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妖者为王

第19章 年少岂能不轻狂?

收藏书签 字体:16+-

妖者为王

等萧浪修炼完毕,已经是掌灯时分了!

千寻见萧浪醒来,立即出了房间,没一会儿就端上一大盘好酒好菜。萧浪的确饿了,上午在步小蛮幽怨的眼神下吃了半分饱,此刻正好大吃一顿。

“千寻,你认识我姑姑吗?”吃饭间萧浪问起了一个问题,八爷的事情他不好打听,他只能侧面问一下。

“不认识,不过青衣小姐之名,我还是听说过的!”千寻一愣,而后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萧浪继续问道:“我姑姑很有名?”

“嗯,很有名!”

千寻喝了一口酒,而后笑着看着萧浪说道:“萧浪兄弟也会很有名的,以后飞黄腾达了如果还能记得千寻大哥就好了!”

“有的东西,我不喜欢嘴上说,但我心里记得!”萧浪无比真诚的说道。

“呵呵,浪兄弟,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千寻称呼再次改变,却更加亲昵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道:“有的事情,我真的不能说,你可以去问八爷,或者青衣小姐!浪兄弟,你就别为难大哥了!”

“好吧!”

萧浪苦笑,不过心里却确定了一点,姑姑看来是个大人物?转头想想,姑姑没瘫痪之前,出手过几次那可是生猛得不像话,八爷如此强劲的实力都不够看啊!如此人物,如此绝色,显然是个大人物。

萧浪打定主意,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问一问,不然就找八爷问去。吃饱喝足萧浪生怕雅夫人等人担心,返身回武院了!

因为有雅夫人给的令牌,萧浪轻松进了武院,在里面转了一圈,发现火凤武院的确很大,里面的武者学院也最少有一两千人,而且里面的战师也非常之多,想来明日的联赛不会太平静。

萧浪缓慢的朝院子内走去,一进院子他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因为他发现院子内竟然潜伏有人!他眼神朝角落扫去的时候,那人立即快速隐藏起来。

“火凤公子,请你自重!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要叫人了!救命啊!萧浪,救我!”

就在萧浪玄气运转飞刀在手,准备跟随过去一探究竟的时候,院子内传来一声低微的呼叫声。

雅夫人!

萧浪的眼睛陡然眯了起来,身子宛如一只豹子般朝院子内冲去,锐利的目光犹如两把刀子般在大厅内扫过。

大厅内有人,还有很多人!

齐导师手微微颤抖的坐着,端着茶水,却始终没有喝下。木飞鱼低头垂眉宛如睡着了。步小杀脸色阴沉,却没有说话,步小蛮脸上一片青白交加,娇躯颤抖却咬牙沉默的坐着。

两名和学院护卫一模一样的穿着男子,满脸佞笑的守在上二层的楼梯口目光却飘向二楼,看到萧浪进来,眸子内立即充满嘲弄。

“你们都是死人吗?”

萧浪面色狰狞,暴怒的大吼。步小蛮陡然惊醒,眼泪立即狂飙而出,步小杀站了起来,一把拉住萧浪压低声音说道:“萧浪,别冲动,是火凤公子,我们惹不起!”

“滚开!”

萧浪大手一甩,将步小杀震飞出去,手中两把飞刀闪电般射出,直接贴着两名护卫的脸刺入墙壁,发出两道沉闷的声音。他的身子却已经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过去,暴怒的吼声将两名低级护卫震得头皮发麻:“挡我者死!”

两名学院内的护卫实力并不高,被萧浪的飞刀吓得身子一软。等两人醒悟过来的时候,萧浪已经冲上了楼梯。

步小杀惊愕,步小蛮满脸羞愧,木飞鱼嘴角却露出一抹嘲弄,齐导师的手抖得更加厉害了!

“萧浪,萧浪!”

雅夫人显然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带着哭腔的声音叫得愈加急迫了。萧浪锁定一个房间,直接一脚踹开,入目的场景让他直接暴走了!

雅夫人鬓发凌乱,衣裳被撕扯了大把,露出白花花的上身,正在用力挣扎着。而她上面一名醉醺醺的年轻公子,正一边撕扯着她的衣裳,一边用大嘴在柳雅玉颈上乱啃。

“你是谁?滚出去!”

大门被踹开的声音,让年轻公子清醒了一分,他暴虐的眸子盯着萧浪怒喝起来。

回答他的是一只玄气环绕的拳头,萧浪暴怒之下,一拳将年轻公子直接砸到了墙上。巨大的力量震得墙壁都一阵摇晃,年轻公子口喷一口鲜血,却让无比奇怪的没有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敢动我的女人,你想找死?”

萧浪提着玄气环绕的拳头,脸上一片妖气凛然,踩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朝年轻公子走去。雅夫人虽然不是他的女人,却对他有恩,对他有恩的人,他会用命去报答!

“不,萧浪你不能杀他!”

慌忙披上袍子遮住胸前风光的雅夫人,望着这个杀气凛然的背影吓到了。她爬起来一把从背后抱住萧浪,惊恐说道:“他是火凤公子,火凤城主的独子,你杀了他,我们都会没命的!”

“大不了一死!”

萧浪转头看着梨花带雨却更显妩媚的雅夫人,神情冷漠,道:“有你这样美人陪着,死了也不寂寞,你不愿意陪我去死?”

“公子!竟然敢伤我家公子?找死!”

一声惊呼声响起,萧浪陡然色变,浑身肌肉鼓起,将雅夫人朝旁边一推,而后铁拳**,和从窗户上射进来的一个身影,直接对了一拳!

“轰!”

黑影退后一步,萧浪却直接被砸飞出门外,他一个鲤鱼打挺,无比敏捷的站起身。手中袖子一甩,手腕上的黑色弩箭对准爬起来的年轻公子,目光却盯着又要出手的黑衣人,冷幽幽说道:“我们的命不值钱,你可以轻易杀我,但是你敢不敢用你家公子的命来赌?”

黑衣人满脸杀气,身上玄气环绕,刚才担忧他家公子,不敢下重手,此刻却更加忌惮了。萧浪说的没错,他们的命不值钱,但是他家公子的命,却无比值钱!

“你知道我是谁吗?杂碎,你知道吗?你完了,你们全部都完了!”

年轻公子很秀气,甚至有些阴柔,他擦了擦嘴上的鲜血,不怒反笑了起来,满脸从容,或者说居高临下的藐视!

“是吗?你信不信,在你护卫击杀我之前,灭了你?”

萧浪也笑了,目光一直锁定黑衣人,不等他们回话,沉喝起来:“柳雅,下楼去!”

雅夫人见过很多大场面,却没有像今日这样惊心动魄,因为今天她也是主角之一。不过出乎意外,她居然没有一丝害怕,她脑海内始终回响起萧浪的那句话,大不了一死,你愿意陪我去死吗?

萧浪的沉喝,让她清醒过来,她无比乖巧的拉着袍子走了出来,在路过萧浪的时候,手却突然被塞进了一个东西。她悄然一看,居然是一个信号弹,眼中露出一抹希望,立即颤抖着朝楼下走去。

“年轻人,你很优秀!居然能发现我潜伏的地点,如此年轻,竟然拥有百虎之力,这天资战王朝都少见。”

黑衣人实力很强,他能轻易击杀萧浪,但是他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少年很危险。他手上那根弩箭有剧毒,只要射中他家公子任何一个地方,都无药可救。所以他不敢赌只能和气的笑着,他继续说道:“今日这事,不算大事,我家公子有宝甲护身,也没受重伤。如果你能诚心道歉,并且给出我家公子满意的补偿,我想我家公子不会追究的!犯不着自毁前程,大家都后退一步如何?”

黑衣人明显在拖延时间,萧浪又何尝不是?没有千寻,他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更何况还有一个雅夫人?

今日这事他冲动了,不过他不后悔,年少不就该轻狂吗?姑姑总是说,不怕做错事,就怕你没血性!

所以萧浪做出了一个认真考虑的举动,耳朵却在聆听下面的信号弹声音!

然而——

信号弹迟迟没有响起,萧浪脸色有些阴沉下来,却发现静夫人匆忙小跑上来,满脸苦涩说道:“外面来了很多人,我们被包围了!”

“狗屎!”

萧浪暗骂两声,早知道就该把那两名学院护卫杀了。不过表面他却并没有慌,依旧死死盯着黑衣人,只要黑衣人敢动,他手中的弩箭,会立即发射!

黑衣人也无比苦涩,他家公子想玩个女人,这本来是很小的事情。他以为在武院内,没有人威胁到他家公子的生命,没有想到今日却出现这样一个局面。

两人都进退不得!

萧浪不敢把手中的筹码丢掉,黑衣人不敢赌,也不敢动,场中陷入了僵局!

“你们干什么?哥,萧浪,救我!”

楼下传来一声突兀的哭喊,是步小蛮。萧浪的脸色完全黑了下来,下面护卫开始动手了!

“马勒戈壁…老子又不是观音菩萨!”

就在萧浪恍惚之际,黑衣人动了他左手拍出一掌,玄气外放化成一把利箭,目光却不是指向萧浪,而是旁边的雅夫人。

萧浪一惊,立即抱着雅夫人就地打滚,躲过黑衣人杀招。玄气化成的利箭将墙壁轰碎,一片尘雾升起,等萧浪如电的目光,朝房间内扫去的时候,黑衣人已经抱着年轻公子,破窗而出了!

最后的筹码没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