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仙魔战记

第五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回到茶馆一个月后。

“阿生…我说你是不是生病了?来,给妈摸下你的头——”

练云生奇道:“老妈搞什么啊,我这好好的哪里有病啊!”

阿生母亲急道:“还没有病?你现在每天不但不用我拖你起来,甚至比我还早起一个半时辰!算下来你每天只睡了三个时辰而已啊!还有饭量也越来越少。一天只吃以前一顿的东西,这不是生病那肯定是中邪拉!”

原来,阿生每天早上早起进行修真的入门修习,肉身改造进度之快在修真界里几乎可以写下纪录。肉身强化后,对于休息和进食的需求大幅度下降。因为天地元气在体内产生的能量,开始逐渐代替食物带来的能量。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将会进入修真初阶的“辟谷”阶段。强化后的肉身,不但对修习和食物的需求下降,还让练云生的五感灵敏度得到很大的提升。现在,他即使是在内堂烧水,也可以清楚分辨外堂茶客们的轻声耳语。

“啊呀,老妈你就知道瞎操心。我这是见你辛苦,多帮你做点事情。赚钱不容易,少吃点就省点。这样你还不满意,那我真的很苦恼拉。”练云生笑嘻嘻的和老妈开着玩笑,好说歹说把事情糊弄过去。

把老妈从后堂打发出去后,练云生一边看着烧水的炉子,一边继续消化从玉简里得到的修真知识。当入门的修真达到了完全辟谷的阶段后,修真就算是有点小成了。昆仑派的玉简中,指明在进入了辟谷期的修真,肉身的强化进度开始大幅度降低,而对元神的修炼则成为了新的关键。至于玄灵派的玉简,则要求辟谷期的修真开始对自身肉体进行调整。强化只是初步,调整则是为了能更好的调动天地元气。因为在施放道术的时候,以自身为媒介来传播天地元气,再利用道符辅助改变天地元气的性质,进而变化为各种不同的道术出来。至于法宝的修炼,则是将天地元气通过自身输灌到特定的“器”中,输灌完成后再使用“器”来推动道术的强化就会比较快捷而省力。所以在道系修真里,小的道术用道符就可以完成,而大型的道术就必须依靠“器”,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法宝来进行。

现在光是肉身的强化已经对练云生失去了吸引力,可以使用飞剑,法宝上天入地,周游宇内才是他最终的梦想。因为现在强化的肉身继续发展,短时间内也不过是可以跳上房顶的水平。而那广阔的天空,无尽的大地,才是一个威风的修真因该向往的地方。

练云生想着想着便仿佛已经在遨游宇内。不但开始自顾自的指手画脚,而且嘴里发出一些嘿嘿哈哈的无意义的声音。这个样子落在门口阿生老妈眼里,不由暗自摇了摇头,叹声“冤孽”。

就这样,练云生一般暗中修习,一边帮老妈打理茶馆,季节也渐渐的进入初冬,茶馆的客人开始少了起来。

这一日,阿生大早悄悄修习完入门的功课后,和平常一样来到后堂起炉子烧水。这时候,天才刚亮起来。由于烧水的木材用的所剩无几,他不得不来到后院取出储存的木头,辟开来好烧水。

一根根的粗木整齐的码好堆在后院的角落,练云生随手扯出一根就准备用材刀劈开。突然玩心一动,四下看了看没有人会看到,就把真元之力运在手上,向竖在地上的木材使劲一劈。“喀喇”一声轻响,粗木应声变成了两段。

“吓。”练云生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连一点变红的迹象都没有,于是自言自语道:“要是实在没有客人,我搞不好可以去街头卖艺赚钱了——”

其实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炼体修行,练云生体内已经初步积累了一些真元。这些真元之力不过是入门的修真为以后的修炼准备的基础,但是真元对于肉身的强化效果还是非常厉害的。

抬头一看,淡淡的天幕逐渐亮了起来,最后几颗星星似乎在曙光中极不情愿的黯淡下去,稀松的云朵缓缓的飘动着。突然,两道流星一般的亮光自东向西一闪而没。隐隐啸声过处,那些本来就极薄的云朵立即被一冲而散。虽然现在时辰尚早,没有什么人看见这一奇景。但是就算一般的人见了,也肯定会以为那是两颗比较大的流星。但是刚好抬头看见此情形的练云生却心中砰砰直跳----修真!那是借用飞剑或者法宝在破空飞行的修真!

玄灵派和昆仑派的玉简中都不约而同的有一项内容,就是根据修真者破空飞行时飞剑或者法宝所留下的芒尾来大致估算修真的水准和阶位。但是刚才的两个修真一闪而过,而且练云生也时无意中发现,完全没有时间去判断那两个修真的水平。

“西方……那里是云起山脉……万古洪荒!那是赶去万古洪荒的修真!”

练云生念及此处,不禁想起了两位师尊的托付。虽然就师尊的估计万古洪荒的纷争不是短时间可以结束的,但是他同时身兼两宗传人,对两宗的修真都没当外人。知道两宗修真现在还在万古洪荒那里斗死斗生,练云生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闷闷不乐之下,练云生扛起已经劈碎的木材走进了后堂。听得前堂支支呀呀的开门声,知道是老妈也起来了,正在张罗小茶馆的门面。想起老妈一个人把自己拉扯大,确实也很不容易。修真之道,修习到中后期就开始脱离世俗界,觅地潜修。自己到底是要离开老妈的,想到这里,不由感到一阵惭愧。虽然也想教老妈一起修真,但是根据玉简所载的方法暗中探察,练云生发现老妈并没有修真的体质。“无修真之体而强修者,终受祸于元气失调,形神俱灭……”两块玉简中都有这样的警示,相信不会是一句玩笑话。

看来在自己还在家的时候,多帮老妈做事情。练云生定下心意,也就不在那么难受了。

“两位老客!里面请。来点什么茶?马上就送来。”

前堂传来了老妈的声音,练云生听了一下,从脚步声判断是进来了两个茶客。其中一个脚步明显轻过另一个很多,估计来的是一男一女。脚步声停在了茶馆最里面角落,然后是椅子挪动的声音,看来那两人在那里坐下了。

这样的季节里,大早就有茶客来那是很难得的事情。那两人中的男子也只是随意点了一壶淡茶,就和坐在对面的女子小声交谈起来。两人在这空空的小茶馆里也刻意压低了声音来交谈,一下就引起了练云生的注意。他将真元凝聚在双耳,心神合一,旁边别的杂声立即被过滤掉,那个男的轻轻低语,也就如在他耳边说出一般。

“师妹,这次师门下了聚集之令,派中在外历练的弟子几乎都在向这边赶来,究竟是什么事情啊?你常在派里,师尊的意思是……难道是万古洪荒?”

“万古洪荒!”这四个字断不会从世俗界的人口里说出来,练云生一听之下只觉得心神剧震,以致后面那个“师妹”所说的只断断续续听到一点。

“师兄……长老……万古洪荒……所以…-”

待得练云生强制自己平定心神之时,那个师妹已经说完了,关键的东西居然都没听明白。还想再听两人谈些什么,那两个人却不再说话了。

他们明显是要赶去万古洪荒,但是为什么不飞行而去,却在这里耽搁时间呢?练云生想了半天还是不怎么明白。

只过了一刻钟,前堂两人突然又有了声音。

“咦?那个不是……”

“没错,是二师兄。我们去和他回合吧。其他同门也许也在附近了。”

两人小声说完,就叫来了练云生的母亲结帐,接着匆忙的离开了茶馆。

练云生仔细听了下,也不知道那两人给了多少茶钱,连两人都走出大门了老妈还在一个劲的道谢的情况看来估计是不会少了。练云生不禁想到:修真对世俗界的财物还真的没什么概念了,反正这些东西也只是在世俗界中暂时行走才用的上的。

知道又又一批赶去万古洪荒的人后,练云生心中思绪万千。师尊不是说了短时间内洪荒那里不会出现很大规模的修真大战吗?看这个势头,好像情况不是很妙啊。万一两宗的修真提前开始了全面的较量,那可怎么办才好?但是以自己现在这点修为,估计还没翻过云起山脉就成为山中猛兽的腹中之物了。

想来想去,练云生也没有什么办法,也只好一个人在这里干着急。

“阿生!来,帮妈去市集买点菜回来。”

听得老妈在前堂叫唤,练云生也只好暂时放下心事,走出了后堂。

“知道拉知道拉,就知道要我去跑腿。”接过了钱,练云生一路小跑出了茶馆。由于是清早,街道上并没有多少的行人。但是赶早市的人已经在市集里来的不少了。那些城郊的菜农,不住的吆喝着,时不时往自己菜担的青菜洒上一点水。那些才摘下来的青菜更显得青翠动人。

四处转了一下,再去了一下肉贩那里,练云生不多时就把菜给买好了。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练云生觉得左手的肩膀那里有点轻微的刺痛。他不觉吃了一惊-―――是手臂上那个飞剑标识有了反应!根据玉简里的说明,这附近有他的同门,也就是昆仑派的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