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天下男修皆炉鼎

033:炼器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几人祭出法宝,刚刚飞到半空,就见那徐子息又从他那奇怪的飞行法宝上跳了下去,接着便在底下的碎石堆里翻弄起来。廖长青顿时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嘴角依然勾着抹笑,眼神凌厉如刀。苏寒锦见他这样,心中暗骂了声虚伪。

片刻之后,徐子息一脸喜色地飞上半空。他拿出一个血迹斑斑的乾坤袋来,“这是先前咱们一道来的修士的东西,里面有两只破虏兽的尸体。”苏寒锦看着那乾坤袋上粘着的肉泥,顿时觉得一阵恶心,想来那修士被一棍子砸成了肉酱,这才弄得这乾坤袋这般血肉模糊,她有些胆寒地别过脸,随后便听到曲枫叹息了一声,接着他又用了个木系法术,将底下的碎石拢在一起,把那一滩肉泥给掩埋起来,并且隆成了一个坟堆。

这修真界如此凶险,死无全尸丝毫也不夸张。苏寒锦眼神一黯,恰在这时,她听到徐子息道:“这破虏要如何分?”

“我不要。”这声音是廖长青的。

“不知道那修士可有亲人。”这犹疑的声音是曲枫的。

“我要!”苏寒锦斩钉截铁地道。话音刚落,就看到三人皆盯着她,她咬了咬唇,不再看廖长青和曲枫,而是对着徐子息道:“既然他们都不要,你我一人一只如何?”

徐子息看了一眼廖长青,见他没有阻止便立即点头,也没过问曲枫的意思,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只破虏的尸体交给了苏寒锦,“里面还有一些低品灵石,想来苏道友也看不上眼的……”

苏寒锦点了点头,将破虏接过放入自己的乾坤袋内,随后一言不发地跟着队伍往浑元城飞去。这隐雾山里有金丹修士,还有她的宿敌金钟良,哪怕还未到时间封山,她也是不敢再呆的,此次进山并没有多大的收益,是以这价值一百块中品灵石的破虏尸体,她必须得要。

如果凑不到钱买天阶功法,那她就只有继续修炼欲女心经了吧,想到这里,苏寒锦双眉紧皱,本以为即便跌到凝神期,只要不是运气太坏,行走江湖还是挺安全的,以往的媚娘不也没遇到过一个金丹期强者么?不过以前的媚娘一般也只挑散修下手,散修没靠山,自然也引不出那种强者了。但像她这般几次三番的遇见那种轻易不会露面的金丹修士也实在不应该,简直跟天天出门踩狗屎似的,这是原文在自动抹杀她这个不应该存在的异数么?所以才会让她的生存之路如此坎坷?

前路渺茫,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回到浑元城之后,四人就此分开。

廖长青也不担心苏寒锦会跑,反正在她身上下了印迹的,跑到哪里他都能找到。现在他急着回城主府跟师傅汇报情况,并且他十分担心师傅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否则青莲碎裂,为何不见他出现?只是临走之时,廖长青还是将一道传讯符交到了苏寒锦的手里,“这是我的传讯符,有事可以找我。”说罢之后,他急急离开,苏寒锦随手将传讯符丢人乾坤袋内,接着又接到了曲枫递过来的传讯符。他这一张颜色暗黄,材质极为低劣,通话距离不过百里,与廖长青的简直是天壤之别。曲枫抱着小瑶也离开了,原地便只剩下她与徐子息两人。

之后便是徐子息了,他倒没有递什么传讯符,而是道:“苏道友要去交悬赏任务么?不如我们一道吧?”徐子息打算暂时跟着苏寒锦,因为那廖长青可能转头把他给忘记了,却怎么也不会忘了自己的女人,是以能跟着苏寒锦是最好不过,他也不留什么传讯符了,而是在苏寒锦面前大献殷勤,“我在浑元城呆了一段时间,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而且区区不才也是筑基修为,那发布悬赏的人定然不敢短我灵石,苏道友与我一道,也好有个照应。”

苏寒锦本身就有心与他结交,自然点头应允,两人一路往鸿蒙馆过去。因为隐雾山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许多修士都不敢久呆,纷纷回城。一路上他们听到不少人谈论此事,很多修士都因为此次进山一无所获而郁闷不已,而到了鸿蒙馆内,苏寒锦便发现那大堂之内有不少修士在僻静的角落里或站或坐,三五人一堆,似乎对那些前去交悬赏任务的很有兴趣。

徐子息见状,便传音道:“可能此次进山有收获的修士不多,很多修士没有收获就没有资源支持继续修炼,所以才会在附近转悠,想要干些令人不齿的勾当。”

“这里不是浑元城内么?他们还敢胡来。”苏寒锦好奇地问道。

“这个,若是遇上实力低微的修士,直接打个闷棍,被抢了他都不晓得是谁做的,只要不弄出性命,城里的护卫队也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是散修联盟嘛,约束没有那么多。”徐子息笑着解释,随后又道:“不过不用担心,以我的修为,谁敢不长眼的上来挑衅。”他领着苏寒锦到了大堂角落,并将她引进了一个偏厅。那里人要少了许多,中央位置还摆了几张桌椅,上面还泡着几壶茶水。

“这里是接待高级悬赏的,因为需要鉴别,所以得等上一等。”徐子息说罢,很细心地替苏寒锦拉了凳子,苏寒锦觉得他太过客气了一些,虽然他实际上并不是老者,却留了一把胡子,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样子,此时这般,让她还是隐隐有些尴尬,中华民族尊老的传统美德她还是有的,况且她还想跟他学炼器,当下露了个笑脸,“徐道友筑基修为,小……寒锦本应称一声前辈才是。”魔修媚娘遇见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通通要媚笑着喊一声哥,平常也是各种娇媚的自称小妹,所以苏寒锦险些没改过来。

“不敢当不敢当。”徐子息连连摆手,他心知要与其交好,却也不愿做得太明显落了下层,便从乾坤袋内掏了点儿零嘴儿来给苏寒锦解馋,怕她误会,还道:“这些不是世俗凡物,皆是灵植所结的灵食,能补充灵气的,女修们都挺喜欢的。不知道还得等多久,苏道友若是不嫌弃,大可尝一尝。”

喜欢吃这些零嘴儿的,也无非是那些修真门派被宠坏了的年轻女修,以往的媚娘对这些是没有任何兴趣的,而现在的苏寒锦抱着好奇的心态尝了一颗红红的果子,便觉得酸酸甜甜的,味道极为不错。

“这是低阶灵果红樱。”苏寒锦尝了一颗便不再继续,而是随意问道:“徐道友是炼器师,让寒锦好生羡慕。不知炼器应该如何入门?”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