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君宝修仙传

第34章 被暴露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四章 被暴露

君宝不知的是,他不但在丹房练丹被监控阵法所监视,在洞府内也被李师姐奉师命安了监控阵法,君宝的混合服丹法她是闻所未闻,五枚一齐服,你也不怕出事,别说一齐吞下,就算是同类丹药都一次不能服两枚,这是修真界的常识,原因很简单,经脉受不了,这样服丹行吗?好在她早已被君宝的种种怪事给洗了脑,多一件也没那么显眼了。再看他服丹后吐纳打座,一个时辰后,这家伙站了起来,屁事没有,好像还笑了,成功地同时服了五枚丹药,啥事没有,这个对修行的好处用脚后跟去想都能想像得到,这个得找机会问问,别的不说,一次同时吃两枚,嘿嘿,是不是该倍增真气?

可下一刻,她就关闭了监控,君宝在换衣服,那不算强壮甚至可说是稍偏瘦的身体还是被她给看见了,这段时间一直在练丹练功,那里有时间去换内衣裤,现在稍闲,便用两位师姐给的法棉准备自制内衣裤,这一幕被求知若渴的于兰薇给误以为是这厮又要练什么崭新的神功之类的,刚开始她还专心致志看君宝把那件男修服脱下,期待他又弄出什么新功法,当君宝把脏了的内衣裤也脱下时,很不幸地被于师傅给看了个精光!面红耳赤的于兰薇暗道,这是为了探索秘密所必需付出的代价,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那不同于女修的部份仍是在她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都快到两百岁的人了,这还是头次看到**男修,没想法那是假的,“这个小流氓,早不换晚不换,偏偏这时换,白白污了本殿的眼!”自我解嘲道。

半柱香后,压不住好奇心,她又开启了监控阵法,眼前一幕把她笑了个前仰后俯,君宝不会裁缝手艺,就凭想像把这法棉弄成了一个圆筒状的物品,手拿一把长剑割了几剑,为所谓的裤管做好雏形,由于没经验,一边大边小,而且开裆处完全没弄对,穿上了他自制的内裤后,左腿是紧绷绷的,刚刚能套进去,右腿则宽松得离谱,除了容得下右腿外,缝隙处足以塞得下两个拳头。最可笑的是裆部太浅,连要害部位都遮不住,这厮不想浪费时间,居然还想将就穿!

强行套进去的后果是严重的,右腿一用力,裤管爆绽,在一转身,浅浅的档部亦是应声而裂,君宝的自制内裤以彻底失败告终,这厮看来也不是万能的,也有出糗的时候,没有新的法棉了,他把这自制品胡乱缠在腰*,权且遮羞,和女修的天癸来时的穿着类似,突然间想起什么,又把乱缠的棉条给解下来,像穿短裙样系在腰间。于兰微脸唰一下又红了,这家伙是正气修士,还有排泄的问题,裹成粽子样怎么排泄五谷轮回之物?看样子他是衣料不够,只做了这么一条史上最差的“内裤”,上衣根本没考虑,直接套上男修服就算更衣完毕。

于兰薇笑完之后,陷入了思考状态,这家伙怎么会穷到这种地步?连贴身衣服都没有多的,可在分成上确很大方,是想巴结他的两位师姐吗?这不大成立,自己的练丹水平妙真派是第一,在整个清灵大陆也是有数的,可面对这家伙的另类练丹,自己是闻所未闻,当他的修为达到化虚,超过自己是铁板钉钉的事。

屏幕上出现了她的两个徒弟,端来了可口的饭菜,拿来了别的洞府用品,一边等他吃,一边在布置着,三人有说有笑,尤其是柳云惠,更是不时发出笑声,吃完之后,包增长又问宗门的规矩,这些就没什么可关注的了。

她决定先找吉秋燕,把她所遇到的怪异事情给师妹通个气,看看这厮在修技上又有什么惊人之举。事不宜迟,趁他还未到玉清岩时就去办。一刻钟后,她出现在玉清殿上与吉秋燕饮着了灵茶聊天了,其实她不来找吉秋燕,吉秋燕也会来找她,她仔细询问过蒋贻芳,将其下山后所遇之事重点是碰上包增长之后的详尽说出,师徒俩感情深厚,在得到师傅的保证后,蒋贻芳抛弃了所有对君宝的承诺,将她知道的事全部告诉了吉秋燕!

屏退了一干弟子后,她将包增长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以及自己的猜测全告诉了吉秋燕,吉秋燕亦是如她所料,一样震惊不已,而且还是在她知道君宝的一些怪异的情况下!虽然在收包增长为徒时,多少有些安慰蒋贻芳的成份在里面,只是想给包增长一个名份,好在白云洞那群男修里不受欺负,仅此而已,但这蒋贻芳所说的事情太过出乎想像,使她心态发生了重大变化,必须要认真对待这个包增长,不,是张君宝才对。

蒋贻芳服用了君宝赠送的特等聚气丸后,自己助其恢复法力,进展顺利,不出意外的话,顶多三年,就能恢复到她原来筑基二层的修为,该丸的功效超乎寻常,他张君宝舍得用它帮人,且没有明显的回报,想不明白,此其一也;他的修为看不出来,先前关心蒋贻芳的伤势,再加上君宝又有一个吃了隐真丹加特殊功法的借口,没有去深想,现在看来也是极不正常的现象,此其二也;前几日,宗门召蒋贻芳去说明情况,据报广乐派的郑毓池携重礼准备上山求亲,与蒋贻芳按约在五叶山相会,点验作为聘礼之一的灵石矿,但现在人失踪不见,而他的同门无一例外全部被杀。贻芳已经向自己说明不但这些人是被郑毓池杀了灭口,就连蒋贻芳自己都要被他灭口载赃,起因就在于君宝偷了聘礼,使这个筑基六层的年轻俊彥颜面扫地,为了保住脸面,这才对蒋贻芳动手。他张君宝能杀得了筑基六层,用的是最初级的火球术,那就是两种选择,一是张君宝修为比郑毓池高多了,不屑使用法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修为低也没有法器,只能近距离偷袭的郑毓池。郑毓池要张君宝搞先奸后杀的现场,不能在第一时间动手,而且他也不可能看出张君宝是修士,对他没有防备,这点从他首先偷袭郑贻芳就能证明。那他到妙真派来仅仅是他声称的学习练丹还是来避祸?难道他不知道在妙真派学练丹可是要论天赋论人情的,还有一项对男修来说无法忍受的条件,此其三也。

两个人的私交很好,于兰薇把监控阵法的影像重新放了一次给吉秋燕看,吉秋燕也将蒋贻芳后面所说的真实情况告诉了于兰薇。这一下算是把张君宝的大部份老底都给挖出来了,两人合计,决定以不变应万变,静观他的表现。可怜君宝还不知道,这厮正在和两位师姐聊天打屁,打发一下时间,当然也套套她们的底细,关系处好了,很多事就好说了,她们也明白这个师弟是有明堂的人,对其奇怪之处也不刨根问底,反正到了合适的时候看他还讲不讲。君宝拿出些荤素笑话说于她们听,俩人是面红耳赤,对君宝又打又骂,可心里不觉得他是有意占便宜,打打闹闹中无疑又增强了好感,在得到了君宝每天都回洞府的保证后,这才放他去玉清岩。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