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君宝修仙传

第10章 土法练丹(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章土法练丹三

君宝可不知道师傅和师娘在打他的赌,他不再去担心时间不足,而是沉浸于凝丹的美妙之中,提纯不敢说十全十美,《天元丹道》中讲过,凡提纯之佳者,皆形佳、味佳、性佳、质佳。主药中的风车茜草炭已呈艳丽的鲜红,返魂辫通苓呈蜈蚣状,各缕层次分明,红根百秋李的根部绯红枝杆绿棕稍黏稠,散发出浓郁的壤香。暗紫五木香通体呈红中带紫,头、体、尾三部份均是草焦味,贯穿始终。大叶鹿角藤和小叶鹿角藤的的叶片呈中脉精壮,侧脉密集隆起,基端马蹄形,前端披针形而自然下垂,重重叶片披散叠起。赤石金蝎全体棕黄,皱缩弯曲的八对螯肢伸展出来,颜色是金黄透亮能够被看透似的发出淡淡的光晕。三裂剑脊乌梢的背部已呈深褐,正中的背脊棱线高高在上有似长剑,三个缺口均匀分布于头中尾呈裂开,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大小近乎相同。五萼粉郁仁通体橙黄,叶柄渐变成萼,反扣倒置,至小端则色泽由深红变为桃红,五萼之红各不相同形成完美过渡。绿针卷竹叶扁平光滑,芽叶淡绿,叶面卷曲如筒,叶缘波浪如齿,叶尖细长如针。冷叶灯心斛暗青之形,身短而不直,上部细如灯心圆细而长直,其叶扇状展开,上缘波状微凸,翠绿的叶片带有金边。

它们的提纯可说是成功,形味俱佳,性质的好坏则要到凝丹时才能体现,不过从形味上看,其性质必不会差。提纯不但锻炼了君宝的仙力使用,还让君宝信心大增。放下患得患失的顾忌,不必刻意追求,“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初时的生涩是由于太过求稳,不敢越雷池半步。随后方法越来越熟悉了,速度亦是越来越快,质量也是越来越好。

君宝的座右铭是:你越是担心失败,那么就越容易失败。你若是觉得要失败了,那么肯定是要变成失败。如果有了正确的方法,那你就按此法照办就行,如果还失败了,那就是你力有不及而已。总之,不要刻意追求某事,不要陷入死胡同。在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后随意而行才是王道,而不能受拘束,束手缚脚。当然这里的随意并非是完全随心所欲,而是在正确的方法中找出最适合自己的那一种,事半而功倍才是目的。

提纯耗用的时间和仙力倒底有多少,君宝不想去管。如果因为提纯耗用太多时间和仙力,造成后两个步骤时间和仙力的缺失,就只能说自己尚未得其法矣。要做的话不敢说做到最好,但得做到自己满意才行。自己按步就班,稳扎稳打,就算最后失败,也没有什么大的遗憾。

君宝以凡人之体受了仙气的薰陶,按说是普通人还不得欣喜苦狂,仙凡殊途可是难于逾越,一朝而入能不失态?倘若以此心态去练聚气丸,在有仙力的支撑,又有明师指点,虽说也能练成,但终身成就有限,清灵子和明霞仙子先前不说,就是为了考核下徒弟的本心,观其行事而知其性也。君宝这种无欲无求的心态,尊重正道而又不拘泥于成法,这是一代宗师的作泒!

清灵子与明霞仙子看得是心潮起伏,难以自已。这年头,徒弟选择师傅,师傅也要选择徒弟。可是当师傅的现在没有办法去挑挑选选了,此徒弟是什么样的资质,那怕是再不符合修仙也得认帐!这是当师傅的悲哀呀!可怜见的,天降佳徒,平生所学有了传人,飞升仙界亦是可期,上天开眼,无绝人之路。要不是夫人在旁,清灵子都要哭了,当然这是喜极而泣!明霞仙子更是不堪,沉稳的气度已到九霄之外,只剩满脸期盼。

君宝无喜无悲,宝相庄严,抛却杂念,五障尽去。全身之仙气从体内四面八方汇合于丹田,又从丹田向四面八方散去,仿佛是前世的透析似的。上半身的阳气和下半身的阴气亦是交汇于丹田之中,互相融合混杂后散落于上下。练丹的同时还在修正浊气,以仙气代浊气。呼吸早已从粗到细,渐渐于无。脑海中每个思路的来龙去脉都知道,不需去苦思冥想就明理知宗,恬淡无欲,心意转细,天台明净。内心充盈着安逸愉快,没有任何贪、嗔、忧的念头。身虽存在而轻如彩云,似要飘浮于空中。提纯的过程也是修身的过程,只是君宝还不能尽得其真谛而已,提纯药材也就是提纯修士!《天元丹道》真是好东西啊,君宝内心升腾起了对师傅和师娘的浓浓谢意。不过也就是一刹那而已,正事还得继续。

炉中所有提纯完毕的药材精华,在君宝的手法口决下纷纷析出,浓稠各不相同,有的似白水,有的似滚浆,有的似顽石,有的似轻纱。开始凝丹了,清灵子和明霞仙子的心都提到嗓子边了,这可是最考验练丹水平的地方,炉中十一种主药已就位了,君宝稍微停顿,祭出药引独脚生花莲。其节疏通玲珑,下细上粗,上托一洁白无瑕的十二瓣花蕾,晶莹无比,此莲于炉中正中悬浮,缓缓转动,四面的主药有似众星拱月般上下绕动,仿佛此莲有引力般。君宝调动此莲与各药,以飞蛾扑火式入莲之莲蓬,如同蜂窝状的莲蓬吐出了莲心,吸纳其精华,吸收完毕的莲心又返回莲蓬,没有吸收够的则仍在吸纳,吸纳量的多少,则是由君宝按合剂的比例来定。不多时,药材精华尽入莲心,多余的被置于炉之角落,但与无效成份分开。

待莲心全部归回原位后,君宝平心静气,控火决是要求此时举重若轻,重时如霸王举鼎,轻时如怀抱婴儿。不轻不重时如手捧鲜花。各药之精华要汇合于一处并要合谐共生,勿使排斥。其间火候*持,非笔墨所能形容,不练丹者不知其难,练丹者在这一环节失败是十分正常的,多一分则爆裂而散,少一分则不能聚合,度之把握就是丹师水平的高下之一。君宝把要猛烧的莲子和要轻火煨烤的莲子分于两侧,中火剪的莲子则放于中间,仙火亦一分为三,各施其功。

独脚生花莲的颜色越发变白,其脚缩入了莲蓬中了,莲子中各药精从少到多,层层累积,莲蓬孔洞也是从多到少,逐渐到只有一孔,到最后这一孔也消失不见,只剩一朵白莲花于空中盘旋飞舞,莲花越来越白,开始虚化了,白色的团状物隐隐约约出现,亦是旋转不停,并甩出少许残渣,这是快要凝丹结束的表怔了。

君宝手法一变,最后的拉丹时刻到了,成败在此一举!而此时的君宝,口鼻的呼吸已近于无,盘膝而坐的身子有轻漂若浮之状,神气相凝,意守丹田,其小也无内,其大也无外,正所谓物由心生,万念俱灭,一神独在。心息相依,凝神入顶,仿佛忘了还有最后一步似的,只管运行体内各气,神识所见,五脏俱现,气流充盈,各行其道,先前的引气入体之痛早已不在,只剩下丹田似蒸锅般沸反盈天,气流汇集于此,相合后成为一股,重新又散开,如是反复。真气跳动,有时似上万丈云霄,有时似下千尺地下。丹田生发真气,形成了气海。内练之道,降心之乱入丹田即可,本是至简至易之事,但说来容易做来难。人能降心乱则几近于圣人,七情六欲,人之常情也,欲弃之必先得之,得之而弃,非不能也,诚不愿也。君宝机缘到,而心智坚,是故如此顺利,只是他还不明白真理而已,但所做确与天道暗合。

丹田已是咔咔轻响,“嘣”的一声,仙气打通了所有经脉,泥丸涌泉同时贯通,上丹田被百会处照下的阳刚之气所填,下丹田被**处射上的阴柔之气所填,两气稍加滞留,即相融合于中丹田中,真是舒服呀,全身如同冬日晒太阳般暖烘烘的,左手抱住右手,姆指相连,身上阴阳二气自然交汇,拉丹就在眼前了!

君宝双手分开,从相连的状态变成左手前伸,五指虚抓,姆指上翘,食指与中指作虚捏状,无名指和小指自然弯曲伸向前,右手则不停变换指形,看似零乱,实则乃是最后拉出灵丹的手法。丹田中阴阳二气已交融一体,时机已到。

君宝开始发出真气,其实是仙气,只不过这二种气体对君宝来说都是一样的,他也不明白这二者倒底有何区别,反正是有什么就用什么,没有挑选的余地。炉内的虚化的莲花已全然不见,大团大团的精华集合体开始分散变小,君宝驱使它们形成丸状,形成一个球丸,待它不再甩出残渣时,小心翼翼地使出定丹决,定下一个便搁于炉上部出口处,再无球丸可出时,已在炉中空间处有了二十枚预丹。轻喝一声“出”,实则是前面所做出丹决的最后一步,“叮叮当当”,大珠小珠落玉盘,君宝不急于察看结果,体内还有些仙气没有转换完为真气,不能浪费呀!上丹田神会、中丹田气府、下丹田精区,精区生气,气在中丹田,气府生气,气往神会。真水真气合而成精,奉道之人无不有之。这是什么层次?君宝不知,不过肯定不同于凡人。

仙气转换完毕,再无一丝可用了。神识亦是越来越弱,到此只剩少许。君宝睁开眼,得先见师傅与师娘,有很多练丹过程中发生的问题需要求解。手捧金星炉入珠内,清灵子与明霞仙子笑盈盈地看着他,只是君宝注意到师娘打了个手决,君宝也不在意,“弟子拜见师傅、师娘.”这是君宝发自内心的一跪,清灵子扶起他,“君宝,不需多礼,你能一次练丹成功,那是你的造化,为师与你师娘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清灵子双目盯着君宝好一阵子,那神色可是越来越精彩,从心平气和到目瞪口呆,嘴巴张开无法合拢,一旁的明霞仙子看到了他的呆样,禁不住说道“夫君,你这是干什么?君宝你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样吗?”清灵子是一脸的震惊,“夫人,你自己看,本王是不是太老了,看不准了?”明霞仙子嗔怪,“让开,你是老了,一惊一乍的,小宝是我们的徒弟,他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明霞仙子只是定睛一看,也不说话,立刻抓过君宝的手,放出仙力测试,君宝保持平常心不变,任他们测试!

明霞仙子比之清灵子还要不如,手捂嘴巴,难以置信,手指君宝而不发一言,眼睛是睁得大大的,有似撞邪似的,不能发一言半语!他们夫妇俩的表现让君宝都吃惊。“师傅,师娘

,你们这是怎么了?徒儿只不过练了一炉丹而已,又不是成了神仙,有什么可以吃惊的?”“君宝,你确实是只练了一炉丹,但你知道不你现在是什么层次?我们夫妇俩还从未见过这样升级的例子。君宝浑浑愕愕,全然不知。明霞仙子气得纤手一指他的额头,“傻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是正气修士了?”君宝被雷得不轻,“师娘,咱们练这聚气丸不就是为了当修士吗?要成为修士得服聚气丸,才能成为养气段的修士,如果我都成了正气段的修士,那练制这聚气丸又有什么作用呢?”明霞仙子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小笨蛋,你直接成了正气段的修士还不好吗?你是不是想一个接一个的修行下去?”她的口气虽重,但浓浓的情意可是日月可见。“”师傅,师娘,我这是怎么呢?你们用这种眼神看我?难道我筑基了吗?“明霞仙子气得踢了他一脚,”直接就筑基,你当你是皇天上帝吗?你个臭小子,你是正气修士了,修为到了,你明白吗?你跨过了养气和练气的层次,直接到了正气段,而且还是第四层!你师娘和你师傅还没老到走不动路的时候,没有看错的,我和你师傅都估计错了,我们以为你在养气四层到七层就差不多了,没想到你跨了两个级啊!“君宝一头雾水,”师娘,我就是正气修士了?草丹门的掌门吕顺乾吕掌门也过是正气修士,我就能与他平起平坐了?”君宝相起了吕掌门已是一百零九岁了,这才在正气段混了十四年而已,到筑基成功最多还有四十年,就算筑基成功到化虚也不过只有区区五十年的时间攻关,时间不等人啊!自己才二十二岁就到了正气,那到筑基有一百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只要自己不是太垃圾,应该是没有问题。

君宝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个清灵子和紫霞仙子搞得是越发好气又好笑,真的是无知者无畏,他都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还是清灵子实在是没招了,主动说出来“君宝,你知道吗?凡人要成为修士有多难吗?你个笨蛋,这凡人需要把全身的浊气置换为真气,最重要的是那聚气丸,需要大宗门才能提供,老夫当年为了得到一枚,可是拼了老命。这才仅仅是养气,练气正气则更离不开丹药的支持,可说是修真与服丹是共进退的,你现在从凡人一步到了正气,你说你是不是个怪胎?假如别人知道了,还不把你给活剥了?是个人就受不了你的进步,太逆天了,老夫还从未见过这么快的晋级,一步就到了正气!”明霞仙子亦是帮腔,“小宝,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用仙力来练聚气丸,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人,没人会用仙力来干这事的,而且想干也干不了,我与你师傅还打赌,赌你是养气层的修士而已,最多到八层,没想到啊,你竟然是正气了,师娘我好生忌妒!我当年可是耗时近六十年才到正气段,后边有了大机缘才加快了步子,登上仙界。你到好,一下就到了正气段,叫人如何不生忌恨不得!”

君宝止住了心中的狂喜,而是发问“既然如此,那么练的聚气丸就没有作用了?”清灵子不答,而明霞仙子则过来看君宝练的丹,她打开炉盖,手一伸,二十枚聚气丸从炉内依次而出,她一一检验,难以置信,“四枚特等,四枚上等,四枚下等,八枚下等,竟然有特等!”

“君宝,为师让你练丹不是为了单纯的练丹,你有了仙力,必须要发挥在某个方面,你师娘提议,你既然喜欢练丹,那就用练丹来消耗仙力,在此过程中把仙气转换为你的真气,你只要按我们说的做,就肯定能成为修士,我们事先不说,就是怕你有了懈怠之心,至于这聚气丸,你服不服用都不重要,为师还以为你最多达到养气四五层而已,不料竟是如此!”清灵子意犹未尽,又接着说“你以为这仙气是普通的气吗?仙凡有别,用仙气练聚气丸,是为师临时想到的主意,没想到啊!哈哈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