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不朽金身

第九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九章

第二天下午一到学校,得到消息的谢倩迫不急待的将司其拉到一边。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的那个家伙好像从电视塔上面摔下来,摔死了!”

“你怎么知道的!”司其问道。

“你说呢,今天中午我到表姨家吃饭的时候知道的!”

司其点了点头,谢倩的表姨是法医,从她那里得到消息并不困难。

“那镜子的事情你没跟别人说吧?”

“没有!”谢倩连连摇头,“除了你之外,谁也不知道!”

“那就好!”司其道,“那人手里有枪,显然不是普通的人,他把镜子给你想来是在转移什么人的视线,或者是在逃避什么人,我想他的死应该跟那镜子有关,所以,他一开始的时候不会把镜子卖给你的事情告诉他,而在死之前,也没有理由说出来,也就是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自己曾经和你接触过,只要你不把镜子的事情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我们认识他,所以,这里头也不会有我们什么事情!”

谢倩点了点头,“那,我就不说?!”

“对,你不说!”司其道,见谢倩被自己说动了,也就放下心来。

正如他所推测的,李奇不可能把他卖镜子的事情说出来,而他来找谢倩也应该是非常秘密的,这样一来,他一死,就没有知道他曾经接触过谢倩和自己,只要谢倩这边把嘴闭上的话,那么,就没有人会怀疑到自己,这也是他费了这么大的劲把他从电视塔上扔下来而不是直接干掉的原因。

把他从电视塔上面扔下来?

想到这件事情,司其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虽然这李奇不是个好东西,而且还先向自己开枪,不过如果是换在以前,自己会杀他吗?

“不管怎么说昨天也算是自己第一次杀人,为什么我会感觉到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呢?以前我不是这样的啊!?想当年,我可是连鸡都不敢杀的啊!”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心中有些后怕,“难道那种金色的物质还把我的性格改变了吗?”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的脑子里面呆了几分钟而已,他并没有太在意,杀了也就杀了,现在的他感觉到杀一个要杀自己的人并不需要感觉到内疚,至于以后,多注意就行了,现在,他的精神已经全都转移到了那块金属的镜子上去了。

“李奇说那是不可毁灭了,这样的话,我似乎可以拿它来试一试我的力量,看一看,我用尽全力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正是因为存了这个心思,所以一放学,他也没有回家,直接来到了后山,块空地上,一切开始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半年前,他看到了一块陨石落在附近,然后,一切都改变了。

站在那里,望了一会天上初升的月亮,再回头看一看,那块陨石掉落的地方。

“我似乎和这鬼地方挺有缘的啊!”低头看了看屋在左眼上的金属镜子,他缓缓的抬起左眼,然后用力。

“滋……”那是金属镜子陷入肉里的声音,不过,和他中弹的时候一样,他的血管,包括毛细血管在内,受到那金色的奇异物质的保护,并没有流血,然后,再一次用力,这一回,他用了近五成力,那镜面依然没有反应。

“那就,再加一点吧!”当他的力量达到八成的时候,他感觉到他手周围的空气似乎开始震荡了起来,而那金属镜子似乎也发出了轻微的碎裂声。

于是,司其又加了一把劲。

破裂,在一瞬间发生了,一切,是那样的快,如同电光火石一般,而在司其的思维中,一切又是那么的慢,就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而他,就像是中了定身法,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金属镜子两边受力,在他把力量加大到九成的时候,破碎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那镜子破碎后并没有变成碎片,而是直接化为了粉末,然后,这些粉末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竟然猛的射入了他的左眼。

巨痛的感觉在他左眼球被击爆以后产生了,痛觉沿着中枢神经向大脑蔓延,他感觉到自己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差点晕厥过去,而他的眼前一黑,一副奇异的景象展现在他的面前。

靠,又是老三样!

这是他一开始的想法,因为那该死的骨架,大脑和血管重新出现了,这景象他已经看的有些腻味了,一直想换换口味,就在他感到失望的时候,惊喜出现了。

他的左眼,被那些粉末击爆的左眼,这个时候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一开始的时候,除了被金色物质保护的毛细血管之外,包括他的瞳孔在内的一切都已经完全被炸烂了,但是现在似乎多了一样东西,蓝灰色的粉末,正是那被他捏碎的金属镜子所化成的粉末。

这些粉末如同有生命般试图钻入他的毛细血管中,但是很快便遇到了麻烦,他的血管,全都被那层金色的物质包围着,那些粉末本根就挤不进去,只能在残存的肌肉组织中穿行,这痛苦,就好像是有数不清的小刀在扎他一样,当这些粉末充满了他的左眼时,它们试图更进一步,进入司其的血管并沿着他的血管进入大脑。

战争开始了。

司其的大脑已经与那金色的物质融为了一体,那些粉末根本就没有办法再进一步,在试了几次之后,他们放弃了,转而进攻司其的血管,试图撕开包裹在他血管外面的那些金色的物质,它们并没有成功,但是却产生了异变。

粉末和那些物质融合了,而在融合的过程中,司其终于发现了这些粉末的真面目,那是一个个的与原子差不多大小的物质,不,不是物质,那是生物,那是有生命的生物,金属的生物。

一个个体积和原子一样大小的金属的生物,他们以兆亿级的单位为一组,连结在一起,仿佛没有生命的金属体,但是事实上他们是有生命的,非常原始的生命,或者说是一种半生物,比地球上的细菌还要小数菌,拥有最原始的生命特征,这些细微的生命体渐渐的融进了那金色的物质,或者说是金色的物质融入了它们当中,然后,他们发生了改变,原本就已经非常细小的金属生命体分解成了更小的,一次又一次的分裂,最终,彻底的融解到了那金色的物质中去了,当金色的物质将那些微小的金属生物融解之后,又开始与司其的左眼中残存的组织产生反应。

经过一系列的,司其看不懂的变化,他发现,原本在自己的脑海中,一直都是布满毛细血管的金色的瞳孔,都变成了紫色的,当然了,这一过程让他再一次尝到了生不如死的痛楚。

这个时候,他也搞不清楚究竟是那些金色的物质融化了细微的金属物体,还是那些金属物体从内部征服了金色的物质,不由自主的,他运起了“力”!

利用逆腹式呼吸产生的“力”也就是潜能力,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似乎是有意识的,沿着他的经脉到达了他的左眼,说也奇怪,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随着“力”自他的到来,似乎起到了一种梳理的作用,原本杂乱无章的填塞在他左眼中的金属虫子变得有序起来,接着,更让他骇异的事情发生了,这些细小的金属虫子似乎有学习的能力,竟然依照他左眼中残存的细胞组织的模式开始重新排列。

沿着司其左眼中的毛细血管开始组合,先是眼白组织,然后是瞳孔,再后来,就是瞳孔中的**,最后,与中枢神经相联,几秒钟后,一只新的左眼诞生了。

然后,一些奇异的图像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这一次并不是骨架什么的了,似乎是一场巨大的爆炸,一个荒芜的让司其看到就感觉寂寞的地方,所司其看来,那里应该不是地球,下一副画面则是细微层次的事情,一个个细微的金属虫子在这个荒芜的地方形成,具备最为原始的意识,为了生存,他们聚集在一起,很快,他们发现了这么做的好处,当他们聚集在一起,将自己能够反射光的一面拼接在一起放入在下面,那么他们便可以尽可能多的吸收能量,来自四方的飘逸的基本粒子和射线,这是他们的养分,而不必担心他们吸收的这些可怜的能量被反光的一面再释放出去,慢慢的,他们越集越多,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然后,又是一次爆炸,他们所处的星球被炸的四分五裂,其中有一块被星球被炸后的陨石带着他们在宇宙中飘荡,直到有一天,他们落到了地球上面,然后,事情变得郁闷起来,想来这些金属生物也很郁闷,他们被人捡到了,但是很可惜,地球人将他们当成镜子用,而且用金属将他们吸收能量的一面包了起来,阻隔了他们的能量来源,就这样,他们陷入了沉眠,直到司其将他们解放出来,在司其将他们捏碎的过程中,他们中的一小部分陷入了司其的手指中,然后,凭借着最为原始的本能,他们发现,这里充满了能量,比他们在太空中吸收的能量浓厚得多了,换句话说,他们发现这里全是吃的,所以他们死命的往钻直到碰触到那金色的物质,它们这才发现,金色的物质才是那些诱人的能量的来源,它们便试图吞噬,遗憾的是,这一次,它们踢到了真正的铁板了,金色的物质与他们相互融合改变了他们最为基本的构成方式,剥夺了他们那原始的意识,并最终在司其潜能力的帮助下,将他们改造并重组为与司其血肉类似的物质取代了司其的左眼,换句话说,司其现在看到的画面是这些金属生物的最后意识画面。

慢慢的睁开眼睛,司其有些异样的摸了摸自己的左眼,现在,金属生物转化成的血管与神经系统已经接入了他的中枢神经,与他密不可分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望向天空中的月亮,好家伙,月球上的一切都巨细无遗的出现在他的眼中,环形山,陨石坑,甚至,那细小的尘土,都被他看的是一清二楚,不但是月球,还有现在正通过他头顶位置的那卫星,美国人在外太空的空间站,这整个就是一天文望远镜啊。

闭上眼睛,当他再一次进入内视状态的时候,他发现,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现在出现在他左眼的并不是以前那样的金色的血管,整个左眼,包括他的构成状态和组成形式,除了材料不同多,构造似乎和普通的眼球有些区别。

虽然司其的成绩并不是太好,但是生理卫生还是蛮好的啊,虽然高三已经没有这门课了,但是由于自己身体的那些特殊变化,他还时不时的关心一下这门科学,所以,对于眼球的构造他还是十分了解的。

现在他的左眼睛球的构造,与其说是眼睛,还不如说是一构造精密的天文望远镜。

一个奇异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中,那些金色的物质抹平了可怜的金属生物原始的思维后,由自己的思想取代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左眼呢,把他变成普通的眼球形态,需要看远的时候再调整过来,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普通眼球的构造组成。

怪事发生了,随着他的思想,他的左眼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竟然按照司其脑中的结构开始变化,很快,一颗与普通眼睛没有二样的金属眼球出现了。

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发现一切都正常了,改造过的眼球与普通的眼球完全一样,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当然了,视力自然要提高了很多。

就这样,又试了几次,终于,在确定了自己能够自由的操纵自己左眼的结构之后,他放下心来,丢下了一句,“这他妈的,还是全自动的,操!”

下午还有一章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