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区区风华

第6章 如此难忘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六章 如此难忘

出了门,外面的马蹄声已经清晰可闻了。

那些土匪应该快到了。

赵尔尔准备好马车,将东西利落的放进车厢,随即转过头,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说,“区区,你快上车。”

她看了一眼赵尔尔,有些明白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古代嘛,大男子主义甚是严重,今日得知她不仅会阵法还知道她的记忆力如此逆天,肯定会受些打击。

一下子被她比下去了,这哥哥还有什么做头撒。她抱着手中的小包袱,低着头想该怎么让赵尔尔重新振作起来。

马车还没转起来,一个意外喊声传了过来,“救命,救命——”

土匪还没来呢,谁在喊救命?

她一下子掀开窗帘,看向声源处。

是王阿娘,她怎么还在这里?再一看,发现她的两只腿好像受伤了,只能抱着门口那柱子向外呼喊。

怎么会这样?昨天腿脚还蛮利索的。

她这在愣神,赵尔尔已经跑过去,将她背起来往这里走,不过两三步路的功夫,王大娘就上了车。

“怎么回事?”

“哎哟,昨天去城里兵荒马乱的,不晓得哪个不长眼的把我豆腐摊子给撞倒了,我还来不及避开,那车就压倒我腿上了。”王大娘戚戚说道,“幸亏药店的詹老板心善,派人把我送回来了,可谁想,今天却来了这群天杀的土匪!老婆子命不好啊,赶上这趟子事。”

闻此言,赵琳握着她的手,“大娘,别想这么多,我们驾车回朝城,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马车开始跑动起来,赵区区看着前面驾车的男子,一时神思悠远。

来这个世界已然四年多,这个奇怪的家庭与宽松自在的环境让她感受不到关于古代一丝一毫的气息,大约还是与之前一样,看书,演练,玩,还免除了写论文这一项,她这几年,过得相当自在逍遥。

如今,这土匪一来,那个家也回不去了,以后的生活是如何呢?

“区区,别怕。”一双手楼住了她,赵尔尔将下巴放在了她的头顶,温声安慰,“过了今夜,我们成功抵达朝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终是看不懂这个妹妹,明明神秀之才,天人之姿,却总喜欢将一切隐藏起来,让人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用尽呵护。可当她露出那常人难及的一瞬间,会让人觉得那些呵护都是笑话,如此强大的一个人会需要他人的关怀吗?

赵尔尔很是纠结,情绪纷杂,当他再抬头看向那个脑海中无所不能的妹妹时,又觉得一切都是错觉,那个充满的惶惑与迷茫的面容清晰的映入他的眼帘,心下揪揪然,再如何,她也是他赵尔尔的妹妹,年仅四岁的小妹妹啊。

那些妖孽般的才智与他这个当哥哥的责任何关?赵区区将来惊才绝艳也罢,泯然众人也罢,都是他要呵护关心的妹妹,这个责任无人能替代!

想通了这点之后,他看着那忧伤的面庞,下意识的开始搂着她,出声安慰。

赵区区也是被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是赵尔尔时,心里暖洋洋的,她还以为,赵尔尔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会理会她了呢。

……..

掀开窗帘,不远处已经微见火光,那是她第一个家。就这么毁于土匪手中,蓦然,她心里多了几分怨恨。

顺着空隙,王大娘也看见火光了,原本就哀伤的心情一下子更是犹如堕入万丈寒冰,直觉的没了活头,这么些年,孤家寡人生活在那儿,以卖豆腐为生,如无意外,这辈子大抵是这样了,可如今,身无分文,腿脚不便,可拿什么活下去啊。

“这天杀的直娘贼喲,硬是要逼死我们啊!”她大喊起来,目光愤怒,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火光。

赵区区被这一声大喊惊住了,连忙回头看向王大娘,“大娘”她低低的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赵尔尔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头,示意让她自己冷静一下。

正在此时,赵括也大喊了一声:“坐好了!”

话落,只觉得一个后仰,马车速度忽然加快,赵琳本来坐在最后边靠着后窗璧,这么迅速一冲,她后脑勺不幸的砸中了。

“嘶”她倒吸一口气,“搞什么!”

“追来了!”赵括淡淡的说了一句。

赵琳不疑惑有他,直接说道,“还有多远?”

“若按照这个速度,子时左右他们就会追上来。”

果不然,接下来的时间里,后面的土匪越来越近,路上也渐渐多出一些逃难的人,多是裹着包袱蹒跚前进,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没多少力气了,可是,追兵在后,这些人如果再不跑快一点,恐怕性命堪忧。

赵区区闭上眼睛靠在赵尔尔肩头,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耳边大多是马蹄声,有远有近,纷杂混乱,踢嗒踢嗒,如同紧奏的交响乐一般。

“姑姑”她忽然睁大眼睛喊了一声。

赵琳向她看来。

“马车太重了。”她轻轻地说了一句,随即又闭上眼睛。

外面的赵括眉头一展,眼里掠过几分欣赏,在赵琳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说道,“把车里无用的东西都扔了!”

赵琳这才明白过来,用食指点了赵区区额头一下,“你个小人精!”随即在车里翻翻找找,将一些没有用的东西都给扔了出去。车里顿时清减了许多,只剩下三个人和两个包袱。如此一来,马车速度又快了许多。

月上中梢,离赵括预计的时辰又接近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就是那么一会儿,后面的马蹄声似乎已经掩盖住了马车的声音,土匪们高举火把,放肆欢笑,恍若恶魔的身影一目望去便了然。

赵琳心急无比,连忙让赵括快些驾车!

正在这时,王大娘忽然摸了摸她的脸,温柔说道,“小区区儿,记得逢年过节给我烧两柱香。”

她睁大眼睛不明所以。

王大娘却猛地掀开窗帘,纵身一跳,翻下马车。。

车内所有人被这突然的变故给惊住了,赵尔尔率先反应过来,似乎要验证什么一般,将后面车窗推开,惨淡的月光小路上,王大娘静静的躺在那儿,一张脸上没了表情,双眼直直的看着天上,看起来恐怖异常。

“大娘!”赵区区发疯了一般就要下车,赵尔尔下意识拉住她,“区区,不要下去。”

她抬起头,看着赵尔尔,觉得这张脸有些陌生。

少了一个人,马车跑的更快了,王阿娘的身躯逐渐消失在他们眼前。

赵区区沉默了一会,就在所有人以为她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以后,她却快速推开赵尔尔的手,从后窗往下跳。

赵琳看得嗓子眼都要惊出来了,伸出手就要把她抱回来。

慌乱之中,赵琳扯住了她的半截身子,和赵尔尔一起往上拉,可她做的决定是如此坚决,身子直直的往后倒去,丝毫不配合二人的营救。

身子悬在窗外,耳边风声响动,她望着天空,眼里却倒映着王大娘躺在小路上的凄凉画面,扬起手,狠狠地劈向赵琳的手腕。

“咚”

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后背一痛,喉咙一甜,吐了口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