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狱锁狂龙

第一卷 游龙潜水 第十五章 战神李东

收藏书签 字体:16+-

1998年12月31日晚,城北监狱,南院。

今天是98年的最后一天,巧合的是南北两院的死擂就定在今天夜里的十二点。

转眼间自己已经在城北监狱渡过了三个月的牢狱生活,每当回想起这三个月的所发生的事情,萧天就感觉象做了一场梦。先是食堂里的风波,然后是蹲小号的非人生活,紧接着莫名其妙地成监狱里的老大,尽管现在只有三个兄弟,最后又不得已和北院的和尚接下了仇怨,不得已只有用鲜血才可以去化解,否则死的不只他还包括李东三个人。

所以他不可以死,不只为了自己的兄弟,也为自己再博一次。自己马上就要20岁了,萧天感觉自己进入城北监狱后变了很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觉从自己的面容已经很少再能发现自己从前的影子了。气质更为内敛,眼神更为执着,身体精壮无比,浑身透露浓重的男人味,自然流露的是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冷静。身手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也变得更好了,现在李东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除非与张刚联手才可以与他相抗衡。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当入夜就练习那套气功功法,萧天已经明显感觉自己丹田内的那股充盈之气,缓缓流动,经久不息,或许这就是武打小说里所说的内功吧,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萧天依旧可以感觉到小号里所产生的那股暴戾之气仍然没有消失,他不知道什么时间这股戾气会爆发出来,感觉就象一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砰一声爆炸。好在萧天夜夜练习气功,心态异常的平和,眼中的精光时隐时现。

“天哥,我们该去擂场了!东哥和张哥已经在南院门口等着了。”王森来到萧天身旁,看着萧天在凝神思考而小心翼翼地说。在王森看来,萧天的年纪没有他大,可能社会阅历也没有他和李东几人丰富,但是自从萧天从小号出来后不经意浑身流露出的那股王者霸气深深地感染着他和李东,还有张刚。直觉告诉王森将来的萧天一定不会是平凡之人,总会有龙出升天的那一天,每当想到这里,王森都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是英明的。平时的王森是嘻嘻哈哈,但是在办正经事的时候却也是异常认真,办事丝丝入扣!

“哦!这么快么?”萧天的思绪就这样被王森的话给打断了,整理了一下精神,想起今天夜里还有一场恶斗,平静地对王森说“走吧。”

萧天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平静,可能是他对自己的实力太有信心了。

死擂的位置在城北监狱东侧的地下二层,早年是监狱的货仓,地方很是宽敞。中间的擂台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小,旁边分一层和二层,观看者可以一层和二层观看。此次的南北两院的擂台比赛已经照会了刘永才和几个狱警中的队长,这些人一听有擂台可以打也都很兴奋。毕竟在城北监狱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监狱的管理者也无聊的很,现在正好有打擂可以看,既可以解闷,还可以赌钱散心。所以这些监狱里的腐败分子都很“支持”这项活动,当然为了防止打擂期间出现殴斗,刘永才特别把监狱所有武警调至货仓周围,以防万一。

萧天几人随刀疤南等南院的弟兄随着几个狱警过了数个大门来到了死擂的位置。萧天一进这个大货仓,发现已经有很多人到了这里,四周都已经围满了南北院的犯人,气氛很是热烈,毕竟死擂已经好久不举行了,对于重型监狱来说如果生活没有了死擂,这些杀人放火的人就好象失去了生趣,其实从根本上说还是人的一种好杀心理在作祟。

货仓里的犯人一看刀疤南和萧天几人进来了,立刻都停止了讲话,毕竟他们尤其是萧天将会是今晚的主角。除了萧天四个人外,刀疤南也派出了三个人参加,这三个人都是南院中身手比较好的。在二层观看的刘永才看南北两院的人都到齐了,起身说道“今晚的打擂我希望南北两院老大派出的人能够注意下手的分寸,尽量不要搞出人名,否则我很难象监狱长交代,好了,开始吧。”说完,刘永才就回到了座位上,傍边的一个小管教立刻给他点上了一根烟,刘永才叼着中华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等着打擂的开始。

刀疤南听完刘永才的话,转头对萧天说“阿天啊,别听他在那放屁。上死擂输的人非死即残,除非打擂的人先一步跑下擂台,不过这样机会很小。所以你们要小心,我先让我的人上去,不行的话,你们再上。”萧天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回头看了看李东,张刚和王森都面无表情,似乎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毕竟除了萧天几个人都是见过场面的人,对死亡没有太恐惧的感觉。萧天似乎很满意兄弟们的表情,毕竟比赛一个人的气势最主要,如果还未上场气势就先没了,那么这场比赛也就不用进行了,输定了。刀疤南派出的三个人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三人脸上虽然没有露出紧张的样子,但是鬓角已经微微见汗了,可现在毕竟是寒冬腊月,仓库的气温还是很冷的。萧天心里暗暗摇头,这样怎么会赢呢?反观和尚一方都神情自若,显示都是久经沙场的人物。看来今天这场擂台的胜负关键是在我们这里了,萧天心里盘算着。

正想着,和尚一方的一个人首先走到擂台中间,冷眼看着南院的刀疤南的人,从眼神中就可以看出那股蔑视。刀疤南一个眼神示意,三个人中的一个人也跑上擂台,经过萧天身边的时候,萧天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忠告“打不过的话就往我这边跑,跳下擂台。”那个人心中一凛,暗自记下,毕竟保命才是最重要的。事实正向萧天预料的那样,没有撑过几个回合,就被北院的人给打倒在地。他似乎牢记着萧天的忠告,起身后就往萧天这边跑想跳下擂台。北院的那个打手似乎早料到,抢先一步封死了他的去路,一个飞腿正踢中他的脸上。只见一股血箭从口中飞出,接着滚落台下,再也不动弹了。萧天从北院的人下手的力道推测那人还没有死,只不过可能要在**休息几个月了。剩下的那个两个人上擂经过萧天的身边的时候,萧天都会告诉同样的话,只有一人成功的跳到萧天身边。北院的那个打擂的看到后接着就跟下来朝那人狠狠踢去,萧天心里暗怒,心道都认输了还打。还没等他动手,李东就出手把他挡住了,但仅仅是挡住,李东并没有动手,他知道自己动手的话,北院的这个人在3秒前就应该躺在地上了。李东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萧天没有动,所以他就没有动。

刀疤南很感激萧天能够保全他的手下,他也听到了萧天对自己的手下上擂前的忠告,他也想象萧天一样这样告诉他的手下,但是在他的位置上这种话却不能说。萧天能够体会刀疤南的难处,所以刀疤南感谢他。萧天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不谢,就不再说话了。

真正的兄弟,知心的话不用多,有时候几个字就已足够。

说话间,萧天知道南院已经无人可派了,眼神示意李东上场。还是北院刚才打擂的那个人,见李东上场了也回到场中间,似乎还在抱恨刚才李东挡他的那一手。两个人就这样在场中间对峙着,谁也没先动手。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中场外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已经几分钟过去了,两人还不动手。李东背着手冷眼看着对面场中的人,北院的那个上台的再没有刚才的嚣张劲,细心的已经注意到汗水已经顺着他脸颊流下。场外的人除了萧天、张刚几人都不清楚场中的人为何迟迟不动手。对了,还有一个人清楚。就是场中北院的那个打手,不是他不想动手,是因为看似轻松的李东身上无懈可击,没有丝毫的破绽,仿佛只要自己一出手就会遭到李东毁灭性的打击。李东的气机已经牢牢地锁定了场中人,只要他一动,李东就会抢先一步下杀手,不留余地。

这是就武警的生存准则,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

最后场中北院的那个打手终于抵御不住李东摄人的气势,说了一句我输了,就走下台去。走下台去的时候,那人才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湿透了。李东也没有追赶,任他走下擂去。

场外的人看着李东兵不血刃就让北院的人认输下擂,全场连暴喝彩。和尚看着场上依然背手而站,面无表情的李东说了一句“废物!”也不知道他在说谁,只知道他很幸运。一挥手,三个人飞身跳到擂台上。场外的人一看是北院十八罗汉中的三位,这三位不管对几个人都是三人联手。

三人一上台,立刻把李东呈三角形围在中间。李东明显感觉这三个人不同于先前上台的那些人,直觉告诉李东这三个人是高手,而且是联合攻击的高手。果然,三个人分上、中、下三路攻击李东。李东腾挪闪躲,灵活地躲避着三人的攻击,他似乎是在找寻三人攻击的弱点,所以在防守中未发一拳。突然李东眼中一亮,他已经找到三人攻击的弱点,就是三个人一轮攻击后都要重新编排攻击的前后顺序,其中两人必有重合的机会,这就给了李东单个攻击另一个人的机会。机会稍总即逝,但是这点时间对于李东来说已经足够。抓住机会,李东几个回合就把几人撂倒在场中,而且由于李东下手极狠,三人的四肢都有骨折,看来没有三个月是好不了了。

但三个人被李东打倒在地的时候,全场爆发出长时间的喝彩声。大家都喊着“战神!李东!战神!李东!”尤其是南院的弟兄们喊的更是高兴,毕竟他们被北院欺压太久了,今天李东可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看着自己最得意的三个打手别李东打倒在地,听着全场的喝彩声,和尚都要发疯了,他对萧天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随后的几场几乎成了李东的个人表演赛,以后上台的在李东手下走没有超过五个回合,北院中的十八罗汉被李东给废八个,这还不包括第一次被李东打败的那三个人。北院此次打擂损失前所未有的惨重,十八罗汉被废了十一个,元气大伤。和尚不得不中途停止比赛,约好明天再打,和尚心理想,看来四大金刚要出手了,一想到四大金刚,和尚又露出了一贯的邪笑,似乎这四大金刚才是他的王牌。

至此一役,李东牢牢树立了南北两院“战神”的称号,这个称号也伴随着他以后的江湖生涯。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