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宠婚一娇妻惹桃花

046 脚踩四只船他娇宠她

收藏书签 字体:16+-

046 脚踩四只船,他娇宠她

“厄……”沈芊芊看着他半响并不说话。

“芊芊,是不是他?是不是希澈哥做的?”季清明抬头看向她,愤怒的质问道。

“清明……我……”沈芊芊欲言又止。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季清明气愤的一声努吼……胸口的痛在无边的蔓延着。

沈芊芊眼看着季清明一拳头给砸在墙壁上,那拳头还留着汨汨的嫣红的血液。

“清明,你怎么了?要不要紧?干嘛去用拳头砸墙壁啊,你的拳头又不是铁做的!”沈芊芊蹙起秀眉,伸出纤纤玉手,紧紧的握住了季清明流血的手。

“相比你身上的伤,我这点小伤算什么?”沈芊芊心疼他流血,眸底划过一丝苦涩,这个男人对自己果然是真心的。

“芊芊……明天……明天我就陪你回去鹿州好吗?”季清明反手握住沈芊芊的手,语气柔柔了下问道。

“不,我现在不能回去。”恐怕封希澈也不会如她所愿的让她那么快的返回鹿州。

“芊芊,可是……”季清明不顾自己手痛,只是双眸灼灼的看向她。

“清明,本来我就想找你来着,如今你既然提前来了,那我就和你说一桩事情吧,我决定了,我要把你给我的那些卡全退回给你,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沈芊芊特地退后了一步说道,语气虽然平静,但是难掩她眼底的一丝落寞。

“芊芊,不要说这种分离的话,我……我是喜欢你的,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虽然我俩认识的日子不长,可是我……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芊芊,不要这样快的否决我,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未来!芊芊……芊芊……你……你是不是担心我会在意你不是处子之身?”

季清明摇摇头后,伸出双臂一把抱住了她,手掌心那处血迹未干,湿漉漉的渗透进了沈芊芊围着的雪白浴袍上,似开出了一朵妖娆的彼岸花。

“喜欢?你是喜欢我的?”沈芊芊如鹦鹉学舌一般复述了一遍。

“我不是早就跟你提过了吗?只是你一直不肯相信我!”季清明将她抱在**。

沈芊芊苦笑着摇头,随后空出一只手拨号,按着酒店的服务热线,让服务生取来了绷带。

沈芊芊接过绷带,给他粗略包扎了一下,蹙着眉头的样子让季清明近距离的好好的欣赏了一遍。

原来喜欢一个人,他会觉得他看着她皱眉的样子都是极美的。

“清明,包扎伤口不是我的强项,你等下出了酒店,记得去医院看看。”沈芊芊关心的口气让季清明心里好一阵温暖。

“给,多喝点开水吧。”沈芊芊看他嘴唇有点儿干燥,于是倒了一玻璃杯水给他喝。

“芊芊,刚才……刚才……刚才我说的是真心话!”季清明伸手把她拥入自己怀里,正色道。

“我知道啊,可是……可是我得了封希澈的警告,我必须离开你,否则我没有好日子过!”沈芊芊解释道。

“芊芊,你怕他做什么?你还有我呢!对了,小虎……小虎……小虎他当真是我希澈哥的孩子吗?”季清明跟沈芊芊求证道。

“是……你说的没错……小虎的亲生爹地确实是封希澈。”沈芊芊的视线看向星光斑斓的夜空,唇角勾出一抹虚无缥缈如烟花绚烂的笑容。

可是季清明只觉得沈芊芊此刻笑容苦涩痛楚,他更是心疼了,缠着绷带的手抚着她如绸缎的墨发,轻轻地叹道,“芊芊,别管他说什么,只要我们生活的开心就足够了,对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小虎,有关小虎他,你想如何打算?需不需要我帮忙?”

“还有两日是你外公的寿宴了,看来小虎是不能出现在你外公的宴会上了,我担心到时候小虎想离开还怕走不了呢!”沈芊芊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每天和大蟒蛇去搏斗。

“这样吧,芊芊,我们把小虎送到扶桑国去,我的朋友藤野游次郎是扶桑国黑道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小虎送到他那里去,还可以学点儿东西,你看……你看可以吗?”季清明很清楚希澈哥和希骁哥可是明着关系不错,暗地里可是争夺的你死我活呢。

“什么?扶桑国?是不是太远了?”沈芊芊她不舍得。

“也不是很远,坐飞机几个小时就到了!到时候你若想去看小虎,我可以带你一起去扶桑。”季清明是担心封希骁在得知了希澈哥先一步生下继承人,会对小虎暗下毒手。

“那好吧,可是这事情,我得和小虎好好的说一说,不然这事儿不好办,小虎可不是三岁小孩子,可以骗骗的,他现在有自己的想法了。清明,很感激你为我们母子俩想好了路子,可是,封希澈如果知道你把他的孩子弄去了扶桑国,他……他会不会对你不利啊?”

“不会的!放心吧!”季清明的薄唇勾起了一丝安抚的笑容。

“希望不会吧。”沈芊芊轻轻地颔首。

过了一会儿,季清明叹了口气,“芊芊,让你受委屈了,还要让你和小虎母子分离。”

“没有关系,小孩子不可能永远是小孩子的,小孩子总要脱离父母的掌控的,早点独立成长也是好事。”沈芊芊不以为然,虽然心中不舍得,可是为了保住小虎的性命,她只能选择把她送出国。

“芊芊,你想的很通透。”季清明感叹道。

“清明,你如果不想回去,就在这个房间睡一宿吧,我去隔壁房间睡觉。”沈芊芊笑着说道。

“芊芊,我看到你确实有点乐不思蜀了,怎么办呢?”许是两人把话说开了,两人的心情也变得好了。

“你别这么说,清明,我……我……我其实不是一个好女人……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陆允恒,海驰熙?”沈芊芊想着自己还是不要耽搁他的幸福了,虽然她是单身不错,可是她这辈子似乎被那三只恶狼给缠上了,似乎不容易脱身得到自由呢。

“怎么了?怎么提到我希澈哥的两个好友呢?”季清明奇怪沈芊芊是如何认识陆允恒和海驰熙的。

“清明……呜呜……呜呜……清明……清明……你可知道小虎是怎么来的?”沈芊芊此刻柔弱的好似一个玻璃碎娃娃。

这一番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哭诉惹来了季清明的疑惑,“芊芊,是不是……是不是你有什么苦衷?”

“清明,那八年前……”沈芊芊流着眼泪就将八年前在夜欢乐酒吧发生的那件糊涂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好吧,既然他决定和她交往,这事情与其让别人告诉他去刺激他,还不如让她沈芊芊自个儿去告诉季清明。

季清明听完沈芊芊越来越平淡口吻的讲述,季清明再也坐不住了。

“芊芊,你确定,真是他们三一起……一起那么欺负你的吗?”季清明目光直视着沈芊芊问道。

“清明,我没有骗你,我……我说的是真的!”沈芊芊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她感觉自己说出来好些了,这件糊涂事情,她和陈纭朵关系那么铁,就没敢说出来,而对着季清明,她却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此刻,说完这件事情,她感觉自己好轻松。

“芊芊,我不在乎你这些过去,这不是你的错,不用自责,只要我知道你是好的就成。”季清明心中叹气,如果在五年前,他会在意她是不是处子,但是现在的他,反而不去在意那薄薄的一层膜了。

沈芊芊见季清明这么说,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她就担心自己八年前那件糊涂事情成为她和季清明之间的最大阻隔,如今看来,是她自己多想了,季清明他压根就不在意,那她沈芊芊自己还那么在意做什么?

人生苦短,好吃好玩,逍遥一生,有一个我爱的人,一个爱我的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那么她的人生可谓圆满了。

沈芊芊暗忖道,恐怕封希澈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的表弟季清明没有处子情结吧,哈哈,此刻若不是深夜,她真想狂笑三声。

“清明,以后如果他们在你面前说我坏话,你可扛的住?”沈芊芊试探性的问道。

“芊芊,你当我是墙头草吗?放心,这些事情打击不了我,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季清明闻言将她抱的更紧了,下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清明,你真好。”沈芊芊主动上前在季清明的脸上吧唧的亲了一下。

沈芊芊心中得意啊,封希澈啊封希澈,我是按照你的意思来着,可是你表弟就是喜欢我,你能怎么着?难不成把我们一起宰了喂鱼?

“芊芊,你只要记住,以后你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季清明摇摇头,在沈芊芊粉嫩的脸颊上香了一口,之后挑起红色的唇道。

“清明,你学坏了!”沈芊芊心情一好,就打趣他。

“你是我女朋友,我亲你那是天经地义的!乖,今晚早点睡觉,明天一早,我们就一起回去鹿州。”季清明可不想沈芊芊为难。

“好。”沈芊芊点点头答应了。

接下来,季清明在沈芊芊的劝说下,就近在这间客房睡觉,沈芊芊自己则回到了沈小虎睡觉的房间去。

第二天早上七点,陆允恒也算起了大早,赶去酒店,还以为沈芊芊还住隔壁那客房呢,问了服务员拿了备用钥匙,看见是季清明躺在那**。

陆允恒顿时联想到**过后四个字,愣了半响才开口,道,“明子,怎……怎么睡这**的是……是……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季清明将修长的双臂枕在自己脑后,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

“芊芊?芊芊呢?”是沈芊芊喊季清明睡他预定的房间的吗?

“芊芊和小虎在隔壁睡觉。”季清明扬手一指东面,淡淡一笑。

“哼!季清明,你竟还笑的出来,你到底知不知道,就因为芊芊和你在交往,澈给她惩罚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芊芊身上一身的伤痕?”陆允恒心痛沈芊芊所受的苦楚,气愤道。

“知道,昨晚我都知道了。”季清明点点头,呐声道。

“你知道,你还敢靠近芊芊,还敢住这酒店,你还嫌你自己害芊芊不够深吗?”陆允恒的眼神气得通红,此刻指责的语气更加的愤怒。

“陆允恒,芊芊她不欠希澈哥,我决定了,不管将来如何,我都要和芊芊走在一起。”季清明知道陆允恒来了之后,他也甭想睡安稳觉了,还不如现在起床,等下带芊芊去吃早餐,顺便带芊芊买点北京的土特产,也许芊芊还想送朋友同事什么的,早点带芊芊回去鹿州,他也好安心。

“什么?你还嫌自己害的芊芊不够惨吗?”陆允恒气得将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扔,快步走到季清明跟前,冷飕飕的眼神睨着他,怒道。

“陆允恒,当初在芊芊来说,或者在你们三人眼中,芊芊自己糊里糊涂犯了个错误,难道你就不能原谅她吗?或者体谅她吗?她这八年来,辛辛苦苦的把小虎抚养长大,如今希澈哥又不能给她名正言顺的身份,不正她身份也就算了,还……还如此践踏她的尊严,你和海驰熙还助纣为虐,你们可对的起芊芊?对得起小虎吗?一个女人有多少个八年?”

季清明也恼火,你说,这陆允恒大清早的不让他睡个安稳觉,还在这儿唧唧歪歪的说这些做什么?好吧,论起伤害,你们三对芊芊的伤害,可不少呢。

“嘭”一声响,再进来一个人,于是剧烈争吵之中的两人才拨空看看来人。

“海驰熙,你来这儿做什么?”陆允恒率先问道。

“是啊,驰熙,你来这儿做什么,不会也是来向我问罪的吧?”季清明早已穿好衣服,此刻他卷了卷白衬衫的袖子,唇角一撇冷道。

“我……我没有想到你们都在这儿?”海驰熙晃了晃手里的早餐袋子,他是心疼芊芊,担心她吃不习惯酒店的早点,特地亲手做了带来。

“驰熙,明子还不死心,还想和芊芊在一起,说不定他还存了带走芊芊的心思!”陆允恒可是明白的很,在季清明温柔似水的面具下隐藏着什么样的心思,难道他还不晓得吗?

“明子,你和我们说实话,你真想带芊芊走?你还想和芊芊交往?”海驰熙想到这种事情不好让外人晓得,忙将门一踢关好了,人也移步到陆允恒身边。

“是的,我就是喜欢芊芊,我想带她走,也想和她生活一辈子!”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既然他季清明决定好了,断没有害怕他们的理由,他会迎难而上的。

“明子,你难道不清楚一件事情吗?小虎的亲生父亲是你表哥,你若是和芊芊在一起了,你和小虎算什么关系?”海驰熙不曾想到现在竟然走到了这一步,貌似明子陷的很深呢!

“怎么?就许你们纠缠芊芊,就不许我和芊芊自由恋爱?”季清明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自由恋爱简直是触中了他们的软肋啊。

“明子,我们当你是兄弟,不想为难你,但请你从此之后不要去惹芊芊,她有我们三就足够了!”海驰熙心道他们三可是利益共同体,如果再加上季清明,那算什么?

于是海驰熙和陆允恒目光相视了一下,本来吧,之前还想看在封希澈的份上,想得好好的,慢慢来,一步步走,给点面子,驱赶他离开沈芊芊就算了,现在看来,不用武力解决是不行的。

可季清明一脸的慵懒,还那般的理直气壮,可这两人的理智快没了!

他们还端个屁贵公子的样,上去就是一拳,对准了季清明的眼睛。

你别看季清明一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模样,那耍起恨来也是个混世魔王,反应过来后,便与陆允恒扭打起来。

好嘛!你季清明敢还手了?陆允恒更是恨极了,下手也毫不留情面。

海驰熙当然也不会在一旁站着看了,要晓得,他们可从来不讲究什么道义,哥们干架了,当然要一起上,在说你季清明手段也不厚道,竟然还带着沈芊芊去过自个儿家里见长辈了,真想和沈芊芊谈婚论嫁来着?那么他们还跟你讲究个屁。

二打一,季清明再怎么彪悍啦,混世魔王来着,那也是要吃亏的。

这个时候你能指望谁来管管?沈芊芊?那是不可能的,她在隔壁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动静了,可还不是依然在屋里没出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再说她爱看热闹的毛病又犯了。或者说她是胆小,这脚踩三只船,早晚要翻船的。

瞧瞧,身上围着雪白的浴巾,湿漉漉的长发垂顺在胸前,身体软绵绵的靠在门框上,那个娇懒无限啊!这人不是沈芊芊还会是谁?

季清明是知道沈芊芊有这客房钥匙的,只是不晓得她竟然到了现在才来。

她津津有味的看着三人扭打在一起,红润的小嘴还啧啧有声的说道:“哎呀!季清明你太弱了,必须!加油,加油。”什么话?这是什么话?他这架是为谁而打的?

“妈咪,季叔叔也太憋屈了,那是人家二打一啊,你让季叔叔怎么加油去?”沈小虎早已穿好了衣服,手里正拿着手机玩手机游戏呢。

季清明投给沈小虎一个感激的眼神,是啊,是啊,还是小虎明白他啊,他平时没少疼小虎啊,这不,关键时机,他帮自己了吧。

不过这个对沈芊芊而言,这没什么区别,为她打架?这样的事多了,甭说现在,就是在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为她打架的男孩也多了去了,看多了,就无所谓了,她终究是没心没肺的啊!

沈芊芊其实还是蛮欣赏他们几个打架的样子的,那拳挥得虎虎生威,那脚也踹的孔武有力,这是最原始的野蛮,也是男人的血性。

三人心中暗恼,他们这是为谁生气,为谁愤怒啊,可是人正主儿就知道看戏,还特地慵懒的背靠在沙发上,唇角淡笑的看着他们扭打。

沈小虎那小孩也是个镇定的主,若是换了其他小孩子,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了,可是沈小虎却事不关己的在玩手机游戏冲关?

沈芊芊见他们都看自己了,都不打了。那行,她是不是该问他们,“你们打完了吗?”

“芊芊,你真是没心没肺!”陆允恒那个气啊,气的肺都炸了。

“芊芊,我受伤了。”海驰熙指着唇角流出的一点儿鲜血说道。

“芊芊,去换衣服,我们马上走!”季清明粗略了解沈芊芊的性子,也就不多说她了,只对沈芊芊说道。

“你们要去哪里?”陆允恒看见季清明对着沈芊芊眨了眨眼睛后,心头涌现一抹不详的预感,于是冲到沈芊芊跟前质问道。

“干嘛告诉你?”沈芊芊拉着沈小虎走了出去,季清明也跟着走了出去。

对于沈芊芊的不鸟自己,陆允恒愤怒的想摔东西。

海驰熙淡淡勾唇,伸出手指随意按了一个键,手机屏幕亮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点点头,海驰熙低语着:“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陆允恒不明白他在整什么幺蛾子?于是问道。

然而,回答他的不是海驰熙富有磁性的嗓音,而是一阵门铃声。

沈芊芊站在门口的脚微微一抖,她有种阴冷的感觉,是的,一定是他来的,是小虎的亲生爹地来了。

海驰熙把门打开,但见封希澈一脸冰冷的表情走了进来,走到季清明跟前。

“明子,昨晚怎么答应我的?”语气之中倒是遗憾的成分居多,这回倒是不见得封希澈有多生气。

“希澈哥,我……我喜欢芊芊……”季清明干脆直白的坦诚道。

“喂,你就是我亲生爹地吗?”其余人还在等封希澈此时此刻该说什么话答复季清明呢,却被沈小虎给打断了。

“你……你是……你是小虎?”封希澈微微一愣后,步履稳健优雅的转而走到沈小虎的跟前,弯腰下来半蹲着将沈小虎抱了起来。

“是。”沈小虎点点头,刚才在房间里,妈咪已经把他的身世给说了,还问他假如有一日他的亲生爹地要来找他了,还要他和他一起生活……最后,沈芊芊问小虎,小虎啊,你会不会离开我?

此刻,沈小虎还在想刚才妈咪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话,原来妈咪有预感他的亲生爹地会出现啊?

“你会娶我妈咪吗?”沈小虎人小鬼大的问道。

“身份不适合。但是我会照顾你们!”封希澈说出这两句就等于是说我不会娶你的妈咪。

“那就好,妈咪,我没有任何牵挂,既然他不肯娶你,我还是觉得跟着妈咪会开心一些。”沈小虎将手机重新塞回到沈芊芊的手里,小脸上爬满了笑容,说道。

“小虎,还是你最好了。”沈芊芊俯身在沈小虎的脸上吧唧了一下,就想拉着沈小虎走出这间房。

未料却被封希澈一手一伸给拉住了。“想出去?还是想离开北京城?”

“你……”沈芊芊不敢置信,他已经猜测出了她的心思。

“你如果就这么离开了北京,我不介意把小虎的监护人名字改成我的!你该知道,我有名正言顺当小虎的监护人的权利!”封希澈看着眼前风娇水媚的女人,眼底划过一小簇怒火,她就这么想和明子双宿双飞吗?也不怕她的出现累及了明子的声誉!

“你……你……封希澈……你好卑鄙!”沈芊芊的胸脯气得都抖动了下,可见她真是气极了。

“明子,你呢?难道真想和她在一起,你确定你的父母会接受一个未婚有子的女人嘛?”封希澈早已抬手把门给关上,也是啊,关门了才好处理此事。

“希澈哥,我决定了,我想和芊芊在一起,希望你可以成全我和芊芊。”季清明走到沈芊芊身边,他的大手揽住了沈芊芊的纤腰。

“明子,你真这么决定?那你可要想好了!”封希澈锐利如x光的视线定格在沈芊芊的俏脸上,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给芊芊和小虎一个温暖的家!”季清明斩钉截铁的说道。

“清明,我……我不值得你……”沈芊芊害怕封希澈那种嗜血的目光,吓的身子一缩,呐声道。

“芊芊,你值得,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看的出来,往后我们结婚了,你一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季清明不让沈芊芊退缩,坚定的眼神看向沈芊芊说道。

“小虎,你赞成我当你的爹地吗?”季清明看向小虎,微笑着问道,虽然脸上刚才因为和那两只打架,脸上有了伤痕,但是无损他此刻的风华绝美,玉树临风。

“我赞成。”沈小虎点点头,丝毫不去管亲爹那张铁青的俊脸。

“好,可以,但是不要让小虎出现在北京,明子,你该知晓,小虎他基本上和我长的挺相似……如果……如果被爷爷或者姑父知道的话,你该明白我的担心。”封希澈意有所指的说道。

“小虎的事情,我会妥善处置的!就不劳烦希澈哥忧心了,不管怎么说,我会对他视如己出的。”季清明点点头,当然晓得封希澈所言的厉害关系。

沈芊芊和沈小虎对望了一眼,难道她们的危险真的就这样解除了吗?

海驰熙和陆允恒当然不会就这样放沈芊芊和季清明在一起,正想拒绝,却得了封希澈一个闭嘴的眼色。

“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对她说,你们带小虎去隔壁的房间等我!”封希澈那张绝美的面容上,还染着一层细密的薄汗,其实是刚才被气的。

沈芊芊知道自己躲不过他的愤怒,本来想和季清明一起出去,可是想着刚才季清明已经得到了他的允许,或者封希澈会看在季清明的面子上饶过她。

“妈咪……”沈小虎很担心,想要转身。

“小虎,你妈咪她不会有事的,咱们去隔壁的房间等着。”季清明面容冷色道。

“好。”沈小虎现在好想自己可以长大,可以保护妈咪,也就不用害怕那个高大的男人,却自称是他父亲的男人,他不肯娶他妈咪,他选择讨厌他,哼,没有担当的男人!

海驰熙和陆允恒面面相觑,他们心中清楚的很,封希澈怎么会痛痛快快的让沈芊芊和季清明在一起呢?

一个是他孩子的母亲,一个是他疼护着的嫡亲表弟,怎么想,都不会允许这两个人在一起的!

季清明在关门后,扭头看了一眼房门,唇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他相信芊芊,一定会陪着他一起走完那段人生的旅程,他更是清楚希澈哥不会那么容易点头,不过,他会继续努力的,他希望他和芊芊的婚礼可以得到希澈哥的祝福。

沈芊芊一想起那绯艳的昨晚,就不敢和他靠的太近,他在她眼中不是人,也不是禽兽,他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大恶狼!

“沈芊芊,要我答应你和季清明在一起也成,你先陪我三天,三天后,随你怎么着!”封希澈以为有三天的独处时间够了,也够他淡化季清明对这小女人的情愫了。

“三天?三天是什么意思?”沈芊芊忽然听到他这么说,忙让自己镇定下来,强做心理建设。

“就是让你单独陪我三天,我去哪,你也去哪!”封希澈淡淡解释道,不容拒绝的语气让沈芊芊有点儿反感。

“不行,我……我这样的话,清明可能会吃醋的。”沈芊芊摇摇头,大着胆子拒绝。

“你没得选择,明子那儿,我有办法支开他。这你不用烦心。”封希澈很有把握的说道。

“好,可是我也有一个要求,这三日之间,你不可以命令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沈芊芊见他不似昨晚那般兽性,于是赶紧的提条件。

“嗯。”他只是嗯,可什么也没有说,要说腹黑,封希澈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走吧,去那房间,他们等着呢!”封希澈看到她护着胸口的模样,彻底愉悦了他。

“放心,昨晚我都吃过你了,现在不是很饿,所以暂时不会有那兴致!”封希澈那沉黯的黑眸精光湛亮,似蛊惑,似勾引,更是睥睨一切的不可一世。

沈芊芊虽然恨的咬牙切齿,此刻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当沈芊芊和封希澈一前一后的走去隔壁的房间后,陆允恒等人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速度还很快,不是他们想的那一种。

“妈咪,我饿了,我们早餐吃什么?”沈小虎见沈芊芊脸色不好,于是问道。

“就吃这儿酒店提供的早餐吧。”沈芊芊下意识的答话道。

她说完就拿一套衣服去洗手间去穿上,随意化了个淡妆才走了出来,此刻她可没有好心情化多么精致的妆容。

封希澈丢给沈芊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就带着海驰熙和陆允恒扬长而去了。

沈芊芊猜测道,不会是封希澈带他们去医院了吧?谁让刚才那两只挂彩了呢。

“妈咪,我觉得还是鹿州好玩,你让我一个人先回鹿州吧,我的学业要紧。”反正他沈小虎觉得陈纭朵一家对自己很好,他还不如再去陆家呆几日呢,等妈咪回来就是了。

“成,你的学业确实要紧,你还是去你朵朵姨家借住几日吧。等我回去了,你再回来住。”沈芊芊点点头说道,本来她还找不到好借口送小虎返回鹿州呢,他自个儿提出正好。

封希澈,三天是吗?三天,我不会屈服的!

“清明,你这儿疼吗?”沈芊芊担心的看着他脸上的浮肿,该死的,那两只下手好狠。

“还好,芊芊不要担心,你们俩饿了吧,这儿有驰熙买的早餐,如果你们不喜欢这种点心。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季清明虽然疼,但是他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反而关心沈芊芊母子。

“凑合着吃吃吧,对了,你这脸,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沈芊芊抬手抚了抚季清明俊美的脸颊,建议道。

“没有关系,我自己有办法消肿,如果去了医院,反而给人知晓,我不想帮外公惹麻烦。”季清明摇摇头说道。

“嗯,好吧。”沈芊芊点点头。

沈小虎看着自己妈咪和季清明的互动,心想,虽然大人的世界很复杂,可是季叔叔确实对自己妈咪不错,他看来可以放心的回去鹿州了。

“小虎,季叔叔问你一个问题,你想变得强大吗?”季清明忽然问道,也让沈芊芊听了手一僵,心道,季清明突然问这个问题做什么啊?

“当然想,我们体育老师说了我们男孩子都是小小男子汉……”沈小虎以和人掰手腕的姿势说道。

“如果让你出国去扶桑,那儿有季叔叔的好友可以照顾你,你……你可愿意?”季清明想要征求他的意见。

“妈咪的意思呢?”沈小虎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唇角含笑的看向自家妈咪。

沈芊芊听到季清明这么问话,才想起季清明昨晚和自己说的话,“这事情还是要小虎自个儿拿主意,妈咪随便你的。”

“季叔叔,你安排吧!”沈小虎先是一愣,接着偏头思考了下,便答应了。

“不过,季叔叔,我有一个疑问,你可一定要回答我。”沈小虎昂首挺胸的走向他,严肃的问道。

“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当然可以回答你。”季清明愣了一愣,淡笑道。

“那好,你会爱护我妈咪一生一世吗?永远不会欺负她?你——季叔叔……你……你做的到吗?”沈小虎终究还是不放心自家妈咪,所以才这么郑重其事的问道。

“小虎,看你说的,季叔叔肯定会照顾你妈咪一生一世,永远不会欺负她,除非你妈咪她欺负我。”季清明扬眉笑道,抬手揉了揉沈小虎的后脑勺,一脸温和的样子。

“行了,小虎,你季叔叔的为人,你妈咪我清楚,你想去的话,妈咪不会阻拦你,只是你在学校的学业?”沈芊芊很担心沈小虎的前途。

“芊芊,不是现在让小虎离开去扶桑,而是让他三年级开始去扶桑,现在他该把学校现阶段的学业完成好才好。”但是季清明没有说的是他不想沈小虎太早离开鹿州,是为了不想让希澈哥防备他。

“嗯,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沈芊芊微笑着说道。

在两大一小吃了早餐后,季清明亲自派可靠之人用他的私人飞机将沈小虎送去了鹿州。

直到沈芊芊从陈纭朵的手机那端听到沈小虎熟悉的嗓音后,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封希澈身边的人都蛮稀奇的,小太子爷身边出现了一个漂亮女子,极漂亮的,轻灵的眸,红艳的唇,粉嫩颊,透着一股子儿灵气,媚气,水灵……

是谁?都好奇,可都不敢问,不过有人说了,是不是小太子爷的女人?

不像,小太子爷不是不近女色吗?那这个漂亮的女子是谁?

那是小太子爷的妹妹?

不是,只听说小太子爷有姐姐,可没有听说有妹妹啊!

干女儿呗!不晓得说这话的人是什么眼力,咱封希澈怎么说也是翩翩贵公子一枚啊!从哪看能看出他有这么大的一个干女儿来?可你别说,就冲着封希澈对沈芊芊那态度,啧啧,还真是像对自己女儿一样,走哪都得带着、捧着、可也管着,瞧瞧,小太子爷现下不是又轻轻蹙眉了嘛!

“芊芊,别闹了。”封希澈摇摇头示意她不要淘气。

沈芊芊也纳闷啊,他不是该对她施暴强行占有陪觉觉吗?怎么眼前这个撒旦男人对她好的有点过头了,她差点儿觉得这男人很有当父亲的潜质了?

尼玛,她是不是中邪了?人家大美男对她好一些,她就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这会子,沈芊芊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美眸,唇角扬起笑道,“我没有啊,是你自己在闹我。”沈芊芊比了比手里的一个透明的可以套着手指儿的物件儿,再比了比他的裤裆处,挑了挑精致的眉梢,一脸无知懵懂的模样,倒是把封希澈逗笑了。

封希澈不晓得多么无奈啊!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坐到沈芊芊的身旁,把她手指从那物件儿拿出来,低喝道:“像个什么样子。等下别人看到,还以为你我在这儿猥琐啥呢!”

“这和你有啥关系,我刚还在网上看到一帖子,说半圆形的胸部是最美的,我还想好好欣赏一下,就不打扰你了,你赶快工作吧,我一边儿凉快去!”沈芊芊也不晓得封希澈用了什么法子打发季清明走了,到现在季清明还没有给她来电话,她正烦心着呢。这不,自己上网找乐子,看胸脯论,立马想掀开一角,目测下形状……

小桃挥着手绢儿求月票,求评价票,求鲜花o(n_n)o女主会慢慢变强的,这需要一个过程,清明和女主会有好结果的o(n_n)o哈哈坏坏的三只狼,希望亲们多多包容,谢谢,祝愿亲们越长越漂亮,天天好开心,小桃爱乃们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