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脆爱

20 婚前记事1

收藏书签 字体:16+-

婚前记事(1)

这时,人事调整也下来了,她小升一级,助理变成了专员。集团年后调整了内部组织架构,不少总部和S分的人都外派了出去,费用审核岗有了空缺,林忆便向龚敏推荐了她。江妍本觉得林忆应该也不怎么喜欢她,平时工作也好,部门聚餐也好,她几乎和林忆都说不上几句话。

不知是不是做财务的女生都这样,冷冷淡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好在的是,林忆为人虽然也冷淡,但事情一般都会交代怎么去做,若是自己太忙或估摸江妍搞不定的,也会找一位老同事来辅导。因此江妍从龚敏办公室出来,便跑到林忆跟前,和她说了声谢谢。

林忆仍是淡淡的口气:“谢什么,我推荐你是因为这半年来,我交待你做的事,首先不管做得怎样,你从来没有拖欠过。另外,这半年你一直都在做费用和预算助理,这一块的制度流程还算比较上手,如果要从新手当中挑,你也比较合适。我一向对事不对人,你能做好再说。”

费用审核的重要性自然因主体不同而不同。比方说,你在国企机关,基本上只要领导批示过的,管它符不符合规定都能报销;但在私企外企,条条框框限制得还是比较多,毕竟挣钱不易,不仅要开源,节流也很重要。像S分这样排名第一的分公司,本来费用会放得比较松。但这两年来,S市可卖的楼盘越来越少,集团重心明显向内地延伸,为了保持利润的稳定,费用控制自然而言也被重视起来,大额的支出必须提前向财务部申报,由财务部安排预算方可。所以连带着江妍也觉得好像被重视起来一样,每项审核都极为仔细。

这样下来自然累,更何况现在的她,时常被男友搞得分身乏术,连美美的睡上一觉都可遇不可求,内心偶尔还期盼着他再出趟差之类的。温煦华原本对江妍的工作内容不怎么干预,毕竟他做营销的,对财务基本上一窍不通,但看到江妍那个拼命三郎、事倍功半的劲,还是忍不住提醒她:“丫头,不管纸上写的多严格,中国公司就是中国公司,成不了日企、美企、欧企。不可能每项费用都完美无误的照着制度去审,这样子你会很累,也没人会配合你。”

“可那就放水吗?出事了怎么办?”

“你啊,和前任聊聊风险怎么控制,哪些能作人情,度在哪里,就可以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首先要担的也是龚敏,干你什么事。”

“可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你不知道有些人报销,真是挺可恨的。”

“抱负还不小啊,不过以你现在的职位和资历,只能这样。待你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说不准可以重新制定一下规则。”

“财务总监?我可没想过。”

“知道之前谢佳雁为什么要你自己去思阳办公室解释吗?”

“嗯?”

“因为,你给她惹麻烦了。你啊,再这样铁面无私下去,就要给龚敏惹麻烦了。”

温煦华为什么知道?因为宋思阳的诉苦。报销这种事从来就是老板和营销线的人最不守规矩,江妍揪住不放的名单中,十个就有七个来自以上两个族群。销售部自然有不少人气愤,加上上回西湖雅苑的事情,和江妍也算得上是“新仇旧恨”。

“这么多心思啊?好有挫败感。”江妍对着车窗哈气。

“好了,吃饭去了。”江妍一不高兴,吃得就多。温煦华见她吃得龇牙咧嘴,好不痛快,鼻尖上都微微有些汗,粘住了额前的碎发,便轻轻撩了一下。她鼻子也尖,立马就闻道了他手指上的味道。

“你手上怎么有香气?”

温煦华吃了一惊,自己也闻了下,果然是淡淡的有些香气。江妍又扯了他的手过去,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擦粉的味道,对不对?你怎么会有?”

温煦华若无其事把手缩了回去:“哦,你不也知道,公司去年的年终晚会没搞成,我说年后再补给他们的。下午他们在准备,我去瞧了一下,人手不够就帮了下忙。”

江妍有些将信将疑,但也不好再追着不放:“就是你们新来的那个市场总监搞的?说要把一些主要的客户都请去的。”

“对,下周四晚上,到时我带你去。”

“不要,你去就好了,我不喜欢这些场合。”

“在王子饭店,到时有大餐也不去吗?”

“王子饭店?!你们这晚会打算花多少钱啊?”

“要包会议场、晚餐、还有乐队、模特、装潢,应该不少吧。”

江妍叹了口气,心想什么市场总监,一分钱没挣到就这么浪费,她要是财务总监铁定不同意。那些客户又不是傻子,人家如果肯签下大单子,那也是看中专业素质,关吃喝拉撒的晚会什么事!

“你真不去?”

“不去,去了胃疼。对了,那个市场总监叫沈什么来着?”

“沈舒心,问这个干什么?”

“就问问。”

一天下班后江妍等温煦华来接,得空翻起了公司BBS上的帖子,一连翻了好多页,居然看到一则关于龚敏的历史帖子,好奇之下便点开来看。原来是2007年的年终评奖,龚敏居然获得了“360度好评奖”。这个奖对部门、员工没有任何限制,选票最多的人才能获得,在人事行政财务这些职能部门中分量很重。当然自设立以来,财务部从没有人获得过,龚敏是第一个。

能获得这个奖的人基本上在公司是为人好态度,做事很出色,人缘不是一般的好。江妍瞅了一眼龚敏的办公室,心想怪不得,06年才进公司,08就做到第一分支机构的财务经理,果然不是一般的厉害。再看自己呢,毕业也大半年了,和同事之间的关系,那是惨兮兮啊。

她头脑一热,就跑去龚敏的办公室。最近工作压力确实有点大,她心里也知道:不按规定的报销层出不穷,不批吧,和他们过不去;批了吧,和自己过不去,有时也心想就按温煦华说的那样做算了,只是打份工而已,何必那么较真。但她骨子里就是那种极认真的人,总觉得一定有方法可以解决。与龚敏接触大半年来,觉得他年纪不大,还算是个和蔼的上司,说不准能给出一些解决的办法。实在没有,自己也能把困难告诉他,真有投诉让他心里也有谱。

龚敏没想到江妍会跑进来见他,有些意外。这大半年来,他对江妍,有不同层次的感受。刚开始觉得有些过于内向,待西湖雅苑的事情出来后倒有些侧目,才上了半个月班就独自把那些房号一套一套对出来,不说能力如何,起码是个能吃苦做事细心的女孩;后来看到其与温煦华交往又觉得颇有些能耐,在财务线都能搭上,让那些营销线天天跑旭日的女孩子情何以堪啊;再后来,她还是玩命工作,该加班的加班,该跑腿的跑腿,一点都没放松对工作的要求,也没吵着要换岗或减任务之类的,尽管她完全有资本让他这么做,倒让人觉得真是个大好青年啊。最后一点,居然从她嘴里问不出一点和温煦华交往的八卦,就说明这姑娘口风很严,做事有谱。

费用审核的这些压力,龚敏自然知道,当时他之所以同意林忆的推荐,就是觉得江妍是个非常有原则的人,人虽然不是很老道,但过上些日子绝对是个能咔擦砍下大把费用的角儿。

“我和前任的李歆交流过,这样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不过我觉得接手后好像更严重了,可能觉得换了新人,不上心吧。”

“的确,费用审核总有些不合规范的地方,只要不是虚假报销或者明显违反制度的,还是给通过算了,你拿不准主意的,给林忆看一下,这我会和她说的。”

“一次、两次可以给过,但老是这样肯定不行,主要就是销售线的费用。我觉得销售线的同事思维太跳跃,完全不按规定办事的。”

这个龚敏也知道,偶尔和宋思阳吃饭,也听到他说起,说江妍就是你们财务部的那尊门神,项目部的人一接她电话都怵得慌。

“做项目的同事,出差招待多,工作比较不确定,确实考虑难以周到,但只要是真实而且是为工作发生的费用,可以让他后期补申请批示,不要直接打回。”

江妍见老大都是一副打马哈的语气,知道自己不能再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得把小鱼小虾都放了,专盯大额费用。本想打算走了,龚敏又叫住她:“等你做得更熟练了,可以慢慢试着确定你的规则。”

江妍有些疑惑,不过是个小喽啰,规则什么的有人听吗?

龚敏示意她坐下来,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尖,道:“我毕业后进了一家外企代表处做行政工作,刚开始一段时间做得很不好。上司很看重下属的办事能力,布置的任务一定要迅速完成,可我的岗位职责又决定我必须经常去协助业务部门。总之,最后是两边都协调不好。上司找我谈:‘皮特,你的最终考核者是我,而不是其他人或其他部门,所以听明白了,请优先完成我的工作。’我照做了,但结果发现事情越做越艰难。”

江妍没想到龚敏会说起自己的往事,她直觉那个上司的说法不对,但一时间也找不出症结在哪里。

“我那时还很年轻,根本找不到问题所在,只想着要跳槽。幸好一位年长又经常打交道的同事,指出我的工作状态很差。我不解,我觉得自己每天都比别人更用心去工作,为什么一点起色也没有。”

“原因其实很简单,我的工作是行政兼销售助理,大多都是要别人协作才能完成的工作,像每周的销售业绩、费用表等等。上司的命令很简单也很实在,但丝毫没有考虑一个基层员工真实的状态:他只有完成了别人的协助,别人才会来协作他。他可能只是想要一些数据,或确定些什么行程,你若对他置若罔闻,下回他就会同样对你。”

“所以,想要别人配合你,你就应该先去配合别人。公司和任何地方都一样,要做事先做人。”

江妍算是听明白了,怪不得自己一直都觉得工作好难开展。看来龚敏能获得“360度好评奖”,秘诀在这里。

“我想通了,确实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好像一直就只是做部门交待下来的事情,很少理会其他,也没什么人找我帮忙办个事情,他们都挺愿意找刘铮的。他们会觉得凭什么要我补这个交那个。只要我在他们的工作中尽量配合,他们反过来也会如此,那样我的规则就应该慢慢能建立起来,而不会受到过多的阻拦。

龚敏笑了起来:“果然是A大的好学生。”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