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血蟒传说

第六章 狼狈逃亡

收藏书签 字体:16+-

2004年4月19日凌晨5点14分,距离罗战峰逃离火车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了。

罗战峰已经离开了铁路一段距离,此时正在观察着自己正处于什么样的地方。

这时候的天气刚是初春不久,虽然还只是5点14分,天已经有点蒙蒙发亮了,幸运的是天气并不是特别的寒冷,不然以罗战峰现在身上所穿的两件单薄内衣,一件外套,即使身体强壮,也未必受得了,这时候可以说是一天中最冷的时段。

不过他也不是特别担心这一点,反正背包里面还有衣服可以让他拿出来穿上取暖的。

风也不是特别的大,有点缓缓的微风,吹着非常的舒服,罗战峰此时所在的地点,看上去就能感觉到是那种刚脱离了最荒凉的地区,开始进入比较繁盛的地方的那种交接地区,既不会特别的荒无人烟,但距离城镇,明显还有一定的距离。

除了刚才的铁路之外,罗战峰根本看不到还有任何的道路,连羊肠小道都没有留给他一条,明显就可以看出这附近可能连居住的人家都没有啊,想到这里,罗战峰不由痛苦的哀叹一声:“哎。。。歹命啊,看来要步行很长一段路才有可能碰到车辆了。”

认命地,罗战峰开始了往前走的“十里长征”,随着罗战峰越走越远,时间慢慢的消逝,天也开始完全亮了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罗战峰的脚虽然还不至于有累到麻木的感觉,但至少他也开始觉得两边的肩膀开始麻木了。开玩笑吗,250万美金的重量,说轻不轻,说重其实也不重,但要是这样长时间背着走,估计也没多少普通人能受得了,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和体育运动员当然是不包括在内,问题是,罗战峰可并不是什么军人,也不是专业的运动员,他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认真训练过了,多数时间都是在打工,尤其是还损耗了不少生命的精华给女人,差点因为纵欲过度而虚弱得要晕倒(呵呵,开个玩笑,罗战峰还不至于这么放纵,他还是一个做事很有分寸的男人,更何况他的能力也不弱,加上每一次都只找一个女人,还没有多少个女人可以让他纵欲过度的,最多也就是彼此一起登上快感的高峰罢了)。

罗战峰中途除了停下来不少次,把背包脱下来,揉揉麻木的双肩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停顿,只是专心地赶着路,因为罗战峰急需知道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在哪里,之前一直都在火车上发呆和睡觉,根本没有注意火车已经开到哪一个地方了,现在可以说他已经等于迷失了方向,这不是他的性格可以接受的一件事,他只喜欢万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

最后,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罗战峰终于看到了正规的沥青公路,看到了马路上的一些正在赶路的人,还看到了一些正来来往往飞驰着的汽车,让他终于有了“守得云开见月明”感觉.

罗战峰赶快穿越了隔着大路的野地,来到了公路上,先找了一个正双肩担着一担东西赶路的农民大叔问了一下情况,才知道他自己现在离广西的柳州市已经很近了,如果坐车的话,大概两个小时就能抵达柳州城里。

这也让终于知道自己已经在哪里的罗战峰松上了一口气,他可以根据现在已经知道的情况再作新的计划了。

罗战峰有他自己的考虑,虽然现在去柳州城的话非常的近,但他并不准备直接去柳州城,那太危险了,他根本不知道火车上那些劫匪后来怎么样了,如果是对他自己最不利的那种情况,剩下的劫匪后来回到后面的车厢,发现自己的同伙死掉了,自然是大为的震怒,肯定是逼问当时在场的乘客,然后知道了他的样貌特征,然后肯定把整列火车都搜查了一次,最后如果看到火车尾部的玻璃破碎了一个洞,自然能猜到他跳火车逃走了,而且可以断定他一定还留在这柳州地区的附近,在正常的情况下,肯定是会到柳州城去的,这是附近地区最大的城市了,而劫匪本身应该就是这一带的地头蛇,非常熟悉这一带的环境,还有一定的势力,不然也不会想到在这段地区打劫火车了,如果他们想找他的话,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难道罗战峰还会愚蠢到他自己送上门去给他们发现吗?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这里找车直接坐到远离柳州城以及附近地区的地方去。

有了这一个主要目的,罗战峰开始了行动:就是站在路边上等着拦车,他想坐上在路上目的地是前往南宁方向而去的顺风车。

在罗战峰的估计里,就算没有免费的顺风车乘坐,花上个一两百块的,基本上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的问题了。

可惜,罗战峰完全是高估了中国同胞的素质了,结果也就是他一直站在原地,看到有车来了就招手拦车,拦了不少于100辆的各种大小车辆,基本上有一半的车辆是对罗战峰视而不见的直接呼啸而去,顺便送了罗战峰一脸的灰尘;另外一半肯停下车来的汽车当中,再有一半的汽车司机当听到罗战峰只是想坐顺风车到南宁去的,还没有等罗战峰说出会付给他们丰厚的酬劳之前,就已经直接踩下油门远去,连个招呼也不打一下,差点没把罗战峰的鼻子都气歪了,恨得牙齿咬咬的,产生了当时就把刀拿出来进行武力威胁的念头,别忘了现在的罗战峰,可是已经有了一条“人命”在身上的“杀人犯”,虽然是正当的防卫杀人,但看罗战峰他那仿佛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样子,就可想而知,他根本就没有把他杀了一个人的这点“小事”真正放在心上。。。

在最后剩下的四分之一停下来看罗战峰招手拦车有什么目的的车辆里面,再有其中的三分之二在罗战峰问出目的地是哪里的时候,已经都回答了一个让罗战峰失望的相同答案:柳州市,以致于罗战峰连想上车的意思都没有向那些司机提出来,就直接说了“不好意思,打扰了。”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只有剩下的三分之一,大概也就是八九辆左右的车辆当中,都是开往南宁方向而又表示愿意承载罗战峰的。

但在罗战峰看来,有很多都是不适合搭顺风车的,主要就是车的路程开得不够远,在他的想法里,最理想的就是刚好是那种像东风牌的大货车,然后只是路过南宁附近,只是从旁边过去不进入南宁城里,他心中想的真正目的地是一个邻接着越南的中国边境城市,而并不是真的是南宁市,那是广西省府,耳目众多,同样的容易暴露他自己。

所以,最终罗战峰选定了最后的那一辆,也刚好是最符合他自己的要求的运货车,在事先说好了到达目的地后将会付给那个司机150元的路费,另外再加上他同时也表明了大学生的身份,露了一下学生证,现在这年头,毕竟大学生的身份比较容易让人有信任感啊(马爵爷这种是特殊的存在,已经跳出了三界五行中的了),因此,那个满面胡子的司机大汉在双重因素的影响下,欣然同意了他的乘车要求。

罗战峰直接坐上了货车的前座,那胡子大汉只是一个人走车,在豪爽胡子司机的呵呵大笑中,车子发动了,往着越南的边境的方向而去,渐渐远离了柳州城的附近地区。。。

自从罗战峰上了大货车往越南的方向奔驰而去,一路上的过程不需要再多说,除了吃饭外,就是在车上睡觉,还有就是和那个异常好客豪爽的大胡子司机谈天说地的,那司机走南闯北的丰富经历和见闻,让沉默寡言的罗战峰也产生了与他畅谈一番的欲望,增加了他的不少见识,学到了许多有用的经验,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罗战峰从来都是不耻下问的;而在同时,他自己丰富的学识,幽默的谈吐,独特的见解,等等,也让那胡子司机感到佩服,彼此两个人都有点惺惺相惜了起来。

在货车里颠震了6个多小时后,罗战峰抵达了广西省的凭详市,一个邻接着越南边境的城市,罗战峰对这个城市的名字可以说是无比的熟悉了,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在这个城市呆过几年的时间,那时候还是父亲比较风光的几年,以前在父母嘴里,经常都能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

正因为如此,凭详市被罗战峰选择了第一优先考虑的目的地,广西其余的出名城市,都被他排除了在外,至于四川的成都,在发生了火车上面的那件杀人加劫匪抢劫的事情,估计现在警察也正在成都找着罗战峰吧,虽然没有人知道罗战峰是谁,但罗战峰被检查过几次车票的时候可是有登记过目的地是到达成都的,这一点,在事后一查记录就可以知道了。

现在既然已经去不成成都了,与原订的计划不符,罗战峰虽然觉得很可惜,但并没有到达感觉难受的程度,意外都已经发生了,就没必要再去多想。

他同样的明白一个道理,计划是永远都赶不上事情的变化的,而制定计划的人就是应该不断地随着变化而修改计划,最好的当然是同时制定几个面对不同变化的计划以随时应对意外情况的发生,然而罗战峰也实在没想到居然现在还会发生火车被抢劫的事情,他以前又不是没有坐过长途火车,一路上都是风平浪静、安安全全的,计划的被破坏,实在是非他之过。

在付给了那豪爽的胡子大汉150元,同时还记下了胡子大汉的联络电话之后,罗战峰下了货车,他并没有留下自己的手机了,此时此刻,都不方便,只能等以后他在适当的时间再联络那相处感觉很不错的大汉了。

而那货车的司机也不再多罗嗦,交待了罗战峰以后有时间找他之类的几句话后,一踩油门,货车开动远离而去。

罗战峰走在凭详市的一条街道上,根本就没有普通人来到了一个陌生城市都会有的茫然感觉,就好像这里是他已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一样,随意的招了辆摩托车,让摩托车载了他自己到他所要求的目的地――“城里的市中心”,罗战峰虽然不知道这里的具体地名和环境,但不管怎么样,罗战峰的目的首先是要先找一个酒店住下来,然后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洗个热水澡,安定下来了才再去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而这一切的事情,只需要去一个城市的市中心就足以满足所有一切了。

通常一个城市的市中心,肯定也将是整个城市中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这可以说是一种常识了,自然不会难得到经验老到的罗战峰。

顺便交待一点事,广西大部份地区也是听得懂罗战峰的广东话的,加上凭详市作为一个边境城市,自然各个地方的人都有,实在是可以称之为“龙蛇混杂”,罗战峰当初从自己父亲嘴里就已经对这一种情况知道的很清楚了。

因此,罗战峰故意的使用着一种并不标准的广东式普通话来和摩托司机,以及以后所碰到的每一个人进行交谈,罗战峰的普通话听起来也许没有北方人的标准,能听得出那是南方人的口音,但远远还没有到达会被认出是广东人的地步,广东式的普通话可是非常明显的,只要一听到就能分辨出来了。

在摩托车司机口中所说的“市中心”,仅花了4块钱,罗战峰下了摩托车,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家酒店,双人房的房价还不错,虽然是市中心的酒店,但也只不过是70元一个晚上,交了70元和另外100元的押金,拿着钥匙,自己走到了楼上的307号房。。。

×××××××××××××××××××××××

从酒店房间里洗完澡出来,依然是背着背包的罗战峰开始了到处逛一逛,既是准备找个地方吃顿好吃的,也好找一个银行支取点现金出来,到现在为止,罗战峰的钱包里面的现金已经不足1000元了,必须补充一下“弹药”,而且,最重要的还可以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毕竟始终是一个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地方,视察一下是很有必要的,万一有什么意外出现了,也好方便自己“着草”啊(着草=潜水逃跑)。

饭饱喝足的罗战峰,怀里揣着刚从银行柜台机取出来的1500大元,先去了一家超市买了几包压缩饼干,装在背包里,再去找了一家网吧,上了一个小时的网,查了一下关于凭详市的资料,以及广西、云南两省的主要地理资料,然后,就准备回酒店休息了,明天再作新的行动。

然而,非常的不幸,人算不如天算,即使聪明如罗战峰,他也算漏了一件事:他完全没有去买一套新的衣服,把他现在身上一直在穿着的衣服都换下来,就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以致他原来还有一点舒服、轻松自在的“逃亡”生涯变成了真正的逃亡。

本来在来到了凭详市之后,他首先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一件新的外套,一条新的牛仔裤,一对新的跑鞋,然后全部换上,而且还要和他原来穿的那一套看不出哪怕有一点是一样的。

因为,也许他的样子不会太显眼,但如果“戴着四方框眼镜,穿着蓝色的风衣外套,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ANTA旧跑鞋,还要背着黑色背包”这种特征,都不足以让某些刻意寻找他踪影的人认出他就是在火车上杀了自己兄弟的“混蛋”,那也未免太没有道理了,简直是天理何在啊。

也亏得罗战峰还敢大摇大摆的出来逛街、吃饭、买东西、上网。。。实在是。。。没有办法去说他了,毕竟他也没有没办法想得到,“该死的”老天又稍为轻轻的“阴”了他一把。

对罗战峰来说是非常倒霉的一个偶然,他在火车上所杀的那个劫匪的另外三个同伴的其中一个,当初被称为劫匪乙的那个手拿着猎枪的中年男子,此时此刻也已经来到了凭详市,在时间上,刚好是紧接着罗战峰抵达了凭详市后的不久。

而劫匪乙之所以会这么快就来到了凭详市的原因,却不是因为他们几个劫匪已经发现了罗战峰的行踪,从而马上赶来凭详市的,仅只是因为他和那个被杀的劫匪刚好是表兄弟。

自己的表弟被杀了,最想报仇的就是他,但更因为死的那个是他的“老表”,因此他暂时放下了自己亲自去找出那个杀了他表弟的凶手罗战峰,而是交给了他们的老大以及另外一个劫匪同伙去负责查找,他自己却决定了先送表弟的遗物回他们共同的老家,也算是落叶归根,至少也要告诉家里人这个不幸的消息。

另外的就是还准备交给他自己和老表的两人家里一笔钱,就当是当初老表的卖命钱和他自己的安家费。

劫匪乙他自己大概也没想到刚从家里交待完一切,然后准备去坐车回柳州城找仇人,刚好在前往车站的路上,碰到了罗战峰这么一个和火车上的乘客嘴里的描述非常相像的家伙,尤其是这个家伙还同样的一直都背着一个黑色背包,特征太明显了,明显到无法让那劫匪乙觉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很自然的,罗战峰暴露在一个他自己绝对不想碰上,更绝对不会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快就会碰上的人的眼皮底下了。

罗战峰刚刚走出了网吧的门口,网吧正对面马路上那个已经等候罗战峰多时的劫匪乙就向着罗战峰冲了过来。

刚才因为网吧里面正好有几个身穿警察服装的人在进行突击检查网吧是否合法经营,他不敢进入网吧找罗战峰,只能一直在网吧的对面等罗战峰出来,现在终于等到罗战峰出来了,对他来说,自然是再也按捺不住的冲了过来。

然而,对罗战峰来说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是,那正冲到马路正中间的劫匪乙,刚好被开过来的小货车差点撞上,幸好车速不是很快,那小货车的司机马上急停车,总算在擦到劫匪乙的身边的时候把小货车停了下来。

而劫匪乙则猛然吓了一跳,然后右手里那把刚从西装内袋里拿出来的手枪掉在了地上,而这一切,站在网吧门口的罗战峰刚好都看在了眼里。

和那个在火车上被罗战峰杀死的劫匪一样的旧西装,给人相同感觉的中年男人,甚至于有一点点相似的样貌,再加上地上的那把手枪,如果罗战峰还没有明白到自己已经被发现的这个事实的话,那罗战峰也就不会再是罗战峰了。

第一时间,罗战峰转身就夺路而逃,对于被他蛮力推开的人,他也没有心情去顾及了,再不逃跑,小命即将不保啊。

同样看到了罗战峰已经发现自己而逃跑了,劫匪乙也顾不得回骂以及报复那个差点撞到自己,却还在车上伸出头来狂骂着他是不是找死的小货车司机,马上就弯腰从地上捡起了手枪,迅速往罗战峰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周围的人群虽然都是一片混乱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眼尖的人却看到了劫匪乙手中拿着的手枪,都飞快的散开了,或者抱着头蹲了下来,有些胆小的还惊叫了出来。

而那个小货车司机同样也看到了劫匪乙弯腰捡枪的动作,更同时看到了劫匪乙捡起来的东西是一把手枪,马上吓得赶紧闭嘴,抱着头缩在了座位上,不敢再去骂手中正拿着枪的劫匪乙,他可不想找死啊,要是劫匪乙顺手送他一枪,他就完蛋了。。。

话说罗战峰亡命地向前飞速奔跑着,一边脑子飞速的转动了起来,别的事情都顾不上了,最重要的就是先甩掉现在身后正跟着他的那个手上有枪的男人。

但罗战峰很清楚,他在背着一个背包的情况下,相信没有办法有可能跑得过后面那个身上什么负担都没有的男人。

如果是在彼此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罗战峰根本就不会认为身后的男人可以跑得过他自己,要知道当年中学的时候,他可是学校运动会的6000米长跑第一名,即使是当时的那一个和他一起竞赛的体育特长生,都被他远远的抛在了身后的100多米远,根本没有办法跟得上他的长跑速度,在最后冲刺的一百米,他甚至是以全速冲向终点的,这表明了他的耐力远远不是区区的6000米就可以损耗光的。

想清楚了自己跑不过对方,罗战峰马上就让自己完全镇静了下来,无比清晰的脑袋转动了几下,瞬息之间,他就想到了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这得益于在以前的时候,罗战峰他曾经虚拟过如果他在这样被敌人追着跑的情况下,他自己会怎么摆脱对方,现在,就是他来真正实践一下他自己当初想出来的其中一个方法了。

罗战峰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想出来的方法会失效,因为这是他以前分析过一个普通人类的每一种情况下的心理状态才想出的应对方法。

在来到一个马路转角的地方,转过了墙角之后,罗战峰就停了下来,背靠着另一边的墙角,先舒缓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胸口的喘动很快平复了下来,总共只花了不到两秒钟,然后罗战峰开始算好时间,凝神听着应该属于正在跑动着的脚步声。

此时,罗战峰的眼睛刚好看到对面一辆的士的倒后镜上可以显示墙角另一边,也就是他自己刚才跑过来的方向。

罗战峰眼前一亮,心里暗道一声“天助我也”,然后不再凝什么神去听脚步声了,退后了两步,就紧紧盯着那块倒后镜,看到了正从后面“勇猛“追过来的劫匪乙,一路都是被他撞开的人群,以及看到他手上所拿着的手枪而被吓得纷纷惊叫以及蹲下来的路人。

“嘿。。。来吧,来吧,再跑快点。。。嘿,居然还在闹市中拿着枪到处跑,大概是看得电影多了,也不想想这里可是中国,简直是没有大脑,不知死活啊。。。”罗战峰心里冷笑了一声,他当然不会想到完全是因为他杀了人家的表弟,劫匪乙当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急着想解决掉罗战峰这个“仇人”,自然不会去考虑拿着枪满街跑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了。

×××××××××××××××××××

距离越来越近了,就在劫匪乙也开始有点气喘,但依然高速飞跑转过了罗战峰正等着的墙角,还没有看清楚前面的情况的时候,一早已经算好了劫匪乙转过墙角来的时间,罗战峰已经向前冲了两步,刚好是顺着那劫匪冲过来的速度,横着手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砸在了那劫匪乙的脸上。

只听到“咔嚓”的一声,不知道是劫匪的鼻梁骨断了还是牙齿碎了,随着罗战峰这一记力量非常凶狠的撞肘,再加上劫匪乙他自己冲过来的力量,那劫匪乙都来不及惨加一声,就直直的往后面倒飞了过去,整个人仰面摔在了地下,而罗战峰也控制不住的往后倒退了一步,开始感觉到整只右手肘都发麻的痛着,一刹那的时间里,罗战峰甚至感到右手肘失去了感觉。

当失去的感觉再次恢复地来之后,罗战峰开始感觉到的就只有痛,非常的痛,痛得他使劲地猛挥着右手,想把那痛劲尽快缓下来,不然的话,现在他的右手等于被废掉了一样,应付不了再出现的意外。

但罗战峰却不是担心那个劫匪乙还会袭击他,他根本就一点都不担心了,他自己的手肘都痛成了这样,很难想象劫匪乙的脸部被这样击中了,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或者说,如果这样子劫匪乙都没有痛晕过去的话,那罗战峰愿意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了。

抱着自己的手肘,背靠在墙壁上苦忍着,足足长达两分多钟才没感觉到特别明显的痛,但他根本就不敢耽误两分多钟这么长的时间,仅只是半分钟左右之后,罗战峰就一边抱着右手,一边走到了那劫匪乙的身边,很明显就看到了那劫匪乙已经晕迷了过去,脸上一脸都是血,甚至有点认不出那曾经是一块脸了,整个鼻子都快塌了下去,嘴巴歪着,还露出了被撞掉几块牙齿的空洞,而原来劫匪拿着的那把手枪,倒是还握在他的右手上,只是已经因为晕迷而有点松开了手指。

来到了劫匪乙的身边,只是瞄了一眼劫匪乙,确定他的确是不可能还是清醒状态,罗战峰也不浪费时间马上就用左手松开劫匪乙的手指,捡起了那把手枪,放进外套里面掩着,迅速离开了现场,转过了两条街之后,才招了一辆的士,吩咐的士司机往城外开去。

至于那还晕在马路边上的劫匪乙,罗战峰当然不会好心到会帮他叫救护车,当然罗战峰也不敢直接把那劫匪乙给杀掉了,这样子等于是在对方失去了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还把他杀了,等于犯了故意杀人罪了,要是被警察捉到的话,他就死定了,而且还是在这种闹市上杀了人,众目睽睽之下,事后他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同时,罗战峰也根本已经不敢再在凭详市里面继续呆下去了,刚才他迅速的离开现场,除了害怕警察闻讯赶来之外,他更不知道劫匪乙是否只是一个人,又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知不知道他落脚在哪一个酒店。。。等等一切罗战峰都是不知道的,因此,他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先离开原地,然后最快的离开凭详市,才可以确保他自己的安全啊。

罗战峰会拿那把手枪,完全是因为能让他自己有一点的自保能力,发现他的那些劫匪可都是有枪的亡命之逃,要是说想凭着他那把刺刀去对付他们,实在是有点异想天开,因此,他必须手上也有一把枪才行,这时候,罗战峰也已经顾不得其他的问题了。

的士很快就载着罗战峰离开城里,出到了凭详城外,途中,罗战峰装着很随意的和司机攀谈了起来,其中很“顺便”的问了那个司机,他的的士是什么时候入的汽油,得到的回答是“刚好是昨天。”

而这个答案,正是罗战峰所需要的。

估计了一下大概已经离开凭详城有一定的距离了,在来到了一个没什么人影的地方后,罗战峰吩咐了的士司机停车,先下了车,他是从后车的左边下的。

下了车,罗战峰的动作没有停顿,走了一步来到车子的前面位置,直接拿出了一直藏在外套里面的手枪,轻轻指着司机摆了几下手枪,这是在示意那司机开门下车。

他也不担心那司机会看不懂,这可以说是很简单明了的意思了,估计现在三岁小孩都能懂得拿着手枪,在一个渺无人烟的偏僻地方,用手枪指着一个人,还能有什么意思呢?

那司机显然没有想到罗战峰会有枪,样子非常的慌张,以为罗战峰是想杀了他,一直不断的开口求饶,叫罗战峰不要杀他,甚至冒出了“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五岁小儿”这类耳熟能详的话,罗战峰听着这些熟悉的对白,不由也感到莞尔。

“别多废话,先下车,放心,我不会杀你!!”罗战峰装着不耐烦的样子对那司机说道。

“是。。是。。是。。。我这就下车。。。我这就下车。。。”

的士司机颤抖着打开车门下了车。

罗战峰在司机开了门下车之前,已经先退后了几步,这是防止那司机会在开门之后对他发动突然的袭击,然后在司机完全离开了车子之后,再用枪指着那司机,示意那司机退后十几步,屁股落地坐着,双腿要张开并且向前伸直,普通人在这种姿势下,基本上想完全站立起来,那需要至少5秒钟以上,这5秒,对罗战峰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不需要去担心这个司机还有机会以及能力去反袭击他。

大概已经感觉到罗战峰应该不会杀他了,那司机的很快的就按照罗战峰的所有指示去做了,动作也利落了很多。

等那司机坐好之后,罗战峰上了的士,把门“啪”的关上,继续用左手拿着枪指着那司机,然后用已经恢复过来、不再疼痛的右手去翻开那司机放钱的盒子,翻了翻那些钱,大概有200多块,全是散钱。

罗战峰伸回右手,从身上掏出了钱包,数了三张老人头,丢在车外,对那司机说“说好不杀你就不杀你,借你的车只是江湖救急,对此我也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碰到了我。你车上原来有200多,这里三百,算我补给你的,至于这车,暂时不能还给你了。。。最后问你一个问题,这个方向是到广东的方向吗?”

那司机听到罗战峰说不杀他,先惊喜了一下,然后又听到罗战峰赔他300块,又感觉有点奇怪,最后听到了罗战峰是想抢他的车,不由得表情沮丧得要哭了出来,一副有力无气的样子,对于罗战峰最后所问的问题,又不敢不回答,小心的摇了摇头说:“不是,方向刚好相反。”说完,还有点担心的看着罗战峰,大概是害怕罗战峰会食言变卦杀了他吧。

虽然那司机的回答对于罗战峰的问题是否定的,然而这本来就是罗战峰想要的答案,事实上,他是故意说出“广东”两个字的,如果后来那些劫匪找到这个司机的话,通过司机的口,也许还可以迷惑一下那些劫匪,等他们以为罗战峰其实是往广东的方向跑回去了,那么,他们追查罗战峰的方向就完全相反了,因为,罗战峰临时已经有了决定,他要自己开着这辆的士车,直接往云南省的方向去,而这,刚好是和广东相反的方向。

罗战峰不再理那司机,一踩油门,发动了车子飞快地往前开去,只留下那个吃了一脸灰尘,依然苦丧着脸的的士司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