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天劫医生

第二十章 再遇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章再遇今天是文涛接管诊所第一天,许多事情都是刚刚开始,除了早上那一会,病人并不是很多。即便是如此,彦琳一天下来都没停下来过,下午的时候又出去三次去上门静点。静点室里边有电视,电视的声音并不时很大,只是夜晚很安静推门就能听到。在看电视?也对,她这个年纪忙碌一天下来,看看电视也很正常。文涛刚想转身退出去,脚步又突然停住,因为听电视的声音竟然是京剧,彦琳看京剧?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文涛又迈步走了进去,从门上窗户望进去,才发现彦琳竟然躺在其中一病**,手中握着遥控器,身体微微拳着,睡着了。呵……文涛旋即明白怎么回事,微微摇头,自己怎么看应该也不像是坏人的样啊!!!悄声推门进去,静点室气温此时还是很高,彦琳的小脸有些微红,看来她一定是很疲倦了。应该是看着看着电视就睡着了,文涛随手把电视关掉,刚想叫醒他,再看她睡得那么安逸舒服又有些不忍。这一天自己对情况不熟悉,大部分的活都是彦琳一个人干的,忙里忙外的。既然她害怕就让她在这睡一宿,一会上去拿条毯子下来给她盖上也就是了,想到此处文涛随手想把她握在手里的遥控器拿开放到一旁。“嗯……”没想到这小丫头抓得还真紧,这么一拉惊动了她,睡眼朦胧微微欲睁。文涛心念一动,手中银针在手,下一瞬间银针已经在彦琳的睡穴上。彦琳又缓缓的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文涛把遥控器抽了出来,顺手又施了两针,这是早失传的三才养神针法,调理气血解除疲倦帮助睡眠,比之现在安眠药这种有副作用的药物要好上千百倍。此时也不怕惊醒她,在这里睡毕竟睡不安稳,想了想将她抱上楼去。好在此时夜已深,并没有其他人,否则让人看到新来的医生抱着小护士进了房间,后边的事情想解释清楚都不可能。将彦琳放到**,拔出银针给她盖上被子,有了三才养神针的帮助,就算合衣睡一晚也不会有任何疲惫之感。把彦琳安顿好文涛才仔细看了看彦琳的房间,被子是粉红色的,房间的色调整体都非常温馨。女孩的房间,就是不一样。悄悄退出门,把门关上。“嗯……”第二天早上起来,彦琳在自己的房间猛的坐起,看着周围,是自己的房间。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自己竟然连衣服都没脱,可是……她挠着头,怎么自己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回的房间呢。自己当时在下边困得都不行了,心里七上八下的矛盾的很不敢上来睡,虽然是两室一厅,可毕竟文医生他是个男的。好像,自己后来困的不行了,迷迷糊糊的好像睡着了一样,其他的就不记得了。难道自己迷迷糊糊的上来了,想想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啊…………”再一看时间,彦琳惊叫一声跳下床去,冲出去直奔洗手间,时间要来不及了。“早啊!”文涛正在洗手间刷牙,洗手间分两层,外边是洗漱的地方,往里有个门隔着是洗手间跟浴室。彦琳急忙刹住身形,看到文涛,愣了一下,当文涛把口中水吐出去跟她说话,小护士才反应过来。“腾”脸红了起来。“我已经完毕,你用吧。”看着他的样子,文涛心里忍俊不止,不过还是控制自己让自己没有笑出来,如果自己一笑恐怕小护士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毕竟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要习惯,所以用手巾擦了擦,将自己的牙具放好很平淡很正常很大方的走了出来。彦琳身体僵持在那了有二十秒,看着文涛进入自己的房间,她急忙冲进去,将门关上,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门上,胸口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其实彦琳起的并不晚,就是她收拾好了下去,也只是八点而已。只是她以前习惯早起,先到诊所来。再见文涛,文涛没有一丝异样,这也让彦琳的心渐渐平复下来,渐渐开始适应起这新的不同的工作合租生活。接下来的几天,彦琳渐渐开始习惯,其实文涛也在习惯,只是他的定力足够让人看起来好像他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很镇定。不过生意倒是一天比一天差了起来,在人不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文涛很平和很随和,尤其是跟普通人。可有一点,当文涛穿上白大褂,坐在那里,虽然他的证件都是办的,当然,都是百分之一百真的。可他的学识不时假的,他比一般的医生把治病只是当成上班的工作不一样,当他坐在那里给病人看病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坚持,不遵医嘱者不治,更加不会为别的原因改变自己,就如同他几次把几个要买药或者领着孩子来看病的人撵出去一样,因为他们只是一些生活习惯,或者不是病,却非要打针吃药。而且当医生时,他说话绝不容许反驳,可以询问商量却不允许反驳,这方面比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还固执。而且他对病人开药少,很多时候是强调让他们改变生活规律饮食,很多简单的病症只要自身调理好了,锻炼一下就好了。更加上他进了中药,房间里满是中药气味,渐渐的人少了许多,到第五天,一整个上午都没有一个人来。彦琳上门静点的生意倒是不错,刚刚上门静点回来的彦琳看着正在房间里上网的文涛,很想跟文医生说说。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他现在还在不断的进中药,只是他进的比较苛刻。知道这边有用药的,前几天连续来了不下五六拨人,可多数不到几句话就被文医生说走了,不过,被文医生留下来的,每次都笑着从里边出来。看看空荡荡的诊所,因为中药味弥漫,现在就连看感冒的都没有了,因为没人乐意在这里静点。“彦琳,刚回来,来看看,我跟一家装修公司谈了一下。”文涛正好从里边出来,叫上彦琳走到旁边的静点室:“静点这种事别人都可以做,我看我们留下那边两个床铺的位置,给偶尔需要点滴的人流下就行了,其他的地方我找人改一下,我的办公室太小,最近进的药越来越多,根本没地方放了。”这些天下来,彦琳也渐渐的习惯了跟文涛相处:“文医生,我虽然不太懂,不过…外边都说,我们这是社区诊所,这样弄能行嘛,现在那些人连感冒都不上我们这来打针了,坐车跑到远一些的地方打针。”文涛根本不在乎:“感冒打针那里都可以,再说了,如果由我亲手调配出来的中药治疗现在的感冒,绝对比打针好的快。”站在空荡荡的静点室,文涛道:“我已经跟人订了一套最新的中药熬制机,然后以后我再教会你熬制中药,我们留下一点地方,就是预备偶尔真需要急症打针,或者有外伤之类的突发事件实用。”彦琳怯声问道:“文医生,我们…诊所该不会真的改成中医诊所吧。”文涛自信的笑道:“也谈不上改,重要的不时名字不时形式,我只是想让这个诊所能真正成为我手中的工具,发挥我真正的医术。”还有一个理由,文涛没说,成为自己以后研究人体奥秘的地方,研究人体奥秘可并非简单的解剖之类的事情,如果只是那样的话,早在几十上百年就都研究明白了。“哦!”看着劲头十足的文医生,彦琳点了点头,反正文医生是头,他怎么带队自己就跟着走也就是了。不过彦琳心里也很奇怪,哪有在一个小诊所投这么多钱的,文医生这根本不像是为了赚钱。“人呢,人都那去了……”突然,外边有人大吼。“来了……”彦琳答应一声急忙跑出去。“快点想办法止血,我已经打救护车了,救护车来之前你们绝对不能让她有事……”“文医生…快来啊……”外边乱成一团,文涛快步走出,当看到眼前的情景他也愣住了,眼前的不时别人,那个女片警林茹雪,此时她一身是血,手里捂着腹部满手都是血,身旁两个也是穿着警服的男警察,有一个背部也都是血,看来是他背林茹雪过来的。。nk"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