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云笈仙录

四十七章 收杆

收藏书签 字体:16+-

四十七章 收杆

“你是什么东西?”少女面向发出声音的红球,眼中射出两道精光。

精光照射之下,那红球表皮似乎透明了许多。

少女怔怔看得几乎忘记了呼吸,等她反应过来时,发出一声夹杂着惊恐和愤怒的尖啸:“小子快走!”

齐地刚从那声沧桑震吼中回过神来,又被这尖啸一激,差点背过气去。等他站稳脚跟,眼前恢复正常,白发少女已经回到了短剑之中。

黝黑的短剑悬浮空中,剑身上映出少女焦躁的面孔:“快走啊!”

齐地并不知道那石球中有什么令少女都害怕的东西,但他对这少女却是极其信服,当即抓了短剑,运起全身尽力朝人少之处飞奔而去。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那个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

齐地哪里敢回头,只是发足狂奔。

他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炸雷,剧烈的气浪紧贴地表的冲击过来,登时将他掀翻在地。等他回头望去,却见悬在空中的红色巨球已经炸开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长着鹿角鳄口、真龙龙首、虎背熊腰、马蹄牛尾,浑身长满蛇鳞,笼罩在赤红色火焰之中的怪物!

那怪物傲然挺立,朝齐地张口吸气,顿时一股强烈的吸力将这个百二十多斤的大男人拽回了刚才陆离身死之处。

齐地心中生出一股绝望。

“你是……你是……”广清子颓然坐在地上,显然刚才也是受伤不轻。

他颤声道:“你是……狱火麒麟!”

那怪物转头望向广清子,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你倒是有些见识。”

广清子张口结舌,朝后爬了两步。他只从古老的洞穴壁画上见过这种传说中的祥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与它沟通……而且现在看起来这家伙也不像是祥兽啊!

“就从你开始!”狱火麒麟的龙首大口张开,露出里面惨白的牙齿和猩红的舌头。

它发力一吸,广清子整个人登时离地三寸,却没有飞入那张大口。

然而广清子自己却感觉浑身精气都随着那股强大的吸力离自己远去,越来越无法保持清明,终于再难坚持,昏死过去。

狱火麒麟吸食了广清子的精气,身上火焰隐约壮大了些许。它仰头朝天,发出一声桀桀怪笑:“本尊又回来了!本尊终于逃出牢笼,再复自由啦!”

此时还能保持清醒的只有赤冠子、丹青子、洞微烛幽二君,以及齐地和羊舌野,都是灭了三魄以上的修士,纯靠修为抵挡了狱火麒麟的音煞攻击。再除去鬼谷二三弟子还发出梦呓般的**,其他人都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有些人在狱火麒麟现身之前就已经昏死过去,如今却算是因祸得福,没有再遭一回罪。

羊舌野抱了陆离的首级,悄悄往草庐爬去。他不知道广清子是否活着,只以为自己也难逃一死。既然发誓效忠陆离,那么自己死前总得将主公的尸身收敛干净。

他突然觉得身前一热,一个巨大的马蹄踏在他的面前,头发眉毛瞬间便被燎得枯黄,散发出一股焦臭的气味。

“陆离,呵呵。”狱火麒麟挡住了羊舌野的去路,垂下头,满是火焰的龙头凑近了陆离的首级,狞笑道:“先锋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羊舌野朝后缩了缩,浑身颤抖,知道这回是在劫难逃。

狱火麒麟昂起头,望向天际,似乎在回忆过往之事。

过了良久,它终于错开四蹄,道:“将他厚葬了吧。凡是他的弟子亲友,你也一并抬入草庐之中,不要出来。”

羊舌野没想到主公竟然还有这样的面子,难以置信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陆离的首级冲进草庐。不一时,他就将陆离的身体也置入棺椁之中,又将景忠、南郭淇二人半拖半抬弄进草庐。

赤冠子等人见羊舌野得了免死许诺,只觉得自己越发危险。可恨那怪物的音煞太过惊人,尤其是那张大嘴,竟能将人吸回来,恐怕还没逃掉就已经被它吸入肚子里了。

“尊驾……我等都是陆先生的朋友,前来帮忙的!”丹青子突然朝羊舌野喊道。

洞微、烛幽两人登时醒悟过来,也跟着喊道:“正是正是,我等受陆先生之命,前来相助!”

羊舌野暗道:我却不曾听主公说起过你们,如今有空还不如先救蔡欣和南郭望,那才是与主公有旧之人。

不等羊舌野做出选择,只听那狱火麒麟已经吼道:“够了!剩下的全是我的!我的!”

羊舌野突然想起之前主公曾经说赤冠子是“鱼饵”,猛然惊醒:这些人其实就是鱼!被主公骗来此地要给这头怪物当作血食!

主公不像是这样的阴狠之人啊!

羊舌野心中不信,脚下却跑得不慢,生怕晚一步进了草庐连自己都性命难保。

那狱火麒麟也果然守信,等羊舌野进了草庐方才重重一踏前蹄,昂首发出一声长吟。

随着长吟声起,四周空气集聚狱火麒麟身周,所有人都被吸得离地三尺。虽然身体没有被吸进龙口,身上的精气却无一例外地被狱火麒麟吞食。

狱火麒麟周身火焰从赤红变成了橙黄,原本尺许火舌越来越长,直至三尺。

“差不多就行了。”

一个平淡如水的声音打破了狱火麒麟进食的愉悦。

狱火麒麟扭过头,目光落在了草庐顶上,顿时局促起来。

“先、先锋……官,别来无恙……”狱火麒麟吞吞吐吐说着,身上三尺黄焰收入鳞甲,露出一身黝黑发亮的鳞甲来。

羊舌野听声音觉得是自家主公,但是看看棺椁中的血肉白骨,又颇难置信。

“这么多人,应该让你恢复了一两成精力了吧。”陆离从草庐上纵身而下,回头朝羊舌野笑了笑:“那个棺椁可以埋了。”

狱火麒麟朝陆离缓步走来,低下头,一双狮子般的眼瞳中流露出一抹讨饶卖乖的神情。

陆离用手重重拍了拍狱火麒麟宽广的额头,就像是养了许久的宠物。

羊舌野已经彻底惊呆了,听着那怦怦的拍击声,他的心跳也不禁随之颤动,脸都憋出了青色。

——这家伙刚才还凶残得要把这里所有人都吃掉呢!现在倒是比狸奴还要乖了!

羊舌野久久转不过弯来。

“老伯,麻烦去找下狸奴,它早上出去狩猎,该回来了。”陆离对羊舌野说道。

“先锋官,真是客气。”狱火麒麟低声道:“这些新鲜血食足以治我这两千年腹饥。”

陆离笑了笑,藤杖一挥,几块散落的石块凝聚起来,落在地上。他以此为座,盘腿其上,拄着藤杖,道:“现在就咱们两人,可以好生叙旧了。”

四周众人并没有死,只是被抽空了大量精气,以至于昏迷不醒,自然不可能听到陆离与麒麟的交谈。

狱火麒麟弯曲四肢,如同一头庞大的老牛,卧在地上,略略仰视陆离,道:“属下这两千年中修心养性,时常想起先锋官的教诲,如今已经没甚杀意了。”

陆离环顾四周,点头道:“我看出来了。”

麒麟顿时露出欣喜神情:“先锋官……那属下可以回牢笼去了么?”

“你刚才不是很希望脱离樊笼,得复自由么?”陆离笑嘻嘻地看着麒麟。

“那个、那时候不是以为先锋官死了么?”狱火麒麟垂下头,颇有些尴尬羞涩。

“我不死你还不肯出来,是吧。”陆离抬起藤杖,轻轻在麒麟那对鹿角上敲了敲。

狱火麒麟只能忍受下来,岔开话题道:“先锋官,你骗属下出来,可有何吩咐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