笑雷光……这大概是风笑活了这么久最狼狈的一次了。藤条的效用只有一回,尽管未能要去他的性命,却也叫他伤得不轻。

“你……好狠……”他声音微颤地说道。

“对待要对自己下杀手的人,本就不必手下留情。”夙云汐说道,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在风笑回过神之前已抽出飞剑,架在他的颈上。

“几次三番想害我性命,真当我毫无防备不成?暗杀计划之事也不必多说了,莘乐与孙皓睿买通的散修就是你吧?哼,计谋倒是不少,可惜啊。”握剑之手紧了紧,风笑的颈上瞬间多了一道血痕。

风笑的心一沉,即时明白夙云汐这回是真的动了杀心。原本修士斗法,输了身死魂灭是最正常不过,但他以为自己还有很多事不曾完成,就这么死了是在太委屈了,于是他又抛掉了一些本就所剩无几的尊严,微微后仰着上身道:“慢……慢着……夙道友,我还有话要说!”

夙云汐道:“怎么?这回又要说什么来糊弄我?”

“不不不……这回可不是糊弄,绝对是真话!玉镯,你手上的玉镯,如果我没猜错,定是我师父妃瑶仙子送你的吧。”

“玉镯?”夙云汐瞥了一眼手腕上刚才救了她一命的镯子。这护身玉镯确实是妃瑶仙子所赠,不过风笑这个谎话连篇的家伙是不是妃瑶仙子的徒弟却有待确认。

风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夙云汐的神色,见她的杀意削减了少许,便又天花乱坠地说了起来:“哎,若早知你是我师父的故人,我肯定不会接下这桩交易!夙道友,看在我师父的份上,你大人大量,再饶我一回行不?我以心魔起誓,今后绝不以任何形式作任何主动伤害夙道友你的事,行么?”

夙云汐呵呵地笑了几声,手中的飞剑丝毫没有挪动:“你的心魔誓言太廉价,我可不敢再信。况且,你这誓言似乎少了半截吧。”

风笑一顿,焦黑的脸上露出几分尴尬,却仍不死心地说道:“呃……夙道友果然明察秋毫。这样吧,我风笑以心魔起誓,今后绝不以任何形式作任何主动伤害夙云汐之事,如违此誓,便叫我……一生不得进阶,一生不得所爱,并且惨死我师父妃瑶仙子的剑下!”

“这样可以了么?”他起完誓,哀戚地问道。

夙云汐张了张嘴。

“哎……不要这样子,被心爱之人杀死已经够虐了,夙道友,你不能这么苛刻啊!”生怕夙云汐觉得他的誓言还不够毒似的,不待夙云汐说话,风笑便又急忙补了一句。

夙云汐还是呵呵地笑了几声,风笑的誓言算是颇为狠毒,但鉴于此人前科累累,她觉得,与其相信他,还不如相信自己。

她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颗毒丹塞入了他的口中,这才收起了飞剑道:“我还是不信你,不过我信这个。只要我愿意,丹毒随时可发作,若不想毒发身亡,便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风笑捏了捏自己的喉咙,但觉那毒丹入口即化,不多时便见他的经脉中了多了一些细小的丝线,他不敢大意,只诺然点头。不过嘴上还是嘟囔道:“唉,这年头,不管假话真话都没人信。早知道要吃毒丹,我就不浪费那个狠毒的心魔誓了。”

夙云汐轻嗤:“我可没有逼你起誓。而且,我本来也没想杀你,还要留着你的命,带我去见莘乐呢。”

风笑撇撇嘴,觉得要是继续跟这个女人说下去,自己越说越觉自己吃亏,越说心里越不爽,于是干脆闭了嘴,默不作声地走在前头带路。

莘乐与孙皓睿与风笑约好,只要风笑成功击杀夙云汐,便可带着击杀的证明前往秘境中心的某处与他们会合,领取余下的那部分佣金。但他们大概想不到,夙云汐会反过来控制住风笑,并寻着这条线索找上他们,由明转暗。

夙云汐要找莘乐,原因大抵有两个。

其一,进入秘境之后接二连三地受到刺杀,她已对这般状况厌倦至极,单是应付这些已耗去不少精力,这样下去,寻找木灵一事只能不断地被耽搁。莘乐想在秘境中杀了她,反过来她也可以在秘境中彻底解决她,一劳永逸。只要不留下痕迹,出了秘境,谁会想到是她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动的手呢?

其二,她很迫切地想从莘乐口中确认一些事,关于顾云明的话,关于三十多年前的真相。而这一个原因,比上一个原因更为重要。

两人进入美女蛇窟时已是黄昏,又里里外外地闹腾了一翻,如今已经是半夜,天色漆黑,唯有稀疏的月光洒照着,但这些都无法影响他们。

风笑载着夙云汐御剑飞行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到达了秘境中心,两人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面。

按风笑所说,他与莘乐以及孙皓睿约好的地方就在这附近,但是他们并没有贸然撞上去,先趁着夜色藏匿起来,将肉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摸清了周围环境再作打算。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夙云汐与风笑还没有去找莘乐与孙皓睿,莘乐与孙皓睿却先撞了上来。

“嗯……嗯……不要……啊……”漆黑的树林中,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语声与以及一些草木被拂动窸窸窣窣的声音,间中还夹着些或重或轻的喘息声。

夙云汐警惕地停下脚步,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风笑没作声,沉默地点了点头。

两人各自往身上贴了一张敛息符,在黑暗中隐匿起来,侧耳倾听者林间的动静。

“嗯……师兄,白师兄……” 林间又传来一句暧昧的话语,婉转而荡漾。

夙云汐觉得这声音莫名地熟悉,仔细一想,可不就是跟她对立了几十年的莘乐的声音么?

听那动静,莫非莘乐正在与人双修?

夙云汐一愣,想起莘乐口中轻呼的白师兄,忍不住疑惑:白师兄?是她想的那个白师兄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