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城市新农民

第十九章 箭术大比拼 1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两组人马分开进山,约定好在一个叫‘木屋’的地方回合,张国栋好奇一问才知道,这‘木屋’还真是木屋,在‘野猪林’三公里处,是当地人建的公屋。村民们怕是在山上耽误回不来,所以建了个木屋,方便夜宿。几家农家乐来后,也效仿当地人在更深入的地方同样建立了几个公屋,方便客人夜宿。

老嬴是个忠实的人,操着一口方言,一边带队一边在和胖子聊着,几乎有问必答。

上山的路还好走,虽然下了雪,但坡却是缓坡。队伍到了山前,就见雪地上留下一些密密麻麻的脚印,显然,在张国栋这队前还有人进山了。

“看来我们得换个地方走了,有人抢到我们前头去了!”老嬴一看脚印,顿时平淡说道。

胖子急问道:“那怎么办?跟在他们后面可打不到猎物了!”

老嬴笑笑说:“不怕,林子大的很,改条路完全么问题,在这青山村,除了老赵,没人敢说对‘青狼山’了解的多过我!”

果然如老嬴说的,上了山后,老嬴改道向右进了‘野猪林’,林子果然大深的很,原先担心山林面积小的话就不好了。老嬴对这里很了解,丝毫不用停顿。胖子问走这么快万一碰到陷阱怎么办?

“林子里一般放着陷阱和夹子,有陷阱和夹子的地方都有标记的,看,看到那个树上的红丝带没?那就是标记,有红丝带,就说明陷阱或夹子没拆除,填埋了的陷阱或拆除的夹子红丝带会解掉的!”老嬴指着不远处一根胳膊粗细上系着的红丝带说道。“看红丝带旁边五米处平坦地,那就是一个小陷阱,不过被雪盖住了,所以得靠近细看才能发现,这种一般是放夹子的,打打地上跑的小动物,比如野兔!野猪这大动物铁夹子就不顶用了,就要设置陷阱了!”

这一解说,还真长大家的见识,另人耳目一新,大家的兴头正高。对山林里的一切,感觉非常的新鲜。

张国栋问了一句:“那万一红丝带忘了取或者忘了系呢?”

众人也以为是,还有一句没问出来,万一有人估计陷害人呢?

老嬴却依旧笑,道:“那也不怕,一般不会出现那种情况,青山村就那么多户,知道这里的人并不多,没有当地人带队,一般人进去容易迷路,容易遇到危险,就算忘了,也不用担心,青山村的猎人,从小都教陷阱的辨认和设置,一眼就瞧出来了!”

这一说,大家就放心了。

也是,农家乐是靠当地人作向导的,离开这些淳朴的村民,农家乐或许就难以开下去了。所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遵守这里的规矩。

‘野猪林’的树木细叶林木、阔叶林木混杂,还有着不少的低矮灌木林,如今时节,除了一些耐寒的细叶林木外,其他树木叶片大多凋落,视野相对开阔,如果换个季节来的话,这里面行进就要更小心了。

老嬴说,别小看那些低矮的灌木林,一些数量比较多的小动物,就喜欢在灌木林里呆着,以此打掩护。

于是众人的注意力就被引导过来,灌木林就成了目标。

很快,张国栋这一队果然在灌木丛中发现第一只猎物,一只草野鸡。老嬴首先表演,那弓箭嗖的过去,穿过空隙,正好钉个正着,那草野鸡挣扎了一小会就不动了。

“我来拣!”胖子兴奋的第一个跑出去去拣猎物,仿佛这猎物是他打中的似的。老嬴就一笑,也不说话,到后来,他手上提着两只野兔、一只野鸡,腾不开手了,等老嬴再一次秀箭术时,胖子无奈朝张国栋道:“国栋,这次你去!”

到底是兄弟,胖子支不动领导和美女以及纨绔们干这事,唯一一个剩下就是张国栋了。

张国栋鄙视了下胖子,然后朝一箭穿死的猎物小跑着过去,这是一只雉鸠。

“厉害!”张国栋一看雉鸠被穿透了脑袋钉在地上,暗暗乍舌,这脑袋似乎不大吧?数十米外居然可以钉住?

显然,这箭头的力度非常的大,非常精准,瞬间穿透,那牛角弓可不简单!

这边的三个女人跃跃欲试,兴奋的脸蛋都红了,也想亲自动手去拾取猎物,但似乎又犹豫。好奇的看着张国栋那边,眼里的神采很丰富,亮晶晶的。

到是几个男的也解下了弓箭,也大有一试箭法的打算。与老嬴这种神射手没法比,但好歹回去的时候提着一只自己猎取的野味,面子也有了。

老嬴于是明智的收了弓箭,让大家去发挥。

“胖子,下次我来拣!”李芸朝胖子喊道。说话间兴奋着,声音都欢快着。

李超这个纨绔朝李芸凑了凑,才笑嘻嘻道:“小芸,下次我大展身手,我的猎物你来拣好了!”

李芸翻了个白眼,道:“就你?弓箭你拿得稳吗?还有,别叫我小芸,我叫李芸,小芸是我妈这么喊我的!”

扑哧!

项春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妹妹真泼辣,李超那个公子哥吃了闭门羹。不过李超脸皮却要厚多了,丝毫不在意李芸的奚落,马上到老嬴那道:“老嬴,接下来是不是让我们打打?”

“行啊,我也不打算动手了!”老嬴笑笑点头道。“进‘野猪林’没自己动手过,会遗憾的!”

接下来,老嬴指导着众人,教大家辨认陷阱和夹子,讲的很细,虽然设置陷阱等不容易,但是辨认却容易,只要细心和有耐心,一般都能找出来,然后才是怎么找猎物,那茂密的枝桠灌木丛是最应该注意的地方,另外一些树桩、地洞、树叶层,也是小猎物最喜欢呆的地方。

罗建辉和林洪民和胖子、李超手持弓箭的架势比较标准,以前应该练过射箭,意外的,林月也不差,搭上一只合金箭,向四面散开,随时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只有李芸、项春艳、张国栋三个人连握弓搭箭的姿势都业余的很。

老嬴似乎看不过去了,才到三人跟前道:“弓箭最好的状态是要保持随时激发状态,眼随箭随,当然,初学者一般不用那么做,不然累的很,这样握着,箭头朝地面,这样安全些——”

老嬴手把手纠正着张国栋的姿势,张国栋大汗,他的箭头朝着人,这样的确很危险,要是一累,射出去,就伤到人了。

李芸很是兴奋,也看着张国栋那样,学会了弓箭持有的状态和注意事项,象个小女孩获得了心爱的玩具似的。

“很容易嘛!”李芸兴奋说道。

项春艳闻言娇笑道:“容易?你打只兔子试试?”

“出箭容易,但注意力度和目测距离,判断出猎物行动的路线,不然很难打中!”老嬴说道。“这得多练习,你们看,那边那几人还算不错——”|

张国栋三人朝远处的几人看去,却发现有人已经开弓了,却是林月!

“咦,那个女娃子不错么,是只云咕鸡!”老嬴视力极好,林月拉弓出箭,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一只猎物从树下掉了下来,在雪地上挣扎了一会没能起来。

众人都看到那边的情景了,不由对林月另眼相看。

张国栋也佩服,不过他知道林月可是警察,应该练过枪法和弓箭之类的。

项春艳有点羡慕道:“林月真厉害!”

张国栋心里笑了下道:“林月是警察,以前应该练过箭——”

“哦?你和林月以前认识?”项春艳惊讶的看着张国栋。

张国栋心说,认识?的确认识,不过,两人是冤家似的,没说几句话都僵了。

“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和职业——”张国栋讪讪一笑,摇头说道。他不想多事,所以没说其他事。

项春艳眉眼流转,带着暧昧的笑意在张国栋和林月身上扫过,嘴里道:“怪不得!”

她想错了,还以为张国栋喜欢林月,不过也是,林月属于大美女级别,追求的人不会少,只是张国栋太普通了些,而且各种条件也不具备。

张国栋也不解释,李芸却很感兴趣。她和林月是死党,但是并没有提过有张国栋这一号人,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妹妹和眼前的家伙有什么关系。

好在,张国栋的眼神比较正,而且很少说话,给人的印象还不错。虽然身高差了点,只一米七三,长相也差了点,太普通了,估计丢块砖头可以砸到一大片,又是卖菜的,没钱——

“灭绝师太内骚了?不会真有神秘的恋情吧?”李芸忽然八卦想到,林月似乎在车上与张国栋‘眉目传情’过,而且嘴上总是‘叨念’张国栋,虽然,叨念张国栋不是好人。

但有种情况是,打是亲,骂是爱,这死丫头惦记上了张国栋了。

“张国栋,我也这么叫你吧!”李芸忽然道。“来,我和你搭伴,去打猎!”

张国栋愕然的看着她,汗死一个。两个生手,还打猎?他可不认为李芸会对他产生了兴趣。

李芸也挑了一个方向,便朝前走,见张国栋在发呆,顿时不满道:“喂,怎么的,美女邀请你打猎居然不领情?”

项春艳对发呆的张国栋笑道:“赶紧去吧,这个小妹妹可不错哦!”

那眼神很暧昧。

什么和什么麻,张国栋苦涩。想想跟在人家屁股后面鸟也打不到一个,也没说啥就跟了上去。

项春艳看着张国栋的背影,眼神很玩味,虽然张国栋很普通,但是感觉很奇特。就是奇特!具体怎么奇特却是说不上来。

这种感觉很玄妙,难以言表。

张国栋不知道,有人注意到了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