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退役特工

第二十九章 我是他大叔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我是他大叔

“大叔,喝……”箫晓翻了个身,轻声呢喃着,不消一分钟就已沉沉睡下。

叶风静立床边,淡笑着看着**侧卧的娇媚身躯,轻声叹了口气。他没畜生到诱奸无知少女的程度,在他看来,少女和幼女本无太大区别,都是打死都不能碰的女人。他可以去买廉价的妓女,也可以去勾引寂寞难耐的孤单少妇,却绝不会去欺骗那些纯情女孩,这是他的原则,更是他的道德底线。

回忆着箫晓睡前的酒话,叶风心中不由有些好笑。这个一看就是家境不凡的富家女竟然会为了五千块钱费尽心机,又是买菜,又是灌酒,仅仅是怕被自己责备,怕被赶出家门,岂不知这点钱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莫说是五千,就是五万,五十万又算得了什么。对于一个本身对金钱没有半点兴趣的人来说,那不过是在数字后面多加几个零的问题,仅此而已。

轻轻为那丫头盖上薄被,叶风转身出屋。干下一瓶半茅台,没有丝毫醉意不说,反而头脑更清醒了,看来酒这东西还是适量就好,每天来上那么一点,估计还能有益身体健康,只不过自己的适量相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多了点。

翘着二郎腿半躺在行军**,没有丝毫困意。那个丫头除了有些刁蛮偶尔犯些小错误外,还是挺可爱的。叶风点燃一支烟,静静地抽着,心下思考着和箫晓相识的林林总总,他没问这丫头的家世,但也清楚绝对不是普通人家,单从那身价值不菲的休闲装就可以看出,一天花掉五千块,貌似也可以和原来的自己相比了,这份一掷千金可不是摆阔摆出来的,更像是一种习惯。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叶风不由皱皱眉头,这个时间应该没人来自己家才对,在T市他认识的人不过就那几个,而自家的地址更是没有几人知晓。

有些疑惑的翻身下床,缓步走到门前,手掌微微一旋,便打开的房门。

“呼啦”一声,几个黑衣大汉闯进屋子,把叶风团团围住。

“入室抢劫?”叶风不由哑然失笑,这T市的治安难道如此之差,敢明目张胆地敲门后行抢?只是这几个家伙选择对象时有些不明智,从来都是自己抢别人,还从来没被别人抢过。

不过看过这几人的打扮,叶风有些明白过来,应该不是入室抢劫,倒更像是收保护费的。盖因这几个大汉都是一身的黑色西装,还带着黝黑的墨镜,和自己老爸带来的那两个保镖一模一样,只不过看实力却是差上很多,单从那站姿上就可以看出不过是吓唬人的玩意,想来比那些街边的小混混也强不到哪里。

“你就是叶风?”一声冷漠到极点的女声从大汉身后出来,旋即走出一个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年轻女子。

女人混黑社会?不错。叶风微笑着点点头,本想一脚一个踢出去的念头也被压制下来,整日工作,还真需要点刺激。貌似和这样的黑社会美眉来个**碰撞会有些意思。

叶风目不斜视地盯着面前一身劲爆黑衣的女人,眼神游走于各个关键部位,瞬息间便已有了大概的认识。虽然在相貌上这个女人也就是中上,但身材绝对一流,在紧身装的包裹下,前凸后撅的玲珑曲线被完美的勾勒出来。胸前那对耸起更是让叶风联想到国外女人的丰满,如果真得没经过加工的话,这对双峰绝对是黄种人中的的极品了。综合起来,此女也达到了何惜凤那种水平,只不过工作时的何惜凤仅仅是冷淡,而这个女人却是完完全全的冷漠。

“看够了吗?”女人沉声道,语气依旧和刚才一样,不参杂任何的愤怒和不满,丝毫没有理会叶风放肆的目光。

“呃……差不多了。”叶风尴尬道,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很不爽。只是心中却暗暗期待着这个女人的爆发。

女杀手见识过,女警察也见识过,就是还没有见识过女黑社会,叶风虽然更喜欢温柔些的女人,但是那种偏暴力的女人对他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就像小说当中,一个绝世高手总需要一个武功卓绝的红颜知己,就像王重阳之于林朝英,张无忌之于周芷若。

叶风也不例外,他曾经幻想着找个老婆,白天研究杀人,晚上研究造人,虽然看似邪恶了点,但也充分体现他渴望美女对手的热切之心。

而今机会就在眼前。

“知道为什么大半夜找你吗?”女人冷声道,面容之上仿似挂了一层冰霜,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气息。

“不知道。”叶风摇摇头,有些玩味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这是实话,他不是神,虽然心思缜密了些,身手高超了些,但也没到尽知天下事的程度,又怎么会猜到这个大半夜闯入的女人是何居心。

“那我给你提个醒,”女人自顾自地拉过一把椅子,缓身坐下,才继续开口,“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箫晓的女孩?”

哦?叶风淡然的面色上划过一丝疑惑,从这个女人进门,心中也有过很多猜测,只是觉得最为可能的就是陈琦不死心,又搬来什么靠山。却不想竟然和箫晓那丫头有关。

“那她现在在你这里吧?”女人继续发问,旁边的大汉则是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的叶风,目光更是隐藏着亟待杀人般的愤怒。

“在这里,就在那屋。”叶风指指虚掩着的房门的卧室回答道。目光却凝视着面前的冷漠女人,静待她下一步的动作。

女人则是点点头,仿佛确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朝身边的大汉使了个颜色,“去,把人带走。”

“等等,”叶风转身挡住了侧屋的房门,眼神中划过一丝战斗中才有的戾气,“貌似这是我家,还轮不到你们做主。”

“哦?”女人冷漠的容颜上划过一丝冷笑,“你和箫晓是什么关系,凭什么阻拦我?”

“我是她大叔……”叶风一字一顿道,虽然这个称呼不咋地,但也只能用这个词语形容和箫晓之间的关系。

“我是他姐姐,箫雨……”女人的嘴角泛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