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第36章 女人不能喝醉酒(1)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女人不能喝醉酒(1)

见陈宛青笑得开心,李江南又有了提议,道:“喂,青花碗,我们来划拳喝酒吧。”

陈宛青要了一杯红酒,一直在慢慢的抿着喝,听到李江南的话,就摇了摇头道:“不,我不会划拳。”

李江南轻蔑的道:“靠,连划拳都不会,你们老大是怎么训练你的,来来,我教你,包你一学就会。”

陈宛青是个还未满二十岁的女孩子,虽然经历有些特殊,但女孩子那种天生的好奇心并没有消失,当下就点了点头。

以她的聪明,要学会划拳当然容易,李江南故意让了她几拳,就提出了赌注,一次喝小半杯酒,陈宛青喝不惯啤酒,就用红酒代替。

陈宛青的酒量不行,正在犹豫,李江南却呵呵的笑起来道:“算了,不划了,反正你是一定输的,不敢和我划。”

陈宛青被他一激,又想起刚才羸的那几拳,好胜之心就大起,很巾帼英雄般的道:“划就划,谁怕你。”

男人天生就有灌醉女人的心理,见到陈宛青接招,李江南是暗暗发笑,连连鼓掌,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有胆识的女孩子。

当下两人就“兄弟好,五魁首”的划起拳来,前面的时候,李江南还故意输一输,但到了后来,就完全成了一边倒的形势,陈宛青不知道被灌了多少杯红酒下去,很快,就霞飞双颊,双眼迷离了,连着去了几趟WC,看样子是吐了不少。

李江南见到她有了趴下的迹象,也不敢再劝,而且吃得差不多,便道:“青花碗,我们走吧。”

陈宛青的反应已经很迟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不过却摇摇晃晃的,撑在了桌子上,才没有摔倒。

李江南连忙道:“喂,青花碗,你醉了,要不要我扶你。”

陈宛青就像男人一样好胜,踉踉跄跄的挥着手道:“我……我没醉,谁……谁要你……你的脏手扶。”

一边说着,她一边就向着包间外的大厅而去,仍然是头重脚轻,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一般。

在大厅刷卡结了账后,好不容易走到街道外,李江南招了一辆的士,就与陈宛青钻进了后排。

的士不快不慢的在街道上穿行起来,而这时陈宛青已经完全支持不住了,闭着秀眸,身子一斜,一下子就倒在了李江南的肩头。

李江南当然不会无情的推开她,而是张开了自己博大的胸怀,手臂一伸,就紧紧将她抱进了怀里,清醒的陈宛青是可怕的,但喝醉的陈宛青却变成依人的小鸟。

此时在李江南的心里,有的只是无比的新鲜亢奋,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与一些女性长辈,他还有没抱过女人,更何况是像陈宛青这样青春漂亮的美女,他在细细的品尝着美人在怀的滋味。

首先,从味觉上来说,很香,这其中有她的体香,头发香,甚至还有樱唇边余留的葡萄酒香。

其次,从手感上来说,很软很温和,虽然隔着几层衣裳,但仍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从她身体里传来的弹性与暖意。

“软玉温香,软玉温香啊。”在李江南春心荡漾的头脑里,不停的浮现着这样的名词,但更可耻的是,陈宛青虽然没有任何的**,但他的身体某一处居然有了很强烈的反应。

车子到了陈宛青住的宾馆外面停下了,李江南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让自己兄弟的**平息下来,这才扶着陈宛青出去。

到了那套房外,李江南摇了摇陈宛青,问她门卡放在那里,但陈宛青只是下意识的哼哼了两声,根本就无法回答了。

李江南只好自己动手,刚才陈宛青刷卡付钱的时候,他看到那门卡就装着一个红色小皮包放在她运动装的上衣内袋里,就毫不犹豫的伸了进去。

红色的小皮包当然在那内袋里,但连李江南都不知道有意或是无意,他的手就触碰到了陈宛青的胸部,虽然隔着一层薄毛衣,又有一个防护罩,但仍可以感觉到软绵绵的一团,李江南心中真是“突突”乱跳。

这里当然不是细细体会的地方,李江南拿出了门卡,赶紧打开了门,一边扶着陈宛青进去,一边用脚将门关上了。

对于套房的环境他已经熟悉了,径直就将陈宛青扶进了卧室,给她脱了鞋,又扶着平躺在了**,而陈宛青一付人事不醒的样子,动都没有动一下。

李江南吐了一口气,就坐在了床边,仔细的瞧着她。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醉美人儿啊,纤侬合度的娇躯,一张秀美绝伦的脸蛋微微向自己斜侧着,眉如柳飘,睫毛细长,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偶尔微微张启,可见一排细白的贝齿光莹,而原来白莹滑腻的肌肤,此时已经罩上了一层浓浓脂胭红,就像一枝春睡的海棠花娇艳欲滴。

李江南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而又这么长时间的看着一个美女,在这一瞬间,他真的有了传说中的那种窒息的感觉,美,太美了,她的容貌,的确绝不在张月盈之下。

这时,李江南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望着陈宛青红润的,微启的樱唇,他忽然有了一个很无耻下流的念头,慢慢的俯下身去,用自己的嘴唇,轻轻的压在了陈宛青的唇上。

唇与唇相触,最初的感觉就是柔滑,还带着一股子酒香,李江南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喝醉了酒,吐出来的气总是闷臭难闻,而美女喝醉了酒,透出来的气却那么的香甜,那么的芬芳,在诱惑着他继续深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