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血蟒传说

第十一章 世界势力

收藏书签 字体:16+-

“唔。。。你刚刚只说了一个异能组出来,我想,除了神组织和异能组之外,应该还有别的特殊组织吧?按照你所说的,神组织和异能组,好像都只是属于中国境内的势力,那么。。。除了中国之外还有什么强大的组织呢?总不可能就只有中国才有这些‘东西’吧?”罗战峰捉住了主要的一点来问,除了神组织和异能组的资料之外,这些同样也是他所迫切想了解的事情,他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了解得实在太少太少了,所以他要尽快地了解一切,判断哪些对他有利,哪些会对他不利。

如果不是为了这些他一直都没有办法了解到的资料,他也不会冒着会暴露自己所拥有的恐怖力量的险出现在陈使者等人面前了,而且,还在陈使者四人面前使用了自己的特殊力量,违反他在重回人类社会之前就已经为自己定下的禁制:“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使用自己的特殊力量”。

虽然他的行动都有了充分的准备与计划,也是确认了不会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要知道,他从一开始就在“监听”着陈使者四人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们有任何的可疑动作,马上就解决掉他们。

对于罗战峰的“无知”,陈使者已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他想都不想,很快就回答了罗战峰的问题:“据我曾经有机会浏览过的组织里面有关这方面的档案和资料,我只知道除了中国之外,别的国家同样也存在着各种组织势力,其中也不缺少和异能组同样强大的势力。唔。。。我记得我的直属上司曾经说过,他有一次和组织的一个“神王”一起出动任务的时候,碰上了一个神秘的蒙面武士,堪堪可以和那个“神王”势均力敌,而他自己则差点惨死在那神秘武士的手下,虽然被那个“神王”所救,但也受了重伤,结果实力下降,被调到云南的训练基地担任我的直属上司,所以他对这件事的记忆非常深刻,才会在后来忍不住告诉了我。

根据我上司的推断,那个蒙面武士是一个日本人,因为他说话是使用日本语言的,而且还是忍者装束。只是,和一般的忍者不同,因为那个日本忍者的身材很古怪,一般来说忍者不会有他那么高大粗壮的身材的。

所以,结合组织的资料档案,可以推断,日本肯定也有一个强大的特殊组织,拥有和中国异能组一样强大的实力,但具体的情况,我就不了解了。

另外,除了日本之外,美国,俄罗斯,南美等国家和地区,都有着一个实力强大的特殊组织,这些基本上在组织里面是共知的秘密,神先生也严令组织的所有成员,未经他的同意,不得和那些强大组织发生冲突。

不过,我就不清楚这些组织的成员都有些什么样的力量了,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他们,不只是我,或者是张副使和田副使,相信连黄经理也是同样不会了解到的这些事情的(黄经理在一边听了,点了点头,表示陈使者说得没错);而且,我也只知道这些地方各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另外是否还有其他的组织势力,我也是不知道的。”

说到这里,陈使者停了一下,大概是在思考了一下,然后接着补充说:“唔。。。由于我经常呆在云南的训练基地,因此,比较方便接触到那边一带地区的势力组织,据我了解的资料,似乎在缅甸泰国那里的金三角范围内,也有一个组织的势力很强大的,听说那个组织的首领叫什么致命死神的,拥有神奇的力量,最近几年才突然冒了出来。。。听说他成立的组织什么都敢做,手下全是精锐的特种战士,还控制着一个杀手组织。我在云南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组织了,所以印象很深刻,不知道这点资料对你是否有用?”他是对着罗战峰说的,而旁边的田副使和张副使,显然也是对这个组织“久仰大名”了,在陈使者说出来的时候,都不由点了点头,表示他们也是印象深刻。

看到罗战峰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之后,陈使者再接着说:“基本上我了解的世界势力就是这些了,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不过,神先生在组织规定里面的第一条规定,却是不允许组织的特殊成员踏足欧洲,尤其是我们这些拥有特殊力量的灭神使以上的成员,包括了“神王”,而对于一些普通的成员,例如像黄经理这样没有任何力量的管理人员,反而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这条规定很奇怪,但神先生却从来都没有解释过为什么会如此,因此,按我自己的推断,也许是在欧洲地区,存在着一个连神先生这个疯子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势力。。。”

随着陈使者的慢慢述说,罗战峰一边仔细的听着,一边隐约中开始对这个世界的势力有了一定的印象,当然,离真正的了解还相差很远,但总算是此行不虚,大有收获了,不枉他那么耐心的去询问陈使者,浪费了他不少时间。

日本和美国都有强大的势力,这是必然的,也是意料中事,要是说如果这两个国家没有特殊力量的话,说出来也让人无法致信,就不知道这两个国家的都是些什么特殊力量了?难道也是特异功能和神经药物之类刺激人体潜能的东西?或者是别的什么古怪东西?看来以后倒是要好好研究研究了。

美国还好说,日本。。。这个国家,坦白说,连罗战峰如此智商的人,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日本会有这么多丧心病狂、不可理喻的疯子,在以前他曾经仔细花过一段时间去研究过日本的历史、起源、环境、心理等等,虽然他可以用客观的态度去看待这个充满了危机意识的国家,同样也敬佩这个小小的岛国的很多方面值得学习的精神,例如精明、自律、务实、经商的才华。。。等等,但他实在也是无法苟同这个国家某些人的。。。一些思想。

日本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狭小地域的局限,由来已久的文化无根的恐惧,自身资源的匮乏于前途的茫然,日益明显的生存压力与拥挤,泡沫经济与政治侏懦强烈反差,等等这些都使得整个日本民族有些非正常化。

看似执着务实自律自信,事实上小国日本早已被摸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自卑情结---所标榜的,日本人从来也没有作到过---可以再去看看日本人曾经的历史。这把悬在日本人脑袋上的利剑,从来就没有使日本人真正在心理上强大过,小日本永远也培养不出大国国民才有的大度与旷达。

在面对战争的罪行上,德国总理可以在纳粹屠杀的死难者纪念碑前,屈膝跪倒,当众忏悔;日本人却不但不可能这样做,甚至都不可能勇于承认自己的丑陋---日本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从来就象纸一样单薄,日本人的历史原本就象浮絮一般轻浅,怎么能够期望它承受得起如此负重?

这就像一个从来就自卑的人,能够坦然面对他人的纠正与否定么?永远,不可能。

而在国家政治上,日本人在那种狭隘虚弱的民族集体意识下,很难培养出真正胸怀天下雄才大略的政治家。纵使在某一个时期里日本将能人辈出,但一己之力也定难以改变调整好其整个民族的心理状态。

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遭风雨即化龙---这绝对是虚弱的日本人想都不敢想的梦幻。

一个人,如果有着心理上的缺陷,就难以在自我意识中彻底摆脱阴影。但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通过类似宗教催眠图腾教化等的方法,将之麻醉使之麻木,从而彻底消除人的自我意识,于是,阴影消除了。

日本人的疯狂野蛮及不可理喻,便是源于这种催眠。所以,有时候日本人又是狂妄的。但是,这恰恰就是一种人性的畸形发展,有时只能培养出偏执狭隘的动物。而且,这是一种短暂有效的治标不治本的蠢方法。

日本人集体无意识下的固疾---或许也可以说是民族劣根性---是很难彻底消除改变的。所以,日本人更喜欢习惯于被催眠及思想控制,以忘记自我意识,从而忘记清醒时的心理阴影。所以,日本人群是个很容易被鼓惑以至于疯狂的民族。甚至是一个宁愿用疯狂来使自己忘记清醒的民族---就象宁愿沉醉于靖国神社一样---清醒的痛苦,对于小日本国民的心理来说,负重太大了。

所以,日本也是一个危险的民族---受地域限制的日本,就象一只陷在狭小笼子里的困兽---一当被邪恶所鼓惑,历史必将再演。如果困兽环顾四周,东边是茫茫的太平洋,那么它将再次将把目光放在其西边的大陆;如果它啃不下俄罗斯这块硬骨头,那么困兽面前就只有中国了。

但愿日本人能清醒,但清醒的日本是如此的颓废。现在弥漫在日本上空的糜烂与腐臭,又是如此的惊心。种种的焦虑与前途的茫然,使得日本人开始追求着病态的美丽,在畸形的状态下寻找极端的非正常的心灵刺激。至少在网上,我们就可以随意看到许多属于日本人创造出的怪异变态,所谓行为艺术,施虐与受虐,捆绑艺术,食人食腐等等,为什么独日本人的怪异这么多?

或许,这似乎是因为日本人的理念信仰失真。但,实际情况是:日本人有足够强大的精神支柱么?如果有的话,还需要以颓废怪异为心理依托么。。。

当然,他还不至于无聊到去同情这些日本人,相反,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管日本人到底是如何样子,既然日本敢冒犯了中国的“龙威”,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客气可言,两个国家本来就是水火不相容、只能存在一个在世上的宿敌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这也正是他为什么会花时间去仔细研究日本的缘故,因为他已经把整个日本都当成了“宿敌”一样,就算他现在没有进化成超越人类进化的星族与妖魔族,他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也不可否认,他在以后的商业之路上,也是不可避免的会与日本人发生“碰撞”的,虽然日本人毛病很多,但同样有比中国人优秀的地方,不是一个可以任意轻视的敌人。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拥有足以改变世界的恐怖力量,在实现他自己野心的道路上,就算他想避免不与日本人,甚至美国、欧洲等国家发生对碰冲撞,那也是完全不可能的痴心妄想罢了,他自己非常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情况。

所以,只要有了适合的机会,相信他会像捏碎一块石头一样,把日本从地球上整个抹掉。面对一个已经无可救药的国家,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了。虽然他此刻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了,也不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只要他自己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就足够了,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同,不然的话,就当是中国“怪物”也好,那也是属于中国的。

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对待日本人,唯一的方法就是像处理一条出现了“瘟疫”村子一样。知道在古时候,是怎么处理这种村子的么?只要发现了其中一个人感染了瘟疫,那么,就必须把整条村都封掉,然后整条村接受“人道毁灭”的下场,而不会去理会这条村庄是否还有很多人其实是没有感染到瘟疫的。

同理,对待日本人正是如此,只需要赐予他们“人道毁灭”,而不需要去理会日本的1.3亿人口当中,是否还有1亿的人口是很善良很纯洁的。因为,一个日本疯子,也许就有可能毁灭了整个世界,正如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条英机。

这,不正是和处理瘟疫的方式一样吗?为了禁止瘟疫的散播,只能“牺牲”整条村的人了,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令人发指、不可原谅的罪行,最多只是为牺牲的无辜人士默哀三分钟罢了。

当然,他不是什么民族激进份子,更不是什么好人,他也不想当什么爱国英雄,他绝对不会刻意去做这种事情的,除非是关系到他的利益,又或者是侵犯到了他的利益,他才会付诸行动。在平时,他最多就是非常厌恶所有与日本有关的东西罢了。

他自己原本就一直身在珠海,对于去年所发生的关于“日本人集体在珠海买春”的侮辱性事件,尤其还是发生在“9·18”事件纪念日的前两天,简直是忍无可忍的事情,在当时,没权没势又没钱的他,自然只能是漠然对之,冷笑几声,就再也没别的办法可想了,反正他这种小人物,这种国家大事也轮不到他来瞎操心。

如果时光倒流,换成他在去年的今天就变成了星族,大概,就不是380名日本人在珠海集体买春,而是380名日本人“人间蒸发”了。

因此,罗战峰此时此刻也无法去想象,心理可以说是变态的日本人,到底会发明出一些什么特殊变态的东西,去制造产生一些拥有特殊力量的“人类”,对于日本那些“臭名在外”的生化武器,包括了病菌、毒气等等,他也是闻名已久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会是些什么“东西”,但罗战峰却可以肯定,不会和“神先生”的手段有太大的分别,而且,也能肯定不外乎就是一些改造人之类的“东西”。

估计“神先生”这种疯子,和变态的日本人也能有一拼了,这也证明了,并不是只有日本人才是变态和疯狂的,中国人也一样有黑暗的一面,所以他从来都不会以为多么清高的可以居高临下的“蔑视”日本人。

当然,在他眼里也许只是“改造人”,在普通人的眼里,只可能是怪物了。

除了日美之外,他倒是没想到连俄罗斯和南美也有强大的势力?那倒是有点意料之外了。

俄罗斯还有点正常,毕竟也曾经是一个超级大国,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现在俄罗斯再怎么“弱小”,也还是世界的大国之一啊,尤其是这几年,幸运地出了一个强势总统普京,虽然目前来说经济发展相对比较缓慢,经济改革各方面还有很多的弊端,总的来说还是向好的一方面发展的,而且军事方面的力量在世界上依然是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势力,因此,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国家,现在这个国家也有了预料之外的特殊组织,显然,也是不甘于寂寞想弄点什么出来了。

倒是南美。。。那里有什么强大的国家?不会是巴西吧?印象中那里不是只有足球和热带雨林的吗?另外还有最出名的就是毒品了,世界上有名的毒品地区之一,号称“银三角”,仅次于南亚泰、缅、老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区,而且南美各国的社会非常的动荡混乱,据罗战峰所了解的,全世界出名的毒枭十个有五个是在那里出身的,像哥伦比亚,根本就是一个贩毒的国家,整个国家都是贩卖毒品的,而且,天天都有暗杀和枪击案子。

“唔。。。那种地方,倒的确是地下势力发展的最佳地方,如果是自己的话,也许也会选择在那里发展势力,那么。。。有一个强大的势力也是很正常的了,更何况,那陈使者也说了,金三角地区同样也有着一个特殊组织。”罗战峰心里下了一个判断。

至于欧洲地区,虽然陈使者只说了神先生在组织里定下了一个奇怪的规定,具体的资料都是不详,但又怎么可能可以难得到罗战峰呢?聪明的他,已经隐约感觉到欧洲那里是怎么回事了。

能让“神先生”这种自以为神的疯子也感觉到“害怕”,不敢去轻易招惹的力量,同时又是存在于欧洲,那么,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最大的可能,莫过于就是古老的三大种族之一,他自己现在的主要身份――“星族”。。。的后代――低等血族了。

既然吸血鬼是从欧洲起源流传于社会上的,那么,欧洲就是血族的独占地盘的这一个可能性,几乎是用脚指头就可以想出来的事情。当然,这是相对于罗战峰这个第一代星族而言的,在普通的人类社会里,血族是否真正的存在,依然还只是一个“神话”和“传说”罢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低等的血族还会生存在第一层的世界里,同时也不知道这些低等的血族到底是属于第几代的,或者说最厉害的那一个是属于第几代的,更不知道为什么拥有强大力量的血族,却没有去控制整个第一层的人类世界,而仅仅是“龟缩”于小小的欧洲地区,似乎,隐隐中有着什么样的制约,让血族的人一直都没有显露出自己的存在?

当然,罗战峰绝对不会认为是什么教廷之类的神的力量在压制着血族,所谓的上帝,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远古强大生物的“化身”,但显然已经证明那只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如果上帝是神的话,那么,强大如邪天的级力量,又是什么样的神了?

更何况,按照邪天的记忆,以及他自己现在的亲身体会,星族,包括了血族,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性受到神的光明力量之类的压制,血族也不怕什么阳光,他自己还可以直接吸收太阳的能量进行修炼呢,又怎么可能会像人类创造出来的神话里面所说的那样,是一种邪恶的存在,被正义的神的力量所压制着。

很明显,罗战峰所了解的关于血族世界里的种种避世规条,以及隐藏自己的做法,肯定都是有着另外不为人知的秘密原因的。

罗战峰“虚拟”自己如果是站在欧洲那些低等血族的立场上来考虑,人类社会中流传的血族被上帝的力量压制着,同时血族还允许各种教派,尤其是梵蒂岗和教皇之类的神职人员的存在,虽然名声上很不好听,但却有着非常明显的好处,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可以隐藏自己的力量,愚弄那些“愚蠢无知”的人类。

当然,一切都仅只是罗战峰自己的推断,没有任何的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是正确的,他自己就算再怎么自信,也不可能对这种事情下定论,一切都有待以后的情报调查才可以得知,这也是他在后来下定决心,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建立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强大情报组织的原因之一。

那么,现在世界上的大概情况他已经在资料有限的情况下,有了自己的推断和了解,而时间也已经花费了不少,他想了解的这些事情该先缓一缓,解决了眼前更重要一点的事情才是正事。

(P:这两章花了很多时间,因为涉及一些敏感的问题,笔者不否认,绝对是一个极度厌恶小日本的人,但也不会无聊到和某些人整天都在大谈抗日,所以也不希望《血蟒》会变成一部激进的抗日YY小说,因此,一直都在想着怎么才适当的把“罗战峰”他自己的观点想法描述出来,不管怎么样,日本做为世界经济第二强国,又是如此的。。。BT心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侵吞我们中国,就算我想避免这一点,在书里面“罗战峰”的野心之路上,也是不可能避免的,因此,必然会成为他成功的拌脚石了,就看他以后怎么处理和日本的关系了,也许,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他会选择和日本人合作的,当然,这是与虎谋皮的行为,那就要看谁才能笑到最后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