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明星就是我

第6章 林大兮生枭鸟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6章 林大兮生枭鸟

“对呀,五音乐坊!我可是五音乐坊的录音师耶!所以呀,别说录一首歌,就是录三首五首我都能帮上陈默你忙的!而且全部全部都可以免费!”

文暖暖骄傲的挺着酥胸,向陈默如是宣告道。

录音师?

虽然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但闻听此言陈默心中还是忍不住一喜,暗道果然是好人会有好报,天无绝人之路。

“暖暖,这真是太感谢了!三首五首……这个以后再说,今天我只录一首就行了!以后,我保证会全额支付录音费用的!”

囊中羞涩的陈默,没办法去拒绝文暖暖提供的这份帮助,他唯一能做的只是许下这个承诺。

对陈默来说,他脑子里的流行金曲多的车载斗量,虽然其中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并不太适合由他来演唱,但就算是以后由其他人来演唱,也照样可以来照顾文暖暖与五音乐坊的生意。

如此之多的金曲,能够成就的可不会仅仅只是歌手而已,五音乐坊还有负责录音的文暖暖,都极有可能随之名利双收!

“哎呀,我说了三首五首,就一定能够录三首五首啦!就是……就是你得稍微多等一会儿来着。”

文暖暖自无法明白陈默这份承诺的含金量,她只是生气于陈默对她能力的“质疑”,虽然这份生气很快就变成了不好意思。

“我明白!五音乐坊也要赚钱的,我慢慢等着就是,刚好还能在这段时间,认真想想歌曲的问题。”

陈默笑笑,他哪里可能会不明白文暖暖的意思。

那些花全价录音的顾客全部满意离开之后,或者再准确点说是等到五音乐坊下班之后,才可能会是陈默帮他录歌的时间,否则别说是五音乐坊的老板不会答应,就算是陈默自己都不会答应,那样会害了报恩帮忙的文暖暖。

“对不起啊陈默,都怪那个宫商角徵羽音乐网啦!这段时间,居然举办什么原创翻唱大奖赛,弄的所有玩音乐的人都跟疯了似的在录歌,不然的话……”

见陈默大度的理解了自己,文暖暖倒是越发的不好意思起来。

“原唱翻唱大奖赛?多大奖?”

陈默倒是心中一动,他虽已在宫商角微羽网注册了原创者账号,但注册的时候并没有关注太多,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大奖赛。

“咦?你居然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也是为了这个才录歌的呢,嗯奖金的话好像特等奖二十万,一等奖十五万,二等奖八万,三等奖五万的样子,然后还有多平台推介以及赞助拍摄MV什么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每天录音都快录的要飞起来了,最过分的是连奖金都没……呀,快走快走,再不快点赶回去的话,肯定又要被邱坊主批评啦……”

文暖暖解答了陈默大部分的疑惑,在抱怨了两句工作辛苦后,终于发现自己耽搁了太久时间。

看着“落荒而逃”的文暖暖,陈默竟忍俊不禁噗嗤笑出了声,接着才大步流星的赶了上去。

也许是心情好了不少缘故,陈默整个人由里到外都透出了昂扬气息,再加上继承自前任的俊脸与大长腿,让他顿时就有了帅气阳光邻家大男孩的感觉。

与陈默擦肩而过的女孩们,接二连三回头观望陈默的背影,擦身而过的惊**忆让她们心中皆只有一个念头在闪动:“呀,这小子真帅!”

穿越前最多只能算是普通帅的陈默,自完全没有注意到由他引发的美色混乱,他只是紧紧跟随着越走越快的文暖暖,于差不多五分钟后安全抵达五音乐坊。

就像文暖暖告诉陈默的那样,五音乐坊也是个录音棚,不过青砖碧瓦飞檐走脊的它中国风满满,与其他那些西式装修风格的录音棚,走的明显不是一条路。

可惜,等候录音的顾客们,倒是与其他录音棚的顾客没有什么太大不同,五音乐坊那位邱坊主煞费苦心营造的风格,似乎是白费了金钱与感情。

进入五音乐坊,陈默很快又确定,五音乐坊的规模应该算是中等,算下来共有八个录音室。

陈默转着看的时候,八个录音室有四个正在使用,室内的录音顾客人数虽不等,但一看就能知道都是在录歌的。

“嗯,这里就是顾客休息室了。陈默你先把歌词和曲谱写下来,空白五线谱和笔那张桌子上有,待会儿录音要用到乐谱的……那个,对不起啊,我得先回去工作了,不过呆会儿我会再过来找你的!”

径直将陈默领到顾客休息室的文暖暖,在快速指点了下顾客休息室的情况后,便赶忙提着那一塑料袋盒饭跑掉了,只留下陈默独自面对满满一休息室的先来者。

陈默笑着摇摇头,心说文暖暖还真是对他放心啊,五线谱又不是谁都必须从小学习的语数外……

还好,我确实懂五线谱。

看看靠近窗户的角落,还有个小圆凳可以坐,陈默就先去取了纸笔然后径直走向那小圆凳,准备过去坐下。

可陈默还未走到小圆凳跟前,一条穿着卡其色紧身牛仔裤的粗腿,就斜刺里探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侧头,陈默看见拦路粗腿的主人,是个留着锅盖头的一脸横肉恶霸模样男子,这家伙虽双手环抱着一支乳白玉笛,却让人完全无法相信他也是玩音乐的。

陈默的视线,则在那支玉笛上停留了约三秒钟,他曾经刻骨铭心爱过的初恋情人,闲暇时最爱做的事情,也是吹笛。

只是那笛声,永远都再也听不到了。

“看什么看?真尼玛晦气,才从号子里出来的垃圾,也敢朝爷们身边凑?小子,别以为生着一张小白脸就了不起,爷们最看不起你这种小白脸罪犯!所以明白跟你说了吧,爷们现在看你不爽,怎的?”

这个恶霸脸,如是的展现了以貌取人与相由心生,其实都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这世间,确实有那么一些人,会仗着自己身强体壮等等优势,肆无忌惮将他们的恶劣情绪,以极其伤害他人感情的理由发泄在旁人身上。

而觉得呵斥陈默然还不够,这个眼睛够毒的恶霸脸,居然一转身就将条粗腿,架到了那个小圆凳上:“哎,真特么舒坦啊!”

陈默心中的火气,几乎是蹭的就熊熊燃烧了起来,他虽不喜欢惹事儿但也不代表会怕事儿。

“怎么,小白脸你还想打架不成?来来来,爷们也不欺负你这个小白脸,我让你一手一脚就是!哎,谁让爷们练过几年摔跤呢!”

看陈默有上来打架的意思,恶霸脸以他那肥胖身体本不该有的敏捷,嗖的站起了与陈默对峙着。

“你他么有病!”

受如此挑衅,陈默忍无再忍,他低吼着欲扑上去厮打,打不打得赢是一回事儿,敢不敢动这个手则是另外一回事儿。

可惜,这架终究没能打起来,屋内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拽住了陈默,让只继承了副虚弱小身板,并且还正饿着肚子的他,根本无法挣脱。

而在众人一番劝阻下,陈默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终于想起自己来这五音乐坊的目的,不是打架而是录歌、为了不被强行送去海外做劳工而录歌!

于是,陈默然便找了个角落默默蹲下,任由那个恶霸脸刀子般的得意洋洋目光,在他身上来回切割。

将刚取的稿纸,平摊开放在并拢的双腿上,手执铅笔的陈默泥塑般呆了片刻后,便刷刷刷写下一行行文字,他写的是——

--细雨飘、轻风摇、凭借痴心般情长

--皓雪落、黄河浊、任由他绝情心伤

……

--今生缘、来世再续

……

“好词!好有味道的古风歌词!”

距离陈默最近的一个长发及腰的大婶,在陈默歌词才写到一半时,忍不住喜爱之心大叫出了声,暴露出了她偷窥陈默写东西这事实。

这一嗓子不喊还好,喊完之后本就对陈默身份有所好奇的众人,立刻就有了起身去凑到陈默跟前的充足理由。

看点别人的原创歌词,可不犯版权法。

“切,不过就是个才从号子里放出来的垃圾而已!就算能写点文青病不轻的歌词,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好曲相配照样白搭!音乐,是高尚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

那个恶霸脸,明显觉得面子挂不住了,他当然没有跟着凑过去,而是故意大声叫嚷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