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御兔成妖

第3章 仙山奇缘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章 仙山奇缘

水流卿语气也轻缓,听不出责备,也听不出怜悯自己,任语白有些委屈和可怜的动了动头,蹭了蹭那给自己上药的手。

修长的手指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继续轻轻道,“不过,你修了四百年,毁于一旦,实在是可惜。不知道冥冥之中有什么指引,让我遇到要被烧死的你,然后救下。”

因为我们有缘分呀~任语白心中暗念。

“一般像你们这些妖精,一旦为祸,就应该受到除妖师的惩处,哎……”最后的药也上好了,水流卿用布包好,变检查边道,“我也不知道,救下你,是对,还是错……”

最后一句,不像是说给任语白的,反倒像说给他自己的。

抱起包好的白兔,水流卿轻轻抚顺他的茸毛,还是那种清浅的笑意,“过些日子,等你伤好了,就能化回人形了,不用着急。”

等等!化回人型?意思就是说这不单单是个兔子精,还是个已经能化成人的兔子精?!

可是,可是……我不会啊!我又不是原来的那只兔子,我怎么知道怎么变化!任语白有些着急的看着水流卿,急切地动着身体,蹭着头在水流卿怀里,希望水流卿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和自己现在的处境!

水流卿果真能看懂一般,带着些疑问的语气,“你做不到?”

任语白蹭蹭头。

水流卿哧笑了一声,“怎么会有修了400年不会变成人形的兔子?”

随后不知道是安慰谁的话,“不过这样也好,白兔的样子也很可爱,万一修成人形,再跑出去做坏事,我还得去抓你。”

说罢,又低声笑了两声。

任语白不开心的把脸转过去,屁股对着水流卿,要不是在他怀里怕掉下去,自己肯定要跑掉!

“好啦好啦,逗你玩儿呢。”水流卿似乎很热衷与这种游戏,双手托起白兔,白兔子的头挨近自己,然后用自己的脸去蹭了两下白兔的毛茸茸的脸,表示对白兔的哄逗。

任语白简直心跳加速,被托起来的那一刻,还有当那人的头凑过来的时候,真以为要亲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结果那人只是蹭了蹭脸,不过,那也是蹭自己的脸啊,,作为一只白兔,自己还是有感觉的嘛~~

“我看,以后就叫你小白吧。”蹭了两下白兔,水流卿爱怜的看着手心里的白兔,若有所思道。

小白,小白~虽然没什么创意,但是和我以前的名字还有一个一样的字,任语白开心的拱拱脑袋,蹭蹭头,支楞着耳朵,眨了眨红色的眼睛。

小白的表现让水流卿声音轻缓,带着解说道,“不过,昭莱仙山没有其他的玩伴陪你,你只能和我在一起了。可不要觉得无聊。”

不会的,不会的,色迷心窍的任语白一时间也忘了自己要变回人类的事情,只被那人温柔的声音吸引住,心中回应着他的话。

“师兄——师兄——在吗?”一声清灵的声音由远及近,从外

面传了进来。

任语白从水流卿的怀里钻出来,抬头看向来人,心里默默念,难道神仙,都长得这么好看?

一身青蓝衫,长发流苏,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带着灵动的双眼,宛如溪水,十八岁般少女的娇俏,让人看不出她的年纪,欢脱的表情,一进来就看到了水流卿手中的白兔,

“哇!师兄,你从哪里带回来的白兔,难怪刚才找不到你了!”

芊芊玉指小心的碰了碰水流卿怀中的白兔,对上水流卿带着宠爱的笑眼,刚才还流水清澈的眼神透出一丝狡黠,

“师兄,你还找回来一只兔精,难道不怕师傅知道,责罚么?”

什么兔精!刚才还觉得你挺可爱的,现在张口闭口就兔精,我是人!或者是一只可爱的白兔,好伐!任语白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水流卿爱怜的顺了顺怀里的兔毛,眼中笑意未减,气定神闲,“它可不是一般的兔精,以后,就留在昭莱仙山陪我了。”

看着水流卿一副神秘的样子,任语白心中腹诽,我当然不是一般的兔精,我是穿越过来的人!呸,我才不是兔精!

一旁的少女反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哪里不一般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水流卿制止住师妹要抱一下小白的想法,好笑道,

“小风,它现在受伤了,我可不敢让你抱,走吧,跟我去找师傅。”

慕泠风不满地做了个鬼脸,受个伤就不一般了,跟在水流卿身后正要走,那人突然回头绝世风华的脸荡起一抹得意,

“对了,以后,它就叫小白了。”

小白?听着后面传来的笑声,任语白大汗,还好自己不是人,还好不用太丢脸。

灵昭居,水流卿的师傅——长昭仙人的居所,距离仙药阁不远,但就是这短短的一段距离,慕泠风几乎一直在好奇的打探着这只让师兄抱在怀里的兔精,而水流卿也一直淡淡笑着不说话,反倒是更激起了慕泠风的好奇心。

灵昭居就在眼前,慕泠风叽叽喳喳的话还在嘴边,水流卿浅笑了一眼,“走吧。”

慕泠风这才停住嘴。

“你是说,这兔精,是你无意间发现的?”长昭仙人带着疑虑,看着自己的大弟子和他怀里的白兔。

“是,师傅。”

长昭仙人白须白发,面容慈善,即使年岁略高,却也是仙风道骨,令人敬仰。

任语白感受到这位仙人的气场,看来自己留下,还得搞定主人的师傅,便可怜巴巴的钻了钻水流卿的怀,小红眼睛一眨一眨,我是一只不会干坏事的兔精。

“只是,昭莱仙山从给有过妖精入住之先例,何况,还是一只有过嗜罪的兔精。”

“师傅,我并不知自己与这白兔有何缘份,只是,徒弟本在昭莱仙山修炼,突然感觉心中微颤,葵灯闪亮,徒弟顺着莫名的指引,就下这只兔精。”水流卿完全没有刚才的笑意,说的极为坦诚。

“你是说,你的葵灯亮了?”

“师兄,你的葵灯亮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收藏书签